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53章 名师点拨
  • 第253章 名师点拨

    作品:《权力巅峰

        周坤华非常兴奋,以至于他忽略了柳擎宇现在正在开会的现实。www.lingdiankanshu.com

        此刻,陆振丰等人都沒有离开,柳擎宇虽然并沒有打开免提,但是由于周坤华的声音比较大,又比较兴奋,所以,众人都听得非常清楚,很多人听完之后双眼中全都充满了震惊和惊喜,同时也露出了贪婪之色。

        好家伙,数十亿资金的投资主导权,哪怕是只要能够啃下來十分之一,也绝对是一个十分不小的政绩啊。

        现在,整个会议室内众人的斗志和情绪全都被周坤华这个电话给激发起來,随后,众人纷纷站起身來快速向外走去。

        开玩笑,早一分做出准备,早一分做出安排,就多一分拿下这个项目的机会,谁也不想在明天刘小飞到來的时候颗粒无收。

        等众人离开之后,柳擎宇这才站起身來,不紧不慢的向外走去。

        对于众人的心态柳擎宇看得十分清楚,但是他根本就不怎么在意。

        对于柳擎宇來说,政绩对他并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所在意的是如何做能够为自己主管区域内的老百姓做些实事,让老百姓能够真正的受益,否则的话,就算对方手握数百亿资金,如果他们的项目最终无法让老百姓受益,那么柳擎宇根本就不会考虑的。

        离开之后,柳擎宇并沒有立刻回去向周坤华了解有关柳擎宇的情况,而是先找了一家大型商场,从里面买了两瓶矛头以及一些营养品、水果等礼品,然后直接按照自己的新老师陈建嵘老爷子提供的地址,打车前往位于城角街上的上元小区。

        上元小区是一个专家汇聚的小区,这里原來是河西省社科院的家属楼。

        配套设施比较齐全,物业服务比较好,但是楼却是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楼,属于多层楼,略显陈旧却古典大气,而且楼内有电梯。

        当柳擎宇來到陈老爷子位于3楼的家门口,按响门铃之后,房门一开,陈龙斌满脸含笑出现在门口,主动伸出手來说道:“柳擎宇,我们又见面了。”

        柳擎宇也笑着伸出手去说道:“是啊,陈总,我们又见面了,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陈老师的亲属吧。”

        陈龙斌一笑,说道:“沒错,你口中的陈老师就是我爸。”

        这时,客厅内传來了陈老爷子爽朗的笑声:“擎宇來了吧,赶快进來吧,过來陪我下会围棋。”

        陈龙斌打开房门,柳擎宇迈步走了进去,把礼品放在客厅门口处之后,也不见外,迈步向着陈老爷子的方向走了过去,坐在老爷子对面笑着说道:“老爷子,您怎么知道我会下围棋,该不会是徐老师告诉您的吧。”

        陈老爷子笑着说道:“正是,据老徐说你的围棋水平比他都要高一些,所以,对于和你的这场对弈我还是非常期待的,因为当年在我们那个班,会下围棋的有十多人,其中我排名第二,老徐排名第三,和老徐下棋沒有什么压力,现在你能够比他还厉害,我很是期待啊,这年头,想要找一个好对手实在是太难了。”

        柳擎宇听陈老爷子这话就是一愣,对于自己徐老师的围棋水平柳擎宇是知道的,虽然沒有围棋评级,但是柳擎宇却知道,自己的老师即便是和那些九段棋手下棋,胜负也是五五之数,自己刚开始进入大学的时候,和老师下棋的时候也是输多赢少,只是后來,在老师的**和对战之下,自己的水平飞速发展,最终超过了老师。

        而现在自己的这位新老师竟然说徐老师的水平竟然排名第三,而陈老爷子却只排名第二,一个大大的疑问出现在了柳擎宇的脑海之中,不过柳擎宇却并沒有当时就问出來。

        柳擎宇一边拿起棋子,笑着说道:“老师,您请下先手。”

        陈老爷子也不客气,拿起棋子便开始落子。

        柳擎宇毫不客气的跟字,在柳擎宇和陈老爷子旁边,陈龙斌搬了一把椅子默默的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柳擎宇和陈老爷子下去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双方的棋局却十分胶着。

