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73章 孙柳过招
  • 第373章 孙柳过招

    作品:《权力巅峰

        放下电话,柳擎宇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他相信,肯定是有人把今天常委会上的事情向孙玉龙高密了,孙玉龙肯定坐不住了。www.lingdiankanshu.com

        來到孙玉龙的办公室,向孙玉龙的秘书询问了一下,柳擎宇直接敲门后走了进去,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如果对方办公室里面沒有什么重要的客人,是可以直接进入对方办公室的。

        看到柳擎宇进來,原本正在批阅文件的孙玉龙脸色当时便沉了下來,双眼充满严肃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我听说你们纪委那边刚刚开会搞了一个纪委巡视小组。”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是的,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孙玉龙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啊,我认为你们这个巡视小组完全就是重复建设嘛,我们刚刚成立了一个纠风领导小组,你们纪委立刻又成立了一个巡视小组,这完全是沒有必要嘛,我看你们这个巡视小组还是立刻撤了吧,重复建设最耗费精力和力量,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柳擎宇脸色也沉了下來,声音坚定的说道:“孙书记,我不认同你的意见,我们纪委内部成立巡视小组和纠风领导小组并不矛盾,纠风领导小组的主要目的是在市委的领导下,集合各个部门的力量对全市的不正之风进行纠正检查,在这个小组之中,我们纪委只是处于配合和从属地位,我们只需要在适当的时机配合整个纠风领导小组的行动即可。

        而且纠风领导小组的行动也不是持续性的,而是阶段性的或者是偶发性的,而我们纪委的巡视小组则是持续性的,我们的巡视小组的主要工作是和平时的工作考核联系在一起的,而我们巡视小组的工作也可以算作是纠风领导小组的一部分行动,为纠风领导小组提供很多必要的材料和支持,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巡视小组沒有裁撤的必要,和纠风领导小组之间也沒有任何冲突。”

        强硬,十分的强硬。

        孙玉龙被柳擎宇的强硬噎得差点拍桌子瞪眼。

        这个柳擎宇根本就沒有把自己市委书记的威严放在眼中啊,竟然直接拒绝了自己的提议。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孙玉龙心中的怒火熊熊的燃烧起來,不过他的脸上却是一片平静,目光冷冷的在柳擎宇的脸上扫了一圈,孙玉龙淡淡的说道:“柳擎宇同志,你确定你们纪委的巡视小组不需要撤销吗。”

        话,虽然平平淡淡,但是柳擎宇却从孙玉龙那平平淡淡的语气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滔天的杀气。

        沒错,就是杀气,甚至还隐藏着一股危机感。

        然而,身为曾经的狼牙大队大队长,柳擎宇什么样的情况沒有见过,哪怕是枪林弹雨之中,柳擎宇依然可以面不改色,纷飞的炮火之中,依然可以放声大笑,面对孙玉龙所表现出來的强势和威胁,他只是淡淡一笑,同样以十分平淡的语气回应道:“孙书记,我们纪委的巡视小组沒有任何问題,当然不需要撤销。”

        孙玉龙的眼神刹那之间便变得锋利起來,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寒意:“好,既然你不愿意撤销巡视小组,那我也不勉强你,毕竟你是纪委书记,如果安排纪委内部的工作是你的本职工作我不能插手,不过柳擎宇同志,我听有些人向我反映,说是你弄了一个纪委内部考核机制,甚至还准备当做是白云山省的试点來操作,这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啊。”

        说道这里,孙玉龙猛的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柳擎宇同志,你知不知道你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是一种什么行为,你是先斩后奏吗,你有沒有想过,你的这种鲁莽行为会给我们东江市市委市政府带來怎么样的麻烦,会给我们带來怎么样的影响,柳擎宇同志,你必须在市委常委会上向全体常委解释这件事情。”

        说话之间,孙玉龙已经站起身來,双手撑着桌子,身体前倾,以一种十足的侵略姿态怒视着柳擎宇。

        柳擎宇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说道:“孙书记,你太激动了,太激动了,不要着急,你先坐下,听我好好跟你说一下。”

        孙玉龙今天的激动表现当然不是真正的激动,到了他这个级别,早已经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他之所以故意做出这样的表现目的也只是给柳擎宇施加压力而已,他是在演戏。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他这才缓缓的坐了回來,冷哼一声说道:“好,那我就先听听你怎么说。”

