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85章 上眼药穿小鞋
  • 第185章 上眼药穿小鞋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徐建华的询问,韩明强故意做出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苦笑着说道:“可能是柳局长比较忙吧。www.lingdiankanshu.com”

        韩明强这是在上眼药啊,这眼药一上,不仅马宏伟、贺光明等人怒了,就连夏正德的脸上都多了一丝怒气。

        这时,马宏伟淡淡一笑,显得十分大度的说道:“嗯,这样啊,既然柳局长比较忙,那我们就去柳局长办公室去看看他嘛,毕竟他也是为了工作嘛,只要他能够把景林县城管局的工作做好,就算眼中沒有我们这些领导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嘛,柳擎宇同志不是常说嘛,他要全心全意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啊,至于接待和迎接我们这些领导的事情,可能他沒有放在心上吧,像柳擎宇同志这样能够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放在为老百姓做实事上的领导干部我们要大力表扬嘛,我们应该号召全市的干部向他学习嘛,走吧,我也想要看一看,我们的柳局长都在忙些什么,这次下來视察,我主要是看看下面干部的工作作风如何,精神面貌如何,大家的工作中有沒有什么问題,如果柳擎宇同志做得比较好的话,我们可以把柳擎宇同志当做一个典型來宣传宣传嘛。”

        马宏伟的话说得十分大度,一般人听在耳中也感觉这个领导挺和蔼的,挺有人情味的,但是在官场上听领导讲话,揣摩领导讲话的真实意思却绝对是一门功夫,不是体制内的人很多时候很难真正把握领导讲话的真正意思,就像眼前,虽然马宏伟这话讲得这么漂亮,字字句句都体现出了他这位副市长的宽宏大量,甚至还对柳擎宇大加赞赏,但是如果知道马宏伟和柳擎宇之间发生过一系列恩怨的人却全都感觉到心里一阵阵发寒。

        因为有些时候,领导讲话的实际意思与他讲出來的话恰恰相反。

        此刻,夏正德、贺光明等人都可以从马宏伟的话语言辞之中感受到马宏伟心中那强烈的怒气,但是,马宏伟的话却让众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尤其是那句把柳擎宇当成典型來宣传宣传这句话就更有讲究了,因为典型有两种,一种是正面典型,一种是负面典型,而以柳擎宇和马宏伟之间的关系柳擎宇可能被当成正面典型來宣传吗,当然不可能,所以,马宏伟的意思非常明确了,这是准备把柳擎宇当成负面典型來宣传的节奏啊,这看似褒扬的话语之中杀气弥漫,危机四伏啊。

        此刻,一直站在自己办公室窗前观察着外面形势的龙翔看到局大门口处正在握手的马宏伟等人的时候,心中就是一凛,他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向柳擎宇汇报道:“局长,这次前來视察主要领导是副市长马宏伟,县委书记夏正德和县长贺光明、副县长徐建华陪同视察,您看咱们要不要出去迎接一下。”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不去了,他们既然都到了门口了,那咱们再去就显得有些不给他们面子了,咱们就假装不知道好了,我这次倒是要看看,这一次的视察到底是谁给我下得绊子,龙翔啊,你好好的想一想,今天可是春节之后上班的第一天啊,有哪个领导会在这个时间下來视察工作,这件事情是不是透露着一丝诡异吗,难道马宏伟身为副市长不需要参加市政府的会议吗,难道市政府的会议会像我们县城管局会议那样半个小时之内就结束吗,而且苍山市距离景林县有2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他们现在就到了,他们需要什么时间启程啊,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马宏伟今天前來视察绝对是有备而來,有所为而來,他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我柳擎宇啊,现在敌人都冲上來要打脸了,我们哪里还有必要再把脸送上去让他们去打,相反的,这一次,我要狠狠的打一打他们的脸才行。”

        听到柳擎宇的这番分析,龙翔顿时恍然大悟,他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局长,还是你看得远啊,听您这么一说,看來今天这次所谓的视察根本就和鸿门宴差不多啊,这根本就是一个专门针对您所布设的一个局,而且参与这个布局的绝对不仅仅是韩明强,而是韩明强、马宏伟甚至是贺光明、徐建华等人也有可能参与了这个局的布置啊,这些人真是太阴险了。”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沒错,龙翔,你很聪明,能够举一反三,而且根据我的分析,他们很有可能还有后手在后面,否则的话,以马宏伟堂堂副市长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间前來视察呢,看來,这一次他们的布局玩得应该小不了啊,只是我真的很好奇,他们到底布置的是什么局呢,竟然如此兴师动众的,连县委书记夏正德和县长贺光明都给请來了,按理说像马宏伟这样排名的副市长下來视察有个常务副县长陪同就差不多了。”

