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97章 智劝唐绍刚
  • 第397章 智劝唐绍刚

    作品:《权力巅峰

        很快的,电话接通了,柳擎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來:“唐市长您好,我是柳擎宇。www.lingdiankanshu.com”

        唐绍刚笑着说道:“柳擎宇同志,有事吗。”

        柳擎宇沉声说道:“唐市长,是这样的,我这边有件事情得向您汇报一下。”

        唐绍刚一愣:“什么事情。”

        柳擎宇沉声说道:“唐市长,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晨的时候,不是有一批黑煤镇的村民到我们市纪委门前來闹事吗,这件事情是严卫东同志亲自过來向我进行汇报的,他还建议我把这些老百姓全都关到市政府旗下的训导中心去。

        我以前还真沒有听说过训导中心这个称呼,听严卫东同志的提醒之后,我专门了解了一下情况,这才了解这个训导中心的真正职能是什么,我认为这个训导中心根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单位啊,毕竟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取消劳教制度了,我们东江市这样做是不对的,所以,在严卫东同志的提醒之下,我这才前往训导中心去视察,并且发现了一系列的问題,所以呢,我有两个建议,一是立刻取缔市训导中心,同时对李曲德同志就地免职。”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话,唐绍刚当时再次就是一愣。

        因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告诉了自己这么多信息。

        尤其是当他听到训导中心这件事情竟然是严卫东告诉柳擎宇的之后,唐绍刚心中便开始狐疑起來,因为在他看來,柳擎宇刚刚到达东江市才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知道训导中心的存在的,毕竟这个训导中心的设置是属于东江市的地方行为,是在黑煤镇和其他几个与煤炭有关的上访大镇的有关人员的资助下低调成立的,除了信访口的人和纪委的一些老人之外,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但是柳擎宇的突击检查却证明柳擎宇知道了,他原本认为是柳擎宇太过于关注民生了,所以才做出秘密调查得知的,却沒有想到,竟然是严卫东告诉柳擎宇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以柳擎宇的性格,他要是不去训导中心去调查那才奇怪呢,不过问題也出來了,既然严卫东知道柳擎宇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却要提醒柳擎宇东江市存在训导中心呢,这不明显着是在把柳擎宇往训导中心这边引吗。

        严卫东有这么大的胆子吗,难道他不知道训导中心这边在市政府这边的分量吗,会不会是孙玉龙在背后指使严卫东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孙玉龙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到这里,唐绍刚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孙玉龙很有可能是想要在对付柳擎宇的这件事情上把自己拖下水,甚至想要把自己当枪使,对付柳擎宇,这样一來,他就可以轻松和从容许多,甚至是坐山观虎斗了。

        想到这种可能,唐绍刚心中的疑惑豁然开朗,同时也对孙玉龙充满了不满,因为他清楚,严卫东的这种行为是典型的孙玉龙的风格,他相信在这一点上柳擎宇绝对不会撒谎的,唐绍刚相信,柳擎宇既然把这件事情透露给自己,那就说明柳擎宇已经看穿了孙玉龙的图谋,而柳擎宇之所以故意提出要撤掉训导中心同时对李曲德就地免职恐怕也是为了告诉自己柳擎宇的态度,那就是不管是对谁,只要涉及到他职责方面的东西,他都坚决不会让步,但是,他也不愿意成为别人的靶子。

        把问題分析到这个层次,唐绍刚心中不由得一凛,柳擎宇这个年轻人很厉害啊,虽然人很年轻,甚至充满了棱角,但是考虑问題的时候,却并非不懂得变通,这样的年轻人在官场上少之又少,毕竟,现在的官场上刚刚进入官场的年轻人要么就是低调做人,低调做事,要么就是唯唯诺诺,兢兢业业,要么就是狂妄自大,不可一世,最终处处碰壁,而柳擎宇刚刚进入官场一两年就能有这种素质,的确不简单,最为关键的是,柳擎宇虽然人年轻,但是级别却不低啊,那可是东江市的纪委书记、市委常委啊。

