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57章 蹬鼻子上脸
  • 第457章 蹬鼻子上脸

    作品:《权力巅峰

        就在毛力强发愁无法回答柳擎宇问題的时候,柳擎宇再次说话了。www.lingdiankanshu.com

        “毛力强同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观点來,但是我想先给你念一首老百姓们编的顺口溜,你看看现在我们东江市老百姓是怎么看待我们东江市的官员干部的。”说道这里,柳擎宇朗朗念道:“狠抓就是开会,管理就是收费,重视就是标语,落实就是动嘴,验收就是喝醉,检查就是宴会,研究就是扯皮,政绩就是神吹,汇报就是掺水,涨价就是接轨。”

        念完之后,柳擎宇看向毛力强说道:“毛力强同志,你认为这个顺口溜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反映出我们东江市的官场的怪现状呢。”

        毛力强想要否认,但是转念一想,却又不得不承认,老百姓们所编的这个顺口溜的的确确和东江市的官场现状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现在的东江市几乎有相当一部分官员并沒有把精力放在如何去做好本职工作,如果去为老百姓们半点实事,相反的,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跑官、要官甚至是买官、卖官上面,对于老百姓反映的事情熟视无睹,对于老百姓的生活状况漠不关心,哪怕是老百姓的土地被强拆了、强征了,甚至老百姓都被房地产开发商给找人砍死了、烧死了、毒死了,他们都从來不会也不愿站出來为老百姓说半句话。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毛力强其实心中是看得非常清楚的,这种怪现状的背后其实还是个人利益在作祟,因为几乎东江市大部分房地产开发商的背后都站着一个甚至数个东江市够级别的官员甚至是高级官员,因为只有在权力的笼罩下,再加上黑恶势力的骚扰征伐,才可以在一些严重侵犯老百姓利益的强拆项目中将之拿下。

        毛力强虽然也有一些利益关系牵扯其中,但是他毕竟是一名纪委副书记,对于很多老百姓心中还是充满了同情的,但是,也仅仅是同情而已,多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毛力强也在反思,自己何时变成了如今这种唯利是图的样子,想当年自己不是曾经满怀一腔热血想要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吗,想当初自己不是想要通过在纪委的工作多拿下一些贪官污吏吗。

        然而,毛力强在经过多次反思之后,最终得出了一个让他十分无奈的结论,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在惨淡的现实面前,中低层官员,尤其是沒有靠山沒有头脑的官员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是被惨淡的现实和利益集团的糖衣炮弹所同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另外一种结局就是与利益集团相抗争,最终惨淡出局甚至被陷害锒铛入狱,或者是在被拉下水之后再锒铛入狱,当然了,除了这两种结局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生产方式,那就是无欲无求,找一个闲职每天清茶一杯,报纸一份,喝茶读报,身在官场却心在田园。

        毛力强最终选择的是被同化。

        柳擎宇的这番话让毛力强浮想联翩,最终却又再次回到了现实,他苦笑着说道:“柳书记,现实的确是惨淡的,但是我们不应该过于悲观,这只是我们社会转型期的阵痛而已。”

        柳擎宇笑了,只是这笑容中却多了几分感伤:“阵痛,社会转型期,这些都只是借口而已,真正的阵痛绝对不是老百姓顺口溜里面所编的这些东西,阵痛是人力难以抵抗的,但是老百姓所编的这些却绝对是人为造成的,是**,其根本就在于我们东江市的一些关于不作为甚至是渎职,在于我们东江市存在着数量相当巨大的裸官,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人一人留在东江市,随时都做好了出逃的准备,而且随时随地都在想尽一切办法聚敛钱财。

        所以,你所说的这些阵痛我们东江市是可以将他们给改变的,那就是坚决的、严厉的打击裸官,要让那些裸官失去生存的土壤,要让他们失去利用权力去聚敛钱财的机会,而要想做到这一点,第一步的关键就是要我们东江市的大小官员们按照国家和省里的指示,按照我们市委常委会上做出的文件要求,各级官员主动申报家庭情况,让组织对于每个官员是否是裸官心中有数。”

        说道这里,柳擎宇目光冷冷的看向毛力强说道:“毛力强同志,现在你怎么看。”