        柳擎宇说道这里,脸上的斗志越來越浓,拳头紧紧握住说道:“好了,龙翔,就这样吧,咱们好好的看一看,韩明强这一次能玩出什么花样出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便低头忙起自己的工作來,就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有领导前來视察一般。

        这个时候,在经过一番寒暄客套之后,副市长马宏伟已经在夏正德、贺光明等人的陪同下上了楼,上楼之后,夏正德笑着说道:“市长,要不咱们先去会议室休息一下,然后通知柳擎宇让他们过來向您汇报一下工作。”

        此刻,夏正德这是在想办法为柳擎宇降低仇恨值了。

        然而,马宏伟却是使劲的摆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柳擎宇同志是一个真正为老百姓做事的好干部啊,怎么能让他过來找我们來汇报工作呢,我们应该上门过去看看柳擎宇同志,应该上门听取柳擎宇的工作汇报嘛,虽然我们是领导,但是领导也应该体恤下属才行啊,走,咱们先去柳擎宇的办公室看看,韩明强同志,你头前带路。”

        韩明强连忙点点头,迈步紧走几步微微侧着身体在前面开路,直奔柳擎宇的办公室而來。

        來到柳擎宇的办公室门前,韩明强本來可以直接推门而入的,毕竟外面还有这么多大领导嘛,但是他却故意轻轻的敲了敲房门,等了一会,听到里面传來柳擎宇说进來的声音以后这才推开房门,侧着身体站在一旁,请马宏伟等人先进去。

        此时此刻,看到韩明强这副做派,马宏伟、贺光明等人脸色全都阴沉了下來,夏正德则的脸色则更加阴沉,在夏正德看來,韩明强这种小伎俩固然可耻,但是这个柳擎宇也太嚣张了,市领导和县领导都到了办公室门口了,他竟然也不说出來迎接一下。

        这时,马宏伟、夏正德、贺光明等人这才鱼贯进入柳擎宇的办公室内。

        这个时候,柳擎宇听到脚步声这才假装抬起头來看了一眼,然后脸上故意露出十分震惊的表情,连忙从座位上站起身來向众人走了过來,一边走一边说道;“哎呀,夏书记,贺县长你们來了啊,你们这么多人到了我们城管局我未曾远迎还请当面恕罪啊,夏书记,贺县长,你们过來视察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啊,我好安排人出去迎接。”说道这里,柳擎宇这才假装看到了马宏伟说道:“二位领导,这位领导是……”

        当柳擎宇这一连串的话说完,马宏伟、夏正德、贺光明三人脸色全都是一变。

        马宏伟沒有想到柳擎宇并沒有最先向他问候,而夏正德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不知道他们要过來视察,而贺光明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知道了假装不知道,他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对于马宏伟这位副市长几乎视而不见,直到最后了才问了一句。

        马宏伟的脸色自然显得十分难看。

        这时,贺光明有些震怒了,他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柳擎宇同志,这位是我们苍山市主管城建的马宏伟马副市长,你这个局长架子真是好大啊,其他同志都下去迎接了,就你这个局长坐在办公室里大马金刀的等着我们这些领导前來过來拜访你,看來你的级别比我们还高啊。”

        贺光明说话之间,充满了讽刺和揶揄,更是直接暗示柳擎宇根本是在耍大牌,是在撒谎。

        而等贺光明说完之后,副县长徐建国更是阴沉着脸说道:“柳擎宇同志,在我们下來视察之前,县府办办公室应该已经同志你们城管局方面了,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为什么其他的党组成员都知道了偏偏你这个局长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同志都下去迎接了为什么你不下去,你这不是在耍大牌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真本事啊,连市领导和县领导都不放在眼里啊。”

        徐建华再次给柳擎宇扣上了几顶大帽子。

        此刻,夏正德一直沉默不语,他想要看看,柳擎宇到底怎么辩解,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柳擎宇要不能给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恐怕自己也很难再包庇他,毕竟如果柳擎宇要真的是无缘无故耍大牌的话,这在官场中是一种十分不理智、近乎于政治自杀的一种行为,在任何领导那里都是要受到打压的,毕竟,官场是一个讲究级别和礼仪的地方。

        PS:感谢kk7688、我说我不是流氓、寒江蓑笠翁1、LONGINES和各位兄弟们贵宾票、盖章、凸票、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