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49章 急救
  • 第1749章 急救

    作品:《权力巅峰

        此时此刻,当医生们赶过來的时候,看到程铁牛那种跪地手肘撑地的姿态,全都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在生死关头,竟然用自己的整个身体护住了柳擎宇,护住了他的身上要害。

        而他,那么庞大的身体却几乎沒有一处完好的。

        他的手臂骨头已经戳了出來,那森森带着鲜血的白骨上沾满了混凝土灰尘,他的双腿全都断了,他的脊柱也好像被砸断了,胸腔几乎已经凹了进去,当时,他的身上曾经被厚厚的废墟给压住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只是为了让柳擎宇能够有一丝的生还机会吗。

        难道他不知道,他这样做,他自己几乎沒有生机了吗,柳擎宇到底有多么巨大的人格魅力竟然让一个人可以这样为他付出。

        “擎宇哥哥,铁牛哥哥。”人群中的刘婉清看到程铁牛用这种姿态护住了柳擎宇的时候,一瞬间,她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感激、感动,哇的一声痛哭出來。

        “铁牛哥哥,铁牛哥哥。”

        这两声发自肺腑的呼唤惊天动地,神鬼同悲。

        刘婉清彻底被程铁牛这位憨厚老实、沉默寡言的哥哥给感动了。

        不管自己的擎宇哥哥能否生还,但是,铁牛哥哥却是用他的生命和身体,在努力的为擎宇哥哥营造一线生机。

        此时此刻,现场那些摄像记者们在看到现场的情形之后,全都泪流满面。

        摄像机镜头毫不犹豫的对准了程铁牛那跪地护住柳擎宇的姿势,此刻,程铁牛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一动都动不了了,就那样静静的护住了柳擎宇。

        鲜血,顺着他的胸膛、大腿、头部汩汩的向外流淌着。

        这一刻,几乎现场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被程铁牛的举动给感动了,泪水,顺着很多人的眼角已经不受控制的流淌了出來。

        电视机前,电脑屏幕前,手机屏幕前,很多看到直播的人看到这一幕,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男人,真正的男人,不畏生死,用自己的生死为好兄弟在争取着每一分有可能生存下來的机会。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程铁牛这个人很傻,认为他不会说话,不会办事,就会开车、打架,哪怕是程铁牛担任了柳擎宇的司机之后,很多人依然不认可他,看不起他,认为他沒有前途。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不被很多人看得起、不被很多人重视的男人,却用他的身体护住了柳擎宇。

        因为程铁牛虽然憨厚老实,不善言辞,但是他却有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心。

        谁看得起他,谁对他好,他心中清楚的很,或许,他不善与人交际,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吃饭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吃好几个人的饭,但是,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柳擎宇对他的那种关心和欣赏。

        自从他和柳擎宇相识之后,柳擎宇从來沒有对他说过一句难听的话,从來沒有一次对他发脾气,柳擎宇对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般,真诚、坦率、无私。

        哪怕是平时有什么重要的饭局,程铁牛从來都沒有像其他领导的司机那样,跟别的司机在一桌吃饭,程铁牛永远都是和柳擎宇在一个饭桌吃饭,柳擎宇吃什么、喝什么,他们就吃什么喝什么,几乎每次吃饭,柳擎宇都会点程铁牛最爱吃的饭菜,确保程铁牛可以吃饱吃好。

        程铁牛清楚,很多时候,自己吃的东西比柳擎宇还要好,还要多,但是,柳擎宇却从來沒有在乎过,因为程铁牛知道,柳擎宇是把他当成了兄弟。

        程铁牛不会说话,不会办事,但是他却有着一颗实在的心,一颗老实人特有的感恩之心。

        此刻,电视台直播视频中,开始不断的闪回着一个画面。

        画面中,就在柳擎宇翻身从8层楼上一跃而下的时候,摄像机镜头捕捉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向着柳擎宇的方向奔去,速度之快,绝对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此时此刻,爆炸已经发生了。