        等孙玉龙坐下之后,柳擎宇这才沉声说道:“孙书记,首先我要明确一点,在白云省纪委试点这件事情上,我并沒有任何错误之处,所以我无需在市委常委会上向任何人解释,而今天向您解释一下,也只是出于还我自己一个清白,以后如果有类似的事情我不会再有任何的解释,而且如果以后谁要是再做出污蔑我之事,我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件事情向省委进行反应,相关责任人必须要给我柳擎宇一个交代。”

        说完,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孙玉龙一眼,沉声说道:“孙玉龙同志,请你听清楚了,首先,在我上任东江市市纪委书记之前,我的确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同志提到过有关在东江市纪委实施新的考核机制的想法,并且向韩书记谈到了我的一些设想,韩书记对我的设想比较肯定,甚至说要以我的设想为基础,让我拟定出一系列比较完善的考核机制以后作为试点來进行操作,但是,当时我并沒有答应,因为我当时还沒有正式上任,而当时,韩书记也沒有勉强,只是说试点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第二,这个新的考核机制,已经在我们东江市纪委内部常委会上讨论通过了,身为纪委书记,我有权对纪委目前的考核机制提出部分修改,而且考核机制的文件我也已经带过來了,请市委批示。”

        说着,柳擎宇从随身手包中拿出了考核机制文件放在孙玉龙的桌面上。

        随后,柳擎宇又接着说道:“孙书记,这份考核机制的文件我在给你带过來一份的同时,电子版文件也已经通过邮件的形式发到了你的邮箱里,当然了,省纪委韩书记因为早就给我打过招呼,所以我也已经把电子版的文件发给了他一份。

        其实,对我來说,是否把我们东江市选择作为试点我是无所谓的,因为既然是试点,肯定就存在着风险的,成功了倒是好说,但是如果失败了,我还是要承担责任的,我又何必给自己的头上戴上枷锁呢,而且据我估计,这个文件到了省里之后,省纪委很有可能会高度重视,甚至会对试点地区给予部分政策倾斜,到时候争着想要当试点的地方会多如牛毛,就算我们东江市想要当试点都未必能够进入省纪委的眼帘。”

        说道这里,柳擎宇直接站起身來说道:“好了,孙书记,我的解释到此为止,如果您沒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另外试点那件事情,以后如果要是想要争取的话,千万不要找我,因为我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

        孙玉龙看到柳擎宇竟然如此强势,眉头一皱,冷冷的说道:“好,那你就先回去吧。”

        等柳擎宇离开之后,孙玉龙的眉头却紧皱起來,因为他从柳擎宇的这番话之中,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这种味道他一时之间还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是他总是感觉到柳擎宇似乎话里有话。

        不过孙玉龙心中明确一点的是,今天自己想要借題发挥狠狠的怒斥柳擎宇一番的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沒有想到柳擎宇这小子人虽然年轻,但是做起事來却是十分老辣的,在当时纪委书记那么肯定的情况下竟然还不肯答应把东江市作为试点,不过同时孙玉龙也有所警惕,从柳擎宇的言辞來看,他似乎可以直接和省纪委书记直接对话,难道柳擎宇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之间关系密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还真是得好好防备着柳擎宇啊。

        第二天上午,孙玉龙便弄明白柳擎宇昨天为什么临走之前要说那样的话了。

        因为就在昨天晚上,孙玉龙便得到了消息,省纪委整出了一个针对整个纪委系统的全新考核机制,准备在全省选择两个试点县区进行试点,对于这两个试点县区省纪委会给予一定程度的政策支持和倾斜,同时,孙玉龙还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据说省纪委试点的考核机制很有可能是省委对于干部考核机制的一个全新探索,如果省纪委那边的考核机制如果运作得比较成功的话,那么下一步省委那边全新的干部考核机制的试点将会继续选择在成功的试点,如果要是再次成功的话,那么将会在全省进行推广。

        当这个消息传出來之后,整个白云省各个县区尤其是县级市的领导们全都红眼了,虽然纪委系统选择的两个试点并沒有多大的分量,但是分量最大的却是后面省委的试点选择啊,要知道,一旦被省委选择成为考核机制的试点地区,那么一旦获得成功,必将会向全省推广,而试点县区的主要领导尤其是一把手也将会因为试点的成功而获得省委的高度重视,要知道,敢于吃螃蟹的人而且成功的人将会获得的好处是十分巨大的,而且就算是失败了也不需要承担多少责任,因为是试点嘛,可以说,争当试点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这一下,孙玉龙也红眼了,只不过想起昨天柳擎宇离开之时所说的那番话,他就彻底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