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64章 失控
  • 第1764章 失控

    作品:《权力巅峰

        沈鸿飞的目光在陆一帆、邹金龙以及曾振天、张尹睿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些人全都低头不语,不肯与他对视。+◆

        这让沈鸿飞的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失控!常委会已经隐隐有要失控的迹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随着新任市委常委、副市长邹金龙的上任,鹿鸣市的市委班子已经全部配备齐全了。当然了,由于柳擎宇一直在医院养伤,所以,原本应该有13名市委常委现在只有12人到场,而现在,表决刚刚开始,竟然有6名常委支持了孙德胜的意见,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尤其是陆云飞和张尹睿,虽然大部分时间保持中立,但是一旦自己亮明态度,他们一般都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两个会改变立场呢?

        沈鸿飞并没有看到,此刻的陆云飞和张尹睿两人脸色有些难看,甚至还带着一丝愧色,但是他们的手却坚定的举着,眼底深处似乎有一抹难言之隐在闪烁着。

        沈鸿飞的目光在剩下几名常委们的脸上扫过,心中开始有些没底了。剩下的这些常委,陈棉灿、臧东升、王红波是属于柳擎宇的人马,他们正常情况下应该会支持自己的,但是李向军一向都是保持中立立场,这件事情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明确表态。如果李向军要是明确表态的话,也许自己这边还有希望能够与对方打平,但是新增补的常委陆一帆的态度他可就摸不准了。

        想到此处,沈鸿飞的目光向着陆一帆看了过去。

        然而,让他彻底郁闷的一幕出现了。陆一帆在犹豫了半晌之后,竟然也举起手来,看到沈鸿飞向着他看过了,他冲着沈鸿飞略微充满歉意的苦笑了一下,还是举起手来。

        7票!

        竟然有过半数人员选择支持孙德胜的意见!

        败了!自己竟然败了!

        如果说败给柳擎宇,沈鸿飞心中或许会好受一些,毕竟柳擎宇这家伙做事十分妖孽,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即便是输给柳擎宇,他也相信,柳擎宇一定会把工作做好,只不过柳擎宇与他有些时候理念不同罢了。

        但是输给孙德胜,却不是他心中愿意接受的。因为沈鸿飞总是有一种感觉,这个孙德胜做事私心还是比较重的,尤其是上次在鹿尾岛项目主导权之争的时候,孙德胜是旗帜鲜明的想要站出来摘鹿鸣市的桃子的。

        只不过那一次鹿鸣市在最关键时刻,柳擎宇接到关键信息,最终扭转了局面,逆转了结果,不过为了大局,鹿鸣市方面只能提议由孙德胜来担任顾问。

        本来,提议孙德胜来担任顾问只不过是鹿鸣市的权宜之计,只是为了给省里一个面子。

        但是沈鸿飞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提议竟然在二期工程上成为一个自己给自己挖的陷阱,孙德胜竟然在这次关键的会议上突然掌控了整个鹿鸣市常委会的大局。

        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脸往哪里放?如果上面的领导知道了,会不会怀疑自己对鹿鸣市的掌控力?孙德胜到底私底下做了什么工作,为什么这么多人竟然选择支持他?

        一时之间,沈鸿飞心中千思百转,最终只能满脸苦涩。

        “沈书记,你看现在已经有7名常委表态了,这结果是不是已经出来了啊?”这个时候,孙德胜自然不会放过乘胜追击的机会。

        沈鸿飞脸色更加难看了,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暂时认输,轻轻点点头:“好,既然大部分同志们都支持孙副省长的意见,那我们就以多数同志们的意见为主。但是,我保留意见。”

        沈鸿飞能够混到如今这个位置,自然不是简单之人。

        既然眼前这一局他输了,他输得起。输阵不输人!

        在随后的会议上,孙德胜虽然提出了一些提议,但是全都被沈鸿飞直接否定了,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给孙德胜提出投票表决的机会,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孙德胜在私底下做了大量的工作,导致整个常委会事态几近失控。

        所以,只要沈鸿飞认为孙德胜的提议中带有私心的,不利于公平工作展开工作的,不管孙德胜说什么,他都坚决而强势的反对,如果孙德胜还想要继续坚持,那么他则直接表示,这个事情暂时先放一放,等他考虑一下,等时机成熟之后再进行最终决策。

        孙德胜倒也是有分寸之人,他知道,在评标委员会的人选问题上他突然袭击成功,这个结果已经相当不错了,因为评标委员会多了两个人之后,他对于整个评标结果的走向将会增强很多话语权。