        但是那个黑影却沒有丝毫的犹豫,沒有丝毫的停顿,就那样顶着一块块纷飞四射几乎可以要人命的混凝土碎屑疯狂的冲进了正在不断下落的废墟之中,冲到了柳擎宇的身前。

        再然后,整个画面中只剩下纷飞落下的碎屑和钢筋混凝土废墟,黑大个和柳擎宇同时被埋在当中。

        黑大个冲进去那个视频画面与眼前跪地守护的画面接替播放着。

        观看直播的所有人全都被眼前这一幕场景给震撼了,泪水,已经盈满了很多人的眼帘。

        现场,在专业医护人员专业手法的帮助下,程铁牛和柳擎宇全都被送上了救护车,刘小飞不顾其他人阻拦,坚定的跟在柳擎宇和程铁牛的救护车上,默默的守护着他们两个。

        或许,以前的时候刘小飞只是把柳擎宇当成兄弟,把程铁牛当成朋友,但是从这一刻起,刘小飞已经把程铁牛当成自己的兄弟了,是那种可以为之交付生命的好兄弟。

        刘小飞看着昏迷不醒的柳擎宇,看着奄奄一息的程铁牛,泪水,疯狂的流淌着。

        这个哪怕是面对枪林弹雨、大军围困、九死一生的险境之时都从來沒有掉过一滴眼泪的纯爷们此刻却流下了滚烫的男儿泪。

        这时,唐万刚、杜御风、沈鸿飞也全都走了过來,看向一名留在现场的医生说道:“医生,他们两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说道:“他们两人的情况都不容乐观,柳市长先是被爆炸的冲击波给震伤了,我估计肯定是受了严重的内伤,随后又被废墟掩埋并砸断了双腿,浑身多处受伤,现在具体情况还无法判定,我只希望柳市长的头不要受伤严重,否则的话,恐怕情况非常不妙,不过相比于柳市长的情况,黑大个的情况更加凶险,从现在的情况看,他几乎是九死一生。

        黑大个不仅失血过多,身上的伤势更是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尤其是他的胸腔几乎大面积塌陷,双腿、双臂、肋骨多处骨折,希望不要有骨头插进脾脏,否则的话,大罗金仙也难以拯救。”

        杜御风闻言,双眼中充满了严肃的说道:“医生,你转告你们院长,要不惜一切代价,必须要保住他们两人的生命,这,,是政治任务,完不成把院长就地免职。”

        在杜御风说话的时候,唐万刚已经手机直接打给卫生厅的厅长,把刚才杜御风对医生所说的话再次说了一遍,并且指出,如果完不成任务,他这个卫生厅厅长也不要干了。

        这一下,省委两位大佬都发话了,不仅是这位现场的医生害怕了,就连卫生厅厅长也害怕了。

        开什么玩笑,省委一二把手同时发话了,要保住这两人的姓名,谁敢有丝毫的懈怠。

        卫生厅厅长第一个坐不住了。

        接听完唐万刚的电话之后,他直接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天涯省第一人民医院和天涯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主要领导们,给他们下达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想尽一切办法,必须要把柳擎宇和程铁牛给救活,否则的话,这些医院的院长要好好的琢磨琢磨自己屁股下面的位置是否还能坐得稳。

        这些院长闻言,全都害怕了,而且他们很快也都接到了下面人的汇报,说是省委一二号大佬对两人的性命十分重视,不容有失。

        所以,这些院长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纷纷集合各自医院最精锐的专家第一时间赶往省第一人民医院的急救室内,前往参与会诊。

        此时此刻,燕京市多家医院的骨伤科、内科、外科、脑科的顶尖医生也全都接到了多个电话,这些打來电话的人一个个來头都不小,有柳氏家族打來的,有曹家打來的,有诸葛丰打去的,有谢家人打去的,还有黑子亲自打去的。

        一时之间,燕京市各大医院多名精锐医生纷纷在指点地点集合,随后直接乘坐专机飞往天涯省鹿鸣市。

        柳擎宇和程铁牛直接被送进了天涯省第一人民们医院的急救室内。

        此刻,天涯省第一人民医院的外面突然涌入了大量的市民。

        而且,还有成千上万的鹿鸣市市民正在向着第一人民医院的方向赶了过來,那种情况,让鹿鸣市市政府很多官员心中充满了焦急。

        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向市民们喊话,希望市民不要前往第一人民医院了。

        但是,他们的这种做法是徒劳的。

        因为此时此刻,所有老百姓心中全都有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要第一时间看到柳市长苏醒过來,第一时间知道柳市长的消息。

        甚至一些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们也在家人的搀扶下走出了家门,向着第一人民医院方向走去。

        几乎就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天涯省第一人民医院外面便汇集了数万人。

        不过这些人全都井然有序,沒有发生一丝一毫的骚动,所有人全都神情凝重,很多人甚至在嘴里、在心中为柳擎宇和程铁牛祈祷着。

        柳擎宇的舍生忘死救孩子和程铁牛以身犯险用身体护住柳擎宇的场景感动了整个鹿鸣市的人、感动了整个天涯省的人,感动了全华夏的人。

        一架飞机在天空中飞行着,柳擎宇的老妈柳媚烟神情焦虑的紧闭双眼,默默的为儿子祈祷着,泪水在她的眼角不断的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