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32章 双管齐下
  • 第432章 双管齐下

    作品:《权力巅峰

        对于孙玉龙來讲,如果不是肖美艳的突然出现,他此刻会活的非常潇洒,因为对他而言,任何人都是可以抛弃的棋子,包括程天宏和程书宇。www.lingdiankanshu.com

        然而,此刻,肖美艳却告诉他程天宏是他的儿子,他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抛弃了吗。

        孙玉龙的内心几乎只是稍微纠结了那么三四秒钟,随即便做出了反应,他当即拿出手机立刻拨通了严卫东的电话:“严卫东,立刻停止一切针对程天宏的沉默行动,想尽一切办法查找到程天宏的具体位置,不惜一切代价把程天宏给我弄出來。”

        严卫东接到孙玉龙的指示之后当时就愣住了,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了,不久之前孙玉龙才刚刚下令要想办法让程天宏沉默下來,其实也就是灭口,为什么突然之间彻底变卦呢,要知道,这样做对他们整个势力來说都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严卫东思考了一下,还是建议道:“孙书记,你的意思是要救程天宏,这样做不妥吧,不仅危险系数相当大,而且一旦程天宏什么都交代了,对我们相当不利啊。”

        孙玉龙十分不耐烦的说道:“严卫东,我就问你一句话,我的话管用不管用。”

        严卫东一听,顿时知道孙玉龙生气了,连忙说道:“管用管用,孙书记,我马上按照您的指示去做。”

        孙玉龙直接愤怒的挂掉了电话,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却显得焦躁起來,站起身來在茶馆内走來走去。

        此刻的孙玉龙内心十分复杂,一方面,他内心还是相当认可严卫东的建议的,但是另外一方面,程天宏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虎毒不食子,他孙玉龙虽然对待别人杀伐果断,但是却并沒有泯灭人性,所以最终还是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拯救程天宏的指示。

        给严卫东打完电话之后,孙玉龙又拿出手机來直接拨通了东江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陈志宏的电话:“老陈啊,我听说程天宏被你们公安局方面的人给抓去了,现在他的情况如何,你那边有沒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陈志宏此刻也正在头疼呢,因为他的的确确并沒有得到十分确凿的消息,自从传闻说程天宏被市公安局的人给带走了之后,他也给市公安局的几个亲信打过去电话仔细询问了一番,但是他们给出的答案是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所以,此刻他接到孙玉龙的电话之后,满脸苦涩的说道:“孙书记,说实在的,这件事情的真假我现在也不确定,我正在进行核实之中,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沒有发现我们市公安局内有人曾经操作了此事。”

        孙玉龙听完陈志宏的回复以后,心情更加焦躁了,对于陈志宏的这番话是真是假他并不能断定,但是他现在最关心的却是程天宏的安全问題,但是恰恰是这个问題,让他一直得不到有效的答案。

        ……

        柳擎宇办公室内。

        柳擎宇一边端着茶杯轻轻的品着茶水,一边在房间内走來走去,他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思考着下一步应该如何布局。

        这时,龙翔敲门后迈步走进柳擎宇的办公室内,手中拿着几张照片,走到柳擎宇办公桌旁,龙翔把照片放在办公室桌上,沉声说道:“老板,我这边发现了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

        柳擎宇一愣,走到桌边,看了看这几张照片,说道:“咦,这两个人怎么长得这么像啊。”

        龙翔笑着点点头说道:“嗯,沒错,老板,您看,这两张是孙玉龙年轻时候的照片,这两张是天宏建工老板程天宏现在的照片,从照片上看,他们两个人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來的,还有这两张,这是孙玉龙最近一段时间的照片,从这些照片中我认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程天宏是孙玉龙的私生子,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却被放在了程书宇家养着;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太巧合了,但是不管是哪种可能,我认为仅仅是从这几张照片上,我们就可以找到掌控东江市大局的一种办法。”

        听完龙翔的说说法之后,柳擎宇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即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好,龙翔啊,你真是太聪明了,沒错,这些照片对我们來说是一个天大机遇啊。”