        毛力强听柳擎宇说完这番话,突然沉默了下來,他感觉到自己的良心正在被正义的鞭子鞭挞着,啪啪的,那么响,那么痛,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自己进入纪委之时那满腔的热血和理想。

        最终,毛力强猛的抬起头來说道:“柳书记,我错了,我支持郑博方和姚剑锋两位同志的观点,对于那么不按规定进行申报的裸官必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我们市委、市纪委的尊严必须要得到维护,我们国家文件的指示精神必须要坚决贯彻和落实。”

        毛力强说完,严卫东彻底傻眼了,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只是几次对话便把他给说服了。

        随后,叶建群和其他纪委常委们一一进行表态,绝对对那些未按照要求进行申报的官员给予全省通报,这一次,纪委内部态度空前的一致,严卫东这个时候自然不敢节外生枝,最终以全票通过。

        随即,柳擎宇亲自把纪委的会议结果连同最终的处理决定的有关文件上报到市委书记孙玉龙那里。

        孙玉龙看完柳擎宇提交的这些文件之后,脸色当时便阴沉了下來,他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的动作竟然如此巡视,自己这边刚刚出招阴了柳擎宇一下,柳擎宇这么快就发动了反击,而且看样子还要把这件事情给闹到市里去,这绝对不是他所能够容忍的。

        看完文件之后,孙玉龙目光直视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难道你不觉得你们东江市纪委的处理决定做得过于草率了吗,你难道想象不到一旦按照你们东江市纪委的处理方式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我们东江市市委市政府将会面临多大的压力,如果上级领导质问下來,谁來担当这种责任,你难道不知道市委书记李万军同志一直都在强调我们辽源市要以稳定和谐为主,不要搞各种出格的动作吗。”

        一连串的质问,充分展现了孙玉龙的怒火。

        柳擎宇却是沉着应对:“孙书记,我并不认为我们市纪委的处理决定过火,更不是草率,而是我们市纪委在经过集体酝酿之后,做出的最为合适的决定,我想问问孙书记您,如果我们市纪委不采取这一次的严厉行动,那么您认为我们市纪委应该如何做,是不是应该偃旗息鼓,如果我们偃旗息鼓了,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市委市政府、市纪委根本沒有能力去维护我们所做出的决策,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因为法不责众而真的不给于惩罚。”

        柳擎宇同样一连串的质问抛给了孙玉龙,目光中闪烁着坚定的目光。

        孙玉龙脸上怒气更浓了:“柳擎宇同志,是,你说得沒错,我们市委市政府的威严是必须要维护的,但是这种维护绝对不是以我们自己打自己的脸面的方式去维护,那样做只会对我们东江市市委市政府的形象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们东江市只是一个县级市,我们还是有上级领导的,辽源市方面最终对我们东江市的局面十分关心。

        市委书记李万军同志多次给我打电话要求我们东江市务必要稳一些,你的这份处理文件即便是在我们东江市通过了,也需要在辽源市市委常委会那边通过才行,否则的话,一旦因为这件事情引起辽源市市委领导那边的不满,你和我都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孙玉龙的这番话还是很有力度的,而且直接把决定权转移到了辽源市市委那边,相当于直接架空了柳擎宇的话语权,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孙玉龙心中便暗暗得意起來:“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小子跟老子斗,你还差得远呢,我就不信我这番话气不死你。”

        然而,让孙玉龙沒有想到的是,他说完之后,柳擎宇并沒有露出任何生气和不满之色,他只是轻轻的摇摇头说道:“孙书记,你错了,大错特错了,我们是县级市不假,我们是辽源市的下属县区不假,我们在有些事情上需要向辽源市方面汇报请示这也沒有问題,但是,我们毕竟是具有相当权力的部门,很多事情我们是完全可以自主决定的,无需汇报请示,就像眼前的这件事情,如何处理这些官员都是我们权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根本无需任何请示汇报,所以,我们完全沒有必要让上级领导來替我们做出决定。”

        柳擎宇说完,孙玉龙被气坏了,猛的一拍桌子:“柳擎宇,我忍你很久了,你最好不要蹬鼻子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