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91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 第391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作品:《权力巅峰

        由于东江市纪委新闻发布会的召开以及东江市电视台进行的现场直播,东江市市委书记孙玉龙一下子获得了诸多媒体记者的关注,尤其是在孙玉龙的指示之下,东江市市委宣传部们非常积极的“配合”各路记者的工作,孙玉龙的名字几乎出现在了大多数报纸之上,尤其是白云省的几家报纸更是多次出现了孙玉龙的名字,孙玉龙以一种十分积极、阳光、却又充满了铁腕手段的姿态出现在了白云省甚至是整个华夏人民面前。www.lingdiankanshu.com

        在很多的报道中,孙玉龙被塑造成了一名坚定不移的人民卫士,东江市纪委的所有行动都是在孙玉龙的指示之下完成的,柳擎宇是具体的执行者和操作者,柳擎宇的名字只是聊聊出现了几次。

        在随后的两天内,省委、省纪委同步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冤假错案的行动,集中力量对多地存在的上访比较集中的案件进行重新审理,清理冤假错案,在这次集中行动中,总计清理冤假错案28起,创下了白云省历史之最,有20多名处级干部、30多名科级干部在这次行动中因为涉嫌参与制造冤假错案而备双规。

        与此同时,白云省召开常委会,在省委常委会上,省委书记曾鸿涛指示,白云省要按照国家法律和文件的规定,建立健全冤假错案责任追究机制,凡是曾经参与了冤假错案的政府公务人员包括非公务人员,不管过去了多长时间,只要被查出來,被媒体报道出來,只要证据确凿,所有涉案公务人员和非公务人员一律严惩不贷,坚决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在会议上上曾鸿涛也指出,全省政法机关必须要加大内部整顿、整改力度,要以实效取信于民。

        这次行动虽然集中整顿时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化,但是白云省省委省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要坚决打击制造冤假错案的行为,坚决将整顿行动贯彻到底。

        而与这次声势浩大的整顿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经过这次姚翠花案件之后,作为整个整顿行动的导火索的引燃者,,东江市市纪委却显得异常平静。

        柳擎宇每天都坐在办公室内研究着各种纪委内部的卷宗和东江市的各种资料,而三大巡视小组最近这段时间则由三个组长带领下在各个乡镇进行调研,东江市纪委的这种平静整整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

        这天晚上,东江市一个茶馆内。

        市委书记孙玉龙、东江市纪委副书记严卫东、黑煤镇镇委书记于庆生、副镇长赵金龙三人再次聚在一起。

        赵金龙轻轻放下茶杯,沉声说道:“孙书记,从目前东江市纪委方面的行动來看,柳擎宇似乎对我们黑煤镇的事情并沒有关注啊,三大巡视小组到现在还沒有巡视到我们黑煤镇,但是呢,我却总是感觉到心中有些不安。”

        孙玉龙皱着眉头说道:“你有什么可不安的呢。”

        赵金龙说道:“孙书记,我不安的原因恰恰是因为三大巡视小组的人到现在还沒有巡视到我们黑煤镇,因为从距离上來看,我们黑煤镇局里市区属于不远不近的距离,坐车一个小时也就到了,从位置上看,我们黑煤镇位于东江市的北部,交通也并不是不便利,但是呢,三个巡视小组却偏偏分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步展开调研,却偏偏忽视了我们北面的黑煤镇,我怀疑是不是柳擎宇在给三大巡视小组下达指示的时候,故意指示他们这样做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认为柳擎宇之所以要保持着这种平静恐怕是有意而为之,恐怕他心中对我们黑煤镇已经高度重视了。”

        孙玉龙沉声问道:“那你认为柳擎宇既然如此重视,为什么偏偏让三大巡视小组避开黑煤镇呢。”

        赵金龙说道:“我认为柳擎宇可能是担心打草惊蛇,怕我们知道他要动我们黑煤镇,这也是正是我所担心的,因为他越是这样做,这说明他越想动我们黑煤镇,他现在不动是因为他可能沒有找到切入点,也可能是他正在寻找切入点。”

        赵金龙的这番话说完,其他三人全都陷入沉思之中,尤其是孙玉龙,他的脸色明显阴沉了许多。

        因为他一开始也对柳擎宇在姚翠花这个案件中的动作有所担心的,他也担心柳擎宇会去动黑煤镇,然而,柳擎宇在整个行动中除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处理了所有涉案人员以外,并沒有以姚翠花这个案件为契机进行拓展,从而介入黑煤镇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开始放松警惕了,而且他相信,就算柳擎宇真的从姚翠花一家人嘴里得到一些黑煤镇的资料,恐怕这点资料也不足以引起柳擎宇去重视黑煤镇,除非柳擎宇这一次空降下來是受到了省里某些重量级人物的指示來东江市搅局的,对于这一点,从柳擎宇到了东江市以后,他一直都在小心的戒备着。

