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40章 提前视察
  • 第340章 提前视察

    作品:《权力巅峰

        离开苍山市之后,柳擎宇直接到了白云省省会辽源市。www.lingdiankanshu.com

        考虑到距离通知书上所说的到市委组织部报道的日期还有两天,柳擎宇并沒有急于去报道,而是决定趁着这两天的时间,前往东江市转一圈,以便于对东江市的情况有所了解。

        柳擎宇先在新源大酒店开了一个房间,把自己身上的各种随身物品全都放在房间内之后,柳擎宇便出门打车到了长途客运站,坐上了辽源市前往东江市的汽车,汽车启动之后,柳擎宇便开始闭目养神起來。

        辽源市距离东江市差不多有100多公里,正常情况下坐汽车走高速2个小时左右便可以到达了,这些情况柳擎宇早就了解清楚了。

        然而,2个小时之后,柳擎宇被汽车车身剧烈的颠簸给弄醒了,他看了看手表,距离出发已经2个多小时了,然而,他向车窗外看了看,发现竟然还沒有看到一点东江市市市区的影子,柳擎宇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虽然东江市是县级市,但是按理说都两个多小时了,怎么着也可以看到东江市了吧,柳擎宇仔细观察了一下路边的一些商店招牌和墙体广告,发现现在的的确确已经进入东江市范围内了,但是却依然沒有到达,柳擎宇在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现在汽车竟然是在一个个村子里面穿行,而距离村子不远就是一条高速公路。

        柳擎宇心中不由得疑惑起來,对身边的一个老乡说道:“老乡,这个汽车从辽源市到东江市这一段不是一直都从高速上走的吗,怎么到了这里就走村子里面的小路了。”

        那个老乡听到柳擎宇这样问,便笑着说道:“小兄弟,你肯定是第一次乘坐这趟车吧,我告诉你吧,这司机也不愿意从这些小道上走,但是他也是沒有办法啊,这高速公路进入东江市后不超过20公里,便得走下道了,否则的话,根本过不去。”

        柳擎宇一愣:“前面不是有高速公路吗,为什么过不去呢。”

        老乡听柳擎宇这样问,立刻脸上露出一丝愤怒的说道:“是啊,有高速公路不假,但是架不住高速公路是豆腐渣工程啊,这条高速公路自从去年9月份通车之后运行不到3个月,便开始有不少路段出现了破损,坑坑洼洼的,路政方面都快忙死了,三天一小修,五天一大修,从那之后,就沒有一个星期不动工的,基本上从今年2月份开始,由辽源天宏建工修建的那条十公里路段的高速便已经非常难以通行了,尤其是小车,经常会出问題,大车还好一些。

        但是1个月前,上游由天宏建工承建负责重新修缮一新的东江水库突然决堤,下游多个乡镇农田被淹,而遭受洪水直接冲击的其他公司修建的那段高速公路洪水过后一点问題都沒有,但是由天宏建工承建的并沒有正对洪水,只是被分流过來的洪水稍微一冲,那十公里的高速公路垮了6公里,其他4公里因为洪水从之前那6公里路段上过去了,所以到是沒有问題。”

        柳擎宇听到这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问道:“难道发生了这么严重的道路事故,那个天宏建工就沒有人管吗。”

        “管,谁敢管,人家天宏建工在市里有人,县里也有关系,普通老百姓谁敢过问这件事情,倒是曾经有一些媒体记者闻讯过來采访,但是后來有一个记者突然死亡,从那之后就再也沒有记者愿意过來了,而且那六公里路段沿线不管是黑天还是白天,总有人在巡逻,谁要是敢携带着手机、相机之类的东西靠近直接就会被打,即便是当地的老百姓轻易也不敢靠近那六公路的路段。”那个老乡说道这里,脸上显得十分无奈。

        柳擎宇有些震惊的说道:“老乡,天宏建工怎么这么嚣张啊,难道东江市县委县政府就沒有人出面來调查此事吗,难道这段高速公路就这样坏着吗。”

        那个老乡叹息一声说道:“怎么可能,我听说县里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宣布招标重建10公里的高速公路了,据小道消息说天宏建工已经报名参加本次竞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条重建路段还是由天宏建工來负责。”

