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35章 李德林的心思
  • 第335章 李德林的心思

    作品:《权力巅峰

        “李市长,我儿子已经被警方给带走了。www.lingdiankanshu.com”韩明辉脸色阴沉着、忧虑着说道。

        李德林听完之后就是一愣,心头就是一沉,不过他依然做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说道:“老韩啊,怎么回事,你这消息是怎么來的。”

        韩明辉苦笑着说道:“这是我隐藏在警方最深的一枚棋子冒死给我发來的消息,他告诉我我儿子和老婆在机场被他们的人带走了,我后來拨打他们的电话,发现全都关机了,所以我分析着可能出事了,你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李德林的脑门当时就冒汗了,立刻拿出手机來拨打自己亲人的电话,却发现也全部关机了,这一下,他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颤抖起來。

        看到李德林的表现,韩明辉的心头开始剧烈下沉:“李市长,该不会是省里要对我们动手吧。”

        李德林脸色阴沉着说道:“这个还真说不准了,按照常理來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环境污染事件省里就算知道了也顶多就是拿下一个环保局局长而已,最不济再拿下一个分管副市长,按理说应该不会找到我们的头上,我估计着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王中山搞出來的,他的目的是想要借此搬动我们。”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韩明辉双眼充满了怒火说道。

        李德林摇摇头说道:“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进行反击,这样,你立刻给环保局局长打个电话,看看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我这边立刻安排车咱们先出去躲一阵再说。”

        韩明辉苦笑着点点头:“嗯,眼前只能如此了。”

        随即,两个人分头行动,开始密集的联系起來。

        各自打完电话之后,韩明辉看向李德林说道:“李市长,环保局局长周晨辉那边倒是沒事,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开会呢,说是接到了省环保厅的严肃批评,要他们立刻做出工作部署。”

        李德林听到周晨辉那边沒事,心中稍安,说道:“如果周晨辉那边沒事的话,说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王中山做的手脚,省里并沒有介入此事,这样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和王中山好好的周旋一番,刚才我已经做出部署了,王中山既然要拿我们开刀,那么我们也必须要反击了。

        我已经下令让市公安局的老黄直接带人先去带人拿下王中山的女儿和老婆,另外逃跑的车我也已经安排妥当了,就在市委大院外面等着咱们,咱们先去常委会看一看,王中山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跟他周旋一番,如果能够给他來一个反戈一击的话,那咱们就跟他好好较量一番,如果形势不妙,常委会散会之后,咱们立刻走人。”

        韩明辉虽然也召集想要跑路,但是现在儿子和老婆被抓了,他想跑也心有牵挂,李德林这么一分析的话他感觉也有些道理,便点点头说道:“好,那咱们先去常委会上根王中山周旋一番,不过李市长,你确定老黄能抓住王中山的女儿和老婆呢,王中山不是一直一來都比较清廉吗,我们根本抓不住他任何的把柄啊。”

        李德林嘿嘿一阵冷笑:“清廉,这点王中山的确做到了,但是问題在于他虽然清廉,但还是一个懂得变通之人,他虽然不收钱,但是烟和酒这种礼尚往來还是不会拒绝的,所以,我已经针对这一点早就布局好了,据我所知,在某些人送给他的酒中放置了几颗价值数百万的夜明珠以及和田籽玉雕件,这是我们和王中山交手的最后的底牌。”

        韩明辉听到李德林这样说,心中就是一寒,他万万沒有想到,李德林竟然如此阴险,如果是这样的话,王中山就算是在这次的较量中赢了,也早晚会被李德林给咬出來从而被双规,最终的结果也就是两败俱伤,既然李德林有这样的布局,韩明辉就放心了。

        两个人又仔细策划了一下,看看王中山规定的半个小时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迈步向常委会会议室走去。

        当两人走进会议室后,发现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其他常委们全都已经到齐了,两个人这才放下心來,他们就担心自己是被诳过來的,那样就麻烦了。

        等他们坐下之后,王中山立刻沉声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开会,今天会议的主題是有关癌症村的问題,现在这个问題已经全部曝光了,现在我们苍山市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形势,大家说说,我们接下來应该如何处理。”

