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02章 当堂叫板
  • 第302章 当堂叫板

    作品:《权力巅峰

        姜新宇话音刚刚落下,区委副书记严立鹏立刻接口说道:“我坚决反对柳擎宇同志的做法,柳擎宇同志,请你不要忘了,你是我们新华区的代理区长,你所做的一切,必须要站在维护我们新华区整体利益的高度來看,绝对不能为了你自己的个人利益,而牺牲我们新华区的全局利益,是,不管把那些投资商放在哪个县区,只要不出了苍山市,你就可以向市委领导交代了,但是你应该清楚一点,当初你取得的那些成绩,都是利用我们新华区的资源取得的,你不能自私自利的把这些投资商全都迁移到高新区去,对此,我坚决反对。www.lingdiankanshu.com”

        严立鹏的话音落下,区委组织部部长周军杰也立刻抬起头來说道:“本來,作为区委组织部部长,在非人事的问題上我并不想表态的,但是柳擎宇同志啊,你的这种做法太伤人心了,对你來说,不管把这些项目放在哪里,都有成绩可拿,因为你同时主持着这两个地区的工作,但是你不应该拿着我们新华区的东西去发展别的区域啊,这种做法太不地道了。

        现在整个新华区的干部们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大家都认为你的这种做法是极其卑鄙无耻的,还有更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柳擎宇同志啊,我希望你能够慎重考虑一下这件事情,立刻停止损害我们新华区利益的事情,否则,你这是要犯众怒啊。”

        等两个人说完,会议室内暂时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刚才周军杰的这番话说得是最狠的,比之直接当面打柳擎宇的脸沒有什么两样,虽然沒有骂出脏字來,但是句句却直接直刺人心。

        柳擎宇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嗯,很好,看來大家都我迁移这些项目的异议还是非常大的吗,还有沒有谁有异议,都先站出來表达一下大家的观点吧,等大家都说完了,我在给大家进行统一回复。”

        柳擎宇说完,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柳擎宇说话的时候脸色十分平淡,沒有任何发怒的意思,但是,在场众人却能够感受到柳擎宇那平淡表情下面所蕴含着的怒气,所以,一时之间,众人谁也不说话了,都想让别人先站出來。

        姜新宇一看这样沉默下去可不行啊,今天他召开这次紧急常委会的目的就是要集中众人的力量來炮轰柳擎宇,将柳擎宇彻底给踩下去,从而树立起他区委书记的威信,向所有常委们宣告,他姜新宇已经彻底掌控全局。

        所以,看到众人沉默之后,姜新宇立刻把目光落在了包一峰的脸上,沉声说道:“包一峰同志,你是新华区的常务副区长,你也來说一说你的意见吧。”

        包一峰虽然十分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來得罪柳擎宇,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既然姜新宇都点自己的名字了,自己如果不站出來的话,恐怕以后很难面对姜新宇,尤其是一旦有利益的时候,很有可能沒有自己的事了。

        所以,沉默了一阵之后,包一峰只能无奈的站了出來,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我赞同立鹏书记的意见,我们身为新华区的领导,必须要处处为新华区的整体利益考虑,不能损公肥私,损人利己,这样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柳区长,身为你的副手,本來我应该支持你的,但是我对于你的这种做法实在无法苟同,所以,我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你能够三思而后行啊。”

        包一峰的话听起來挺温和的,但是实际上,他的话却是相当猛烈,通过强调其下属副手的身份來说明这件事情本身在区政府内部根本就沒有取得一致意见呢,更加孤立了柳擎宇,这一招还是非常狠辣的。

        包一峰刚刚说完,张超一看包一峰都发言了,恐怕下一个肯定是自己了,他也不等姜新宇点名,立刻就抬起头來用他的粗嗓门大声的说道:“柳区长,我和想法和包一峰同志差不多,说实在的,说实在的,对于这件事情,我非常愤怒,因为这么重大的事情你在高新区宣布之前,根本就沒有在咱们新华区召开政府工作会议來讨论此事,你这根本就是一意孤行,乾坤独断,是一种对其他区政府的领导同志们极其不尊重的表现,你这样做让我们大家都非常寒心啊。”

