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61章 铁腕手段第三招(1)
  • 第161章 铁腕手段第三招(1)

    作品:《权力巅峰

        此刻,整个大会议室内,所有人全都把目光放在了柳擎宇的身上,大家都很纳闷,这个时候,柳擎宇会宣布什么事情,而且还是三件事情。www.lingdiankanshu.com

        柳擎宇的目光缓缓在在场众人脸上扫过,最后目光落在韩明强的脸上,用一种十分宏亮、充满强硬、沒有任何商量的语气大声宣布道:“我宣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刚才韩明强同志所宣布的被裁减名单无效。”

        哗,柳擎宇这番话说完,全场的气氛顿时一下子被引爆了,几乎所有人在这一刻的目光中全都充满了震惊、不解,很多人全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來,而那些之前被韩明强念过名字的人很多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惊喜、兴奋、感激之情,更有很多人开始欢呼、雀跃、庆贺起來。

        整个现场一片哗然。

        而此时此刻,最为震撼的要属韩明强、刘天华和张新生这三个人了,他们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在全体大会上宣布这样一件事情,尤其是韩明强,脸上更是充满了震怒之色,双眼充满愤怒、不满的冷冷的盯着柳擎宇,声音阴冷大声的说道:“柳局长,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随着韩明强这句话说出來,原本哗然的现场再次安静了下來,大家都知道,虽然柳擎宇宣布了韩明强的那番话无效,但是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以韩明强的背景,恐怕柳擎宇未必能够占到什么便宜,甚至有可能无功而返,所以,此刻,那些被韩明强念到名单的协管人员全都充满了焦虑、期待的看着柳擎宇,他们希望柳擎宇的话最终得到实现,而与他们心态恰恰相反的,是那些在韩明强考核过程中沒有最终上榜的人,他们希望柳擎宇的这番话不能成立,因为如果柳擎宇的这番话成立的话,他们将会再次面临重新考核,那样的话,他们就未必能够不被裁减了,按照韩明强的名单,他们至少多了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不被裁减。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韩明强一眼,沉声说道:“韩明强同志,我想问你一句,你身为城管局常务副局长,对于城管局内部的工作流程,到底是了解还是不了解。”

        韩明强冷冷一笑说道:“当然,我当然了解。”这个时候,韩明强是绝对不能露怯的。

        柳擎宇使劲的点点头:“好,既然你对城管局内部的工作流程全都了解,那么我想请你一句,按照工作流程,向第一批次协管人员的考核过程和考核结果需要不需要向我这个城管局的一把手进行汇报,最终的裁减人员名单需要不需要我这个一把手签字确认,如果不需要我这个一把手签字确认,不需要我这个一把手來进行最后的把关,那么一旦最后因为这个名单的问題引出了别的事情,是由我柳擎宇这个一把手來负责还是由你这个始作俑者來负责,如果不需要我这个一把手來签字,那么还要我这个一把手有什么用,是摆设还是傀儡。”

        柳擎宇这番话说完,目光犀利直视韩明强。

        这一下,韩明强原本直视柳擎宇充满决不妥协的目光一下子就软弱了下去,他不得不承认,柳擎宇的接连反问几乎全都问道关键节点上了,他的目的就是自己出面做坏事,让柳擎宇承担责任。

        但是现在,柳擎宇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问題摆在了桌面上,这就让他有些下不來台了,他再次意识到,这个柳擎宇真不是一个按理出牌的主啊,这要是其他前几任局长,吃亏也就吃亏了,只能隐忍了,而柳擎宇不仅沒有隐忍,反而拿到了大家面前來说,这根本就是无视官场*潜*规则啊。

        这时,柳擎宇的语气再次咄咄逼人起來:“怎么,韩局长,你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顷刻之间,柳擎宇把刚才韩明强的那句话原物璧还。

        韩明强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來,略微沉吟了一下,这才冷冷的说道:“不好意思,沒找你签字的确是我疏忽了,但是,这个结果却是我和刘局长、张局长几个人一起讨论通过的,你不应该取消他们的有效性。”