        不过对于柳擎宇提议要彻底训导中心,唐绍刚却非常不满,他眼珠转了转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我认为如果是李曲德个人有问題,可以把他就地免职,但是训导中心的裁撤问題,我看就沒有必要了吧,你刚刚到我们东江市可能不知道,由于我们东江市历來是上访大市,上级领导对我们颇有微词,而训导中心成立之后,这种状况好了很多,如果真的裁撤了的话,我估计我们东江市立刻会成为在辽源市数一数二的上访大市了,到时候我们东江市整个市委班子都必须要承受辽源市市委领导们的怒火的,这不管是对你对我來说都是十分不利的,希望柳擎宇同志你要三思而行啊。”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唐市长,我非常理解您的想法,但是我认为,这个训导中心必须要裁撤,原因有三,第一,训导中心的成立本身就是非法的,他的作用就是变相的看守所,而国家早已经下达指示,全面裁撤看守所了,我们东江市这样做,是与国家的大政方针相违背的,第二,我不知道您去沒有去训导中心视察过,那里的操作实在是太野蛮,太不人性化了,窗户开在阴面也就罢了,还让被训导人员拉屎撒尿吃饭睡觉都在那么一个整天都看不到一丝阳光的地方,那种环境是人能够呆的地方吗,恐怕监狱的环境都比那里的环境好啊。”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起來:“唐市长,我想反问您一句,那些被训导的人他们到底是不是犯人,如果是犯人,那就应该把他们送到监狱里去,如果他们不是犯人,凭什么要把他们关在一个那样恶劣的环境之中,那是在训导吗,那简直是在变相的折磨人,是在非法囚禁。”

        说完,柳擎宇的声音略微平静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唐市长,这个问題我想你应该亲自去现场视察一下,沒有调查就沒有发言权,你亲自看了以后,我相信你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的,我提议裁撤训导中心的第三个原因是关于我们当权者应该如何管理好整个城市、如何才能赢得民心民意的,当然,我知道我这个纪委书记來谈论这个问題手伸得有些长了,而且我也不敢对您的风格指手画脚。

        我只问唐市长三个问題,第一,您认为这样的训导中心真的能够从根源上彻底解决老百姓们上*访的问題吗,他们为什么要去上*访,那是因为他们赖以生存的环境、财产、利益受到了侵犯,他们已经快要沒有活路了,他们上*访是为了能够有人能够站出來为他们主持公道,能够让他们赖以生存的条件不要被侵犯得太过分了。

        唐市长,您认为仅仅是一个牢笼一般的训导中心能够关得住老百姓的人,但是能够关得住他们的心吗,如果老百姓回去之后,发现他们还是无法生存,您认为他们是不是还会继续走上上访的老路去呢。”

        第二个问題,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解决这些老百姓的问題,是应该坚决的去堵住老百姓们各自上访的途径,堵住各自老百姓们得以伸张正义的途径,还是应该主动出击,积极主动的去为老百姓解决他们所关心的实际问題和矛盾冲突,化解老百姓心中的种种不满,切实的保证老百姓的合法利益。

        唐市长,我提一个不应该说的建议,我认为,在眼前我们东江市各种社会矛盾如此激烈的情况下,我们东江市应该积极主动的出击,要努力去疏通老百姓内心的怒火,就像大禹治水一般,一定要以疏导为主,而不是硬生生的堵死,那样只会越堵老百姓的怨气越大,不稳定因素也就越强烈。

        唐市长,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

        说完,柳擎宇便沉默了下來。

        电话那头,唐绍刚在听完柳擎宇的这番话之后,脸色当时刷刷刷的变化了好几次颜色,最终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柳擎宇刚才的这番话虽然说得比较尖锐,却十分深刻,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东江市目前十分窘迫的现状,那就是由于东江市各种**、黑恶势力横行,以至于很多老百姓的合法权利受到了损害,这才产生了训导中心这样一个比较隐蔽的单位,用于对那些经常找领导们麻烦的老百姓们进行震慑。

        然而,唐绍刚心中也清楚,训导中心的成立只能治标一时,却不能治本,而从柳擎宇刚才的那番话中,唐绍刚却听出了柳擎宇似乎有办法可以搞定这个关键的问題。

        想到这里,唐绍刚决定不耻下问,对着话筒说道:“柳擎宇同志,那你认为,我们东江市应该如何做才能真正的缓解各种矛盾呢,解决老百姓们上访的问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