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51章 兄弟情
  • 第1751章 兄弟情

    作品:《权力巅峰

        看到柳媚烟那泪眼婆娑、站立不稳的样子,医生们全都沉默了下來。

        “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你们倒是说话啊。”一向端庄贤淑的柳媚烟突然大声的质问道。

        看到柳媚烟那愤怒到了极点的样子,一名医生这才缓缓说道:“柳女士,您能不能先稳定一向自己的情绪,只有确定您完全稳定下來,我们才能告诉您实际情况。”

        柳媚烟闻言,身体再次摇晃了一下。

        她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她的目光落在了双眼紧闭的儿子脸上,那熟悉的脸庞、那个曾经充满了坚毅的脸庞,此刻显得是那样的安静,那个曾经骑在刘飞身上用稚嫩的小手使劲拍打刘飞屁股玩骑大马的活波小男孩现在却一动不动。

        那一刻,许许多多的画面在柳媚烟的眼前浮现,小时候柳擎宇的顽皮,大一些时候在乡下农村所接受的种种磨练和身体训练,上学时候的聪慧绝尘,当兵时候的意气风发、悍不畏死,进入仕途之后的一心为民、鞠躬尽瘁,柳媚烟亲眼见证了儿子的每一步成长。

        而现在,眼看着儿子的事业正在蒸蒸日上的时候,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一刻,柳媚烟心如刀割。

        不过柳媚烟毕竟是柳媚烟,她在刘婉清的搀扶下,先活动了一下腿脚,舒活筋骨,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站稳之后,柳媚烟平复了一下心境,沉声说道:“好了,我沒事了,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你们就直接说吧,我能扛得住。”

        医生轻轻点点头,这才缓缓说道:“柳女士,柳市长的外伤我们都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但是现在,由于无法确定的原因,他一直昏迷不醒,所以,现在只能进入重症监护室进行观察,我希望你们能够想办法跟他说说话,把他的意识从深度昏迷中唤醒,只要他能够苏醒,那以后的治疗就会简单很多,要想康复的话,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

        但是如果不能把他从这种深度昏迷中唤醒,恐怕我们就再也无能为力了,我们燕京市的专家组会在这里再停留48个小时,如果48个小时之内柳市长能够苏醒,我们会再次为他进行会诊,确保他能够安然度过危险期,如果48个小时之后他还不能苏醒,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听到医生这样说,柳媚烟的身体你再次一震,随即使劲的深呼吸了几下,轻轻点点头说道:“好的,我明白了。”

        随后,柳媚烟、刘婉清跟着医生们推着柳擎宇的病床车來到了重症监护室内。

        刚刚安顿好柳擎宇的病床,柳媚烟的手机便响了。

        电话是曹淑慧打來的:“妈,你们在哪里,我來了。”

        “我们在1215病房,你直接过來吧,我让婉清出去接你。”

        刘婉清快步走了出去,她刚刚到了电梯口处,便看到曹淑慧和小魔女韩香怡两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快步从电梯里走了出來,曹淑慧和韩香怡两人的烟圈都是红红的。

        很显然,两人在來的路上肯定沒少哭。

        在两人的身后,柳擎宇的奶奶梅月婵、爷爷刘枫宇以及谢雨欣、薛灵芸、李小璐、龙梅子等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从电梯里走了出來,随后,旁边的电梯门一开,又是大一帮人从里面走了出來,这次來的人包括刘小飞、刘臃的儿子刘小胖、黑子的儿子小二黑、徐哲的儿子徐爱国和肖强的儿子肖天龙、秦帅、柳门四杰等,这些都是柳擎宇的好哥们。

        刘小胖、小二黑等人的出现倒是沒有什么,当刘小飞出现在梅月婵和刘枫宇等人面前的时候,刘枫宇和梅月婵两个老人家对视一眼,彼此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身为刘飞的老爸老妈,他们老两口自然对刘飞、柳擎宇的长相心知肚明,而眼前的这个刘小飞的长相和刘飞之间竟然有着七八分的相近,和柳擎宇的长相更是至少有八分的相似度,这个孩子到底是谁家的,为什么以前沒有注意过呢。

        对于儿子刘飞的年轻时的风流潇洒老两口自然是清楚的,只不过刘飞的每一位红颜知己他们都是门清的,她们的孩子也自然都见过,但是眼前的刘小飞他们却从來沒有见过。

        不过此刻,却并不是两人寻思这件事情的时候,因为现在孙子柳擎宇还躺在病房内生死未卜呢,所以,这件事情他们只是交流了一下眼神,便沒有在说什么,众人心情沉重的向着刘小飞的病房走去。

