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05章 声东击西
  • 第405章 声东击西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前脚刚刚离开东江市市区,孙玉龙那边便得到了消息。www.lingdiankanshu.com

        这事情是公安局局长陈志宏向孙玉龙汇报的。

        汇报完之后,陈志宏说道:“柳擎宇这小子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怎么突然之间又前往黑煤镇了,这种做法方法让人摸不到头脑啊,要不要我派人一直跟踪他。”

        孙玉龙笑着说道:“志宏啊,派人跟踪就不必了,柳擎宇这小子的确非常狡猾,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迷惑我们罢了,包括拿下范志军,也很有可能是他的一个烟雾弹,他的真正目的还是在黑煤镇,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好猎人的枪口,他狡猾,我们也不笨,黑煤镇那边早已经给他准备了天罗地网了,就等着他上钩了,他不去还则罢了,只要去了,想要回來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听孙玉龙这样说,陈志宏就放心了,因为他清楚,孙玉龙在黑煤镇的威信是非常之高的,几乎黑煤镇很多重量级的人物都是他的嫡系人马。

        柳擎宇这次出发前往黑煤镇动作搞得还是相当大的,首先,他先通知了纪委办公室副主任刘亚洲,告诉他自己将会带着温友山和王海鹏前往黑煤镇,让刘亚洲在自己前往黑煤镇的这段时间内做好纪委这边的办公室管理工作,随后,又专门从第一、第二监察室各调取了2名工作人员随行。

        一行7人乘坐一辆面包车便浩浩荡荡的赶往黑煤镇。

        來到黑煤镇边界的时候,司机陈东强问道:“柳书记,我们现在是直接前往黑煤镇镇政府大院,还是去哪里。”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样吧,你先开车带着我们在黑煤镇的这些村子草草的转一遍,看看这些村子里村民的生活状态如何。”

        随着柳擎宇他们这边开着车乱转,黑煤镇镇委镇政府大院内,诸多领导开始焦虑起來。

        不时的有來自各个村子的眼线们向黑煤镇镇长周东华进行汇报,把柳擎宇他们的动作全都汇报了上來。

        柳擎宇他们一路行來,司机陈东强突然说道:“柳书记,我感觉好像一直有人在盯着我们。”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沒事,盯着盯着我们和他们就全都习惯了。”

        在转悠了几个村子之后,柳擎宇突然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直接去镇政府大院吧。”

        陈东强和其他人全都是一愣,不明白柳擎宇这样分配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陈东强是当兵的出身,立刻执行的柳擎宇的指示,开着汽车直接赶向镇政府大院。

        到了镇政府大院外,柳擎宇对众人说道:“温友山同志,你带着四位监察室的同志们随机去调查一下黑煤镇的官员们在对待老百姓问題上所秉承的各种态度,看看黑煤镇的官员们是否存在违法违纪行为,随时发现随时汇报,我们随时处理,不管涉及到谁,一旦侵犯老百姓的利益,我们绝不手软,王海鹏同志陪我进镇政府内部去了解一下情况。”

        王海鹏点点头,立刻跟在了柳擎宇的身边。

        双方很快在镇政府大院外分手,柳擎宇带着王海鹏直接向镇政府大院内走了进去。

        其实,当柳擎宇他们的汽车停在镇政府大院外的时候,镇委书记于庆生、镇长周东华便已经得到了消息,两个人正站在于庆生办公室的窗前默默的看着柳擎宇他们的一举一动。

        周东华说道:“于书记,我们要不要下去迎接一下。”

        于庆生摆摆手说道:“不需要,如果我们现在就下去的话,岂不是向柳擎宇表明我们已经知道柳擎宇來了吗,那样的话,我们一直监视柳擎宇的这件事情也就暴露了。”

        周东华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于庆生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來。

        电话是门卫值班室打來的,接完电话之后,于庆生这才笑着说道:“好了,我们现在可以下去了,另外通知其他在家的镇委常委们全都下去。

        柳擎宇竟然十分规矩的通过值班室的门卫來通知我们,真是大感意外啊,不知道柳擎宇这小子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很快的,黑煤镇的镇委常委们在于庆生、周东华等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來到镇政府大院门口处,满脸热情的向着柳擎宇走了过去。

        于庆生满脸笑容的主动伸出手來说道:“柳书记您好,真沒有想到您竟然突然到了我们黑煤镇前來视察,我们迎接的慢了,还请您多多见谅啊。”

        柳擎宇也是满脸笑容的和对方握了握手说道:“沒关系沒关系,主要是怪我这个不速之客,我这次來主要是下來调查一下你们黑煤镇那些村民的冤假错案的问題。”

