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39章 妥协?晚了!
  • 第1739章 妥协?晚了!

    作品:《权力巅峰

        孙德胜这番话一说完,柳擎宇这边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柳擎宇听得出来,孙德胜这番话中既有提醒也有警告之意。

        毕竟,对现在的鹿鸣市来说,尽快把整个项目做好才是最关键的是,目前,鹿鸣市很多工作都是围绕着这个最终目标展开的。如果真的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导致整个项目被无限期拖延的话,那么鹿鸣市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孙德胜这番话正好击中了柳擎宇的软肋。

        电话那头,孙德胜的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暗道:柳擎宇,和我斗,你还嫩点。

        沉默了一会儿后,柳擎宇突然猛的抬起头来,语气直接的说道:“孙副省长,谢谢您的关心和指点,我们鹿鸣市不介意和这些建筑商对簿公堂,我相信法院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我们对我们的做事原则和立场有坚定的信心。我们也相信,法院方面会考虑到我们这个项目的重要性,不会采取拖延手段故意为难我们鹿鸣市的,我相信,省委也肯定会支持我们鹿鸣市的。”

        孙德胜顿时一愣。他又失算了。他没有想到,柳擎宇的态度竟然如此坚决。看来,对付柳擎宇,采取强硬手段还真不管用。

        孙德胜眼珠转了几转,立刻笑着说道:“柳擎宇啊,我看这件事情没有必要弄得这样僵硬吧,那些建筑商虽然做的有些过分,但是你身为鹿鸣市市领导也应该心胸宽阔才行啊,不能和那些开发商斗气不是,那样反而平白让整个项目多了几分挫折。我看这样吧,你们双方各退一步,监理公司那边呢,你们鹿鸣市协调一下,让他们按照我们华夏的国标规范进行监理,而建筑公司那边呢,则让他们立刻复工,如果他们要是不立刻复工的话,我也绝不答应。我坚决支持你们重新招标,这样,整个项目就可以顺利进行下去了。”

        孙德胜当起了和事老的角色。

        柳擎宇却不为所动:“不好意思,孙副省长,我早就说过,在监理标准上,我们鹿鸣市的项目只能按照最高标准去建造,我们绝对不能容忍豆腐渣工程的产生,更不可能像一些国内的项目那样,明明是按照国家标准去监理,结果等到落到实处的时候,连地方标准都达不到,尤其是有些监理公司更是和建设方相互勾结,弄虚作假,降低标准,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我们不可能有任何的妥协。孙副省长,您还有别的事情吗?”

        话说道这种程度上,柳擎宇已经没有了和孙德胜继续谈下去的兴趣。

        孙德胜脸色阴沉无比,冷哼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当天下午,鹿鸣市方面直接向法院提出起诉,对五家建筑商违反规定罢工的行为进行了严厉谴责,并要求法院方面根据相关法律,支持鹿鸣市方面针对这五个建筑商所负责标段进行重新招标的要求,并同时对五家建设商进行索赔和罚款。

        本来,这五家建设商一开始的时候打算的很好,他们确确实实有意想要拖延,但是却没有想到,当他们刚刚商定要拖延之后,便听到内部眼线人员向他们汇报说,鹿鸣市那边早已经做好了应对之策,如果他们要是采取拖延战术的话,那么鹿鸣市将会奉陪到底,届时,鹿鸣市不仅会继续重新招标的进程,而且将会强势将这五家建筑商从工地上逐出,由新的中标商来继续施工。

        鹿鸣市态度之强势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这种高压形式之下,作为商人,这五家建筑公司的负责人再次仔细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采取拖延战术,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此事。

        对鹿鸣市来说,如果对方真的采取拖延战术,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所以,柳擎宇故意让人放出风去,提前把鹿鸣市的立场表达清楚,省的那些建筑商们想要借拖延来玩心理战。

        商人就是商人。在得知柳擎宇的底线之后,他们只能选择尽快解决。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这个案子在3天后正式开庭,经过法院的最终核定、审判,最终判定,鹿鸣市胜诉,五大建筑商败诉。

        至此,五大建筑商彻底郁闷了。虽然他们也都是有权有势之人,尤其是天涯省的那两家企业,他们在开庭之前也曾经找了很多法院的领导层做了公关,但是,那些被公关的领导们当天晚上就收到了他们被公关之时的录音文件,当时吓得脸都绿了。

