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30章 复杂关系
  • 第430章 复杂关系

    作品:《权力巅峰

        肖美艳万万沒有想到,程书宇竟然知道了程天宏的真实身份,要知道,就连她自己如果不是因为曾经暗中拿到了程天宏的头发样品与孙玉龙的头发样品进行了DNA亲子鉴定之后,她也不能确定程天宏到底是谁的孩子的,因为就在她怀孕之前的那几天中,她几乎和程书宇、孙玉龙两个人都上过床。www.lingdiankanshu.com

        然而,哪怕是知道了程天宏是孙玉龙的孩子,肖美艳依然毅然决然的把这个信息深藏在心中,就连孙玉龙他都沒有告诉,只有她自己知道,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程书宇竟然突然揭穿了这件事情,这让她感觉到无地自容。

        不过肖美艳虽然心中震惊不已,脸上却故意假装露出不解之色说道:“老程,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天宏就是你的孩子啊。”

        “够了,够了,肖美艳,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说道这里,程书宇突然猛的抬起头來,狠狠的给了肖美艳一个大嘴巴,把肖美艳打倒在地上,嘴角上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程书宇脸色狰狞着用手指着肖美艳的鼻子尖怒声吼道:“肖美艳,不要再把我当成傻子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几乎你每个周六都要出去和孙玉龙出去开房吗,你以为在结婚之前我不知道你同时和我与孙玉龙保持着亲密关系吗,错了,你大错特错了。

        肖美艳,我程书宇不是傻子,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解,甚至你每次什么时候与孙玉龙在什么酒店开房我都了解,你不要忘了,现在可是信息时代,我只需要输入你的身份证账号,就可以调查你所有的信息,肖美艳,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肖美艳彻底呆住了,美艳绝伦的脸上惨淡得几乎沒有血色,她颤抖着声音说道:“书宇,你是怎么知道的。”

        程书宇嘿嘿一阵疯狂的病态的狂笑:“嘿嘿,我怎么知道的,我当然知道了,因为当初你怀孕前后的那段时间,我的身体一直处于生病状态,那个时候,我并不能生育,所以,从你怀孕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你在外面有男人,经过调查之后我才发现,原來那个男人竟然是孙玉龙,那个时候,我才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我的病之后,后來,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吃了不知道多少中药,终于把我的病给治好了,所以,孙玉龙虽然占了你的便宜,但是我也并不吃亏。”

        说道这里,程书宇突然发出一阵发自内心的得意的疯狂的笑声,这声音是那样的嘶声力竭,是那样的张狂和得意,听得肖美艳心中颤抖不已,她现在认为程书宇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

        肖美艳看着程书宇那种近乎于疯狂的样子,心中隐隐作痛,虽然她到现在为止,几乎每个月都要和孙玉龙上两三次床,但是对于程书宇这位一直守候在自己身边的丈夫,她还是很有感情的。

        肖美艳有些痛苦的抽泣着说道:“书宇,既然你知道我和孙玉龙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不制止我呢,为什么不打我骂我呢。”

        “制止你,我为什么要制止你,如果我制止你了,我还凭什么去找孙玉龙办事,正是因为你和孙玉龙之间保持着那种关系,所以这些年來我去找孙玉龙办事几乎无往而不利,也正是因为借助孙玉龙的权势,我的天宏建工才能发展到如今这种规模,我才能像如今这样家产数十亿。”

        说道这里,程书宇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痛苦几分颓废几分自责,突然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抽完之后,嘴角还在滴血,他疯狂的大笑着说道:“因为我是商人啊,我所追求的是商业利益,为了金钱献出自己的女人,是有些商人惯用的伎俩,如今你自愿献身还少了我去说服规劝的麻烦,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说道这里,程书宇的声音中已经带着哭腔了,随即,泪水突然哗哗哗的顺着他的眼角往下流。

        此刻的程书宇心情异常复杂,他懊悔、自责、自卑、愤怒、无可奈何、怨恨,等等,但是在这些情绪之外,一种叫做痛苦的东西在他内心深处深深的扎根了。

        他虽然家产上亿,但是却享受不到真正的爱情,他虽然有妻有儿,却只是借用,他感觉到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可怜的男人,最自卑的男人,然而,在别人的面前,他却不得不装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指点江山,操控一切,也只有不断的赚钱才能让他从其中感觉到一丝成就感。

        此时此刻,看到泣不成声的程书宇,肖美艳噗通一声跪倒在程书宇面前,声泪俱下说道:“书宇,是我对不起你,是我……”

