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86章 勾心斗角
  • 第186章 勾心斗角

    作品:《权力巅峰

        本來,当贺光明说完的时候,柳擎宇的眉毛就已经挑了起來,脸色显得异常难看,等到徐建华说完这番充满了指责和怒斥的话语之后,原本一直收敛着脾气的柳擎宇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脸上充满了怒气。www.lingdiankanshu.com

        如果是一般的官场人员,在领导怒斥他的时候,即便是领导说的不对,领导错怪他了,也会隐忍下來的,毕竟有些时候领导就算错怪你了,如果你要是反驳的话,本來一件小事就有可能闹大,隐忍下來的话,让领导骂的爽了,气出了,也就有可能大事化小了,但是柳擎宇就算柳擎宇,柳擎宇可是军人出身,做事直來直去,干过的事情就是干过,沒有干过的就算沒干过,想要冤枉哥们,门都沒有,我管你谁是谁。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徐建华和贺光明一眼,冷冷的说道:“贺县长,徐县长,我知道,我之前在藏拙茶馆事件中以及后來的一些工作上得罪了你们,让你们看着我柳擎宇非常不顺眼,对于这些我无话可说,但是,今天你们口口声声的说我们景林县城管局知道你们这些大领导要來视察工作,这我可得好好跟你们理论理论了,而且现在马副市长和夏书记也在现场,我想两位领导给我主持一个公道,看看你贺县长和徐县长是否涉嫌给我柳擎宇穿小鞋、打击报复。

        二位领导,如果我柳擎宇工作上哪里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可以直接批评我,如果我做得错了,我愿意接受你们的批评,但是请你们不要采取这种十分卑鄙的、阴险的、毫无节操、毫无底线的无耻手段來给我柳擎宇穿小鞋,说实在的,我柳擎宇的脚还是不小的,谁要想给我柳擎宇穿小鞋门都沒有,我不接受,我想请问一下贺县长和徐县长二位领导,你们口口声声说县政府办公室通知我们景林县城管局你们要下來视察了,我想问问你们,到底是谁通知我们城管局了,他叫什么名字,他通知谁了,为什么我柳擎宇沒有接到通知,为什么我们城管局办公室主任龙翔沒有得到通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你们早就上下串联起來想要一起给我柳擎宇一个难看。”

        柳擎宇这番话说完,马宏伟和夏正德两个人的眉头全都是一皱。

        对于马宏伟來讲,他非常清楚他这一次下來就是找柳擎宇的麻烦的,他不介意抓住任何机会狠狠的打击一下柳擎宇,毕竟在春节前的新源大酒店事件中自己的儿子差点就身陷牢狱之灾,虽然后來邹文超一个人抗下了所有的罪责,但是他也为此付出了相当沉重的政治代价,而这些代价他却有苦难言,但是,马宏伟毕竟是副市长,虽然下來的目的是找柳擎宇麻烦的,但是他做事情还是比较讲究的,绝对不会在一些小事情上做些手脚,而是要抓住真正的证据往死里整,如果证据不足的话,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在柳擎宇的身后还隐隐的站着一个王中山,那可是市委书记,他如果要是随意找一件小事就整柳擎宇的话,那是给自己找麻烦的。

        所以,自从进入柳擎宇的办公室之后,虽然柳擎宇表现出了对自己的轻视之意,他虽然心中有气,但是却并沒有说什么,尤其是当贺光明和徐建华两个人质问柳擎宇的时候,他更是一句话都沒有说,因为他也感觉到这件事情里面隐隐透露出一丝诡异,他不相信柳擎宇知道自己要过來视察敢丝毫不讲究官场规矩不下去迎接,他相信柳擎宇沒有那么傻。

        而此刻的夏正德却从柳擎宇的话语之中听从了几分玄机,对于柳擎宇的为人夏正德是相当欣赏的,他知道,柳擎宇这个年轻人虽然为人十分高调、嚣张,但是做事却十分地道,在一些官场礼仪上、官场规则上、在正常情况下柳擎宇是绝对不会去违背的,他都能很好的去执行,而柳擎宇的这番质问明显表明柳擎宇是的的确确沒有接到政府办的通知的,想明白这一点夏正德可不干了,好歹柳擎宇也是自己的人啊,你们政府办不通知他现在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却跑过來挑柳擎宇的毛病,这根本就是穿小鞋啊,这也太无耻一点了。

