•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12章 当面叫板
  • 第512章 当面叫板

    作品:《权力巅峰

        牛振松的发言很快就结束了,轮到柳擎宇发言了。www.lingdiankanshu.com

        现场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柳擎宇的身上,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位新來的县委书记会如何表达他的施政理念,官场上的很多人对于一位新上任官员的第一次发言都是十分重视的,因为很多时候,大家可以通过这个人的第一次发言尤其是入职感言看出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类型的人。

        黄立海对柳擎宇会如何发言也是十分关注。

        在众人的注视下,柳擎宇拉过话筒道:“非常感谢组织的信任,让我前來担任瑞源县县委书记一职,我是柳擎宇,请大家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这张脸,毕竟以后我就要和大家一起共事了,如果你们來个张冠李戴,那我可就郁闷了,我的话讲完了。”

        柳擎宇说完,现场响起了一片哄笑之声,大家都沒有想到,这位新來的县委书记竟然如此幽默,很简单的两句话,很轻松的话題,让一些人对这个新來的县委书记多了几分好感,也让一些人对柳擎宇多了几分轻视。

        然而,此刻的魏宏林和孙旭阳却全都是一愣,因为他们初于对柳擎宇的关注,曾经仔细研究过柳擎宇的为官简历,从网上和现实中所调查了解到的情况來看,他们全都知道柳擎宇是一个非常强势之人,几乎在每一次上任的时候,都会发表一番措辞十分激烈强硬的感言,一开场便以一种异常强势的姿态出现在上任之地,然而,今天,柳擎宇竟然沒有这样做,发言依旧简短,但是语气中却沒有表现出任何的强硬姿态,两人心中开始狐疑起來:“这个柳擎宇玩这么一手,到底意yu何为呢。”

        同样狐疑的还有黄立海和牛振松,他们身为南华市的高层,自然对柳擎宇的情况掌握得比较多一些,以他们对柳擎宇的了解,知道柳擎宇绝对不是一个如此软弱之人,但是柳擎宇的表现却和他们想象的大相径庭。

        在众人的狐疑和哄笑中,整个迎接仪式很快便结束了,随后便是中午的迎接午宴。

        在这次宴会之上,柳擎宇再次领教到了什么叫喧宾夺主。

        午宴上,柳擎宇就坐在黄立海的右手,牛振松坐在黄立海的左手,然而,在整个午宴之时,几乎大部分人在敬酒之时都集中在了黄立海和牛振松的身上,随后才是捎带脚的敬柳擎宇一下,而且敬牛振松和黄立海的时候,这些人几乎全都是杯杯见底,但是敬柳擎宇的时候却大部分全都是轻轻抿一小口,有些人甚至只是做一做样子,似乎这些人早就商量好了一样。

        做得最过分的则是县长魏宏林,魏宏林这老家伙好像是喝得有些多了,端着酒杯敬向黄立海说道:“黄市长,沒有您就沒有我们瑞源县的今天,沒有您,就沒有我们瑞源县大多数干部们的今天,以后,我们瑞源县的干部们会上下同心,谨遵您的指示jing神,大刀阔斧的向前发展,绝不辜负您对我们瑞源县的期望,这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说着,魏宏林一饮而尽。

        黄立海对魏宏林这番话十分满意,举起酒杯道:“魏宏林同志是一个好同志,希望瑞源县的同志们都多向魏宏林同志学习一下,咱们做人不能忘本啊,多好的一位同志啊,我也干了。”说完,黄立海直接把一杯酒给干了。

        众人听到黄立海这番鼓励的话,顿时心情激荡,很多人再次过來敬酒之时,差不多全都是向黄立海表达忠心之意,这种举动让牛振松和柳擎宇感觉到十分尴尬。

        牛振松是市委书记戴佳明的人,而柳擎宇是新上任的县委书记,这些瑞源县的干部们却偏偏当着他们的面向黄立海表达忠心,这和当面打脸沒有什么两样。

        牛振松一边应付着酒局,一边暗自观察着柳擎宇的表情,在他想來,柳擎宇面对如此形势肯定会心中生出不满之意,毕竟瑞源县的这些人和黄立海做得都有些过分了。

        然而,出乎牛振松意料的是,柳擎宇自始至终一直满脸含笑,对于每一位前來找他敬酒之人全都一视同仁,都是只抿一小口,对于前來向黄立海敬酒之人也沒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满之意。

        黄立海其实也在暗自观察着柳擎宇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柳擎宇竟然对于自己的举动无动于衷的时候,心中原本浮现的那种兴奋之意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深深的忌惮之意。

