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07章 白长喜的表演
  • 第207章 白长喜的表演

    作品:《权力巅峰

        邹文超听到柳擎宇居然给自己讲起了小段子,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來。www.lingdiankanshu.com

        此刻,邹文超身边,董天霸听完柳擎宇讲完了小段子之后呵呵的笑了起來,在他看來,这个小段子倒是挺有意思的,甚至马小刚、包晓星等人也脸带微笑。

        不过邹文超听完柳擎宇讲完这个小段子之后,不仅沒有笑,反而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邹文超的心机和城府还是有的,只不过他城府虽深,心机虽然狡诈,但是他一直都是处于他老爸邹海鹏的庇护之下,他所有的心机和城府由于有了邹海鹏的庇护所以才显得无往而不利,这种心机和城府缺乏残酷现实的真正的检验。

        而柳擎宇的心机和城府却是在狼牙特战大队之中,通过与各种各样的敌人进行了一场场生与死的较量、在密密麻麻的枪林弹雨之中真真正正的磨砺下來的,虽然那里不是官场,但却是战场,柳擎宇所面临的都是來自世界各国真正的实力派精英,柳擎宇为了守卫自己国家的利益,在上级领导的指示和关怀下,率领着狼牙特战大队和这些域外势力进行着殊死搏斗。

        不过,邹文超毕竟还是很有城府的,智商相对來说也是比较高的,所以柳擎宇讲完之后他就听明白了柳擎宇讲这个段子的真正意图,柳擎宇这是在用这个小段子告诉他,有些人往往认为自己成功的算计了别人,占了别人的便宜,但是实际上,别人也并不傻,在你算计着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算计着你,柳擎宇是在用这个小段子告诉邹文超,在最终的结局揭晓以前,谁也不能确定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邹文超冷冷的看着柳擎宇,沉默了足足有20秒钟,这才冷冷一笑:“柳擎宇,你是不是太自信了啊。”

        柳擎宇淡淡一笑:“我从來沒有不自信过,更何况我面对的只是一些像你这样依靠着父辈余荫混饭吃的一群宵小之辈呢,邹文超,咱们之间就不要玩什么花招了,有什么手段当面使出來吧。”

        邹文超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跟着他们哥几个身后的海悦天地娱乐城的总经理周晓东,周晓东立刻会意,迈步走向白长喜,沉声说道:“白局长,我现在正式向景林县公安局、向您发出求助,我们希望您和景林县公安局能够主持公平公正,主持正义,坚决杜绝和打击有一些公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公报私仇,公器私用,想要强行拆除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的合理合法的建筑。”

        此时此刻,白长喜心中这叫一个郁闷,本來,他接到邹文超电话以为他只是让自己过來把殴打他人的柳擎宇给带到公安局进行调查的,这种程度的小忙对他來说只是小意思,但是从心理上,他是非常不愿意卷入到柳擎宇和邹文超他们之间这种斗争中去的,因为白长喜就混官场非常清楚,越是在这种颠覆较量之中,越是小人物的滑铁卢,因为大人物因为有背景有关系,最终都会沒事的,反而是他们这些小人物会成为牺牲品,但是现在,很明显自己被邹文超给当枪使了,如果他现在就走,就是不给邹文超面子啊,再想想董天霸背后站着一个苍山市政法委书记,不管从哪个角度他都得出面啊。

        虽然心中暗恨邹文超的阴险,但是白长喜还是不得不站了出來,他故意板着脸点点头,随即看向柳擎宇说道:“柳局长,本來这件事情我们警方的责任只是负责维持秩序,但是现在,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要求我们公安局方面主持公平公正,我想我们公安局作为第三方,应该够资格担任这个公正人角色,我现在想要问问你,你们城管局既然想要强拆人家海悦天地娱乐城的扩建工程,你们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人家这是违章建筑吗,如果沒有的话,你们城管局的执法行为就属于违规执法,必须立刻停止,并接受有关部门和上级领导的监督及处理。”

        白长喜说话之时字斟句酌,确保不被柳擎宇抓到任何把柄,这是他身为官场老狐狸的一贯作风。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迈步走到白长喜的身边,用手使劲的拍了拍白长喜的肩膀怒声说道:“白长喜同志,白长喜局长,请你睁开你那双小眼睛,仔细的看一看这栋建筑,难道这还不能算作是证据吗,你难道沒有看到这20多米宽的马路突然凸出來一块,就像是得了肠梗阻一般吗,难道你的眼睛是瞎的吗,难道你们公安局就沒有一个人看到这栋建筑属于违章建筑吗,你们还想要什么证据。”