        张超的这番话更是厉害,直接指责柳擎宇搞一言堂了。

        柳擎宇听完张超的这番话之后,终于哈哈大笑起來。

        看到柳擎宇在那里大笑,众人全都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柳擎宇为什么发笑。

        等柳擎宇笑过之后,目光冷冷的再次扫过,声音冷冷的说道:“还有沒有人对我的做法表示异议。”

        柳擎宇话音刚落,新华区西凉镇镇委书记区委常委郭旭抬起头來,目光中充满了斗志,狠狠一拍桌子怒吼道:“柳区长,虽然您是领导,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常委,但是我认为你的这种做法是对我们新华区区委班子、对我们新华区人民利益的一种亵渎,你这完全是一种十分无耻的行为,是一种十分自私的行为,是一种……”

        郭旭号称郭大炮,他本來就是村干部出身,经过20多年的艰苦打拼,这才混上了一个区委常委的位置,而且他如今也已经是55岁了,基本上已经沒有了再次上进的可能性,所以,他对很多事情也全都看得比较开,而且平时他为人比较粗鲁,平时说话的时候表面上看起來很多话根本就不经过大脑,十分容易得罪人。

        但是实际上,郭旭只是表现得很粗鲁,很猛撞而已,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得失的,因为他是李德林的人,他非常清楚李德林对柳擎宇的不满,所以,这一次常委会上,他再次充当了郭大炮的角色,直接用十分粗鲁的语言炮轰柳擎宇。

        在郭旭炮轰的时候,柳擎宇依然满脸淡定,眯缝着眼睛,冷冷的看着郭旭,并沒有表现得十分愤怒。

        等郭旭酣畅淋漓的近乎于骂街式的说完之后,柳擎宇淡淡的说道:“郭镇长,你说完了吗。”

        郭旭一愣,随即点点头说道:“说完了。”

        现在,他真的有些无语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几乎骂了柳擎宇将近五分钟,柳擎宇竟然一点反应都沒有,这年轻人的城府是不是太深了啊,这家伙也太能忍了。

        柳擎宇直接无视了郭旭,再次看向众人说道:“还有沒有人有不同意见,大家可以接着说。”

        这次,沒有人在说话了,剩下之人不是中立派便是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想就此事表态之人。

        柳擎宇等了有一分多钟见沒有人再说话了,他这才沉声说道:“好,现在沒有人说话了,那么轮到我來说话了。”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目光直接看向姜新宇说道:“姜书记,我想问问你,当初在河西省的时候,我柳擎宇做得可有不到位的地方,我是不是把招商引资的主要功劳全都让出去了,新闻发布会上,我有沒有揽功。”

        姜新宇听到柳擎宇这样问,眉头就是一皱,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柳擎宇当众问出來,他还真不能说谎,否则对自己的形象就是一种损害,而且那个时候,柳擎宇做得真是不错,他挑不出任何问題,于是他他点点头说道:“嗯,那个时候你做得非常不错,值得肯定,但是和现在这件事情有关系吗。”

        柳擎宇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当然有关系,姜书记,各位常委们,那么现在我再问大家一个问題,当咱们新华区的招商团从河西省回來之后,当李德林市长提出统筹分配属于我们新华区招商引资进來的那些项目的时候,咱们区委常委里面,可有一位常委对李德林市长的做法提出过异议,可有一位区委常委为我们新华区的利益而摇旗呐喊,如果有,请大家举手。”

        所有人全都沉默了,沒有任何人举手。

        因为那个时候,李德林提议对那些项目进行统筹分配之时,可是直接在市委常委会上通过了,就连王中山这个堂堂的市委书记都沒有能够压住这件事情,更何况是下面区里这些领导呢,就算他们心中再不满,也不敢直接向李德林进行叫板啊。

        至于姜新宇,他就更不敢向李德林叫板了,他心中非常清楚,本來自己向王中山靠拢已经犯了官场忌讳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向李德林叫板,那纯粹就算找死,毕竟李德林在苍山市经营这么多年,其势力之庞大,就算是王中山也难掠其锋芒,所以,当李德林提出统筹分配的方案之后,他除了当时在河西省的时候反驳了两句之外,后來再也沒有说过一句话,他忍了。

        不过此刻,众人心中全都升起了一个疑问,柳擎宇突然问出这一连串的问題,到底有什么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