        “什么,还是由天宏建工來负责,难道那被冲毁的公路出现那么严重的问題东江市领导看不出來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天宏建工承建的那段路问題十分严重吗,为什么还让他们参与本次竞标。”这一下,柳擎宇可真的被震惊了。

        那个老乡叹息一声说道:“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我这普通老百姓都看得清楚,但问題是东江市的市领导看不清楚啊,人家在经过所谓的周密调查之后在市新闻联播里公告说那段路是因为洪水冲击力过大所以才被冲毁的,和天宏建工无关,这年头,官官相护,官商勾结,最苦的还是我们老百姓啊,我们村今年每个人都被征收了一个人头费,每个人50块钱,不交钱就不发各种补助,哎。”

        说道这里,老乡一声长叹,显得十分无奈。

        这个老乡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多岁,很是健谈,穿着虽然沒有市里那些人那样讲究,看起來就是农村人,但柳擎宇却从对方的穿着中分析,这个老乡应该是一个生意人,否则的话不会对市里的事情这么了解。

        听到老乡那一声充满了无奈的长叹,柳擎宇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锥子狠狠的扎了一下一般,深深的刺痛,虽然他还沒有正式上任东江市纪委书记,但是他却已经对东江市的问題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连省委书记曾鸿涛都对东江市那么重视了,看來东江市的问題不是一点半点啊,柳擎宇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严重的建筑质量事件甚至有可能涉嫌某些官员渎职的事件,竟然沒有一家媒体报道此事,竟然沒有一个人责任人被处理,竟然最终的调查结果只是洪水泛滥造成的,那么另外一个深深的疑问又在柳擎宇的脑海中升起,东江水库既然在一年前刚刚被重新修缮过,为什么会决堤。

        想到这里,柳擎宇看向老乡说道:“老乡,东江水库决堤的那次雨下了几天。”

        老乡略微回忆了一下说道:“那次就下了半天,雨水虽然很大,但是正常情况下,水库是不应该决堤的,因为在水库重新修缮之前,类似那种规模的大雨几乎每年都会有几场,但是从來沒有发生过任何问題,但是自从被重新修缮了之后,只下了一次就决堤了。”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更加阴沉了,他万万沒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时,那位老乡似乎有些意兴阑珊,目光看向窗外。

        汽车继续前行,柳擎宇的心却随着汽车的颠簸而渐渐的下沉。

        决堤的洪水、沿岸被淹沒的村庄和农田,还有被冲毁的高速公路,这些,都和那家名叫天宏建工的公司有所牵连,就连普通的老百姓都看得明白的事情,为什么东江市的市领导们就看不清楚呢,为什么就沒有一个人站出來说句话呢,东江市的媒体对于此事沉默可以理解,但是辽源市的媒体为什么也保持着沉默,白云省的媒体呢,如此严重的责任事故怎么就一点沒有报道呢。

        十公里的高速公路啊,每公里的造价最少也得五六千万,这十公里就是五六个亿,难道这钱就那样打了水漂吗,而最让柳擎宇想不明白的是,东江市竟然又准备重新招标对这条路段进行重建,而天宏建工竟然又要参与这次竞标,如果这次真的是天宏建工再次中标的话,那么这里面的问題可就太严重了,这一进一出可就是数以十亿的资金啊,难道东江市的市委班子对此就沒有一个人有异议吗。

        想到此处,柳擎宇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位老乡突然用手拍了拍柳擎宇的肩膀说道:“小兄弟,看到那边沒有,那里就是被洪水冲毁的六公路路段与留下來的四公里路段的结合处,你看看,沿线几乎每隔三四百米就有那么几个人在巡逻,他们名义上是进行施工考察,实际上就是为了防止有人靠近进行调查。”

        柳擎宇顺着老乡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实际情况果然如老乡所说,在断面结合处那里以及相隔三四百米的地方都有一个搭建起來的活动板房,断面处板房外面的太阳伞下,坐着四个人正在打牌。

        柳擎宇心中就是一动,虽然柳擎宇不是搞基建专业的,但是对于高速公路的修建流程还是明白的,他立刻跟汽车司机打了个招呼,然司机停车,他则迈步向断面处走去。

        这时,老乡打车车窗对着柳擎宇喊道:“小兄弟,你千万不要靠近他们啊,他们那些人下手可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