        于庆生笑着说道:“是啊,欢迎欢迎,柳书记能够在百忙之中还关心我们黑煤镇的事情,身为黑煤镇的镇委书记,我感觉到非常感激,谢谢您为我们黑煤镇所做的一切,柳书记,不知道您是打算采取什么方式來进行调查呢,就您和王主任來了吗。”

        柳擎宇笑着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这次我们來了7个人一个司机,分成两个调查小组,温友山同志带着4位同志下去各个村子进行调查去了,而我和王海鹏同志负责在你们镇委镇政府大院里蹲点进行调查。”

        “好的好的,沒问題,我们会大力配合的。”于庆生说话的时候显得十分大度,沒有一丝一毫为难柳擎宇的意思,因为他清楚,像柳擎宇这种人跟他玩硬的、玩横的全都行不通,因为柳擎宇这小子最不怕玩硬的,你越硬他越硬,你要是跟他玩软的,他反而不容易找出下手的机会。

        柳擎宇使劲的握着于庆生的手说道:“嗯,于庆生同志,看來你对黑煤镇的工作十分有信心啊,这一点很好,这样吧,既然你如此热情,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麻烦你通知一下镇委镇政府的所有同志们,我准备在你们黑煤镇镇政府暂时驻扎下來,每天上午找2个人,下午找两个人进行谈话,了解一下大家的想法、心里等等,以便于对你们黑煤镇的情况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听到柳擎宇这番话,于庆生差点沒狠狠给自己一个大嘴巴,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这边刚刚跟柳擎宇客气了一下,柳擎宇竟然一点都沒有客气,直接爬杆而上,提出了要找官员谈话的要求。

        不过他清楚,既然柳擎宇把这话说出來了,自己想要拒绝是不可能的了,他立刻眼珠一转说道:“沒问題沒问題,柳书记,我会和大家打招呼的,不过柳书记,我也得向您提个要求,因为我们黑煤镇的工作任务非常繁重,所以您谈话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一旦影响了工作,我沒有办法向黑煤镇的老百姓交代啊。”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和每个人的谈话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柳擎宇这样一说,于庆生也就放心了,他相信,只要自己稍微打个招呼,相信黑煤镇的这些干部群众不会有人向柳擎宇透露任何实情的,至于那些平时不太听招呼的人,他会提前把这些人全都给支开,这样柳擎宇就彻底沒脾气了。

        随后,黑煤镇方面簇拥着柳擎宇來到了会议室内,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并请柳擎宇讲话,这一次,柳擎宇发言中规中矩,沒有任何逾越之处,给足了于庆生面子。

        接下來,柳擎宇便正式在黑煤镇镇政府大院内驻扎了下來,每天找四个不级别、不同职务的人谈话,一开始的时候,于庆生还沒有感觉出什么來,但是当这种谈话进行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于庆生在听完被柳擎宇谈完话那些人的汇报之后,脸色便阴沉了下來。

        原因很简单,在刚开始的时候,柳擎宇和那些官员谈话的内容十分浅显,只是随便聊聊,但是越到后面进行谈话的官员,柳擎宇谈话的话題越深入,虽然每次只是深入一点点,但是这种细致入微的变化却是于庆生十分担心的,他已经开始想明白了,柳擎宇这是在玩温水煮青蛙的手法,如果这种谈话再让柳擎宇进行下去,那么很有可能越是到后面的官员,他们所承受的心里压力越大,而柳擎宇在选择谈话对象的时候,似乎十分有策略。

        他一开始进行谈话的大部分都是副科级的官员,而且那些官员大部分全都是自己和周东华的嫡系人马,而后面与柳擎宇谈话的那些人则是职务不高、但位置却越來越关键,而且这些人和自己、周东华之间的关系也渐渐疏远。

        到了第三天上午,柳擎宇谈话完之后,于庆生彻底焦虑了,因为他把那两个和柳擎宇谈话完的工作人员叫过來聊了聊之后,突然发现柳擎宇的话題已经开始深入到与煤矿有关的领域了,虽然这两个人的回答还算中规中矩,但是谁能保证他们跟自己所讲的是真话呢,他们是不是会向柳擎宇高密呢,这些东西全都是不可预知的。

        于庆生焦虑了。

        他开始思考起來:柳擎宇到底要在我们黑煤镇待多长时间,怎么样才能把柳擎宇给弄走呢,绝对不能让他再在我们黑煤镇待下去了。

        柳擎宇这小子实在是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