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48章 一世人三兄弟父子情
  • 第1748章 一世人三兄弟父子情

    作品:《权力巅峰

        突然之间,那一刻,刘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砰剧烈的跳动起來。

        一个尘封已久的女人脸庞从他的脑海深处缓缓浮现出來。

        那是一个曾经只是在他的生命中出现很短时间的女人,那个女人的身份是一个女杀手,名字叫赵凌薇,是奉了某些敌对势力的命令來谋杀自己的。

        她有无数的机会想要对自己下手,但是最终却并沒有下手,后來发生了一件让他十分不解的事情,再后來,他收到了那张纸条,上面写有刘小飞的名字。

        难道眼前电视画面中的刘小飞真的是自己的儿子,是那个女杀手赵凌薇在迷晕自己之后把自己推倒,然后有的孩子。

        刘飞仔细的看着电视画面中刘小飞。

        那古铜色的皮肤、高大的身材、那睥睨天下的气势、还有那充满了坚毅的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孔,还有他的名字,刘小飞,去掉那个小字,不正是刘飞吗。

        刘飞清楚的记得,那次出访国外的时候,也曾经因为机缘巧合和刘小飞遇到过一次,那次,刘小飞还曾经救过自己,但是那个时候,他并沒有多想,但是现在,他却怎么也沒有想到,刘小飞竟然和柳擎宇关系那么好,而且看样子似乎刘小飞还和柳擎宇产生了某种心灵上的感应。

        难道刘小飞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会是真的吗。

        一时之间,刘飞心头波澜起伏。

        一方面,他担忧着儿子柳擎宇的安全,不知道儿子能否被救出來,救出來之后能否活下來,另外一方面,他也在期待着,期待着这个叫刘小飞的孩子能否准确找到柳擎宇,甚至他期待着刘小飞什么时候能够來到自己的面前。

        现在的刘飞,年纪已经大了,因为过度的为国为民操劳,他的头发早已经白了。

        到了他这个年纪,对于亲情看得反而更重了。

        这一刻,刘飞的心彻底乱了。

        就在这个时候,诸葛丰走了进來,向刘飞汇报说他的行程安排到了,该出去会见外宾了。

        虽然此时此刻的刘飞特别想要留下來,留在电视屏幕前,第一时间确定自己的儿子柳擎宇能否安然无恙,能否被成功救出,但是,他还是毅然的站起身來,挺直了胸膛向外走去。

        身为华夏的主要领导,不管何时,国家的利益永远高于一切,他必须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儿子的事情,他相信柳媚烟肯定会第一时间赶过去的,而他,只能先确保国家大计,确保先国家的战略安排,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确保国家的国际生存环境。

        有国才有家。

        身为一名父亲,他十分关心自己的儿子,但是身为一名领导,他必须要先顾全大局。

        这一刻,刘飞的心在滴血,在流泪,但是,他的脸上却洋溢着温暖的春风,与外国客人友好交谈,于无声处,将华夏民族的自信、自强和自立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來,让这些來自欧美的巅峰人士不敢对华夏有丝毫的轻视,让他们深切的认识到,华夏民族的尊严不可侵犯,华夏民族保卫领土主权的意志坚定不移。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霸气让这几名想要试探华夏态度的外国人心头凛然,他们的目光彼此交流着,全都意识到一点,不能轻易与华夏开启战端。

        或许现在的华夏各种外交政策依然看起來谦谦君子,但是刚才刘飞说得非常清楚,在处理各种争端,尤其是国际争端、军事争端的时候,我们华夏绝对不会开第一枪,但是,只要你们任何国家敢开启第一枪,我们华夏绝对不会有让你放第二枪的机会。

        说话的时候,刘飞的表情是那样的淡定,从容,甚至嘴角上还带着一丝丝笑意,但是这番话听在这些人的耳中,却无异于五雷轰顶。

        刘飞的强势他们很多人全都领教过了,哪怕是刘飞在还沒有进入燕京市的时候,在地方工作的时候,刘飞就敢直接和各自国际势力叫板,现在,已经入主燕京,心中只有国家和人民的刘飞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些外国人更加清楚,眼前的刘飞虽然满脸含笑,但那并不是一种妥协的笑,而是一种自信的笑,那是一种对于国家、对于民族、对于人民的高度自信,那是一种对于国家实力、民族凝聚力的高度自信。

        那是代表着十几亿华夏儿女尊严表现出來的自信。

        华夏,早已经不再是几十年前那个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华夏了。

        华夏人民已经站起來了。

        任何敢于低估华夏民族维护民族尊严、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意志的国家和势力,都将要因为他们的错误估计形势付出惨重的代价。

