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41章 危急
  • 第1741章 危急

    作品:《权力巅峰

        与此同时,柳擎宇又吩咐王建刚立刻与已经赶往的鹿鸣市公安局局长艾琨联系,让艾琨先与劫匪进行沟通,通知劫匪,柳擎宇正在赶往烂尾楼的路上,会尽快赶到,让劫匪不要伤害孩子,劫匪们有什么条件都尽管提出来,在合理范围之内的条件,鹿鸣市都会答应的。

        汽车一路疾驰,道路一路绿灯,让柳擎宇稍微放下心来。

        当柳擎宇的汽车抵达城郊烂尾楼现场的时候,时间距离劫匪要求的半个时时间已经超过了10分钟。不过好在柳擎宇提前让艾琨和劫匪进行了沟通,劫匪到现在倒是情绪比较稳定,并没有做出伤害孩子的事情,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劫匪的情绪也正在渐渐变得暴躁起来。

        汽车刚刚停稳,柳擎宇便直接打开车门跳下汽车,抬眼看去,整个烂尾楼四周已经被拉起了一圈警戒线,警戒线外面,几十名来自鹿鸣市各界的新闻媒体记者正在用手中的摄像机记录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有一些电视台记者正在进行现场直播。

        在与记者相隔不远的区域,二三十名闻讯赶来的孩子家属们正在神情焦急的与警方交流着,有%℃%℃%℃%℃,m.@.co★m些家长已经急得泪眼汪汪,神情悲戚。

        整个烂尾楼四周,每隔五米左右便有一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在那里,禁止一切外人进入警戒区域,以免激怒劫匪。

        这时,一名劫匪手中拿着一个大喇叭大声的喊道:“艾琨,你听着,现在距离我们给出的时间已经过去10分钟了,我再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的时间一过,我们会立刻把第一个孩子直接从楼上推下去。我们要见柳擎宇!”

        听到劫匪的喊话,刚刚下车的柳擎宇立刻大声喊道:“你们听着,我是鹿鸣市市长柳擎宇,我已经来了,有什么条件你们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协商,但是请你们不要伤害孩子们。否则的话,我们鹿鸣市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时,一名戴着墨镜的劫匪从一处阳台处探出身来,看了一眼柳擎宇的方向,确认来的人是柳擎宇之后,劫匪们这才大声道:“柳擎宇,你来了就好,你听着,你立刻让警方给你带上三幅手铐,然后自己一个人走到第7层入口处,我们要和你面谈!还有,立刻让你们警方的直升机远离这座大楼,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们在楼上已经派人进行观察了,只要你们的直升机敢于靠近楼,那么我们会毫不犹豫的将那些孩子们全都从楼上丢下去,到那个时候,可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这时,艾琨立刻凑近柳擎宇,脸色有些焦急和担心的道:“柳市长,您不能过去,那些劫匪的身份我们已经摸出一些底细了,他们中有人都是不久之前刚刚从省第三监狱释放的重刑犯,在监狱里蹲了有15年左右了。其中为首一个人名叫邹广福,今年已经4岁了,为人心狠手辣,多年前曾经因为犯强奸、抢劫罪、致人伤残等罪行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两人的情况和他也差不多,也是刚刚释放不久的犯人,还有两人情况没有摸清楚。”

        柳擎宇闻言眉头紧皱:“他们劫持人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钱还是为什么?”

        “我刚才和他们沟通了很多,他们只是等你来了才会和你进行交流,不会告诉任何人他们的目的。柳市长,我总是感觉这些劫匪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钱那么单纯,因为如果为了钱的话,他们不可能会提出要和你单独面谈这样的要求。我怀疑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艾琨满脸的担忧:“哦,对了,柳市长,他们的手中有枪。”

        柳擎宇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在座烂尾楼一眼,沉声道:“不管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们被他们给毁了。这样吧,你按照他们的要求给我戴上三幅手铐,我亲自上去和他们谈判。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些劫匪到底想要做什么。”

        “柳市长,要不要我们在手铐上动些手脚?”艾琨低声道。

        这时,楼下劫匪看到柳擎宇和艾琨在低声话,立刻拿着扩音器大声喊道:“艾琨、柳擎宇,你们听着,如果你们要是敢在手铐上动手脚的话,我们会立刻把一个孩子从楼上丢下去,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个孩子的老爸是你们鹿鸣市一名副局长的儿子。他的名字叫徐思雨。”

