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44章 最不能惹的是女人
  • 第444章 最不能惹的是女人

    作品:《权力巅峰

        陈志宏的隐忧还是非常明智的,因为他这一次的确是闯了大祸了,这祸都闯到天上去了。www.lingdiankanshu.com

        陈志宏一辈子都不会想到,仅仅是这么一个电话,便让他陷入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之中。

        就在柳擎宇他们立刻之后,曹淑慧首先发飙了,她一个电话打给了一个在中*纪*委系统工作的族叔,把陈志宏与沈老九之间以及沈老九与柳擎宇之间通电话的事情以及慕容倩雪和她的女同学在东江市的遭遇说了一遍,最后她提了一句:“叔叔,我真的很奇怪啊,为什么像陈志宏这种人居然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待在他现在的这个位置上呢。”

        在曹淑慧打电话的同时,秦睿婕也沒有想着,她也直接给在辽源市的老爸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秦睿婕所讲的内容和曹淑慧基本上差不多,不过她说得还算客观,但是,到了最后,她说一句比曹淑慧更狠的话:“老爸啊,据我所知,这个陈志宏应该和东江市黑煤镇的事情有所牵连,如果他能够被拿下的话,可能会对柳擎宇有所帮助。”

        秦睿婕毕竟是混官场的女人,她的思维方式总是站在官场的角度去思考问題的,所以,当他把意见告诉她老爸之后,她老爸立刻便陷入沉思之中。

        身为白云省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他的政治敏感度是相当之高的,对于白云省目前的现状十分熟悉,尤其是对柳擎宇的身份背景更是已经摸清了,他还知道自己的女儿对柳擎宇十分有意思,但是柳擎宇那边却因为选择性太多,女儿成功的几率却并不大。

        但是,身为一个父亲,他对于女儿十分关心,不过他的这种关心并不属于那种泥古不化的类型,并不会去强行干涉女儿的恋爱和婚姻,他更喜欢让女儿去决定她的一切,奋斗她的一切,而他则为女儿保驾护航,所以,当他听到女儿的意见之后,下定决心要帮助女儿这个忙。

        这是站在白云省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他对于白云省的整体局势心中也是有谱的,尤其是对于省会城市辽源市在东江市的人事布局上,是相当不满的,只不过考虑到当时的大局,他并沒有去插手此事,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他不会插手,而这一次,女儿的这个电话让他彻底坚定了通过插手此事给东江市有关人员一个警告的时候了,他必须要让东江市的某些人知道,人事安排绝对不是儿戏,更不是他们彼此利益之间交换和平衡的工具,所有的人事安排必须要围绕着利国利民、能够为民办事这个原则來展开。

        平时,身为常务副部长,秦睿婕的老爸还是比较低调的,但是,低调却并不意味着他沒有能力、沒有实力。

        鲲鹏不动,状若鹰雕,鲲鹏展翅,一日万里,越是低调的人一旦行动起來,其结果却越是坚决的、明确的。

        陈志宏、沈老九更想不到的是,在被沈老九和他的下属们所调戏的女孩中,有一个女孩家庭背景也是不简单,是财政部某位司长的女儿,要知道,在财政部里,哪怕是一个普通的处长都十分牛叉了,更何况是一位司长呢,当这个女孩向老爸哭诉了自己在东江市的遭遇之后,这位司长勃然大怒,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白云省省长崔卫东的手机上,十分愤怒的,不满的讲述了自己女儿在白云省辽源市东江市的遭遇,并指出东江市的社会治安问題实在是太严重了。

        而恰恰在此时,燕京市方面在政界、军界、商界几乎全都有声音对辽源市东江市的社会治安提出了非议,要知道,这些声音虽然并沒有直接点名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更沒有任何一个热明确的站出來说三道四,但是,这反而给了整个白云省方面尤其是辽源市方面极大的压力,要知道,如果某个人直接点名了到底是什么问題,他们反而好办了,而这种只是一种充满了质疑的声音传了出來,让这些人不知道这背后到底是得罪了谁。

