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07章 剪不断理还乱
  • 第507章 剪不断理还乱

    作品:《权力巅峰

        范金华可是非常清楚的,为了举报今天的试点典礼,很多相关的部门他们集团早已经上下打点好了,包括现场的这些砖家叫兽们也都是他们花费重金过來为他们站脚助威的。www.lingdiankanshu.com

        为什么会出现如今这种状况呢。

        为什么这些人会如此准时的出现在现场呢,柳擎宇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请得动这些人呢。

        此时此刻,范金华一下子就慌乱了起來。

        不过这小子还真的很有城府,在经过起初的慌乱之后,很快便稳住阵脚,满脸陪笑着看向为首的jing官说道:“这位jing官,我想你们可能找错人了,我们现场所使用的这些产品都是经过合法途径进入华夏的,我们都是合法手续的,几位朋友,要不请大家先进里面的小会议室坐一会儿,我立刻让人去拿报关单和各种手续。”

        范金华的打算是先把这些人请到小会议室去,然后自己找机会拨打电话疏通关系,同时在对众人进行重金收买,让他们立刻撤离,以免搅乱了这一次自己辛苦策划的试吃典礼,他非常清楚总公司对这次的试吃典礼十分重视,不容有失。

        以范金华的设想,这些人肯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只要他们肯去小会议室,自己就有信心把他们摆平,毕竟,自己在燕京市也是有着足够关系网的,威逼利诱双管齐下,他们不乖乖离开才怪。

        然而,处于范金华意料的是,那位jing官听到范金华说完之后寒着脸说道:“少來那些用不着的,我们是人民jing察和人民海关,我们正在光明正大的执法,你现在必须要立刻带着你的这些黄金玉米跟我们走一趟,同时,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转基因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你们放在现场准备让人试吃的黄金玉米进行检测,如果你有相关的合法手续,可以通知你的手下拿到我们派出所來,范金华同志,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也希望你身为外籍人员,务必遵守我们华夏的法律,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作为呈堂证供。”

        范金华差点被这位jing官的话气得吐血,这位jing官也太不讲情面了。

        见來软的不行,范金华立刻脸sè一沉,露出一丝王霸之气说道:“这位jing官,我和区分局的马涛马副局长是铁哥们,要不我让他和你们聊聊,他对我们今天这次宴会还是比较支持的,具体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

        为首的那位jing官轻轻点点头:“可以,你给他打电话吧。”

        范金华立刻拨通了区分局副局长马涛的电话,简单的把这边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着重强调了对方可能是受了柳擎宇的挑拨前來捣乱的,说了几句之后,范金华满脸得意的把手机递给那位jing官说道:“马局长让你接电话。”

        这位jing官接过电话,便听到电话那头传來一个十分严肃的声音:“我是区分局副局长马涛,请问你是哪位同志,你知不知道华恒大酒店的那场试吃典礼是怡海集团这家跨国农业集团的专场,这家集团在我们华夏一直都是守法经营,为我们华夏农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你现在去他们那里找他们麻烦是一件十分不友好的行为,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甚至可能会闹出外交纠纷,如果万一要是出问題的话谁來负责。”

        电话那头,马涛上來就來了一个先声夺人,以势压人,因为在他看來,对方既然提到的是派出所,那顶多也就是区分局下属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或者是小队长,级别肯定比自己要低得多,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听对方说什么,直接來了一个先入为主。

        jing官听完马涛的话之后,声音沉稳的说道:“马涛同志,你的这些话我都听到了,我现在就在事件现场,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我所处理的这起事件引起你所谓的外交纠纷,我田海峰愿意承担一切,绝对和你马涛沒有任何的关系,不过马涛同志,听范金华的意思,你们关系不错啊,你对怡海集团也是很照顾得嘛。

        不过呢,我得提醒你,时刻不要忘了你是我们燕京市人民的jing察,你所做的一切必须要对得起你帽子上的那枚jing徽,你必须要时刻牢记,我们事情做得如何,直接关系到我们燕京市几千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和食品安全、人身安全,这件事情回头我会在区委常委会上提出讨论的,我会建议区纪委调查你与怡海集团之间的关系,望你好自为之。”