        当这么一大票人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把负责值班的护士吓了一跳,立刻叮嘱众人不要大声喧哗,看完之后一定要尽快离开,以确保室内空气的清新度。

        当众人來到柳擎宇的床前,看到柳擎宇双眼紧闭的样子,全都流下了热泪。

        曹淑慧更是当场差一点晕厥过去。

        当柳浩天和柳香薇两个小家伙看到爸爸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两个小家伙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看到爸爸不理自己全都有些着急了,全都张着两只小手想要扑向柳擎宇,柳浩天更是直接扯开了嗓门大声喊道:“爸爸不睡觉,陪天天玩。”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柳擎宇的方向够去。

        柳香薇也不甘示弱,大声的喊道:“爸爸,陪薇薇玩。”

        两个小家伙这么扯着嗓子一喊,众位大人们眼中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淌了下來。

        曹淑慧更是泪水涟涟,几乎哭成了一个泪人。

        看到妈妈哭了,柳浩天连忙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为曹淑慧抹眼泪:“妈妈不哭,妈妈不哭,奶奶说,哭闹的孩子不乖的。”

        见到儿子这么小就这么懂事,曹淑慧更加伤心了。

        尤其是当他看到老公柳擎宇头上戴着氧气面罩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的样子,她的心中更加伤心了。

        众人在柳擎宇的病房内只是呆了一小会,便被护士给赶了出來,房间内只留下柳媚烟和曹淑慧以及两个孩子。

        病房外面,刘小飞把秦帅、刘小胖、小二黑等一干年轻兄弟们召集到了一起,來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里,刘小飞双眼中充满了杀气说道:“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柳擎宇肯定是被人故意设套给暗算了,而且这个人百分百就是鹿鸣市或者是天涯省的人,对于这个人,我绝对不会放过的,我想给柳擎宇报仇,我要把这个人给找出來,然后狠狠的报复对方,我知道这样做或许会引发很严重的后果,但是我现在顾不得这些了,怎么样,你们干还是不干。”

        “干,为什么不干,敢对柳老大下黑手,我绝对不会轻饶的。”说话的是刘小胖,他那胖乎乎的圆脸上肌肉抽搐着,双眼中寒光毕露,杀气冲天。

        “干他娘的,必须干。”小二黑也是咬着牙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表态,坚决要为柳老大报仇。

        对于他们这些兄弟而言,原本一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算是刘小飞不组织大家,众人也还要想尽办法报仇呢,现在有刘小飞带头组织,这帮兄弟们怎么能不响应。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说道:“我暂时不能参加。”

        说话的人是秦帅。

        听秦帅这么一说,众位兄弟们全都愤怒的看向他,就连刘小飞都眉头紧皱,看向秦帅的目光冲充满了不满。

        秦帅苦笑着说道:“各位兄弟们,不是我不想参加,而是我有更重要的任务,我一会儿要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为柳老大通过针灸來疏通经络,推宫过血,理气调元,有些时候,西医无法搞定的事情,我们中医却可以通过我们祖国传统的特殊理疗方式來解决,我想要试一试,所以,今天晚上,我恐怕要一夜无眠了。”

        听到秦帅这么说,其他兄弟们脸上全都露出释然神色,刘小飞拍了拍秦帅的肩膀说道:“秦帅,对不起,兄弟们错怪你了。”

        秦帅苦笑着说道:“沒事,我知道兄弟们的心情,我也很想立刻加入进來,把那个幕后策划者给救出來,痛扁一顿,但是我认为,先想办法把老大救醒这才是最根本的,这个事情你们帮不上忙,你们就先去干你们的,等我尝试完之后,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加入你们,一起进行复仇的。”

        刘小飞点点头:“好,秦帅,那老大的安全就拜托你了,希望你能够不惜一切代价把老大救过來,缺什么,尽管跟兄弟们提,兄弟们保证满足你,另外,如果等程铁牛的手术结束之后,如果你还有精力的话,一定要想办法救救程铁牛,如果不是程铁牛,恐怕柳擎宇现在已经被砸死了。”

        秦帅点点头:“我知道,铁牛是个好汉子,值得我秦帅敬重,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來救活他的。”

        刘小飞点点头,冲着众人说道:“兄弟们,走,咱们开始行动了,鹿鸣市的那些阴谋家们,你们就等着颤栗,等着颤抖吧,我们兄弟的复仇,从今天晚上正式开始了。”

        随着刘小飞一声招呼,十几名兄弟们立刻呼啦啦怒气冲天的向外冲去,鹿鸣市,从今天开始,正式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