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03章 强拆(1)!
  • 第203章 强拆(1)!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正在那里拍摄着有关海悦天地娱乐城的照片呢,一阵阵警笛声突然从四面八方响起,几乎不到1分钟的时间,呼啸的警车便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很快便将现场给围堵起來。www.lingdiankanshu.com.

        随后,警车上警察们呼啦啦全都下了车,呈包围之势把柳擎宇和秦睿婕给包围起來。

        其中一辆警车上,景林县公安局局长白长喜迈步从上面走了下了。

        包围圈一点点在缩小,众人已经堵住了柳擎宇拍摄照片的角度。

        这时,包围圈松开了一个口子,白长喜迈步从外面走了进來。

        白长喜满脸含笑着说道:“柳局长,真沒有想到,我们又一次见面了,柳局长啊,你出手也太狠辣一点了吧,你看看,满地横七竖八的躺了这么多人,你这是根本沒有把我们警方放在眼中啊,你这是知法犯法,无故殴打他人,这可是严重违法犯罪的问題,现在请你们两个人都跟我们走一趟吧。”

        看到白长喜突然出现,柳擎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一笑,看向白长喜说道:“白局长,我也沒有想到啊,你们警方出现的真是太及时了,我们这边刚刚打完你们就出现了,看來你们警方真是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啊,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双方是在演戏呢。”

        “演戏,那倒不是,我们之所以这么快的出现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警方正在附近进行有针对姓的对群体姓事件进行演习而已,正好又接到有人举报说这边发生了一起恶姓打人事件,所以我们就集体过來看看,柳局长啊,你看到沒有,今天我们景林县公安局大人几乎全都來了,众目睽睽之下,沒有任何人能够做出违规违法之事的,我们现在完全是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请你到局里跟我们一起录一下口供吧,柳局长啊,这次情况可是跟上次在中天宾馆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

        说话之间,白长喜的脸上充满了兴奋之色,这一次针对柳擎宇的行动他期待已久了,自从上次在中天宾馆事件发生之后,白长喜心中便明白自己和柳擎宇之间已久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了,柳擎宇当时都十分明确的说过了,要让自己在半年之内下台,而前段时间柳擎宇在苍山市大闹一场,将邹文超整进监狱的事情更是让他对柳擎宇充满了忌惮,从那件事情之后,他夜不能眠,因为他知道,早晚柳擎宇都会对自己出手的。

        但是他好不容易靠着各种手段混到了公安局局长这个位置,他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把自己搞下去的,所以他一直绞尽脑汁想要把柳擎宇先给搞下去,只有把柳擎宇给搞下去了,他才安心,但是柳擎宇这个家伙是一个十分洁身自好之人,除了脾气暴躁一点以外,他根本抓不到柳擎宇的任何罪证,这让他十分头疼,然而,就在不久之前,他突然接到了邹文超的电话,电话里邹文超对他讲了一番话,他听完之后大喜,因为他知道,彻底搞定柳擎宇的机会來了,所以,他立刻以演习的名义把所有公安局的主要力量全都给调了出來,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以正常流程把柳擎宇带走,这样,即便是市委书记王中山怪罪下來,也找不出自己任何的毛病。

        他想要既搞定柳擎宇,又不能让上级领导挑出自己的任何毛病,官场之上,自保第一。

        柳擎宇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白局长,让你们公安局这么兴师动众的來过來迎接我我真是沒有想到的,如果想要去你们那里的话我也愿意去,不过呢,这个事情的原因和结果必须要搞清楚,我并不是殴打他们,而是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柳擎宇,你当我白长喜是三岁小孩子呢,你自己看看,这满地的伤员,不都是你打得啊,难道这还有假吗。”白长喜脸色阴沉着说道。

        柳擎宇正要说话,旁边的秦睿婕突然冷冷的说道:“白局长,我可以作证,柳擎宇的确是正当防卫,我们正在这边拍摄照片呢,他们这群人便手持铁杆冲了过來,一言不合,便拿着铁棍要打得我们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整个过程也都是他们先动手的,柳擎宇是为了保护我们才被迫正当防卫的,所以,你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他们之所以被打倒是因为他们想要犯罪,但是却沒有想到遇到了对手,情况就是这样,希望白局长你身为景林县公安局局长千万不要信口开河,那样对我们非常不公平。”

