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08章 赴任瑞源
  • 第508章 赴任瑞源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望着周慧瑶,心中也是感慨万千。www.lingdiankanshu.com

        如今的周慧瑶美丽依旧,但是这美丽的容颜下却多了几分世事沧桑,少了几分轻舞飞扬,多了几分成熟韵味,少了几丝少女的青涩,然而,真正让柳擎宇感觉到有些揪心的却是周慧瑶眉宇之间隐含的那缕忧虑之色,这种表情在以前周慧瑶的脸上是从來沒有过的,看起來周慧瑶似乎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难事。

        虽然柳擎宇认为周慧瑶已经在自己心中隐去了影子,但是当他真正见到周慧瑶的时候,却发现感情这东西的确是剪不断理还乱,他干脆选择了坦率面对,他想要和周慧瑶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对于两人之间的未來,柳擎宇早已经沒有任何期待,因为他现在已经决定要追求慕容倩雪了。

        周慧瑶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点点头:“好吧,去哪里。”

        柳擎宇用手一指楼上:“去3楼咖啡厅吧。”

        周慧瑶点点头:“好。”

        这时,周慧瑶身边的莫里斯看到柳擎宇不仅搅黄了今天的试吃典礼,更使得自己集团失去了与怡海集团进一步接触合作的机会,心中对柳擎宇早已经恨之入骨,此刻见他竟然还敢过來和周慧瑶搭讪,看样子还想把周慧瑶给约走,他顿时气不打一处來,冷冷的看向周慧瑶说道:“周慧瑶,我这边有重要的工作要和你谈,请你现在立刻跟我回公司去。”

        柳擎宇的目光看向莫里斯,一眼就看穿了这小子是在向自己挑衅,故意为之。

        不过此刻,柳擎宇并沒有说话,他把主动权交给了周慧瑶。

        在莫里斯看來,自己是周慧瑶的顶头上司,周慧瑶虽然是商场女强人,但是毕竟是女人,她的性格相对來说偏于软弱,尤其是现在她母亲重病,她不敢失去这份工作。

        周慧瑶冷冷的看了莫里斯一眼:“莫里斯,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按照工作流程给我发电子邮件,如果要是商谈工作的话可以等到明天正式上班之后再谈,现在早已经过了工作时间,我有权力支配我的时间,你无权过问。”说道这里,周慧瑶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头前带路。”

        柳擎宇笑了,这个时候的周慧瑶才是真真正正的周慧瑶,柳擎宇直接迈步向前走去。

        莫里斯傻眼了,他沒有想到,自从到了集团公司之后一直被自己颐指气使的周慧瑶今天竟然当着外人的面敢顶撞自己,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权力,他顿时大怒:“周慧瑶,如果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走的话,我明天就让你失去工作。”

        周慧瑶冷声说道:“你随便,如果我丢掉工作,我会如实的把你对我的骚扰之意、威胁之语如实的向总公司汇报,我就不相信总公司愿意让你这样一个整天就知道骚扰女员工的总裁继续留任。”

        说完,周慧瑶跟在柳擎宇身后向前走去,留下目瞪口呆的莫里斯,一直以來,他从來就沒有把华夏公司里的华夏员工当人看,在他看來,自己就是上帝,自己主宰着他们的升职加薪,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而华夏员工性格大多偏于软弱,对于自己的种种作为敢怒不敢言,只能忍着。

        华恒大酒店3楼咖啡厅包间内。

        柳擎宇与周慧瑶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杯香浓的华夏产猫屎咖啡。

        柳擎宇看着周慧瑶那显得有些苍白的脸庞,柔声说道:“这些年來你在美国过的还好吗。”

        周慧瑶叹息一声说道:“一般吧,你也知道,美国历來种*族歧视比较严重,在那边求学还可以,一旦走上工作岗位,就处处碰壁了。”

        “所以你就回国内來工作了。”

        “是的,回來后我到了布莱尔集团。”

        柳擎宇皱着眉头说道:“刚才那个老外是你的上司吧,我看他对你似乎十分不友善啊。”

        周慧瑶点点头:“他一直想要潜规则我,我不鸟他,他就找我的麻烦。”

        柳擎宇道:“需要我帮你摆平他吗。”

        周慧瑶连忙摇头:“别别别,你这个搅局大王到那里那里乱套。”

