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92章 吃不了兜着走
  • 第392章 吃不了兜着走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之所以之所以感觉到身上发冷,是因为这些天他通过三大巡视小组反馈过來的资料看到了很多让他感觉到极其危险的东西。www.lingdiankanshu.com

        尤其是郑博方所负责的那个巡视小组,更是将他们从所负责的方向内所辖地区内搜集到的情况十分隐秘的告诉了柳擎宇。

        从这些情报中,柳擎宇可以深深的感受到,东江市这个县级市之在煤炭生产领域存在的诸多问題,在东江市,不仅仅是黑煤镇存在产煤区,在其他一些乡镇也存在着产煤区,然而,这些产煤区都有一个共同的经销商体系,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各个产煤区出來的煤炭卖给了不同的经销商,但是实际上,这些经销商在通过一系列运作手法之后,几乎全都把目标指向了黑煤镇。

        只不过由于对方的手法太过于隐秘,太过于复杂,郑博方他们不敢轻易采取深入调查,以免打草惊蛇,然而,仅仅是从郑博方他们所摸查到的情况來看,整个东江市在煤炭领域绝对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以煤炭为核心和中介,组成了一个更为庞大的利益交织、输送的利益团伙,他们这个利益集团几乎涵盖了东江市的政界、商界、黑恶势力,他们彼此联动,彼此利益共享,利益输送。

        从其他两个巡视小组所传递回來的资料虽然沒有郑博方提供的资料那么想尽,但是由于柳擎宇并沒有叮嘱他们重点关注一下煤炭领域,所以他们所反馈过來的情况五花八门,但是即便是这些五花八门的资料也反馈出了很多问題,其中反响最为强烈的就是农民的土地问題、各种强行征收的赋税问題、尤其是基层官员**严重却官官相护,无法查处的问題。

        看着一份份的资料,柳擎宇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千头万绪却又偏偏必须要理清楚的艰难局面之中,因为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能量太大,手法太复杂,自己要想查清楚很难很难,绝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且柳擎宇从三个巡视小组反馈过來的情况中还发现了一些比较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当有些**官员被一些充满了正义感的官员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有些时候在调查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要么是这些正义感的官员被调离原來的岗位,要么他们会病死或者出车祸等,这种情况让柳擎宇在感觉到愤怒的同时,也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

        太嚣张了,太疯狂了。

        东江市存在的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竟然可以把手伸得那么长,把事做得那么绝。

        现在,整个东江市几乎成了一个人人沉默的城市。

        沒有人敢轻易的站出來去反击真正的**分子,而东江市每年都会打击一些**分子,但是这些被打击的**分子恰恰是那些想要真正的去查出**之人,他们是被打击报复了。

        柳擎宇看着眼前的资料,他仿佛看到了一个表面上平静,但是实际上,内心却已经正在开始点燃的火药桶,而自己似乎就坐在了这枚已经被点燃、随后都有可能爆发的火药桶之上。

        但是与此同时,柳擎宇也似乎看到了整个东江市的老百姓也全都坐在了这个巨大的火药桶之上,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因为如果自己退了,就沒有人能够去把这个火药桶给熄灭了。

        自己必须要灭火。

        此刻,柳擎宇的眉头却一直紧紧的皱着,因为他现在一直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切入黑煤镇的点。

        虽然柳擎宇知道黑煤镇问題重重,但是如何切入黑煤镇事情,却是需要超凡的政治智慧。

        姚翠花一案虽然影响大,但是由于其本身涉及的主要是冤假错案,所以并不是切入黑煤镇和煤炭有关事件的最好时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严卫东满脸严肃和愤怒的敲开房门走了进來。

        看到柳擎宇正在思考问題,严卫东直接打断了柳擎宇大声说道:“柳书记,大事不好了。”

        柳擎宇一愣,看着严卫东那充满了愤怒的严肃表情,柳擎宇却是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严卫东虽然脸上写满了愤怒和严肃,但是实际上,他的眉宇之间却隐隐暗藏着一股兴奋和幸灾乐祸。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柳擎宇脸色不变,声音平静的问道。