        所以,在随后的一系列讨论中,他也并没有逼着沈鸿飞再次进行常委会表决。因为他也清楚,自己不过是一个顾问而已,如果过分插手这个项目,恐怕沈鸿飞会强烈不满,如果去省里告状的话,恐怕他也讨不了好。而且沈鸿飞身为鹿鸣市市委书记,可是拥有一票否决权的。

        沈鸿飞在评标委员会人选上没有动用一票否决权是因为他爱惜自己的面子,不愿意输阵输人,但是如果自己把他逼急了,他抛下面子,直接动用一票否决权,他也没有脾气。

        所以,在经过2个多小时的讨论之后,最终融资竞标之事终于尘埃落定。与一期工程相比,融资方案基本一致,只不过增加了两名评标委员会委员,而且在招标文件的要求上,增加了要求投资方陈述港口运营方案的一个环节。虽然这个环节所占的分数比例不大,但是却作为一个重要的环节在最后呈现。

        经过一系列的讨价还价之后,最终两个评标委员会名额一个由省里制定,另外一个由鹿鸣市指定。

        散会之后,沈鸿飞的脸色难看至极,他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柳擎宇的病房内。

        进入病房,关好房门之后,沈鸿飞坐在柳擎宇的身边,苦笑着说道:“擎宇,我被孙德胜给算计了。”

        柳擎宇表情显得十分淡定,轻轻点点头:“是啊,你确实被孙德胜给算计了,这件事情陈棉灿已经跟我说过了。”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沈鸿飞问道。

        柳擎宇苦笑着摇摇头:“暂时没有办法。”

        沈鸿飞瞪大眼睛:“没有办法?不会吧,柳擎宇,我可是知道的,你小子一向鬼主意很多的。”

        柳擎宇叹息一声说道:“沈书记,这件事情如果按照正常流程去操作的话,你、我都没有办法,因为孙德胜的这次突然袭击时机把握的非常好,抓的关键点也非常准,我们一点脾气都没有。”

        “难道你不觉得孙德胜提出的这个建议应该是有私心的吗?”沈鸿飞问道。

        “私心?肯定有的。而且我还知道他这个私心到底是为了谁?”柳擎宇道。

        “为了谁?”

        “新加坡嘉诚投资集团!”柳擎宇脸色冷峻的说道。

        “为了新加坡嘉诚投资集团?”沈鸿飞充满疑惑的反问了一句。

        “对,就是为了嘉诚投资集团。上一次一期工程的时候,孙德胜就是为了这家公司上蹿下跳的,只不过最终在咱们的联手反制之下,他失败了。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一直都按兵不动,迷惑你我,而在私底下,他肯定做了很多其他常委们的工作,再加上常委会上的突然袭击,这才导致了你对常委会失去了掌控。”

        说道此处,柳擎宇双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寒光:“沈书记,我敢肯定,孙德胜这次做工作肯定使用了很多不光彩的手段,否则的话,常委会上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严重的失控局面。”

        “你为什么说他是为了嘉诚投资呢?有什么证据吗?”沈鸿飞问道。

        “沈书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研究过新加坡嘉诚投资集团的投资案例,我曾经深入研究过,我发现嘉诚投资集团在亚洲各国的港口建设上投资十分积极,不仅是港口投资积极,在机场、能源等项目上都十分积极,他们这个集团在这些领域的投资是十分专业的。

        所以,当我听陈棉灿跟我说孙德胜在常委会上提出要求投资商对港口运营方案进行陈述的时候,我就基本上确定孙德胜这样做是为了嘉诚投资,而且再联想到上次嘉诚投资对待我们鹿鸣市的态度,以及嘉诚投资的董事长自始至终都没有和我们鹿鸣市方面见面,而是与孙德胜进行见面,所以我敢肯定,孙德胜与嘉诚投资集团之间,肯定有着一定的关联!”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任由孙德胜在这个项目中搅风搅雨?我认为,增加这一条对于其他投资商来说并不公平,因为并不是每个运营商都懂得港口运营。”沈鸿飞充满愤怒的说道。

        柳擎宇却是笑着摇摇头:“沈书记,我认为这件事情得从正反两个方面来看,从表面上看,对其他投资商来说确实不太公平,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却也未必是坏事,由于有了竞争的压力,这就迫使其他投资商去研究港口的运营,或许他们未必能够通过投标真正的懂得如何做港口运营,但是我相信,每个投资商要想中标,肯定会动用他们的资源和能量去努力研究港口运营,这对于我们鹿鸣市鹿尾岛大型深水港的港口运营也未尝不是好事。”

        听柳擎宇这么一说,沈鸿飞眉头皱的更紧了。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柳擎宇,照你的意思,孙德彪根本没有什么私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