        说话的时候,周慧瑶立刻把大学时对柳擎宇的评价顺口给说了出來,这是她对柳擎宇最直接的印象。

        柳擎宇立刻满脸苦笑,他沒有想到,时到今日,周慧瑶依然像大学之时那样把自己当成搅局之王:“周慧瑶,之前范金华在的时候我看你的上司是想要让你拿下范金华,还提到了你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里,周慧瑶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声音有些低沉道:“我妈妈病了,现在正在医院治疗,医院说她的病要想治好至少需要100万以上,我很头疼,我的上司莫里斯知道了之后就找到我说,要我拿下范金华,让他与我们公司合作,只要此事达成,就可以给我100万的奖金。”

        话说道这里,周慧瑶便沒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悲戚之色。

        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顶级美女,在这个世界上要想平平安安的生存下去实在是太艰难了。

        自古红颜多薄命即使如此。

        柳擎宇听到这里,沒有丝毫犹豫,直接拿过手包,从里面掏出一叠支票和一支笔,在最上面直接写了起來,写完之后直接把支票递给周慧瑶说道:“这里是200万,你先拿去给你母亲看病吧,有了钱,你就可以把腰杆挺直起來,不用在忍受那些外资老板们无耻的要求了。”

        看到支票,周慧瑶一下子呆住了。

        上大学的时候,周慧瑶虽然知道柳擎宇很有才华,学习也非常好,但是却真不知道柳擎宇的家世如何,此刻见柳擎宇一出手就是200万,她有些震惊,连忙摆手道:“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我会自己赚的。”

        柳擎宇道:“你的确可以自己赚,但是你母亲的病情还能够继续等待下去吗,病这东西从來都是尽早不晚,你总不能看着你母亲一直痛苦下去吧。”

        柳擎宇这番话直接触及到了周慧瑶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她犹豫了一下,十分珍重的把支票收好,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色:“柳擎宇,谢谢你,沒有想到我当年那么对你,你现在还会帮我。”

        柳擎宇一笑:“我们是同学吗,这不过是伸一下手的事情。”

        周慧瑶道:“柳擎宇,你放心,我会尽快把这笔钱还给你的。”

        柳擎宇笑了笑,沒有说话,对于这笔钱,他并沒有收回的打算。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些大学和分开之后的往事,便各自分开了。

        站在华恒大酒店的门口,看着柳擎宇直接打出租车离开,周慧瑶有些呆住了,她的内心深处突然升起了一丝柔情,一丝悔意:“我当初那么残忍的离开柳擎宇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否则的话,柳擎宇为什么如今会对我如此冷漠呢,连一句表达爱意的话都不跟我说呢,难道是我长得不好看了,他看不上我了。”

        一时之间,周慧瑶心中波澜起伏,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深深质疑。

        女人对于情感,往往是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想起珍惜,但为时已晚。

        柳擎宇离开周慧瑶的时候,心中却是一片平静,周慧瑶虽然美丽依旧,甚至比之大学时期更有魅力,但是对如今的柳擎宇而言,周慧瑶再漂亮,也只是身边一个普通朋友而言,对于周慧瑶,他已经沒有了大学时期那近乎于疯狂的爱恋。

        男人对于情感,只有在经历之后,才能变得成熟。

        无欲则刚。

        如果柳擎宇和周慧瑶只是像现在这样平淡的分开了,彼此无牵无挂,以后再也沒有见面的机会了,也许他们就会向两条交叉线一样,越走越远,直到近乎于无穷,他们之间也就沒有任何故事了,然而,命运这东西往往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当他们之间在日后多次出现交集,他们的命运甚至很多人的命运也因此而发生了倾斜和改变。

        离开周慧瑶之后,柳擎宇在燕京市又逗留了一天,立刻乘飞机赶到了即将赴任的白云省南华市。

        南华市是白云省的经济大市,在白云省能够排在前五名,然而,柳擎宇即将赴任的瑞源县却偏偏在整个南华市垫底。

        柳擎宇为了能够在上任之前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瑞源县的实际情况,故意早來了2天,在南华市内从多个角度展开了调研,想要通过在南华市内通过一些侧面信息,对瑞源县的情况有一个直观的了解。

        然而,当经过两天的调查之后,柳擎宇一下子就头大了,因为柳擎宇在与南华市的很多人进行交谈的时候,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神仙去了瑞源县也无法把瑞源县给带起來,除非他有能力把银行搬到瑞源县财政局去,无限量的提供资金。

        而更让柳擎宇感觉到震惊的却是很多在南华市打工的瑞源县乡亲们所说的话:“宁可在外地饿死,也坚决不会瑞源县憋屈死。”

        此时此刻,无数个想法浮现在柳擎宇的心头:“这个瑞源县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老百姓们的怨气如此之大,为什么老百姓们宁可饿死他乡也不愿意回到故乡,不都说落叶归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