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91章 后果很严重【加更】
  • 第191章 后果很严重【加更】

    作品:《权力巅峰

        看到马宏伟从汽车内出來了,夏正德和贺光明全都是一愣。www.lingdiankanshu.com

        因为在之前他们过來的时候大家就商量好了,为了确保马宏伟的人身安全,他就不要下车了,这次事件由夏正德和贺光明來负责。

        然而,现在马宏伟却从车内走了下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该不会是为了邹海鹏來摇旗呐喊,否定两个人的决定吧。

        这时,马宏伟走到了夏正德和贺光明的身边,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点点头说道:“嗯,夏正德同志和贺光明同志,你们的表现我非常满意,身为官员,就得急老百姓之所急,想老百姓之所想,千方百计的为老百姓分忧,这是我们市委领导对你们基层的期待和指示,你们执行的非常好。”说道这里,马宏伟转过头來看向对面密密麻麻的老百姓说道:“各位乡亲们,我是苍山市副市长马宏伟,这次也是跟着他们一起过來为大家解决问題的,我想问问大家,对于夏正德同志和马宏伟同志这次的表现大家满意吗。”

        听到马宏伟的这句话,下面老百姓立刻大声说道:“满意,满意。”

        马宏伟一笑,点点头说道:“嗯,大家满意就好,我身为副市长,对他们的表现也非常满意,请大家放心,不管任何时候,我们苍山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景林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都会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为大家多办实事和好事,为大家解决各种问題……”

        接下來,马宏伟又发表了长达5分钟的讲话,这才笑着和夏正德等人一起离去。

        而当马宏伟讲话的时候,夏正德和贺光明两个人对视一眼,全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鄙夷和不满,因为他们全都看出來了,马宏伟这是看事情大局已定出來摘桃子、抢政绩來了,这哥们也太无耻了一些,不过当着面两人自然什么话都不能说,还得恭维着,顺着,让对方感觉到如沐春风,心中却咬牙切齿。

        事情摆平了,柳擎宇借口城管局那边工作比较忙便跟马宏伟等人告辞回了城管局。

        回來之后,柳擎宇立刻把办公室主任龙翔喊了过來:“龙翔,你通知所有党组成员以及各个科室的负责人,半个小时之后召开党组扩大会议,至于会议的主題,就定为学习县委领导讲话精神,大力推进问责制度的落实。”

        柳擎宇说话的时候,脸色显得十分严峻。

        龙翔看到柳擎宇的脸色便知道,这一次党组扩大会议上恐怕有人要倒霉了,因为他从柳擎宇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气。

        韩明强办公室内,得到要召开党组扩大会议的韩明强、刘天华、张新生三人围坐在茶几旁,正在讨论着这次会议的议題。

        刘天华说道:“老韩啊,你看柳擎宇刚刚从垃圾填埋场现场回來就要召开会议,他意欲何为。”

        韩明强阴沉着脸说道:“恐怕柳擎宇这次是针对垃圾填埋场的事情來的,这一次我们布局布的那么深远,事情都闹得这么大,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真的能够把这件事情给平息下來,真是让我佩服啊,我真的很难想象,他到底使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夏正德和贺光明让他们在这次事件中对老百姓采取了妥协态度,要知道,这件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一直按兵不动就是因为忌惮这个项目背后承建商是邹海鹏的侄子,但是在明知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采取这种强硬态度,这其中的深意才是我最担心的,至于这次会议,我估计柳擎宇肯定也会出一些狠招,我们接着就是了。”

        听到韩明强这样说,张新生脸色阴沉着说道:“老韩,难道这次垃圾填埋场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为了这件事情我们费了多大力气啊,结果却沒有起到作用,我真是有些不太甘心啊。”

        韩明强嘿嘿一阵阴笑说道:“这个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只要想办法从夏正德和贺光明那边知道柳擎宇到底采取了什么办法摆平了此事,我们就可以采取相应的手段來应对,尤其是这个项目中涉及到了邹海鹏的侄子邹文龙的产业,就算我们不说恐怕邹文龙也不会罢休的,这个项目他们投入了那么多却最终停摆了,这损失怎么算,谁來承担这笔责任,这些都够夏正德和贺光明头疼的了,大家不要忘了,邹文龙他叔叔可是市委副书记,主管着人事工作,他们谁想要提拔的话不得过邹海鹏那一关。”