        此时此刻,饶是平时一向沉稳、大气、喜怒渐渐已经不形于色的柳擎宇终于敛去了掩盖在表面上那层伪装,露出了他最为真实的一面,他充满兴奋和欣赏的看着龙翔不住的点头,还同时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龙翔却并沒有被柳擎宇的赞扬冲昏头脑,他嘿嘿一笑说道:“老板,您可别这样说,我可承受不起,我相信从当初在整个巡视组还沒有对程天宏父子俩展开行动之前,您便通过约战的布局将程天宏暂时给控制住,这一招才是真正的高明,您这才是真正的布局深远啊。

        谁能够想得到程天宏悄无声息之间竟然在您的掌控之中,而且您对程天宏的掌控却并沒有触犯任何法律和法规,程天宏是心甘情愿自己钻进您的陷阱中去的,而我估计您在当初设局困住程天宏的时候,便应该想到了为后面对付孙玉龙等人埋下了伏笔,我之所以能够想到这个办法,也是在您的布局基础上的一个小小的发挥而已。”

        龙翔说完,柳擎宇笑了。

        其实,龙翔说得沒错,当初柳擎宇之所以约战程天宏,其目标也就是为了困住和控制住程天宏这个人,以便于为以后获得诸多证据提供方便,因为以柳擎宇对孙玉龙和他那背后那个庞大利益集团的了解,如果自己不提前下手,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让程天宏落在自己手中的,那个时候,程天宏只有两种结局,一是彻底闭嘴,被杀人灭口,另外一个则是被人送到国外,彻底逃过法律的惩罚。

        不管这两种结局的哪一种都是柳擎宇所无法接受的,所以,柳擎宇在程天宏的问題还沒有彻底被激化之前,便早早的以一种看似不理智甚至是不符合常理的约战方式,让程天宏在经过一系列准备、布局之后,认为他稳赢的情况下,最终在那天早晨的约战中用一种十分独特的柳擎宇的方式解决了程天宏所有的手下,并且在现场提出了另外一个让程天宏心甘情愿的赌局。

        而此时此刻的程天宏,在柳擎宇早已经为他准备好的地方,正在昏天黑地的和他最为仰慕、钦佩的大师级的高手进行过招、学习,此时此刻,恐怕就算是程书宇和肖美艳两个人真的能够找到程天宏,也未必能够把此刻的程天宏从柳擎宇所准备的那个地方给拉出來,因为柳擎宇真真正正的看穿了程天宏这个人的人性,而程天宏所做的事情恰恰又是他做梦都想要实现的一件事,那是他人生最高的理想。

        自从程天宏被自己暂时稳住之后,柳擎宇再次面对东江市的大局之时,心态便平稳了许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手中握着程天宏这样一手好牌。

        不过柳擎宇沒有想到的是,龙翔这个自己曾经最欣赏的手下如今竟然给提出了另外一手好牌,那就是孙玉龙和程天宏的长相竟然那么相似,对柳擎宇而言,孙玉龙和程天宏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高度相似的相貌让他可以再次在东江市这个大棋盘上从容的布置上另外一手好棋。

        略微沉思了一下,柳擎宇笑着看向龙翔说道:“龙翔,你立刻找一些人放出一些假消息,就说程天宏其实是孙玉龙的私生子,然后再把孙玉龙和程天宏的照片在咱们东江市的一些网络论坛上放在一起,让大家猜一猜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最好是想办法稍加引导一下,把这个话題炒得更加火爆一些,但是一定要注意一点,那就是所有的行为绝对不能触及到法律,这是我们的底线。”

        龙翔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老板,这一点您放心,跟在您身边这么久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还是清楚的。”

        柳擎宇点点头:“嗯,你知道就好,等孙玉龙和程天宏之间关系在咱们东江市彻底火爆起來之后,你再把另外一个消息放出去,你就说程天宏其实是被陈志宏派人给控制起來了,他之所以要控制住程天宏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为他自己留一条退路,以免在最关键时刻,孙玉龙把他当成弃子,丢卒保车,他看准了程天宏是孙玉龙的软肋,所以才出此下策,从而以图自保。”

        龙翔笑着点点头:“好的,我马上去做,老板啊,我看这一次,咱们真正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柳擎宇也笑了:“是啊,來了东江市有段时间了,一直在不停的和孙玉龙的那些爪牙斗來斗去的,真是有些类了,这次咱们也放松放松,看看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