        秦睿婕说完,白长喜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好,好,好,你们怎么说都可以,这次出來这么严重的问題,你们总得跟着我们去公安局做个笔录吧。”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好,沒问題,做笔录是可以的,不过呢,你们需要稍等一会。”

        听到柳擎宇的这句话之后,白长喜不由得眉头一皱,寒声说道:“柳擎宇,你到底要做什么。”

        柳擎宇冷声说道:“我要执行我身为城管局局长的工作职责,我要把这里的违规、违章建筑拆除,我刚才本來是正在执行公务,对此地的违规、违建行为进行拍摄调查取证,沒有想到他们突然过來要我们交出相机,我们不交他们便大打出手,现在,这些阻碍我们城管局正常执法的障碍已经消除,我当然要继续执法了,当然,我也知道,你们虽然神兵天降,但是你们也是正常执法,我也应该配合你们公安局做好你们的工作,所以,我现在提出两条建议,你可以选择其中一条。

        第一条,你们可以等我们城管局执法完毕之后带着我一起去公安局配合你们录笔录;第二条,你们可以现场对我进行录笔录,我们城管局同步进行执法,咱们各干各的,互不相干,当然了,如果你们有着一些别的目的非得想要现在就把我们带走,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可能,如果你非得强行带我走的话,我不介意直接给市委书记王中山同志打电话,或者直接给市公安局局长钟海涛同志打电话,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们公安局执法是执法,我们城管局执法就不是执法。”

        柳擎宇说完,白长喜一下子就傻眼了。

        白长喜想到了柳擎宇会有借口不跟着自己回去,他也想到了各种借口來堵住柳擎宇的嘴,但是他万万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的借口竟然是正在执法进程当中,身为公安局局长他也不是傻瓜,他非常清楚,城管局执法和公安局执法虽然针对对象不一样,但是同样身为国家机关,执法权力都是受到保护的,如果自己真要是强行执法的话,恐怕真的会引发两个部门之间的冲突,最关键的是,柳擎宇刚才说得很清楚,如果自己要是强行带他走的话,他会直接给市委书记或者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的。

        白长喜虽然很想把柳擎宇搞定,但是他并不想真的惹上市委书记和市公安局局长,毕竟如果真的惹上了这两个人,就算自己有邹文超他老爸作为靠山恐怕也比较危险,而且他也得到了邹文超的一些暗示,所以,到了眼前这种局势之下,他只能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好,柳局长,既然你非得说你们城管局在进行执法的话,那我们这些人就在这里看着你们执法,等着你们执法,这总行了吧。”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好的,沒问題,如你所愿。”

        说完,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龙翔的电话:“龙翔,通知城管局所有工作人员,尤其是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出动强拆机直接赶到海悦天地娱乐城來,告诉他们,我们城管要强拆海悦天地娱乐城的违规建筑。”

        听到柳擎宇这番话,龙翔吓了一跳,连忙建议道:“局长,现在您掌握他们违规建筑的证据了吗,沒有证据我们就强拆的话我们将会陷入绝对的被动局势当中。”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证据,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沒有,建设局那边应该有档案资料,但是他们不让我们看,但是,不管他们给不给我们提供证据,在对现场进行实地调研之后,我可以清晰的确定这就是违章建筑,一个敢于把他们的房子建筑在马路上侵占了整整半面马路的房子难道还不是违章建筑吗,我已经用数码相机拍照取证了,拆,必须得拆,你就通知下去让他们都來吧,出了事情我担着,我倒是要看看,今天都有谁会跳出來,我就不相信为老百姓做点事情就那么难,我就不相信海悦天地都把事情做到这种程度了就沒有一个官员敢于跳出來说句公道话,做件公道事,沒有人做,我柳擎宇來做,他们怕得罪人,我柳擎宇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