        这一次,柳擎宇真的怒了。

        人,可以无耻,可以无知,可以无畏,但是你总不能有眼无珠吧,眼前这活生生的证据就赫然醒目的屹立在这里,难道这还不算是证据吗。

        然而,让柳擎宇无语的一幕出现了。

        白长喜听完柳擎宇的话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柳擎宇同志,你身为城管局局长,难道不知道官场之上一切都需要用证据和材料來说话吗,是,我的确看到了这个建筑的的确确凸出去一块,但是你凭什么就断定他是违章建筑,你看过他们的建筑图纸吗,你看过他们的审批规划吗,你如果沒有看过,你凭什么说人家是违规建筑呢,就像某位局长曾经说过,那污染过的水是红的,红小豆熬出來的水也是红的,你不能因为人家水是红的就断定这水是被污染的不是,做一切,需要的都是证据,证据,我要的是实实在在材料,需要有有关部门的盖章证明这栋建筑属于违章建筑我才能让你们城管局强拆这栋建筑,沒有有关部门盖章确认的的材料,谁也不能强拆这栋建筑。”

        说着,白长喜大手一挥,他的那些手下立刻齐刷刷的站在了柳擎宇的对面,挡住了柳擎宇和整个城管局队伍前进的路线。

        看着白长喜这番生动的表演,柳擎宇真恨不得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狠狠的给他几个大嘴巴,但是柳擎宇却强行压住了自己这个冲动,因为到现在为止,虽然所有人都知道白长喜这是在故意刁难自己,都知道白长喜这是在玩弄权谋之术,但这就是官场规则,柳擎宇虽然脾气不好,但并不是什么场合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的,动不动就动手打人那不是嚣张,那是找死,打人,也是一门技术活,打人也是需要有技巧的。

        柳擎宇看得出來,眼前的白长喜彻头彻尾的就是一名官僚,他满口的官话,打着官腔,可以对眼前实实在在的证据视而不见,却跟你所要盖章的材料,虽然柳擎宇怒火熊熊燃烧,但是却必须得跟他进行周旋,因为官场上,一切都需要用证据來说话,这句话,白长喜的确沒有说错。

        柳擎宇冷冷看了白长喜一眼,冷冷的说道:“好,既然你白局长需要证据,那就请你现场把建设局局长王启建同志喊过來吧,让他带上有关这海悦天地娱乐城的档案材料,带上有关部门负责检查违章建筑的负责人一起过來,你不是需要证据吗,你來给他打个电话就成了。”

        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白长喜冷冷一笑:“柳擎宇,这个电话应该你來打吧,因为现在你们城管局是执法方,既然你们城管局执法,你们必须得自己提供相关的证据材料才行。”

        柳擎宇嘿嘿一笑,点点头说道:“好,沒问題,我马上给王启建打电话。”说着,柳擎宇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王启建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让王启建立刻带着人和材料过來,然而,王启建却直接拒绝了,他说他现在正在赶往市里的路上,根本不过來。

        电话很短,打完电话之后柳擎宇便挂断了。

        自始至终,柳擎宇似乎沒有对白长喜的话有任何的违背,一直都在顺着他的意思在做,柳擎宇的这种反常举动,引起了白长喜的高度警觉,因为他非常清楚,柳擎宇绝对不是任人揉捏之人,他为什么会顺着自己的意思來呢,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故意刁难他吗。

        然而,等柳擎宇挂断打给王启建的电话之后,却冲着白长喜嘿嘿一笑:“白局长,你听到了吧,王启建这是在故意推诿啊,他其实根本就沒有去苍山市,他此刻还在建设局里呢,我是请不动他了,但是我今天又非常想要把我们的执法进行到底,所以,我只能找一个能够请得动他的大人物來出马了。”

        说完,柳擎宇再次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主管城建的副县长徐建华的电话:“徐县长,现在我们城管局正在海悦天地娱乐城进行执法……请您过來一趟吧,顺便把王启建也带上,让他带上有关海悦天地娱乐城的材料,徐副县长,我想您不会不來吧,如果您不來的话,我就只能给贺县长甚至是市委领导打电话了。”

        说完,柳擎宇沒有等徐建华说话呢,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此刻,柳擎宇的脸上充满了冷笑。

        PS:感谢微笑向暖安之若素兄弟手机频道PK票强力支持,感谢浪漫王者、137****7196、惜缘咖啡和各位兄弟们的贵宾票、盖章、凸票支持,梦梦正在努力存稿,为加更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