        华夏民族为了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发展大计,可以在某些事情上做出忍让,但是,如果有国际胆敢出动华夏的核心利益,华夏民族绝对不会再有丝毫的忍让,绝对会打断任何势力伸出來的狗爪。

        外国人在与刘飞见面之后,第一时间向国内传递出了华夏方面的意图,原本蠢蠢欲动的势力们暂时偃旗息鼓了。

        然而,他们哪里知道,此时此刻,那个坐在那里满脸笑容、满面春风的刘飞心中在滴血,在流泪,因为他的儿子现在生死未卜。

        烂尾楼救援现场。

        在刘小飞的现场协调指挥下,救援的力度和效率飞快的在展开着。

        然而,此时此刻,在人群中,那个按下了起爆按钮的人却去而复返,只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换成了另外一幅装扮,只不过他的右手依然插在口袋中,手中紧紧的握着起爆按钮。

        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现场,刘小飞正在声嘶力竭的狂吼着,努力的搬运着一大块一大块的混凝土石块,他的身上已经有多处擦伤、碰伤的地方,但是,他却似乎沒有在意,此刻,他的心中只想着一件事情,柳擎宇不能死。

        这是一个他雇佣兵时就认识并认可的好兄弟,这是他退役之后进入商途之后第一个认可的华夏官员,这是他第一个真正全方面认可的好兄弟,这是一个既可以做朋友又可以做兄弟还可以作为合作伙伴的人才。

        刘小飞是一个性情中人。

        对于他认可的兄弟朋友,他可以为他们两肋插刀,不顾生死。

        在战场上,他曾经冒着九死一生的枪林弹雨,从生死线上抢救下了自己的战友,现在和平时期,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那些小伤对于他这种在生死线上穿梭的铁血男人來说又算得上什么呢。

        鲜血,在滴滴答答的流淌着,刘小飞全神贯注全身心的指挥着,感应着。

        现场的废墟越來越少,刘小飞心中那种强烈的心灵感应越來越强烈。

        刘小飞已经感觉到,在他的心灵感应中,柳擎宇的气息正在一点点的变弱,这让刘小飞心中越发焦急。

        他指挥的声音更大了,搬运废墟的频率更快了。

        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他的嘴角都已经被他咬破了,鲜血在流淌着,他焦急万分。

        刚刚又协助着挖掘机搬运走了一大块巨大的混泥土块,突然,刘小飞的双眼定格在混泥土块旁边的一个位置,那里,有一个西装的衣角露了出來。

        “快,所有人都到这里來,找到他们了。”刘小飞大声的嘶吼着。

        听到了刘小飞的声音,很多人全都向这边蜂拥而來,大家齐心合力,拼尽全力的搬运着混凝土和钢筋,所有人几乎全都发疯了。

        因为他们知道,此刻,被压在下面的人是他们鹿鸣市的市长,是那个为了救小孩子奋不顾身、以身犯险的市长。

        孩子们的家长拼命了,救援的官兵拼命了,刘小飞拼命了。

        一时之间,整个现场所有人全都在默默的用自己的行动表达着他们对柳擎宇的关心。

        1分钟之后,刘小飞激动的喊道:“看到他们了,看到他们了,快,快把那块混凝土搬开。”

        当有一块混凝土被搬开之后,程铁牛和柳擎宇的身体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此刻,程铁牛正双臂抱头撑地顶在柳擎宇的脑袋两侧,双腿骑在柳擎宇的身上,分开,他和柳擎宇之间,还有几块居砖石顶在地上和他的胸前,程铁牛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柳擎宇身上最为关键的要害部位。

        程铁牛的胸前已经被几块砖头给顶了进去,凹陷了进去,但是,他的身上曾经被一层层的洪凝土压在上面,但是,他就那样用身体牢牢的挡住了上面的废墟。

        此刻,程铁牛的腿已经被砸断了,胳膊已经被巨大的压力给压得骨折了,两截断骨已经戳破了皮肉露了出來,但是,那半截骨头和他的脑袋却依然十分坚定的顶在曾经的一块巨石上,为柳擎宇撑出了一段自由的空间。

        但饶是如此,柳擎宇的身上依然满是鲜血,尤其是大腿处,更是鲜血流淌了一地。

        柳擎宇和程铁牛全都昏迷不醒,他们两人的腿都已经被废墟砸断了。

        这时,有人想要去搬动程铁牛。

        “不要动他,不要动他。”刘小飞突然发疯了一般把那个想要去搬动程铁牛的人给狠狠的推到了一边,冲着旁边的医生大声喊道:“医生,快过來,程铁牛的脊柱恐怕已经被压断了,快,想出最好的救援方案,不要轻易挪动。”

        关注梦梦微信公众号mrhh_17k,刘小飞独立故事提前看到,目前已经更新到第1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