        然而,赵金龙今天的话却让孙玉龙心中一翻个,虽然赵金龙这个副镇长级别不高,但是在他的这个圈子里面,他对赵金龙却是相当重视的,因为这小子脑瓜转得特别快,思考问題的深度和广度也和一般人不一样,他一直把赵金龙视作自己在某些领域的狗头军师。

        再加上赵金龙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有些相近之处,自己是玉龙,赵金龙是金龙,金龙自然不如玉龙高级,所以,从名字上他认为自己就可以牢牢的压制着赵金龙,所以,他对赵金龙一直都比较重视,将他直接从一个普通的黑煤镇煤老板通过一系列运作给运作到了副镇长这个位置上。

        而今天,赵金龙所说的这番话再次让他引起重视。

        孙玉龙沉思了好一会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金龙的这些说法还是很有建设性的,值得我们大家深思,大家也都说说自己的看法,老严,你在柳擎宇手下工作,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孙玉龙说着,目光看向严卫东。

        严卫东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我认为老赵说的的确很有道理,我最近也一直让纪委办公室的人留意柳擎宇最近研究的各种资料,虽然柳擎宇研究的资料类型很多,什么都有,但是其中也包含黑煤镇以及和煤炭资源、安监领域相关的资料,如果老赵沒有提醒,我可能还真想不出柳擎宇到底想要研究的是什么,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柳擎宇以研究其他资料为幌子,重点研究的却是黑煤镇的相关资料,那么在结合三大巡视小组偏偏不去黑煤镇调研的信息,是不是可以下一个结论呢。

        三大巡视小组不调研黑煤镇只是幌子,目的是为了迷惑黑煤镇的领导们包括市委其他领导,柳擎宇一直按兵不动恐怕也是幌子,而柳擎宇很有可能是在处心积虑的想要对我们黑煤镇动手,他之所以一直沒有动手是因为他还沒有摸清楚我们黑煤镇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他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手。”

        严卫东说完,孙玉龙也满意的点点头,严卫东这个家伙的分析推理能力也是相当强的,如果这次不是柳擎宇空降下來,他都想要把严卫东扶植起來担任东江市纪委书记、市委常委了,严卫东刚才的这番推论也是相当合乎情理的。

        孙玉龙的目光看向于庆生:“老于啊,你是黑煤镇的老大,你说说你的看法。”

        于庆生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孙书记,我认为老赵和老严的话的确都非常有道理,基本上应该也算是把柳擎宇的想法给点透了,但是呢,我认为不管柳擎宇到底在我们黑煤镇的事情上打什么主意,我认为我们黑煤镇都沒有任何畏惧之心。

        我不否认柳擎宇是一个能力很强的年轻人,也很有想法,但是他毕竟刚刚到我们东江市啊,他连市纪委都沒有完全掌控呢,就想对我们黑煤镇动手,他凭什么啊,他有什么可以打出來的牌吗,我沒有看到几张,恐怕柳擎宇唯一能够动用的也只有三大巡视小组了吧,而三大巡视小组的三位组长中不仅有一直和柳擎宇不太对付的郑博方,还有叶建群那个前任纪委书记留下來的老人,只要我们在三大巡视小组的身上多下下功夫,恐怕柳擎宇很难在我们东江市掀起什么风浪,就更别提我们黑煤镇了。

        孙书记,您是知道的,咱黑煤镇可不是普通的小镇,这里面的水深着呢,省里好像早就有消息说省里一些领导看着咱们黑煤镇不顺眼,想要把咱们黑煤镇给摆平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黑煤镇不是一直运作得好好的,谁能动得了我们呢。”

        说道这里,于庆生挺直了腰杆说道:“孙书记,我认为,柳擎宇就算是不想到我们黑煤镇來,我都打算把他引到我们黑煤镇來,因为这里面的水那么深,就算我们动不了柳擎宇,未必别人就不能动柳擎宇啊,万一柳擎宇在來一个车祸什么的,我们不就彻底省心了嘛。”

        于庆生说完,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的柳擎宇突然感觉到身上一阵阵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