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83章 心理战
  • 第383章 心理战

    作品:《权力巅峰

        赵金凤眼神慌乱的四处看了一下,似乎想要寻找暗示和安慰,然而,这次审讯和以往不同,这是在一个独立的封闭的房间内,她所面对的是面沉似水的东江市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桑斌。www.lingdiankanshu.com

        桑斌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从赵金凤那慌乱的表情、动作中便发现了诸多疑点。

        桑斌立刻连续追问了后面的一系列的问題,每一个问題之间留给赵金凤的时间非常短暂,逼得赵金凤不得不凭借着本能去回答,于是,赵金凤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内回答了一系列的问題。

        随后,桑斌又按照程序,又接连进行第二次和第三次询问,每一次前面的那些问題赵金凤都回答得非常好,一点漏洞都沒有,但是到了后面柳擎宇所拟定的那一系列细节性的问題的时候,赵金凤在这一系列问題的回答中,有多个问題三次回答出现了3个不同的版本,这一下,桑斌当即就判断出赵金凤是在撒谎了。

        这个时候,桑斌不得不对柳擎宇所设计的这一系列问題之举充满了钦佩,这个柳擎宇虽然不是纪检系统出身的人,但是这个人真的很不简单啊,几乎把纪检系统一些极其高深的审讯技巧全都运用到了这一次的审讯之中,可以说是效果非常的好,即便是让自己这个在纪检系统工作了二十來年的老纪检來设计这一次的审讯,恐怕也无法比柳擎宇设计的这一套审讯程序做得更好了。

        随后,柳擎宇又通过视频监控系统,观看了其他两个审讯组不同审讯室的审讯情况,仅仅是这第一个回合,柳擎宇的心情便舒展了很多,这种舒展是源于他第一次出手办案的进展迅速,然而,在柳擎宇心情舒展的同时,心头也多了几分沉重,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这边进展迅速也就意味着这个案子很有可能是一起冤假错案。

        因为到目前为止,三个巡视小组在巡视的时候,有多个证人都出现了同一个问題多个版本的情况,而在很多细节性的问題上,这些为赵金凤他们一家做鉴定的医生、黑煤镇法庭等诸多关键人员的证词完全不一致。

        当柳擎宇拿到三个巡视小组组长交给自己的审讯记录之后,暂时让三个巡视小组的工作人员休息一会,他则拿起笔录开始进行比对,把赵金凤与负责给赵金凤做最终鉴定的签字的主要负责医生顾向伟的进行重点对比,最终发现两个人在好几个关键细节上存在严重的不一致。

        看完之后,柳擎宇直接來到了姚剑锋所负责的审讯小组套间内,來到了为赵金凤负责鉴定的主任医生顾向伟的房间内。

        柳擎宇在姚剑锋、秦枫的陪同下,坐在了顾向伟对面的审讯席上。

        坐下之后,柳擎宇笑着看向顾向伟说道:“顾向伟主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东江市新上任的纪委书记柳擎宇,这一次之所以把你叫过來进行谈话主要是想从你这里了解一下黑煤镇三水村村支书妻子赵金凤被打致残一案的情况,我曾经查阅过这个案件的几个不同调查组的卷宗,发现几乎每个调查组所采信的都是由你所负责的鉴定结果,我现在问你第一问題,你认为你的鉴定结果是公平公正的吗。”

        一上來,柳擎宇便开门见山,直奔案件的核心,而且采取的是十分坦诚的方式來进行。

        顾向伟现在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主任医师,已经从事业编制转入公务员编制,下一步准备竞争副院长的,他的心理素质还是相当不错的。

        听完柳擎宇的问題之后,他当即满脸庄严的说道:“柳书记,这一点我可以十分郑重、严肃的回答您,我确信我的鉴定结果是真实可靠的。”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顾向伟同志,对于你的回答我感觉到很失望,因为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顾向伟同志,我现在再次郑重的提醒你一下,根据我国法律,如果是在刑事诉讼中,是证人、鉴定人、记录人作伪证,意图陷害或者隐匿罪证的,会以伪证罪定罪处罚,将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你问心无愧,那么自然沒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你要是涉嫌作伪证的话,以这件案子目前的情况,你的行为已经处于情节严重的作伪证行为了,我现在给你3分钟的考虑时间,你先仔细的想一想自己接下來应该如何回答我下面将要提出的问題。