        黄立海是一个宦海沉浮多年的老油条了,他非常清楚,一般的官员在柳擎宇这个年纪在自己如此强势、如此欺人的手段之下,很难再保持着淡定神情,然而,柳擎宇这小子竟然沒有任何动容之sè,这样只说明两种可能,一种是柳擎宇这小子天xing不适合当官,因为他缺少最基本的政治敏感xing。

        第二种则是黄立海十分忌惮的,那就是柳擎宇城府很深,虽然年纪轻,但是却已经有了喜怒不形于sè的功夫,这样的人一旦主政瑞源县,那么他的斗争手段肯定会很不一般,这对自己能否继续全面掌控瑞源县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尤其是现在戴佳明对柳擎宇拉拢的力度不小,如果他这个县委书记一把手要是真的投入到了戴佳明的怀抱,这对于自己來说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想到此处,黄立海向柳擎宇看了过來,这时,柳擎宇也已经发现了黄立海看向自己的眼神,他冲着黄立海淡淡一笑,举起酒杯说道:“黄市长,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不远千里纡尊降贵來送我上任,您对我柳擎宇的关怀我沒齿难忘,我柳擎宇是一个恩怨分明之人,有恩必报,有仇不饶,您如此真诚待我,我必定热情回报,您以后就看我的表现吧。”

        说着,柳擎宇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此刻,听到柳擎宇这那番话之后,黄立海心头却是一震。

        柳擎宇这番话表面上听着溜光水滑,充满了感激和恭维之意,然而,在黄立海听來却带着几分毛刺,因为柳擎宇的话中似乎蕴含着深意。

        坐在旁边的牛振松听到柳擎宇这番话之后神情也是一凛,他也从柳擎宇这番话中品出了一番滋味,心中暗道:“黄立海啊黄立海,这次你老小子恐怕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你想要借着送柳擎宇上任的机会给柳擎宇一个下马威,让他在瑞源县老实一些,但是你绝对不会想到,柳擎宇这小子可从來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啊,他刚才的这番话已经明确表达了有恩必报有仇不饶的意图,也就是说,你如何对待他的,他将会怎么样加倍的返回给你,真希望快一点看到柳擎宇对你小子采取反击啊,坐山观虎斗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黄立海,你会如何应对呢。”

        黄立海听柳擎宇说完,脸上依然显得十分淡定,他淡淡的说道:“嗯,柳擎宇同志很有想法,希望你能够在瑞源县把你的本职工作做好,尤其是招商引资工作,我们南华市市委市zhèng fu的领导们可都在等着你的捷报呢。”

        黄立海这番话软中带硬,顺带这将了柳擎宇一军,意思是说,你柳擎宇可以有想法,不过你要想获得上面认可,必须得在招商引资上有所建树才行,而他的潜台词却是只要你柳擎宇能够拉到投资,那么就可以给瑞源县带來利益,至于最终谁能够获利,到时候未必是你柳擎宇说了算啊,如果你柳擎宇无法在招商引资上有所建树,那这足以说明你柳擎宇的能力不行,到时候南华市就有足够的理由把你柳擎宇给换掉。

        柳擎宇听完黄立海这番话之后,脸sè终于变了。

        柳擎宇已经忍了黄立海和魏宏林他们很久了,这两个老家伙自从自己到了之后就一直想要在招商引资上做些文章,把自己给拉进招商引资的陷阱中去,就好像如果自己不能在招商引资上有所建树就愧对瑞源县父老乡亲似的,如果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把jing力全都放在招商引资上,那么瑞源县真的能够发展起來吗。

        想到此处,柳擎宇轻轻放下酒杯,抬起头來环视一下众人,目光最终落在黄立海的脸上,沉声说道:“黄市长,既然您和魏宏林同志一直提到招商引资这件事情,那么我在这里先表达一下我的看法,我认为,招商引资并不是一个地区经济发展起來的主要驱动力,如果一个地区就知道招商引资,未必能够发展得有多快,我认为,要想发展一个地区一个县城的经济,必须要因地制宜,权衡多方面的因素最终做出最正确的决策。

        如果需要招商引资,我自然会率领全县干部群众努力的去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如果招商引资的时机不成熟,我自然不会把jing力全都浪费在这方面,我认为我现在最需要做的是沉下心來好好的了解一下瑞源县的情况,充分做好调研工作,之后再考虑瑞源县如何发展之事,黄市长,您说呢。”

        柳擎宇这番话说完,整个宴会大厅内一下子就沉寂了下來,就算邻桌的人也已经听出來了,柳擎宇这番话说出來绝对是在发泄一种对黄立海的不满之意,甚至还有几分叫板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