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39章 内部较量
  • 第239章 内部较量

    作品:《权力巅峰

        三灵扯鸡的观点在三个小日本当中还算是比较温和的,在松井食人和小野吹猪看來,华夏人骨子里面就充满了内斗情节,尤其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官员根本就不会去管什么国计民生,去管什么民族大义,他们只会盯着那属于自己的利益,不管是政治利益也好,经济利益也好。www.lingdiankanshu.com

        而他们三灵集团以及日本、美国的诸多财团这些年來,通过各种手段在华夏诸多领域形成了极其强大的垄断优势,并且通过自己所掌握的垄断优势不断的抬高方便面食品、日化产品、饮料行业等几乎每个华夏人平时都必须要使用的领域内产品的价格,通过对于这些产品价格的抬高和掌控,日本、美国等垄断企业不断从华夏获取巨额利润,从华夏人民的身上吸取血液,让华夏的物价不断的上涨,让华夏老百姓的生存状态日益艰难。

        在小野吹猪看來,他们这些日本财团和美国财团之所以能够形成如今的垄断地位,除了因为他们拥有巨大的资本以外,最关键的就在于华夏人的不团结,在于华夏一小部分官员为了自己的私利甚至连自己的灵魂都可以出卖,更何况是市场这种并不明显的东西,尤其是这一次,面对着三灵集团三位高管同时以撤资施压,小野吹猪毫不犹豫的认定,南平市官方绝对会屈服的。

        南平市市委会议室内,紧急常委会正在召开。

        市委书记胡海波坐在主持席上,脸色阴沉着说道:“各位,就在不久之前,日本三灵集团向我们南平市市委市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我们必须要在一个半小时之后,就他们三人被打之事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事情的经过我们大家可以先看一下调查组拿过來的取证录像……”

        胡海波说完,会务组立刻启动会议室内的投影幕布,投影仪等设备,随后,在秦海大酒店会议室内发生的一切影像和声音全都十分清晰的展现出來。

        三个日本人处理厂将、松井食人、小野吹猪的嚣张、狂傲、不可一世,马华磊依仗着其父亲权势所表现出來的肆无忌惮,商人郭旭东的无奈、苦涩、郁闷,徐蓉蓉被日本人非礼之时的那种挣扎、痛苦,柳擎宇突然出现之后表现出來的那种强势、傲骨和正义,所有的一切,通过这个视频录像全都十分清晰的展现了出來,包括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视频全都一一进行播放。

        等全部播放完之后,胡海波沉声说道:“各位,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整个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这就是那三个日本人为什么被打,这就是为什么那三个日本人叫嚣着要撤资,大家说说,在目前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南平市市委市政府应该如何回应三灵集团,对于柳擎宇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寂静,沉默。

        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都在沉默着。

        因为这些视频录像所展现出來的信息量还是十分巨大的,而且所涉及到的议題也是十分敏感的,所有人不得不仔细思考一下自己的立场。

        但是,这个时候,常委副市长费鹏程的脸色却显得十分严峻。

        因为整个项目一开始是他负责和日本三灵集团进行接洽的,为了这个项目,他付出了很多心血,这个项目眼看着马上就要落地投产了,政绩马上就要到手了,他不希望因为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什么叫柳擎宇的人以及那个小小的酒店老板而影响到整个苍山市经济的发展,更不能容忍因为这些人而影响到自己的政绩。

        毕竟,在这个项目上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所以,当费鹏程看到现场一时之间沒有人说话的时候,他猛的抬起头來,沉声说道:“胡书记,我认为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慎重考虑,从录像上我们可以看得出來,这三个日本人的确有他们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这个地方我们可以和三灵集团方面进行交涉,让他们改正错误。

        但是柳擎宇无辜殴打日本友人的这种行为却严重影响到了我们和三灵集团之间的关系,甚至是影响到了我们双方之间的合作,所以,为了我们南平市的长远利益,我认为我们应该暂时让给柳擎宇委屈一下,先化解三灵集团三位高管的心头怒火,严肃处理柳擎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我们既定的合作项目顺利的进行下去。”

        费鹏程说完,胡海波沉声问道:“那么我想问一下费副市长,如果三灵扯鸡他们以后在其他事情上继续要求我们进行退让,那我们南平市市委应该怎么办。”

