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6章 铁腕手段第四招
  • 第176章 铁腕手段第四招

    作品:《权力巅峰

        还沒有等韩明强坐下呢,柳擎宇便根本不再鸟韩明强这个茬口,直接沉声说道:“刚才刘天华和张新生同志都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了,下面我也谈一谈我对于把罚沒款当奖金來发的看法。www.lingdiankanshu.com”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色严肃了许多,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了:“各位同志们啊,虽然我不否认,在我们景林县甚至是白云省的很多地方一些部门的的确确存在着用罚沒款当奖金发的案例,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一点,我们这个单位是什么单位,是景林县城管局啊,我们执法的时候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群体,大部分是小商小贩,他们本來就是处于最弱势的、最底层的群体,他们之所以要去摆摊设点就是要解决家里的生存问題,他们摆摊赚的那点辛苦钱要承担着解决家里老人的医药费、解决孩子的上学问題、解决家里买菜买米买粮的问題。

        然而,我们某些城管执法人员,却偏偏对这样生活在最底层的老百姓动辄就给予罚款,抄沒最基本的生存工具,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过,那些执法人员所开出的一张张罚单对那些小商小贩们來说意味着什么,这有可能意味着他们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的生活费都要搭进去了,是,罚款罚的多了,大家的年终奖金就可以分得多一些,但是大家有沒有想过那些被罚款的群众,他们是怎么过年的啊,大家有沒有想过,在你们花着罚沒款发下來的奖金大鱼大肉的吃着的时候,在你们花着罚沒款发下來的奖金购买各式各样奢侈品的时候,那些小商小贩们、那些被你们收缴了罚款的老百姓们很有可能一家几口人缩在几平米不到的沒有暖气的出租屋内,在瑟瑟寒风中,端着一碗面条,就着一锅烂白菜,皱眉不展的吃着,他们还在为明天的生计而发愁,他们还在为老人的医药费而发愁,为孩子的学费而发愁。”

        说道这里的时候,柳擎宇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了:“同志们啊,谁家沒有老人,谁家沒有儿女,谁家不需要解决生存问題啊,但是大家拍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我们在座的各位,我们城管局的所有的干部职工们,有几个家里生活困难到每天只能吃面条的程度,沒有吧,正因为你们沒有,正因为你们不了解老百姓的疾苦,所以有些人才在执法的时候为所欲为,肆意罚款,甚至是为了罚款而罚款,为了多拿奖金而罚款,而导致执法人员想法设法去罚款的根源之一便是我们城管局这条用罚沒款当奖金发的这个不成文的规定,是,大家辛苦一年了,有奖金拿了,但是大家考虑过沒考虑过那些被你们罚款的那些最底层的老百姓的感受啊,为什么现在很多社会上的群众对我们城管局的工作不理解,大家难道就真的沒有认真反思过嘛。

        我不否认,在这个社会上的确有一部分的小商小贩,总是喜欢违规占道经营,他们的这种行为极大的影响了城市的形象,但是,就沒有一种方法可以和谐的在解决这个问題,可以尽力的化解这个矛盾吗,我看未必,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沒有我们做不到的,而之所以沒有做到,说白了,还是因为利益关系的问題,很多人不愿意去做。”

        说道这里,柳擎宇直接从手边拿过一份材料狠狠的摔在了桌面上大声说道:“大家看到这份文件了吗,这是我们省前几年就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各级部门财务监督管理的意见》,在这份文件中已经明文规定,严禁各级单位使用罚沒款当奖金來发,但是我们景林县城管局到底是怎么做的,某些人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萧规曹随,说什么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合理个屁,你们不过是在为保护自己的利益寻找各种理由罢了,省里都有明文规定了,为什么不执行,为什么要口口声声的说什么如果不把罚沒款当奖金发就会惹得局里干部群众的不满,到底是在座的干部不满还是局里的群众不满。

        不要拿什么历任局长都沒有反对过这种制度來压我,沒有用的,我柳擎宇不是以前的历任局长,我是柳擎宇,我不希望在重蹈前几任局长的覆辙,我不希望时刻都被人惦记着,算计着,我柳擎宇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想办法缓解我们景林县城管局和下面基层老百姓之间那日趋紧张的矛盾关系,而为了缓解这个矛盾关系,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宣布从今以后,执法大队所罚沒的罚沒款将不再作为我们景林县城管局年终奖金的发放资金來源,而且今后奖金的分配制度也将不再遵循之前的分配制度,而是按照全新的绩效考核标准,根据每个人在自己岗位上工作量的大小、贡献的大小、表现的好坏、民意测评如何等等考核指标的综合汇总來确定奖金分配方案的比例,至于领导层的奖金比例,以前的时候领导层的奖金比例实在是太高了,直接占据了所有奖金的一半以上,这样的分配比例实在是太不合理了,今后必须要裁减领导层奖金的分配比例,大家对于我的提议有什么意见吗。”

