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35章 柳擎宇受伤
  • 第435章 柳擎宇受伤

    作品:《权力巅峰

        如果沒有孙绮梦,柳擎宇是完全有时间可以躲开的。www.lingdiankanshu.com

        如果孙绮梦保持原來的状态一动不动,柳擎宇也是可以躲开的。

        但是,就在柳擎宇决定采取冒险的方式,单手去搂住孙绮梦的身体以最快的速度向前侧面滑动以避开子弹的时候,孙绮梦因为担心柳擎宇对她有不轨行为而伸出了她那双玉臂,想要推开柳擎宇。

        柳擎宇的身体当时就是一滞。

        虽然这种停滞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是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延迟却导致柳擎宇错过了最佳的躲避开子弹的时间,子弹顺着柳擎宇的肩膀噗嗤一声打入进去,殷红的鲜血瞬间顺着枪口汩汩涌出。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也已经带着孙绮梦错开了最佳射击角度,并且找到了掩体。

        此刻,对面楼顶上,狂风暗暗咒骂一声,迅速收拾好枪支和各种设备,打扫现场后从容离去,不过杀手阳光却依然停留在咖啡厅内,默默的观察着情况。

        而这个时候,咖啡厅内并沒有大面积的慌乱,很多人只是震惊了一下,有些惊讶的看着柳擎宇他们之前坐着的那个位置上玻璃杯打出來的弹孔充满了疑惑,他们并沒有意识到刚才有杀手在开枪。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却是已经压在了孙绮梦的身上暂时失去了力量。

        刚才那枚子弹虽然是小口径的子弹,但是威力却并不小,那枚子弹已经卡在了柳擎宇的肩胛骨里面,柳擎宇在那一瞬间受了一点内伤,虽然并沒有晕厥,但是身体去出现暂时性的失控。

        孙绮梦感觉到柳擎宇依然趴在自己的身上,真的有些焦急了,连忙用手去推柳擎宇,此刻的柳擎宇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力量,被孙绮梦一把推开。

        然而,孙绮梦这一把却正好推在柳擎宇的伤口处,顿时,剧烈的疼痛让柳擎宇发出一声闷哼声,龇牙咧嘴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而这个时候,鲜血也已经染红了孙绮梦的手。

        当孙绮梦从地上爬起身來的那一瞬间,当时就吓了一跳,顿时啊啊啊的惊声尖叫了起來。

        哪怕她性格高傲,但是她毕竟是女人,看到鲜血的时候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

        而这一刻,很多人也已经把目光聚集到柳擎宇他们这边,大家已经注意到了孙绮梦手上、身上所沾染的鲜血,而四周的客人们尤其是女客人们更是吓得惊声尖叫了起來,还有的女人大声呼喊着:“杀人了,杀人了。”

        一边呼喊着,一边疯狂的向外逃去。

        顿时,原本平静的咖啡厅内一片大乱,人们开始四散奔逃。

        而这个时候,在暂时性失去控制之后,柳擎宇在疼痛的刺激下终于再次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勉强从地上站起身來,大声说道:“大家不要慌张,不要乱跑,我沒事。”

        柳擎宇的话起到了稳定局面的作用,众人看到柳擎宇已经站起身來,虽然他的肩头还流淌着鲜血,但是心情却稳定了下來。

        此时此刻,孙绮梦双眼中充满了震惊的看着柳擎宇,脸上先是露出震惊和不解之色,不过随即却很快稳定了下來,一边撕开柳擎宇的衬衣弄成布条帮助柳擎宇临时止血、包扎了一下伤口,一边告诉其他人拨打120、110呼叫急救车并报警。

        而此刻,柳擎宇等伤口暂时包扎好之后,按照同时还拥有特级护士身份的孙绮梦的要求平躺在沙发上,以减少血液外流的速度。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对孙绮梦说道:“你拿出我的手机,调出陈志宏的手机号,我要和他通电话。

        此刻的孙绮梦已经大体猜到了发生什么事情,尤其是想到刚才柳擎宇把自己扑倒以及搂住自己闪避时候的动作,她心中在那一刻充满了感动,她直到此刻才想明白原來柳擎宇并不是对自己动了欲*望,而是一开始想要救自己以防止自己摔倒,后來又感受到了危险把自己扑倒,最后则是带着自己再次脱离险境,而自始至终,柳擎宇始终都把自己庇护在他的身后、身下,而他的后背却留给了那恐怖的杀手。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在这一刻,孙绮梦心中原來存在着的那种想要征服柳擎宇的雄心壮志一下子就消失了,留下來的只有感动和懊悔,泪水瞬间涌满了眼眶。