        而真正让辽源市方面感觉到揪心的却是在一些媒体上已经开始出现了柳擎宇这个堂堂的纪委书记在东江市的地面上受到袭击的事情,虽然只是提到了只言片语,并沒有直接点明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辽源市方面却已经敏感的意识到,这恐怕是暴风雨來临之前的宁静。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神秘的挂着燕京市牌照的汽车驶入了白云省纪委大院内,这一进去就是整整3个多小时,虽然有人也曾经注意到了这辆汽车,但是却并不知道这辆汽车的主人是谁,因为即便是他们用过车牌号去查的话,这辆汽车也只是登记在了一个普通的私人名下,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

        然而,就是这辆不起眼的汽车,在东江市掀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浪。

        这辆汽车在省纪委停留了3小时28分,随后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亲自带着28名省纪委的骨干力量上了一辆汽车,跟在京牌车牌号的汽车后面,一路疾驰向着东江市而去,而与此同时,分散在各自家中正在睡觉的其他6名省纪委的骨干力量也纷纷在两个地点集合,分乘两辆汽车直接向着东江市进发。

        此刻,已经是凌晨3点20分了,正是天色最为昏暗的时刻,也正是人们睡得最香的时候。

        整整四辆汽车驶入了东江市。

        而与此同时,在东江市城市入口处,东江市纪委三大巡视小组的组长姚剑锋、郑博方、叶建群三人,在接到了柳擎宇的指示之后,已经分别带着手下最为精锐、最为信得过的骨干力量等候在这里。

        凌晨4点15分,三组人马全都汇合到了一起。

        在燕京市车牌号车内人员和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的联合指挥之下,省纪委的工作人员配合着东江市的三个巡视小组的工作人员一起出动,在东江市整个已经进入了沉睡中的都市内展开了行动。

        此刻,陈志宏正在为保养的一名艺术学院的长腿美女大学生所购买的别墅内抱着粉嫩美丽的小女孩睡得正香。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方面突然被悄然打开,随后,三名纪委巡视人员快速冲了卧室内,直接将陈志宏从席梦思大床上给带了起來,勒令他穿上衣服之后,直接给带走了。

        一边往外走陈志宏还在一边大声说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可是国家干部,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是犯法,你们这是非法绑架。”

        这时,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突然出现在了陈志宏的面前,与此同时,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名乘坐京牌牌照汽车内的一名并不起眼的穿着十分普通休闲装的人,这个人从身上口袋内掏出工作证直接递给了陈志宏:“陈志宏同志,你可以看一下我的工作证,我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匪徒。”

        陈志宏接过对方的工作证一看,当时吓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我的乖乖,上面赫然写着对方的职务:中纪委巡视组副组长阮宗泽。

        这时,滕建华也把自己的工作证递了过來,沉声说道:“陈志宏同志,这是我的工作证,如果你对我的身份也持有怀疑的话,也可以确认一下。”

        其实,当滕建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陈志宏便已经意识到自己危险了,因为像滕建华这种省纪委副书记轻易是不会出动的,但是一旦他出动了,那事情基本上肯定是板上钉钉了。

        不过明知如此,陈志宏依然梗着脖子说道:“滕书记,不知道我陈志宏触犯了什么法律,值得你们如此大动干戈呢,我陈志宏一向奉公守法,兢兢业业做事……”

        滕建华稀里哗啦的说了一大堆,意图表明自己的清白。

        然而,还沒有等他说完呢,阮宗泽直接趁着脸说道:“行了,陈志宏,你有的是时间去为自己辩解,现在我们也沒有时间和你废话,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在纪委工作人员面前,永远不要心存侥幸,如果我们沒有掌握充分的证据,是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的,现在我们正式通知你,由于你严重违法违纪行为,正式被双规了,现在,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你的问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相信,身为政法委书记、东江市公安局局长,我们纪委的相关政策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如果你要是不明白的话,到时候会有专业的工作人员为你进行讲解的。”

        说完,阮宗泽当前向外走去。

        滕建华冷冷的看了陈志宏一眼,也跟着向外走了出去。

        三名工作人员一左一右一后围着陈志宏把他直接向外带了出去。

        陈志宏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被双规竟然沒有一点预兆。

        就在陈志宏被带走之后,那名艺校女大学生立刻给孙玉龙打了一个电话,把陈志宏被双规的消息向他进行了汇报。

        她是孙玉龙的人,这一点,陈志宏直到被双规之后都不知道,他还真的天真的以为她是一个天真纯洁无暇的女大学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