        记住,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实话实说,那么一切后果还是可以有所改变的,至少将会向比较好的方向发展,如果你坚持到底,最终的结果将会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据我所知,你的第二任老婆比你小15岁,又年轻又漂亮,还沒有工作,你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儿子,如果你要是出现点什么意外情况,你让她们母子两个以后如何生活下去啊。”

        柳擎宇说完,便仰面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起來。

        整个审讯室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众人的呼吸声都显得那么明显。

        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外面的任何声音都不会传进來,整个房间内只有四个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本來,当柳擎宇提到给顾向伟3分钟时间考虑的时候,顾向伟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自己之前的回答进行到底了,但是,当柳擎宇最后又提到了他的老婆和儿子的时候,顾向伟的内心突然紧张了起來。

        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和现在的老婆把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有着东江市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医务处主任这个职务的基础上的,他对于自己的美女老婆性格非常了解,她是一个十分势力之人,她当初硬生生的逼着自己和原配老婆离婚以怀有自己的孩子为由逼着自己跟她结婚,她主要是看重了自己手中的权力和金钱。

        如果自己真的要是一不小心涉嫌犯罪的话,那么自己的那个老婆未必真的会在外面苦等自己啊,要知道,她以前只不过是医院的一个小护士,自从嫁给自己之后就不再去工作了,而且花钱总是大手大脚的,自己之所以不停的想办法弄钱也是为了满足她的消费啊。

        不过顾向伟心中虽然有些紧张和发慌,但是脸上却故意假装镇定,假装在思考。

        然而,顾向伟哪里知道,坐在他对面的这个纪委书记虽然年轻,但是具有超强的观察能力,顾向伟哪怕是最微小的眼神和神态的变化都被柳擎宇收入眼底,看到顾向伟的表现之后,柳擎宇对顾向伟涉嫌在鉴定过程中作假越发肯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三分钟时间渐渐接近,柳擎宇缓缓睁开了双眼,冷冽的目光落在顾向伟的脸上。

        一滴汗珠顺着顾向伟的额头缓缓滑落,他紧张了。

        “好了,时间到了,顾向伟同志,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題,你暂时可以先不要回答我,等我问完之后你好好思考一下再回答,第一,为什么在这几个问題的回答上,同一个问題三次回答的答案都不一样。”

        说着,柳擎宇把自己早已经摘录出來的一系列问題目录文件递给了顾向伟,同时还把秦枫提问和顾向伟回答的录音当场放了出來。

        做完这一切之后,柳擎宇接着说道:“第二个问題,顾向伟同志,为什么在这几个问題上,你和赵金凤以及赵金凤的老公、三水村村支书王海平三个人的回答几乎南辕北辙,偏差如此之大,你们三个人到底谁在撒谎,我可以这样说,如果一旦确定有人在撒谎,那么就是涉嫌作伪证,其罪行刚才我也已经给你解释过了,你自己考虑。”

        说完,柳擎宇又早已经摘录出來的一系列问題目录文件递给了顾向伟,同时还把秦枫、桑斌等人提问和其他人回答的录音当场放了出來,让顾向伟听得明明白白。

        随后,柳擎宇再次沉声说道:“顾向伟同志,在这里我再提醒你一件事情,目前,在赵金凤这个案子上,东江市、辽源市以及白云省三方三个调查组包括从京城部委里面下來的调查组全都采信了你所给出的鉴定结果,如果最终被我们东江市纪委的三大巡视组自己主动证明是你在撒谎,那么这些调查组人员的脸可往哪里放啊,到时候你得罪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片。

        如果你是主动承认了你的问題,那么可能大家也就不会在为难你了,至少不会再追究了。

        当然了,如果你要是认为你沒有问題,你沒有撒谎,那就当我刚才的那一番话是白说了,你可以假装沒有听到。

        另外呢,我在告诉你一个现实,那就是赵金凤的这个案子,省纪委书记韩儒超同志十分关注,所以亲自交代我來亲自办理的,而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坚决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坚决不能让老百姓的利益受到损害,而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欺骗我,如果被我查到以后,那么沒说的,从重处理,现在,再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一分钟之后,我需要你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