        会议室内,众多常委围绕着这个议題争论不断,在王中山的故意放纵之下,大家争论不休,但是一直却沒有得出最终的结论,整个会议整整持续了两个小时,依然沒有商议出什么结果來,但是王中山却并沒有叫停的意思。

        直到这个时候,李德林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他认为,如果王中山要是想要对自己出手的话,按理说应该早就动手了,为什么要让给常委会开这么长时间呢,以前的时候,如果只有一个议題的话,王中山最多让会议持续一个小时也就顶天了,但是今天,却让会议持续了2个小时依然沒有散会的迹象,恐怕这里面肯定有问題。

        想到此处,李德林觉得不能让会议继续下去了,自己必须得找机会和王中山摊牌了,否则,万一这里面有什么陷阱,那自己可就麻烦了。

        想到此处,李德林看向王中山说道:“王书记,我看这会议已经持续2个多小时了,是不是让大家先休息一会。”

        王中山淡淡的看了李德林一眼,发现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焦虑,几分警惕,便知道他已经起疑了,便笑着点点头说道:“好的,那大家就先休息十分钟吧,不过大家不允许离开太远,十分钟后立刻就位,今天这个问題我们必须要讨论出一个结果出來,而且我们必须得尽快才行,否则一旦省里怪罪下來,咱们谁也吃罪不起啊。”

        众人立刻表示明白。

        散会之后,王中山站起身來向外走去,李德林笑着走了过來,拍了拍王中山的肩膀说道:“王书记,我有事情想要跟你单独谈一谈。”

        王中山点点头:“好,那咱们就到隔壁的小会议室吧。”

        说着,王中山推开小会议室的房门,迈步走了进去,李德林紧随其后。”

        落座之后,李德林看向王中山开门见山的说道:“王书记,韩明辉的儿子和老婆以及我的亲人都被警方给控制起來了,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王中山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策划的这次事情进行得那么绝密,竟然还是泄露出去了,他的心中有些着急了,不过王中山的脸上却显得十分镇定,淡淡的说道:“哦,有这事吗,不应该吧,按照规定,警方是沒有权力直接针对你们亲属采取行动的。”

        李德林和王中山交手这么多次了,怎么会不明白王中山城府之深,虽然他脸上的表情沒有什么变化,但是李德林还是从王中山语调的变化中听出了一丝端倪,他已经断定王中山绝对知道此事了,他眼珠一转,笑着说道:“王书记,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曾经接到过一封举报信,举报信上说有一个投资商曾经托人给你送过两瓶酒,那酒里面藏了价值几百万的夜明珠和和田籽玉,拖你帮他办件事,但是你东西收了,却沒有给人家办事,那个投资商非常愤怒。”

        说着,李德林从口袋中摸出一封举报信來递给王中山。

        王中山看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李德林,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德林冷冷一笑,说道:“王中山,大家都是在官场上混的,谁也别说谁卑鄙,既然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你立刻让人把我们的亲人放出來,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沒有发生过,如果你要是不放,那我的这封举报信今天下午就会出现在省纪委书记的桌面上,哦,忘了告诉你了,当时收礼的人并不是你,而是你的老婆和女儿,现在我们已经被警方给控制了。”

        王中山脸上立刻露出凝重之色,略微沉思了一下,这才沉声说道:“这样吧,咱们先回去开会,我开会的时候好好考虑一下,散会之后你到我的办公室來,咱们好好谈谈。”

        李德林看到王中山的表情,便知道王中山这个家伙又开始软了,他的心中开始得意起來,在他看來,王中山就是一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类型的人,只要你对他强硬,他就软弱,你要是对他示弱,那么他就强硬,现在王中山这样说,估计肯定是担心他自己的仕途前程了,这恰恰是他所期望的。

        随后,两个人又谈了一会,便一起回到会议室内。

        会议重新开始,会议的讨论依然十分激烈,李德林此刻却已经彻底安定了下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又吃定了王中山。

        半个小时之后,会议正在激烈进行着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随即,一个身穿一身灰色休闲装的男人迈步走了进來,在他的身后,跟着十多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工作人员。

        看到这些人突然闯了进來,现场众人全都大吃一惊,随即全都站起身來,很多人的脸上全都露出惊恐之色。

        因为走在最前面的人是白云省省纪委书记韩儒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