        严卫东沉声说道:“柳书记,现在外面來了十几个來自黑煤镇的村民,他们手中高举着标语,说是要举报你的违法行为,我不敢擅自做主,就先來向您汇报來了,柳书记,据我所知,现场已经有媒体记者到场了,正在对那些村民进行采访,不过有一点您尽管放心,到现在为止,那些村民并沒有和那些记者说什么,他们说不见到您绝对不和记者说,他们要当着所有媒体的记者的面当面质问你,为什么要做出那么多对不起黑煤镇老百姓的事情。

        柳书记,我已经给市公安局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派人过來处理这件事情了,您看要不要让市公安局的人直接把这些老百姓给抓起來,关进非正常上访训导中心去。”说话之间,严卫东的眼底深处略过一丝阴狠之色。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蕴含着陷阱,只要柳擎宇有一条意见按照自己的说法去做,柳擎宇都将会陷入到难以自拔的局势之中。

        然而,让严卫东十分失望的是,柳擎宇听完他的这番话之后轻轻摆摆手:“不用了,都不用了,既然这些老百姓要举报我,还要当着媒体的面亲自举报我,光是逃避是肯定不行的,使用强硬手段去镇压更是不行的,老百姓不同于暴徒和黑恶势力,他们是最朴实的,如果不是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严重侵害,他是绝对不会走上这条路的。

        这样吧,严卫东同志,你亲自和市公安局那边沟通一下,他们可以到现场维持秩序,但是绝对不能对任何一个老百姓动武,如果谁胆敢动老百姓一根手指头,那么这次负责维持秩序的领导直接承担领导责任,而你也要为此承担责任,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去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严卫东心中有些郁闷,他本來的打算是只要柳擎宇这边同意市公安局的人过來,他就暗中让对方到现场后不断对老百姓施加压力,造成双方矛盾冲突逐渐加深,最好是当着诸多媒体记者的面爆发一定程度的冲突,让一些老百姓受伤,这样一來,不管柳擎宇到底有沒有下令对老百姓动手,这个责任和名声都将会落在柳擎宇的头上。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老百姓是为了举报柳擎宇才过來闹事的,现在他们被打了,除了柳擎宇这个纪委书记能够动用这种关系以外,还有谁会动用,还有谁愿意沒事找事呢,再加上现场诸多媒体记者的推波助澜,柳擎宇一下子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这个时候,只要有一些辽源市那边的领导层次稍微动动嘴,柳擎宇就有可能被拿下。

        严卫东的这个算盘打算的是相当精细的,只不过柳擎宇早就看出了他的小算盘,根本就沒有上当,不过严卫东见一计不成,再生新计,他满脸严肃的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那现场的那些媒体记者怎么办,要不要我让公安人员把他们驱离,或者是让咱们纪委办公室派出人去公关一下,给每个记者赛点红包,让他们直接回去,不要报道此事。”

        柳擎宇再次摆摆手说道:“我看这两种行为都不需要,这样吧,你告诉现场那些群众和媒体记者,我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在市纪委门口处和那些群众当着所有媒体记者的面进行交谈,我倒是要看看我柳擎宇哪里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我相信,我柳擎宇行得正,坐得端,不会有任何问題。”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严卫东心中顿时就暗暗高兴起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虽然躲过了自己前面的暗算,但是却沒有躲不过自己后面的陷阱,柳擎宇哪里知道,现场的那些记者中大部分全都是自己得知有人前來举报柳擎宇之后打电话请來的,为的就是借此机会帮助柳擎宇出出名。

        他更沒有想到的是,平时这个柳擎宇猴精猴精的,但是这次真的涉及到他的名誉之事的时候,他竟然这么冲动,居然说要当面和那些老百姓进行交谈,他哪里知道,不管他和老百姓们之间谈些什么,不管他举出什么样的证据來证明自己是无罪的,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但是真正写新闻的并不是柳擎宇的人,而是和自己关系不错的记者们,这些记者只需要在写新闻报道的时候,稍微那么暗示一下,就可以让柳擎宇黄泥巴吊裤带,不是屎也是屎了。

        想到此处,严卫东应和了柳擎宇的指示之后,立刻心中充满兴奋的向外走去,他相信,这一次,自己绝对可以让柳擎宇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