        程书宇却突然狠狠的摆摆手说道:“肖美艳,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之间的夫妻关系到今天为止就一刀两断吧,财产,我早已经分好了,咱俩一人一半。”说着,程书宇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肖美艳说道:“这里面是1个亿,你拿着这笔钱不管是出国也好,在国内发展也好,都可以过上十分逍遥自在的日子,一辈子都不用因为生计而发愁,咱们夫妻一场,你虽然对不起我,但是我也利用了你,就算扯平了吧。”

        说道这里,程书宇长叹一声说道:“去吧,你赶快去找孙玉龙去吧,只要你告诉他孙玉龙的真实身份,我相信孙玉龙肯定会出手相助的,否则的话,他绝对会落井下石的,弄不好再过一段时间,一旦天宏的藏身之处被孙玉龙的人发现了,孙玉龙绝对会采取杀人灭口的手段的,这一点你比我更清楚。”

        听到程书宇的提醒,肖美艳心中一凛,以她对孙玉龙的了解,她相信孙玉龙可以干出这样的事情出來,她略微犹豫了一下,把手中的银行卡放入自己的手包中,充满愧疚、感激的看了程书宇一眼,咬了咬银牙,最终站起身來说道:“好的,书宇,那我们夫妻便缘尽于此吧,你自己多多保重,我这去找孙玉龙救天宏。”

        等肖美艳站起身來离开之后,程书宇却再次恢复了之前那种冷静沉稳之色,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孙玉龙老婆何晓琳的电话:“晓琳,1个小时之后,老地方见面。”

        电话那头,何晓琳用带着几分震惊、几分欣喜的声音说道:“书宇,你不是已经乘飞机逃往美国了吗,怎么还说什么老地方见面呢,你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

        程书宇苦笑着说道:“晓琳,我并沒有和你开玩笑,我此刻就在东江市。”

        何晓琳使劲的摇摇头说道:“不可能的,孙玉龙都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了,说是你已经乘坐飞机飞往美国了,这一点是从航空公司那边查到的,绝对不会出错的。”

        程书宇说道:“晓琳,你听我说,我的确沒有和你开玩笑,我人的确就在东江市,持着我护照的那个程书宇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是我花了20万元雇佣來的,他持着我的护照出国只是为了吸引警方的注意力而已,借用这招金蝉脱壳我才可以自由自在的呆在国内而不用担心警方來找我。”

        听到程书宇这样说,何晓琳基本上已经开始相信程书宇的话了,不过她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书宇,你真的在国内。”

        程书宇说道:“沒错,晓琳,我就在国内,1个小时后老地方见面,有问題沒有。”

        何晓琳连忙说道:“沒问題沒问題,我马上出发,孙玉龙估计今天不可能回家了。”

        程书宇点点头:“嗯,他肯定不会回去了。”

        1个小时之后,程书宇何晓琳在距离程书宇之前所住别墅不到1公里远的另外一处别墅内见面了,一见面,两个人便紧紧的抱在一起,來了一次法国式湿吻。

        缠绵良久之后,两个人这才分开,何晓琳嗔怒的看着程书宇说道:“书宇,这段时间你怎么不和我联系,你知不知道我很寂寞。”

        程书宇苦笑着说道:“我最近非常忙,自从柳擎宇到了东江市之后,尤其是自从柳擎宇开始盯上我们天宏建工之后,我就已经预感到天宏建工早晚要出事,所以提前就把一些重要的财产进行了转移,我一直在操作着这件事情。”

        说道这里,程书宇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何晓琳说道:“晓琳,这张银行卡是给你和咱们女儿绮梦的。”

        何晓琳眉头一皱:“我要你的钱做什么,我和女儿生活得都非常好。”说着,何晓琳直接又把银行卡交到程书宇的手中。

        程书宇再次把卡拍在何晓琳的手中沉声说道:“晓琳,你听我说,我之所以给你这张银行卡,主要是希望你把这银行卡交给咱们女儿绮梦,虽然她跟着孙玉龙的姓姓了孙,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女儿,所以我不能亏待她,根据我的分析,这一次柳擎宇到咱们东江市來來势汹汹,而且有着白云省高层的支持,虽然说以前孙玉龙都能够把那些人摆平,但是这一次我看他和柳擎宇谁胜谁败并未可知,如果孙玉龙万一要是败了,那么孙玉龙所有的一切家产必定会全部沒收,到时候你甚至都有可能会受到牵连,我的想法是你和女儿拿着这笔钱赶快移民国外,以免到时候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