        听到劫匪这样,柳擎宇苦笑了一下:“不用动手脚了,看来这些劫匪确实是一个作案高手。我估计此刻他们应该有人正躲在暗处拿着望远镜偷看着咱们这边。直接让人拿三幅手铐过来给我拷上吧。”

        “柳市长,如果真的给你戴上三幅手铐的话,就算你有通天之能恐怕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了。而且你要是落入他们手中的话,我们鹿鸣市恐怕就真的要乱了。”艾琨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柳擎宇微微一笑:“没事,我相信,他们这些劫匪虽然丧心病狂,但最终的目的应该还是图才,应该不敢对我一个堂堂的国家干部动手,否则的话,天大地大,我们华夏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一个正在拍照的记者看到柳擎宇和艾琨在那边窃窃私语,眉头已经紧皱了起来,立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时,艾琨冲着三个手下招了招手,拿过来三幅手铐,要给柳擎宇戴上,那名记者再也忍不住了,拿着电话便双眼中充满愤怒的冲了出来,挡在柳擎宇的身前,怒视着艾琨道:“艾琨,你要做什么?你不知道楼上那些劫匪们手中有枪吗?你把我哥给拷上了,万一他要是出事了怎么办?责任你担当的起吗?”

        艾琨自然是认识眼前的这个女孩的,他知道,这个女孩是柳擎宇的妹刘婉清,是京华日报驻天涯省的记者。

        面对刘婉清的质问,艾琨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只能满脸苦涩的看向柳擎宇。

        实在的,艾琨真的不想听从那些劫匪的要求给柳擎宇戴上手铐。艾琨自然之道柳擎宇虽然是鹿鸣市市长,但是以前也是当过兵的,而且伸手相当厉害,甚至鹿鸣市公安局内都不一定有人是他的对手,如果柳擎宇没有戴上手铐的话,如果他真的和劫匪见面的话话,也许还能够有机会凭借厉害的伸手躲过劫匪们的暗算,甚至是完成逆转,但是如果柳擎宇的手腕上戴上三幅手铐的话,恐怕柳擎宇就算是本事再高,双手失去了自由,面对手中有枪、凶残奸诈的劫匪,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

        艾琨非常清楚,一旦柳擎宇上去之后,万一要是出事的话,鹿鸣市会出现怎么严重的乱子。

        要知道,虽然艾琨不清楚柳擎宇到底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但是,杜省长对柳擎宇的重视那是全省干部们都知道的事情,如果万一柳擎宇有个三长两短的,恐怕杜省长的怒火就足够鹿鸣市警方喝一壶的。

        此刻,艾琨已经有一种预感,这次鹿鸣市出了这么严重的事件,恐怕他这个公安局局长位置有些危险了。

        “婉清,你先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哥哥的本事你是知道的,一般人是很难拿我怎么样的,再了,凭我鹿鸣市市长的身份,那些劫匪不敢动我的。”柳擎宇对刘婉清道。

        “我不走,擎宇哥哥,你不能去,那些劫匪手中有枪,更何况你的手腕上戴上三幅手铐的话,你的处境就太危险了。”刘婉清话的时候,眼中的泪珠已经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

        “柳擎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跟娘们似的婆婆妈妈的,你再不上来的话,我们可真的要动手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那名劫匪再次大声的吼道。

        “不要动手,我戴上三幅手铐之后马上上去。”柳擎宇冲着上面大声的吼道。

        随后,柳擎宇突然出手向着刘婉清的后颈轻轻砍了一下,刘婉清当即眼前一黑身体缓缓倒下,昏迷了过去,柳擎宇飞快扶住刘婉清的身体,交给旁边的警察,随即对艾琨道:“快,别废话,给我把手铐戴上,我必须要上去了,否则那些劫匪真的要动手伤害孩子的话,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向老百姓交代了。”

        艾琨闻言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只能按照柳擎宇的要求给他戴上了三幅手铐,随后,柳擎宇大声喊道:“我已经戴上手铐了,我相信你们也应该看到了。”

        一边着,柳擎宇扬起了被拷上三幅手铐的手腕,展示给劫匪们看。

        柳擎宇猜的没错,此刻,楼上,有一名劫匪正躲藏着一个掩体后面,手持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柳擎宇手腕上的手铐,确定手铐没有被做过手脚之后,这才冲着那名手持扩音器的人道:“福哥,柳擎宇手铐没有问题。可以让他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