        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他们不敢在判决上做丝毫的手脚,只能公平公正的审判。

        于是,结果就很明显了。

        从法院出来,五大建筑商的总经理们凑在一起,相对默默无言。

        过了一会,一家老子白云省的建筑公司老板看着鸿利建筑集团的总经理苗庆成惨笑一声说道 :“苗总,这次你可算是把我们全都给坑苦了,你当初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可以通过罢工逼鹿鸣市方面就范,现在倒是好了,我们不仅要被从整个项目中清理出去,还得要赔偿鹿鸣市一大笔钱,这次我们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其他几人也纷纷附和,目标全都指向了鸿利建筑集团。

        苗庆成闻言也是脸色苍白无比,咬着牙说道:“谁能想到鹿鸣市竟然这么阴险,竟然趁着我们对法院领导进行公关的时候暗中录音,当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这才导致这次审判结果与我们事先预估严重相反,我看不行就这样吧,我们直接去最高法去起诉,我相信,最高法那边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的。”

        “不去了。反正我们公司是不去了,说实在的,我们这种做法确实挺操蛋的,估计就算是去了最高法我们也很难胜诉,毕竟我们罢工在先,而且也的确是我们违反了相关的合同,我们公司老板说了,我们不想在跟着你们鸿利建筑集团继续再折腾了。我们打算向柳擎宇妥协了。我们决定认罚,我们只希望今后能够安安稳稳的继续把我们没有完成的工程做完。苗总,如果你想继续玩的话,就自己玩吧,我们公司不奉陪了。”

        说完,这位老总转身离去了。

        随后,另外两家外省公司的老总们全都找了理由离去,随后再次汇聚到了一起,商量了一下,全都径直来到鹿鸣市市政府,求见柳擎宇。

        剩下的两家公司都是天涯省的建筑公司,两位老总也全都是老相识了,彼此对视一眼,苗庆成叹息一声说道:“罢了罢了,我们老板也说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们只能向柳擎宇妥协认错了,这次,我们彻底栽了。”

        随后,两人结伴也向着鹿鸣市市政府的方向行去。

        他们来到鹿鸣市市政府大门外面的时候,却之前那三个外省公司的老总们依然还在门口外面等着,柳擎宇暂时依然没有见他们的意思。

        随后,五个老总再次凑到一起,彼此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以五家联合的名义再次求见柳擎宇。

        他们在外面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之后,值班门卫在接听了一个电话之后这才对五个人说道:“好了,市府办打来电话,说让你们直接去市政府小会议室去等着吧,过一会柳市长会派人过去的。”

        “派人过去?难道柳市长没有时间?”苗庆成有些不满的问道。

        门卫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我接到的通知就是这样说的。”

        五个人相对苦笑了一下,凑到一起来到了鹿鸣市市政府小会议室内。

        他们在此处又等了差不多有20多分钟的时间,新任市政府秘书长王建刚这才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脸色冷然的说道:“各位,今天法院不是已经出了判决结果了吗?你们还来找我们鹿鸣市市政府做什么?”

        苗庆成只能讪笑着带头说道:“王秘书长,我们今天过来是向你们鹿鸣市市政府表示赔礼道歉的,我们已经决定了,我们立刻恢复开工,并撤回我们之前不合理的要求,我们也愿意接受赔偿要求,希望市政府方面能够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一定会在韩国监理公司的监理之下,高质量的完成所有工程项目。”

        王建刚闻言,脸色平静,淡淡的说道:“你们要向我们市政府妥协了?”

        五个人 同时有些屈辱的点多。形势逼人啊!

        王建刚却是叹息一声说道:“妥协?晚了!柳市长已经明确作出指示了,我们的重新招标工作继续按照流程进行,而且在重新招标时,你们五家公司都不再有资格享受竞标,今后,凡是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工程,你们五家公司全都处于黑名单之中。各位,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王建刚转身离去了。

        五个人面面相觑,脸色同时阴沉了下来。他们知道,这一次,他们五家公司亏大了。

        五人离开鹿鸣市市政府之后,分别返回各自专车上,立刻向自己老板汇报情况,苗庆成立刻第一时间拨通了鸿利建筑集团老板罗志荣的电话,把柳擎宇的态度讲述了一遍。

        罗志荣闻言当时便摔了电话,咬着牙充满怨毒的说道:“柳擎宇,你竟然敢把事情做得如此决绝,那就你别怪我和你不死不休了。这次,我一定要置你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