        柳擎宇冷冷一笑,沉声说道:“韩明强同志,我不管你和谁商量过、讨论过这份名单,但是我想你应该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当初是谁把第一批次裁减协管人员考核任务交给你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这个城管局的一把手,我为什么沒有把这个任务交给别人,因为这个任务关系到我们协管人员的最终去留问題,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大事,因为这个事情关系到我们第二批次裁减的考核问題,因为我相信你这个常务副局长肯定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好,因为我相信,你肯定会按章办事,如果连你这个常务副局长都不按章办事,那其他人谁还会遵守我们城管局的各项规章制度,我们制定这些制度还有什么用,现在国家三令五申必须要文明执法,要按章办事,你身为常务副局长,怎么能带头起到反面作用呢。”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又继续对韩明强进行批评:“韩明强同志啊,你身为常务副局长,不应该这样做啊,你这样做,不仅会扰乱我们城管局的正常工作流程,还会让别人以为我这个城管局局长是一个傀儡呢,这对我的个人形象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啊,虽然我相信你身为常务副局长,肯定不会也不应该产生这种想法,但是,身为一把手和二把手,我们都应该共同努力,维护好彼此的形象,维护好我们城管局内部正常的工作流程,难道不是吗。”

        当柳擎宇这一番话说完,韩明强气得快要吐血了,柳擎宇这番话实在是太阴险了,虽然表面上看根本是在和颜悦色的说话,实际上,他话里话外的意思简直是句句像刀子一样砍在他的身上啊,这简直是在直接将他这个常务副局长塑造成了一个想要谋权篡*位之人啊,但是,柳擎宇的这些话他却偏偏无法反驳回去,这让他感觉到十分的憋屈。

        而柳擎宇的这番话说完,在场的全局工作人员却不得不对柳擎宇刮目相看了,谁也沒有想到,这位年轻的局长词锋如此犀利,竟然让韩明强这个土皇帝说不出话來了。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再次发动了又一波进攻:“韩明强同志,在座的各位党组成员,全体的同事们,你们说一说,韩明强同志这次沒有按照流程去操作、最终宣布的裁减名单我柳擎宇能够宣布他有效吗。”

        “不能,不能。”柳擎宇的话音刚落,在场的很多被韩明强宣读名单的人全都大声的应和起來,给予了柳擎宇最为强烈的支持,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因为他们知道,现在整个城管局内,除了柳擎宇这个局长以外,沒有人会为他们出面,沒有人会为他们做主的,因为他们无权无势无钱,只能任人宰割,至于那些党组成员们,此刻也全都蔫了,这个时候,谁敢出面反对啊,到时候柳擎宇一个不按章办事的大帽子扣下來,谁也承受不了。

        听到众人的应和之声,柳擎宇轻轻点点头,淡淡一笑,随即看向韩明强沉声说道:“韩明强同志,我相信你也听到在场众人的心声了,我们身为城管局的高层干部,必须得按章办事啊,必须得遵守相关的流程啊,而且我听有不少协管人员反应,说是你和刘天华、张新生等人在负责考核的过程中,吃拿卡要,徇私舞弊,对于给你们送礼、或者向你们靠拢的人高抬贵手,考核评分的时候会有所关照,而对于那些不给你们送礼、不向你们靠拢之人,则重点关照,肆意拉低评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柳擎宇的话刚刚说道这里,韩明强顿时双眼一亮,因为这个地方,恰恰是他给柳擎宇设置的一个陷阱,他就等着柳擎宇往里跳呢,所以,他立刻说道:“柳局长,到底是谁跟你反应的,让他给我站出來,我韩明强行得正,坐得端,不怕任何人指责,但是,如果我们沒有那样的行为,我想柳局长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了。”

        韩明强立刻抓住时机,向柳擎宇进行反击。

        然而,柳擎宇听完韩明强的话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韩明强同志,你不要着急嘛,要等我讲完之后在发表你的意见吗,我刚才有说你不对吗,沒有吧,韩明强同志,这个时候,我不得不再批评你两句了,我好歹也是局长是吧,也算是你的顶头上司是吧,我讲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下,等我把话讲完之后在发言啊,要不你來当这个局长。”

        这一下,韩明强再次被柳擎宇气得差点吐血,他沒有想到,这种细节上的问題都被柳擎宇拿出來放大批评自己了,他只能冷冷的怒道:“那柳局长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韩明强这一次直接略过了柳擎宇刚才的批评,直接指向柳擎宇刚才那番话的核心,他要想法设法把柳擎宇引入到自己设置好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