        当柳擎宇宣布完这件事情之后,现场一片沉默。

        谁也沒有想到,马上就要年底了,柳擎宇竟然再次出了这么一个狠招。

        尤其是韩明强和刘天华、张新生等人,此刻他们的双眼全都喷着怒火,因为以往每年的时候,由于韩明强掌控着财务大权,所以每年的罚沒款在划拨下來的时候,他首先就会先从罚沒款中提留出三分之一來进入小金库,作为他们第二年吃吃喝喝等各种行为的资金來源,然后在剩下三分之二罚沒款的分配过程中,对于分配比例也是精心计算,虽然表面上他们在奖金的比例上比局长低,但是实际上,他们会通过各种手段上下其手,最终他们三人拿到的奖金都比局长至少要多出一半,比以前副局长和党组成员也多出一半以上,虽然其他党组成员和下面的普通群众有所不满,但是由于总是有奖金发的,而且最终发下來的奖金对比别的单位也不少,所以大家也就忍了。

        此刻,当柳擎宇宣布完这个消息之后,三人自然是最为愤怒的。

        所以,柳擎宇话音落下之后,韩明强便首先发难了:“柳局长,我反对你的这个提议,如果不动用罚沒款來发奖金,我们以后每年的年终奖金如何发,年终奖金资金从哪里來,难道你不知道如果发不下奖金來,会让单位的干部群众指着我们的脊梁骨骂吗,他们会说我们的领导层沒有本事的,别的单位领导都能弄到年终奖金來发,我们如果弄不到的话,是不是显得我们特别废物呢。”

        说话之间,韩明强直接将矛头指向柳擎宇。

        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沉声说道:“韩明强同志,请你注意一个问題,我刚才已经说得非常明确了,我的意思是从今年开始,不再使用罚沒款來当奖金发,但是却并沒有说不会发年终奖。”

        听柳擎宇这样说,韩明强继续步步紧逼,满脸严肃的质问道:“敢问柳局长,不拿罚沒款來发,你拿什么來发,这笔罚沒款最终将会如何使用。”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韩明强同志,据我所知,咱们局里也是有小金库的吧,而且小金库里面的资金也是相当丰厚的,据传言这笔资金是某些人用第二年吃喝玩乐等各种公款消费的,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现象啊,我们国家早已经三令五申严禁各个单位私设小金库,我们城管局必须要坚决执行国家的各种指示精神啊,所以,我决定,今年的年终奖金就拿小金库里面的这笔钱來发了,从今以后,坚决杜绝各个单位、各个部门小金库的设置,至于这笔罚沒款的使用情况,春节之前我们就先不讨论了,等春节回來之后在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讨论,怎么样,大家对于我的提议有沒有异议,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可以举起手來。”

        柳擎宇说完,目光扫视众人。

        韩明强、张新生、刘天华当场举起手來,然而,当他们看向其他众人的时候,却发现再也沒有一个人举起手來了,不过当他们三人紧紧的盯着姜立武看了一会,姜立武最终也缓缓的举起了手,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是非常不愿意举手反对的,因为在整个小金库资金的使用过程中,在他们这四个人的组合之中,他是最沒有发言权,也是使用最少的,为了这种事情和表现越來越强势的柳擎宇对着干有些不值,但是看到三人那气势,明显有不举手以后就要把自己排除在小团体之外,为了长远利益,他只能举手反对了。

        然而,除了他们四个人以外,再也沒有任何人举手了,因为其他人对于韩明强等人私设小金库的行为是十分嫉妒的,而且他们也沒有获得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如今柳擎宇摆明了不再动用罚沒款來发奖金了,唯一的资金來源只有小金库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只能支持柳擎宇的意见。

        此刻,柳擎宇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看着韩明强说道:“不好意思啊韩明强同志,5票对4票,你们四个人的反对意见无效。”

        霸气,柳擎宇这句话说得非常霸气。

        韩明强心中这叫一个气啊,他太郁闷了,他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他在思考着怎么样才能把柳擎宇逼到绝路上去。

        而柳擎宇心中也在盘算着,自己下一步该如何收拾韩明强。

        PS:感谢138****4400兄弟6000多贵宾票超级强力支持,恭喜兄弟成为权力巅峰第一位人仙,这个月梦梦会根据存稿情况专门再次加更2章送给兄弟的,感谢麦豆豆的小兜116张凸票强力支持,感谢休闲一厦、乱笔士、150****0760、彤彤妞2021、137****1717、含嫣00、135****1399、磊砳以及各位兄弟们贵宾票、盖章、凹凸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