        听韩明强这样说,张新生和刘天华全都使劲点点头,不过此刻,两个人虽然脸上对韩明强的意见表示了肯定,但是心中却多了几分疑虑,因为以前柳擎宇沒有來的时候,韩明强针对其他局长所采取的每一个布局都可以说是完美无瑕,最终都能成功,并且成功的赶走了一个又一个局长,但是自从柳擎宇上任之后,韩明强的布局接连失败,这让他们对韩明强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充满信心了。

        半个小时之后,党组会准时开始。

        这一次会议上,韩明强沒有再像以前那样压在柳擎宇的后面赶到现场,因为上一次柳擎宇说得非常明确,只要他到现场就会开会,如果自己总是在柳擎宇他们开会的时候进去,自己这个常务副局长的面子就丢大发了,他也只能按照规矩提前3分钟左右赶到现场,以免落在柳擎宇的身后。

        柳擎宇坐在主持席上,目光从在座党组成员和众人身后靠墙位置的非党组成员、各个科室负责人的脸上一一扫过,随后沉声说道:“各位同志们,我们今天召开这次党组扩大会议的议題龙翔同志应该已经通知大家了,我们是要重点讨论一下问责制的落实问題,我相信大家都应该已经听说了在我们城管局主管的工作范围内、在城乡结合部的垃圾填埋场项目上,发生了群体**件,而导致这起群体**件的主要问題就是垃圾填埋场的垃圾污染问題,在这里,我想问一问各位,我们城管局内,谁是负责环卫所的,这个人來了沒有。”

        柳擎宇说话的时候,连正眼都沒有看钟天海一眼,因为自从发生了垃圾填埋场事件之后,柳擎宇就意识到钟天海这个环卫所所长百分百是韩明强的人,要知道,环卫所负责全县城垃圾处理、清运工作,对垃圾填埋场这么重大的项目不可能不知道,而老百姓的反馈意见他也不可能不知道,但是,钟天海却从來沒有向自己这个局长提起和汇报过,虽然每次的党组会议上钟天海这个党组成员都以一种中立的姿态出现,但是从这次事件、尤其是在这次关键时刻,在发生了群体**件这么大事情的情况下,钟天海竟然是直接把这件事情向韩明强汇报而不是向自己汇报,柳擎宇便完全确认钟天海这枚韩明强隐藏得极深的棋子。

        这一次,柳擎宇非常生气,后果十分严重。

        所以,柳擎宇回來之后立刻召集本次党组扩大会议。

        这时,钟天海讪讪一笑,说道:“柳局长,环卫所是我负责的。”

        柳擎宇假装才知道一样,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说道:“哦,原來你负责的啊,钟天海同志,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啊,为什么垃圾填埋场这个手续不全、民怨极大的项目你这个环卫所负责人从來沒有向我这个局长汇报过呢,如果你提前向我汇报了这个情况,也许今天这起群体**件就不会发生了,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一直把这件事情向我进行隐瞒吗。”

        钟天海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本來以为这次会议只是学习一下县委有关问责制的讲话精神,却沒有想到会议一开始,柳擎宇便将矛头指向了自己,不过身为党组成员,钟天海对柳擎宇倒是沒有太多的惧怕,他稳定了一下情绪,沉声说道:“柳局长,说起垃圾填埋场这个项目,其实原因很是复杂啊,你也知道,这种项目根本不是我们城管局能够影响得了的,也不是我们能够管得了的,我们环卫所只负责往垃圾填埋场里面倾倒垃圾,别的是不管的,而且我也沒有想到这件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毕竟这种事情应该是环保局或者县政府那边负责的啊,所以我认为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向您汇报的。”

        钟天海也是一个十分狡猾之人,他预感到形式不妙,立刻使用推卸责任**,想要把责任退出去,这原本是一招好棋。

        然而,他的对手是柳擎宇,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一寒,冷冷说道:“哦,按照你的意思,你对于老百姓对你们环卫所倾倒垃圾十分反感的事情你是不知道了。”

        柳擎宇这句话问完了,会议现场一片沉寂,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钟天海。

        因为有些聪明人已经意识到柳擎宇这句话里有话啊,尤其是其他那些党组成员们,大家跟着柳擎宇一起开会的次数多了,全都已经认识到这位年轻局长词锋之犀利,他的话里往往蕴含着让人不易觉察的陷阱,这也是现在柳擎宇在城管局内威望越來越高,众人对柳擎宇越來越畏惧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刻,钟天海也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