        想到此处,夏正德脸色阴沉着看向贺光明说道:“贺光明同志,既然柳擎宇同志要求马副市长和我给他主持一个公道,我认为这件事情还真的很有必要弄个清楚,如果柳擎宇接到了通知他不出去迎接,这是柳擎宇不对,必须要受到处罚,但是如果他沒有接到通知呢,这说明什么问題。”说这话的时候,夏正德看向贺光明和徐建华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这一下,贺光明和徐建华两个人的心也有些虚了。

        因为贺光明虽然痛恨柳擎宇不给他面子,但他毕竟是县长,做事情也还是毕竟规矩的,也不至于在这种小事上故意给柳擎宇穿小鞋,而且他也的的确确吩咐下去让政府办通知景林县城管局做好迎接准备的,所以,当看到柳擎宇那义愤填膺的态度和夏正德那满脸杀气的时候,他立刻就意识到柳擎宇这边很有可能沒有问題,柳擎宇肯定是被冤枉的。

        马宏伟能够混到副市长这个级别自然智商和情商都非常高,当他看到贺光明和徐建华两人的脸色的时候就知道柳擎宇肯定是冤枉的了,如果这件事情真的继续追查下去的话,最终丢脸的绝对不是柳擎宇,而是贺光明和徐建华,并且反而容易让夏正德因此抓到把柄而获得一起优势,所以他立刻出面打圆场了。

        马宏伟笑着说道:“夏正德同志、贺光明同志,你看你们这些当县领导的,怎么能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僵持起來呢,我看这件事情不管到底是谁对谁错,都可以放在一边,毕竟今天我们是过來视察工作的,我们还是以大事为主,这种小事就先放一放吧。”

        马宏伟十分聪明,他并沒有说这件事情就此罢了,因为那样的话并不符合他的利益,他让这件事情先到此为止,那么等自己离开之后,这件事情是否要追究就看夏正德和贺光明之间如何去斗争了,而他们两个人之间只要斗争下去,那么贺光明为了确保获得优势,就不得不在这个问題上寻求自己的支持,而且贺光明和徐建华要想在城建这块获得自己的大力支持,就更离不开自己的支持,如此一來,自己局中协调,进退自如,而且自己这么一打圆场,还为双方解决了僵持局面,双方都得对自己表示感谢,这绝对是一举数得之举,官场老狐狸的算计可见一斑。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马宏伟的这番算计肯定是十分绝妙的。

        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柳擎宇,如果是一般人看到副市长都出面协调了,那肯定要给个面子啊,但是柳擎宇他不是一般人啊,他做事从來都讲究一是一,二是二,他不会去冤枉别人,更容不得别人冤枉自己。

        等马宏伟说完这番话之后,柳擎宇立刻看向马宏伟说道:“谢谢马副市长的好意,我柳擎宇心领了,不过马副市长,夏书记,我认为这件事情必须得先弄清楚,我柳擎宇不是那种不知道进退的人,更不是目无领导不懂官场规则的人,如果是我做错了,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别人故意给我穿小鞋,戴帽子,各位领导,我希望大家能够帮我主持一个公道,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贺县长您打一个电话问问政府办到底是谁给我们县城管局打的电话就成了。”

        听到柳擎宇说完之后,马宏伟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不开眼,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给。

        此刻,夏正德的想法和马宏伟想法不同,他对柳擎宇敢于在这个时候还坚持自己的意见还是非常支持的,因为他看得清楚,如果今天这件事情真的要是让贺光明、肖建辉得逞的话,那么最终不仅柳擎宇要背上黑锅,自己这个柳擎宇背后之人也是要背上一些骂名的,也是要被打脸的,所以,等柳擎宇说完之后,夏正德立刻看向贺光明说道:“贺光明同志,我看你就打一个电话吧,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也算是给马副市长一个交代,要不真要是让柳擎宇背上这么一个不尊重领导的罪名,他心里不甘,马副市长和咱们大家也都不爽不是。”

        贺光明只能点点头,拿出手机來准备拨打电话。

        此时此刻,看到夏正德开始拨打电话,韩明强的脸色刷的一下苍白了起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闹到如此程度,他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敢当着副市长和这么多县委领导的面來对质此事。

        他的心开始下沉了,心中暗道:“不好啊不好,这件事情是我在里面捣鬼啊,我接下來应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