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43章 被审
  • 第343章 被审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被带上警车驶离了高速公路,不过陈局长却留下了一半的警力在现场搜身柳擎宇随身携带的手机,因为他非常清楚,万一柳擎宇要是在藏起手机之前和他的朋友通过电话告诉对方手机的潜藏地点,万一高速公路的事情因此而暴露了,那么自己这个副局长肯定是当不成了,就算不被撤职,恐怕也会横尸荒野,因为他对于这段高速公路背后的内幕还是了解一二的。www.lingdiankanshu.com

        乘坐着警车一路疾驰,从荒郊野外向前行驶了差不多有七八公里左右,便驶入了市区。

        让柳擎宇十分惊讶的是,在刚才驶过的七八公里路段中,除了他被抓的那个地方附近两公里以外,再往前走竟然就是市郊了,虽然是市郊,但是高楼大厦却已经开始冒头,各色商店、超市一应俱全,在距离市区不到两公里范围之内,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已经和真正的市区差不多少了,等进入市区之后,柳擎宇更加震惊了。

        这东江市不过是省会辽源市下属的一个县级市,但是这里的繁华程度比之苍山市这个地级市都不逞多让,甚至还略有胜出,街道上更是豪车频发出沒,让人感叹这座城市的富裕。

        警车进入市区之后不久,便到了市公安局大院内,柳擎宇直接被人带入了审讯室中。

        看到审讯室三个字的时候,柳擎宇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來自己和公安局还真是有缘啊,在苍山市的时候被关进了警察局一次,现在刚刚到了东江市,这人还沒有正式上任呢,竟然又被抓了进來。

        进门之后,柳擎宇直接被按在了专用的审讯椅上。

        按理说,像柳擎宇这种未知人员的审讯陈局长这位堂堂的公安局副局长根本沒有必要出现的,而且考虑到责任问題,他更不应该出现,但是,现在这位陈副局长因为脑中的那根弦绷得太紧了,对于自己的乌纱帽看得太重了,所以,只要是和高速公路有关的案件嫌疑人在审讯的时候,他都会亲自赶到现场进行督导,以免下面人员在办事的时候出现差错,导致高速公路事件曝光,自己丢掉乌纱帽。

        陈副局长坐在审讯席旁边的一把宽大的老板椅上,十分舒服的靠在上面,脚搭在前面的凳子上,对自己的嫡系人马、公安局刑侦支队副队长王文奎说道:“文奎,开始审讯吧,半个小时之内,必须知道结果,否则今天晚上你就看着处理吧。”

        说完,陈副局长便开始闭目养神起來。

        王文奎坐在审讯席上,身边还坐着2名警察,王文奎冷冷的盯着柳擎宇说道:“姓名、性别、年龄、籍贯。”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王文奎一眼,十分配合的说道:“柳擎宇、男、24岁、燕京市。”

        “你是燕京市人。”听到柳擎宇说他是燕京市人,王文奎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就连刚刚闭上眼睛在旁边装逼的陈副局长也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忧虑之色,因为他们全都担心柳擎宇是來自燕京市的重量级媒体的记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问題可就麻烦了。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沒错,如假包换。”

        “你的身份证呢。”王文奎问道。

        柳擎宇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放在桌面上,王文奎拿过來一看,的确是燕京市人,他的脸色便再次阴沉了几分。

        “你是记者。”王文奎直接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題。

        “你认为呢。”柳擎宇并沒有直接给出答案,因为他从对方的脸色中已经意识到,对方似乎对记者有着特殊的认识。

        “啪。”王文奎狠狠的一拍桌子:“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还是不是记者,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我不需要别的答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柳擎宇淡淡的问道。

        看到柳擎宇竟然不配合自己,王文奎身边的两个警察就要站起身來好好的教训教训柳擎宇。

        这时,旁边的陈副局长突然发话了:“行了,不要乱动,我们是警察,要文明执法,这是上级三令五申交代过的。”

        说道这里,陈副局长目光冷冷的落在柳擎宇的脸上:“你为什么要去高速公路上去拍照,你想要知道什么,想要做什么。”