        不过她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她还是按照柳擎宇的说法从柳擎宇口袋中拿出手机调出了陈志宏的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陈志宏十分低沉、烦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來:“柳擎宇同志,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柳擎宇沉声说道:“陈志宏,我在新源大酒店咖啡厅内,受到了來自大酒店对面一座大厦楼顶位置上的狙击手的刺杀,肩头中枪,你看着办吧。”

        电话那头,原本因为孙玉龙对他生了疑心之事而烦躁不安的陈志宏一下子就蹦了起來,眼睛瞪得大大的,声音在这一刻也颤抖起來,称呼也改了:“柳书记,你真的被人刺杀了。”

        这时柳擎宇直接歪过头去不再搭理他了。

        而孙绮梦却拿着打电话怒声说道:“你这个人不是在废话吗,柳擎宇现在肩头鲜血直流,子弹还留在他的肩头里呢,你们警方是干什么吃的啊,堂堂东江市的市委领导竟然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给刺杀了,你们是不是应该全都下课啊,知不知道心疼伤员啊。”

        说完,孙绮梦直接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头,陈志宏真的害怕了。

        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出事了。

        虽然他这个公安局局长在东江市势力十分强大,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东江市在社会治安上面并沒有出现什么大事的基础上的,以前的时候,虽然有些不听话的官员非得要和他们整个利益集团较劲,非得想要把他们的问題调查出來,他们也曾经对这些人下过狠手,但是他们下手的时候却很有技巧,对方不是出了车祸就是因为种种原因突发疾病,从來沒有出现过被人砍杀致死的情况,更沒有出现过涉枪案件。

        而现在,柳擎宇不仅受伤了,而且是被人用枪打伤的,看样子很有可能是狙击枪,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事情的性质可就严重了,弄不好自己可是要承担严重责任的,所以,陈志宏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东江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的电话,让他立刻派人赶到新源大酒店咖啡厅以及其对面的几栋高楼楼顶去封锁现场,进行勘察,同时立刻协调医院派出最精锐的护理、治疗小组赶往新源大酒店。

        挂断电话之后,他又赶紧给孙玉龙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柳擎宇遇刺的事情。

        孙玉龙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当时心头就是一颤。

        孙玉龙也是一个明白人,虽然他现在看着柳擎宇极其不顺眼,但是也非常清楚,一旦柳擎宇遇刺的事情被曝光出去,东江市肯定会受到上级领导的严重问责,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是要承担责任的,毕竟,柳擎宇可是东江市的市委常委啊,他在东江市被人用狙击枪刺杀,这绝对是一起性质十分恶劣的涉*恐事件。

        所以,孙玉龙立刻二话不说,乘车便赶往新源大酒店,而陈志宏也已经乘车赶往新源大酒店进行现场指挥。

        此刻,新源大酒店方面的人员也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基本上经过,当他们得知受伤的人是柳擎宇的时候,酒店的总经理当时吓得差点尿了裤子,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向上级汇报,一边立刻派出酒店的保安赶到现场维持现场秩序并且保护好现场。

        就在柳擎宇遇刺后不到5分钟,柳擎宇的老妈柳媚烟、老爸刘飞便已经得到了消息。

        柳媚烟听到柳擎宇受伤了之后,当时眼泪便下來了,心疼得差点沒有昏过去,她这一声有着属于她的幸福,也有属于她的不幸,但是因为有了柳擎宇的存在,她的心中还是被幸福充满了,柳擎宇就是她精神上的最大寄托。

        一边抽泣着,柳媚烟一边立刻给柳氏家族的人打了一个电话,直接安排了一脸专家准备连夜飞往东江市去看自己的儿子。

        而此刻,刘飞在听到柳擎宇竟然被人用狙击枪给打伤了之后,顿时直接把茶杯狠狠的摔在地板上,茶杯瞬间破碎。

        刘飞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是谁,到底是谁敢去刺杀我的儿子,真当我刘飞是泥捏的,我刘飞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吗,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如果要是让我查出來到底是谁不按照规则出牌,可就别怪我刘飞不客气了。”

        就在刘飞震怒的同时,柳氏家族的人、谢氏家族的人也全都得到了柳擎宇被刺杀的消息,就连曹晋阳也都得到了这个消息,一时之间,几大家族内连夜召开家族会议,一种紧张的气氛在燕京市开始蔓延开來。

        刘飞一怒,风云变色,柳氏一出,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