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76章 利益熏心
  • 第476章 利益熏心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听完之后淡淡一笑:“曾书记,说实在的,对于这次布局我的把握仅有百分之五十,但是,既然您和省委派我到东江市來执行这次艰巨的任务,既然我身为东江市的市委常委,不管是为了我们国家也好,为了东江市的老百姓也好,我都必须要尽全力來完成省委交给我的任务,尽可能的为国家挽回损失,不成功便成仁,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至于能否给您带來麻烦,说实在的,我无法去预想,请您原谅,当然了,您也可以选择叫停我的这次行动,我会艰巨按照您的指示行事。www.lingdiankanshu.com”

        曾鸿涛沉默了片刻,随即沉声说道:“就按你的想法去办吧,哪怕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能够挽回那巨额的国家财富,为了能够将东江市存在的庞大利益集团打掉,我个人承担一些政治风险又算的了什么,你这个小小的县级市的市委常委都有这种觉悟,我这个省委书记又怎么能够落后呢,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尽管放手去干,一切有我给你撑着。”

        柳擎宇点点头:“曾书记,谢谢您,有您执掌白云省,是我们白云省老百姓的福气。”

        到了最后,柳擎宇不轻不重的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

        虽然柳擎宇从來不会去拍别人的马屁,但是曾鸿涛这位大领导今天的表现让柳擎宇发自内心的钦佩,不管是拍马屁也好,真心流露也好,柳擎宇对曾鸿涛真的非常佩服,因为柳擎宇非常清楚,一旦自己这次布局失败意味着多么重大的责任,曾鸿涛很有可能要因此而承担严重的政治责任,从而导致仕途之路到此为止。

        此时此刻,东江市、辽源市风起云涌,但是柳擎宇却偏偏稳坐东江市纪委,不慌不忙的忙着自己的工作,对于这一次能源盛宴从表面上,他沒有任何参与的意思。

        和柳擎宇态度不同,孙玉龙对于这次盛宴雄心勃勃,异常忙碌。

        由于老同学吴量宽的到來,孙玉龙对于这次可燃冰项目充满了信心,因为老同学的专业性是毋庸置疑的,自己银行账户里面拿三年增长一倍之多的数字是不会有假的,通过和老同学的交谈,孙玉龙之前受到李万军的提示,认为新源集团和省能源局在东江市的勘探行为是一次阴谋的疑心基本上消除了,毕竟,如果不是真的,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不可能把自己的老同学派出來寻找机会。

        在当天晚上,孙玉龙立刻带着吴量宽秘密与李万军见面。

        在这次秘密会谈中,吴量宽以他专业的投资者的眼光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李书记,我这次之所以來到50亿美元的资金赶來东江市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可燃冰项目作为一种环保新能源,目前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快速的推广,而且即便是到现在,这个项目依然处于蓬勃发展阶段,距离其巅峰还有至少15年到20年的左右的时间,所以,现阶段投资可燃冰项目前景巨大,说是一本万利也不过分;

        第二,可燃冰项目的利润率相当之高,基本上如果投资得当、勘探准确的话,收益率达到10倍以上绝对沒有问題,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能源巨头一直盯着可燃冰项目去开发了。

        第三,也是我之所以不远万里來到这里的原因,那就是我已经通过金融系统内部的一些情报网络得知,新源集团目前暂时陷入了资金困境之中,正在四处筹措资金,想要启动东江市这个项目。”

        李万军听到第三个原因,当时就是一愣,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吴先生,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新源集团可是能源巨头,他们会陷入资金短缺的局面吗。”

        对于这第三个原因,李万军还是充满了质疑的。

        吴量宽脸色一寒,冷声说道:“李书记,如果不是看在玉龙的面子上,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而且你对我的质疑也让我十分不爽,不过为了玉龙,我忍你一次,破例为你解释一下,如果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可就别怪我直接甩开你们单干了。”

        听到吴量宽这样说,李万军脸色凝重了许多:“愿听详情。”

        吴量宽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严厉,气场十足,哪怕李万军是辽源市的绝对老大,他也毫不怯场,看到吴量宽这种表情,李万军的怀疑之意稍微小了一些,但是依然坚持要听他的解释。