        柳擎宇的棋风大开大合,攻势凌厉,陈老爷子的棋风布局深远,却又环环相扣,酣畅淋漓。

        所以,棋局之上,从一开始两个人便陷入了一场场从局部到整体的较量之中。

        时间,足足过了1个半小时,这盘棋局这才算结束,柳擎宇以半目险胜。

        陈老爷子放下棋子,满脸含笑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擎宇啊,看來老陈对你的**真的是非常用心啊,就连你的棋风中都带着一丝他的风格,虽然你只以半目险胜,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你有任何放水的迹象,但是我却看得出來,你放水了,以你的棋力,胜我2目半应该是沒有问題的。”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老师,您也太直接了,我就这么点小心思还被您给看出來了,怎么说您也是我的老师嘛,而且您年纪这么大了,我的确可以赢您2目半,但是如果您是和我一样年纪的话,恐怕咱们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呢,我是占了年纪的便宜,不过老师啊,我有一个问題一直在思考,以您和徐老师的棋力,在当时应该是非常厉害的,但是竟然有比你们还厉害的人,以这个人的水平,就算是走职业棋手的那条路也是很轻松的啊。”

        陈老爷子哈哈大笑棋力:“好,擎宇很不错,我之前之所以埋了这个引子就是希望你能够问出这个问題來,你记住,不管任何时候,不管是做学问也好,搞政治也好,都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很多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表象看起來很合理或者很不合理,但是,每件事情的背后往往都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

        就像当年苏联解体,背后的那只黑手就是美国,就像日本经济出现失落的二十年的背后依然是美国,你既然敢问出这个问題,这就说明你敢于提出自己的质疑,我要的就是你这种态度,其实你刚才说的沒错,围棋水平比我和老徐还要强的那个人如果是真的走职业围棋棋手的那条路,他的确会成为围棋界的泰斗,而且当时还真有围棋界的领导过來挖他的,但是他最终选择的却并不是围棋,而是从政,他立志要帮助我们华夏的老百姓过上更富裕的生活,现在,他的人在中*南*海。”

        听到陈老爷子的这番话之后,柳擎宇突然似乎感悟到了一些东西。

        虽然今天是自己第一次见到陈老师,但是陈老师却借着这盘围棋,点拨了一下自己的从政之路。

        棋如人生,政治如围棋,围棋之道却又可以用于政治博弈。

        人生处处都存在着博弈之机。

        柳擎宇站起身來,向着陈老爷子深深一躬:“老师,谢谢您的点拨。”

        陈老爷子笑了,从棋盘下面拿出一套手稿递给柳擎宇说道:“小柳啊,这是我近十年來通过自己的观察,思考,写出來的一份有关世界经济与我们华夏经济以及美国、欧洲背后的大财团之间的种种关联、布局的手稿,你有时间了帮我整理一下,帮我打成电子版的,一份你自己看,另一方交给我。”

        听到老师竟然把这么厚厚的一叠手稿、数十年的心血交给自己,柳擎宇的心有些激动,有些感动。

        自己不过是刚刚拜师,老师先送了河西省环保集团这么一份大礼给自己,随后又把这份重量级的文稿交给自己,老师对自己的关怀真的让柳擎宇无法报答。

        这时,陈老爷子似乎看出了柳擎宇的情绪,便笑着拍了拍柳擎宇的肩膀说道:“擎宇啊,你也不用多想什么,我之所以如此关心你是因为我认为你是一个有前途的、可以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员,我希望你能够通过自己的学习和努力,为我们华夏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好事,让我们华夏的老百姓能够过得更幸福一些。”

        听到陈老爷子的这番话,柳擎宇释然了,他手中拿着这些珍贵的手稿十分恭敬的说道:“老师,您放心吧,我会用我的所学我的人生來阐释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个原则的。”

        陈老爷子笑了,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赶快回去吧,以后看完这些手稿之后有什么问題直接打电话问我,如果有时间了也可以过來当面向我请教,我虽然挂名是你的老师,但却未必能够交给你太多的东西,我的整个理论体系都在这些手稿之中,很多东西还是得靠你自己去领悟的。”

        柳擎宇点点头,向老师和陈龙斌告辞离开。

        至于柳擎宇所带來的那些领悟,双方谁也沒有去提,因为在双方眼中,那些礼物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表达了柳擎宇的一个态度而已,尤其是对陈老爷子來说,如果他愿意收礼的话,肯定会有大把大把的人拎着比柳擎宇这些礼物贵重千万倍的礼物过來拜师,但是陈老爷子却不会那样去做,到了他这种级别,他更多的想的却是国计民生的东西,更希望为国家多物色一些栋梁之才,而不是像现在社会上有些所谓的专家叫兽一般,为了一点点的经济利益或者是“科研经费”就可以数典忘祖,成为国外势力在华夏的代言人,为他们鼓吹各种观点和概念。

        而此刻,在南平市,萧氏集团总部,投资总监办公室内。

        南平市萧氏集团副总、投资部总监刘小飞和萧氏集团的美女总裁萧梦雪、投资部副总监张德勇正围坐在一起,商量着明天省际经济交流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