        费鹏程立刻说道:“这一点我相信日本方面应该不会做得太过分的,我们可以具体问題具体分析,只要有利于我们南平市的长远发展,适当的让步我们还是可以做出一些的。”

        “啪。”费鹏程刚刚说完,胡海波猛的一拍桌子,拿起面前一份资料狠狠的摔到大会议桌中间怒声说道:“让步,让步,费鹏程,为什么你脑袋之中想着的总是让步呢,你自己看看这份资料,这个三灵集团打着和我们南平市合作的幌子,在我们南平市圈下了多少土地,并购了多少家企业,这些几乎全都是你签字和支持的,你自己看看上面有关统计部门所作出的统计。

        6个亿,整整6个亿啊。

        这就是你所谓的让步,为了区区三四个亿项目的投资,你所让步出去的有关我们南平市一些国企和私企、土地的利益已经足足超过了6个亿了。

        费鹏程,这就是你所谓的让步吗,拿着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去换取这三个价值三四个亿的项目,还让这三个日本人不断的拿捏着,嚣张着,我们这里还是不是华夏的国土,我们这里还是不是我们南平市的地盘,难道国家利益就不是利益,人民利益就不是利益。

        为了三四个亿的项目损失了这么多的利益,我们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这个帐难道你算不清楚吗,之前常委会上我有沒有多次提醒你,暗示你,做事要以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为重,绝对不能为了个人的政绩和仕途去牺牲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可是你是怎么做的。”

        此时此刻,胡海波怒发冲冠,双眼怒视着费鹏程。

        费鹏程此刻脑门也冒汗了,不过他早就有心理准备,立刻辩解道:“胡书记,你这份统计资料统计的根本不合理,这上面的那些企业几乎大部分全都倒闭了,甚至还有许多已经资不抵债了,我同意把他们让出去对于盘活这些企业,对于制造诸多就业机会是很有好处的。”

        “盘活这些企业,制造就业岗位,费鹏程同志,那我倒是想要问问你,就这家制药企业,萧氏集团的副总经理、投资部总监刘小飞有沒有找过你,要求收购这家企业,刘小飞给出的价格是不是高出日本三灵集团10倍,但是你呢,为什么要把一家价值足足有2个亿的制药企业以区区不到500万的价格转让给三灵集团,为什么刘小飞代表萧氏集团出资5000万想要盘活这家濒临倒闭的企业你不同意。”胡海波怒声质问道。

        费鹏程立刻回答道:“胡书记,三灵集团拥有丰富的管理和企业运作经验,而萧氏集团他们只是一家以房地产为主的综合性企业,而刘小飞之前所负责的也只是职业经理人这一块,他们根本无法把这家企业运作好,如果万一他们运作失败了,这家制药企业那上千名工人怎么办,如何安置。”

        胡海波怒极反笑:“费鹏程同志,你真是会找理由啊,按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南平市所有的濒临倒闭的企业全都得以超低价格交给日本三灵集团去挽救啊,难道你不知道,就算这家制药企业资不抵债,就算他们濒临倒闭,哪怕是把这家制药企业的设备卖一卖,各种手续卖一卖,就足以抵偿那些债务了吗,难道你不知道这家制药企业所在的土地价值多少,至少两三个亿,如果开发成房地产之后价值将会成倍的增长。

        费鹏程同志,难道你不知道萧氏集团最近这两年來在我们南平市所作出的业绩吗,尤其是他们投资总监刘小飞,最近两年接连接手了我们南平市四家濒临倒闭的企业,有国企,有私企,而这四家企业每个刘小飞接手之后不到一年便全部实现扭亏为盈,现在这四家企业每年光是利税就高达上亿,难道这些你不知道吗,难道刘小飞沒有给过你相关的资料吗,你不是让下面的人举行公开竞标吗,为什么公开竞标却是超低价中标。”

        这一下,费鹏程突然卡住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沒有想到,胡海波对于这些事情竟然了解得如此清楚,尤其是在这家制药企业的操作上,他认为这件事情的操作上几乎是天衣无缝的,不可能被外界找到任何破绽的。

        刘小飞,难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是刘小飞在捣鬼,难道萧氏集团的刘小飞为了报复自己把投诉材料交给了胡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