        吴量宽沉声说道:“李书记,我相信你应该知道美国对于整个世界的监控、监听时刻都在进行吧,这个消息,前段时间斯诺登已经爆料出來了,几乎全世界每一个大型企业全都在美国的监控之下,新源集团这么巨大的能源企业,又怎么可能不在美国的监控之下呢。

        李书记,你可知道为什么你们华夏在国际贸易市场上处处受制于美国和欧洲吗,原因很简单,因为对于他们而言,你们华夏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你们所制定的诸多应对政策,大部分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为什么你们华夏很多领域的市场几乎全都被欧美日等国家的企业所垄断,还是因为监控,因为你们华夏这些企业的很多机密决策信息几乎全都处于监控、监听之中,这些信息将会被第一时间通过一系列相关的程序转交到这些利益相关的企业。

        这一次,新源集团的资金链短缺也是基于这种原因被华尔街的一些核心巨头所获悉的,而我所供职的公司恰恰属于其中的一家,他们之所以资金短缺是因为他们目前正集中精力在页岩气项目上进行运作,而且他们运作的那个项目耗资十分巨大,项目周期也比较长,他们一直处于秘密运作阶段。”

        李万军听完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难道新源集团流动资金短缺吗,他们可是那么大的企业啊。”

        吴量宽淡淡一笑:“正常情况下,即便是新源集团启动了页岩气项目资金链也是沒有问題的,毕竟,新源集团那么大的企业,流动资金链平时肯定是要保证十分充足的,就算是现在,他们随随便便拿出几百个亿还是不成问題的,但是如果他们要运作东江市的这个项目,恐怕就有所不足了。

        因为根据我们所窃取到的商业机密信息显示,新源集团内部对于东江市的这个项目相当重视,项目初期预计筹款数额将会达到2000亿的规模,而新源集团能够拿得出來的只有500个亿左右,而其余的1500亿都将会通过各种融资渠道去获得,而根据新源集团的操作习惯,他们做事向來喜欢争取主动,毕竟他们在可燃冰开采技术上是属于领先水平的,所以,在谈判中,他们肯定会利用这一点來作为筹码,占据占据整个项目的主导地位。”

        听到吴量宽解释完毕,李万军陷入了深思之中,如果说之前他还对吴量宽的解释存在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对吴量宽的解释基本上已经相信了8成,不过依然不敢完全相信吴量宽,毕竟,这次机会对他來说是十分难得,他不想在这一次走错一步。

        这时,吴量宽又说话了:“李书记,我这次之所以同意跟着孙玉龙來见你是因为我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这一次省能源局和新源集团正在积极接触一些国内的银行巨头,希望从他们那边进行融资,因为这种融资的代价是最小的,他们最不希望的就是各方势力也股份的形式來入股,而我这次的任务就是要以股份的形式把我带的50亿美元连同我的一些朋友的资金入股,入股沒有你们的帮助,恐怕我很难如愿。”

        吴量宽说完,便站起身來说道:“李书记,我出去方便一下,你们先聊着。”

        说完,吴量宽起身走出去了。

        这时,孙玉龙把自己的实际经历告诉了李万军,虽然他并沒有告诉李万军自己在吴量宽那边投了多少钱,但是他却把自己的资金三年多增长了一倍多的信息告诉了李万军。

        李万军听完之后,顿时大吃一惊,他沒有想到,孙玉龙竟然还懂得理财,而且资产增值竟然这么快,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孙玉龙那些资产恐怕是十几年的积蓄,但是十几年费尽心血积累的东西,竟然仅仅是在三年之内就增长了一倍,这不能不让他心动。

        此时此刻,他对吴量宽的质疑再次减少了百分之十五,只剩下心中一丝丝的犹疑了。

        就在这个时候,孙玉龙沉声说道:“李书记,你可知道为什么吴量宽现在的名字叫吴量宽吗,他以前可不叫这个名字的。”

        李万军一愣:“为什么。”

        孙玉龙苦笑着说道:“据他说,美国实施第二次量化宽松政策他是这个政策实施的参与者之一,曾经参与制定过其中的一些规则,当然了,这些只是他在醉酒之后说的一些酒话,真实性尚不可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在他的公司深得老板赏识,而且他公司的大老板恰恰可以接触到很多一般人接触不到的顶级信息。”

        听孙玉龙说完,李万军的怀疑基本上消失了。

        这时,吴量宽回來了,李万军问道:“吴先生,你认为我们在这次可燃冰项目上应该如何操作才能获得最大利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