        这位jing官说完,电话那头的马涛当场傻眼,脸上写满了恐惧之sè。

        因为他已经听出來了,电话那头和自己通电话的人竟然是区分局局长、区政法委书记、区委常委田海峰,田局长在局里一向很有威信,做事十分谨慎,对属下的要求非常严格,对于腐*败官员更是零容忍,当他听到田局长说完之后,吓得浑身冷汗嗖嗖直冒,说话的时候嘴也开始哆嗦起來:“田……田局长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您再现场处理此事,我……我和怡海集团之间其实并不是太熟悉,只是……”

        马涛还想在解释什么,却被田海峰直接给打断了:“好了,马涛同志,你不需要解释什么,到时候直接向调查组进行解释就成了,我这边还有公务需要处理,有什么话你直接和范金华说吧。”

        说完,田海峰把手机递还给了范金华。

        范金华听完田海峰和范金华的对话之后,再次傻眼了,他沒有想到,一向和自己称兄道弟的马涛在眼前这个jing官的面前竟然吓得语无伦次,他心中不由得大骇,眼前这个jing官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怎么马涛这么怕他。

        接回电话,范金华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马局长,这位jing官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那么嚣张。”

        电话那头传來马涛嘶声力竭的怒吼声:“范金华,我草你姥*姥,你他*妈*的害死我了,嚣张,人家有嚣张的资本,我完蛋了你也别想好过。”说完,马涛直接挂断了电话,开始火急火燎的活动起來,他必须想办法在田海峰腾出时间对付他之前找到化解自己危机的办法,否则一旦等到强势的田海峰处理完怡海集团那边的事情之后,自己可就真的要倒霉了。

        听到马涛一连串的咒骂之声,范金华的脸sè再次变得难看起來,他充满凛然的看了jing官一眼,脸上再次露出菊花一般灿烂的笑容:“这位jing官,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如果有冒犯之处还请您见谅,您看能不能这样,我先让我们集团一个副总跟着您去jing察局配合调查,我这边准备一些相关的资料马上就跟着过去。”

        既然感觉到对付似乎有些來头,硬抗肯定不行,范金华便决定先让自己脱身,來一个李代桃僵,让手下先应付一下,自己好在后面进行公关周旋。

        然而,田海峰却脸sèyin沉着说道:“范金华先生,我想问问你,在今天这个现场,你们怡海集团现场负责人中谁的权力最大、官位最高。”

        范金华只能苦笑着说道:“是我。”

        田海峰点点头:“那不就行了,你是这次试吃典礼的直接负责人和组织者,这一点情况我们早已经掌握了,所以,只有你跟我们一起去才是最合适的,不仅仅是你,今天现场你们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必须要跟着我们一起去派出所配合我们的调查,跟我们走吧。”

        说完,田海峰直接作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范金华一看,知道今天肯定得去一趟派出所了,只能按照田海峰的要求向外面走去。

        这时,范金华正好走到柳擎宇的身边,柳擎宇正在满脸充满不屑的看着他,范金华立刻火冒三丈,他用手指着柳擎宇大声骂道:“柳擎宇,真沒有想到,你小子竟然敢yin我,你给我等着,我早晚会好好的教训教训你的。”

        柳擎宇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好啊,我等着你,不过得等你从拘留所里面走出來再说了,范金华,一路走好哦,记住,一定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一定要奉公守法哦。”

        范金华被柳擎宇气得再也说不出话來。

        范金华和现场的那些怡海集团的工作人员全都被jing方给带走了,而那些砖家叫兽和媒体记者们见势不妙,立刻脚底抹油开溜了,只有那些來自各个地方的商业集团和公司的人员们彼此三一群两一伙的或者聚在一起说话,聊着生意上的事情,寻找合作的机会,或者往外走去。

        看着范金华被带走,柳擎宇迈步走到正准备往外走的美女周慧瑶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周慧瑶,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好好的谈谈。”

        周慧瑶望着柳擎宇那ri渐成熟和坚毅的脸庞,显得有些陌生,却又有些心慌,她已经看出來了,今天站在自己面前的柳擎宇和七八年前那个年轻稚嫩的柳擎宇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的柳擎宇更加的成熟、理智,更加稳重和强势,他要和自己谈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