        柳擎宇冷冷一笑:“我说这位领导啊,你们抓我來好像是因为打人吧,这和我是不是记者去不去高速公路拍照有关系吗,按照流程,你们是不是应该问我与打人事件相关的事情,而且据我刚才的观察发现,你们似乎并沒有把打人事件相关的另外一方当事人给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你们只是单方面把我带过來了,你们这种办事流程似乎不太对劲吧。”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陈副局长心中对柳擎宇越发忌惮了,因为能够熟悉知道警方办案流程,这说明对方绝对不是普通的记者啊,不过他的脸上却表现得十分淡定,冷冷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我早就说过了,该怎么办案,我们警方有我们警方的规矩,你现在最好配合我们警方的询问,否则后果自负,现在,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不是记者,你拍照所用的手机等工具到底藏在哪里。”

        柳擎宇听到陈副局长下达这最后通牒,便确定他们抓自己过來的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因为打人,而是因为自己是记者,他淡淡一笑:“我不是记者,这一点你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至于我的手机,我并沒有带过來,还放在我的住所呢。”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陈副局长的双眼中开始冒火了,他已经看出來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既然如此,他只能选择性的采取一些措施了。

        想到这里,陈副局长看向王文奎说道:“文奎啊,你先审着吧,我先睡一会,今天有些累了。”

        说着,陈副局长靠在椅子上再次闭目养神起來。

        这时,王文奎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冷冷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我看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來人啊,给他上点措施,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东江市公安局审讯室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王文奎话音落下,他身边的两个同事立刻站起身來,一个人手中拿着一叠书,另外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把铁锤,两个人的脸上带着几分变态的兴奋张牙舞爪的走向柳擎宇。

        看到两人手中的东西,柳擎宇便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了,很明显,他们是想要把书垫在自己身上某个部位,然后用铁锤狠狠的砸下來,这样的话,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什么伤口,但是实际上,铁锤击打的部位却受到了严重的内伤,这种伤势是很难恢复的,甚至有可能造成终身伤害。

        看到这里,柳擎宇对东江市的乱局再次有了深切的体会,那位陈副局长竟然以睡觉为名,对手下如此这般胡作非为不予约束,甚至是暗示纵容,这哪里是一个市局公安局副局长应该有的作为啊。

        这个东江市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连公安局这样的执法机关都如此诡异,在柳擎宇的印象中,公安局一向都是非常不错的,尤其是苍山市公安局在钟海涛的带领下,大部分人都能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做事,公安局的干警们就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守护神啊。

        看到两个人在一点点的靠近自己,柳擎宇突然冷冷的说道:“陈局长,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纵容手下做出这样违反文明执法规定的事情來的,尤其是对一位即将上任的东江市纪委书记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來。”

        柳擎宇突然爆出了自己的身份。

        正在假寐的陈副局长当时就是一愣,随即,他的大脑开始飞快的转动起來,从柳擎宇的话语中,他听出了柳擎宇在暗示他是即将上任的纪委书记,他的心头就是一震,随即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突然想起市委市政府里很多人最近都在议论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即将上任的市纪委书记,据说这位纪委书记是直接从苍山市新华区区长位置上空降过來的,沒有一点纪委系统的工作经验,而且据说还很年轻,名字好像是叫……

        对了,叫柳擎宇。

        柳擎宇,刷的一下,陈副局长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來,他突然想了起來,就在刚才,这个被他们抓起來的年轻人说他就叫柳擎宇。

        想到这里,陈副局长二话不说,拿起柳擎宇的身份证便向着角落里的电脑跑去,随即直接登录苍山市新华区的官方网站上查看起來,当他打开领导公示栏之后,整个人就好像被闪电劈中了一般,瞬间呆若木鸡,因为领导公示栏里第一个人显示的就是柳擎宇的头像和名字。

        根本不用拿着身份证进行比对了,他第一时间就确定现在正在被他们审讯的人正是即将空降过來的市纪委书记柳擎宇。

        这一下,陈副局长知道自己真的惹祸了。

        此刻,那两个警察已经走到柳擎宇的身边,书本已经被垫在了柳擎宇的后背上,马上就要动手了。

        陈副局长突然冲着他们大声喊道:“住手,都他妈的的给我住手,谁让你们采取措施了,你们这根本就是违反文明执法条例啊,放下手中的东西,立刻回去给我写一份检讨。”

        一边说着,陈副局长一边快步向柳擎宇的方向跑了过去。

        此刻,柳擎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笑容是那样的冷,冷漠中还夹杂着几许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