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36章 柳擎宇也不行
  • 第1736章 柳擎宇也不行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王建刚的陈述,柳擎宇满意的头,盯着王建刚笑道:“我打算派你亲自去现场处理此事,你有没有信心协调好此事。”

        王建刚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道:“柳市长,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我直接过去恐怕无济于事,对方绝对不会卖给我面子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针对您所设的一个局,只有您过去才能才能引爆这个局,也只有您过去,才能将整个事情推向下一步。我过去,对方肯定不会有任何行动的。”

        柳擎宇又笑了。他刚才之所以有那么一问,目的就是想要看看王建刚有没有自知之明,他看得出来,王建刚是一个十分有自信之人,他相信自己可以处理好任何局面,而且柳擎宇之前的表情也全都是假象,就是想要告诉王建刚,他对王建刚很欣赏,想要派他单独去处理此事。

        一般而言,如果是一般的人才,此刻看到柳擎宇如此信任他,甚至不需要柳擎宇都会主动请缨去现场处理此事为领导分忧的。

        但是王建刚却看到了整个事情背后的一些东西,这明此人看问题看得比较远,是一个有想法有思路的人,℉℉℉℉,m.⌒.c+om这才是柳擎宇最需要的秘书长。因为很多时候,一个只懂得揣摩领导意图、完全按照领导意图去做事的秘书长虽然很称职,但是这样的人在官场上一抓一大把,没有任何值得培养的地方,即便是外放出去单独执政,恐怕要想有所建树也很难,甚至不排除养成喜欢搞政绩工程的毛病。

        但是,眼前的王建刚却不是那类人,他能够揣摩领导的意图,却也有自己的思路,而且坚定自己的思路,能够看清楚对手一系列手段下真正的目的,这样的秘书长才是柳擎宇所需要的秘书长,才是他愿意培养的精英。

        经过这接连的试探,柳擎宇对王建刚的能力已经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便笑着道:“好,那你准备一下,立刻跟我去东开发区工地现场。”

        王建刚直接一笑:“柳市长,我过来的时候已经给程铁牛联系好了,让他在楼下等着咱们,我也不需要其他的准备,咱们随时可以出发。”

        柳擎宇顿时眼前又是一亮。

        好一个王建刚,有头脑,敢做事,不怕触犯领导忌讳,如此看来,这家伙竟然看透了自己不会因为他擅自做主而对他有所不满,确实不简单。

        柳擎宇喜欢聪明人,但是却并不是和曹操那样,讨厌别人比自己聪明。对于手下人,柳擎宇希望他们越聪明越好,柳擎宇不怕他们在某些事情上自作主张,只要他们所作出的主张和行动对老百姓有利,对解决问题有帮助,柳擎宇绝对不会嫉妒他们,只会夸奖他们,支持他们。因为只有手下人能力强了,他肩上的担子才会轻松一些,也只有手下人敢于做事,不怕出错,不怕承担责任,他们才能真真正正的为老百姓做出实事、好事。

        这种辩证关系柳擎宇看得很清楚。

        “好,你跟办公室那边打个招呼,明一下咱们的去向,咱们下去吧。”一边着,柳擎宇直接拿起桌上自己的手包,迈步向着楼下走去。

        身后,王建刚紧紧跟随,同时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把他和柳擎宇的去向办公室进行了交代,来到外面秘书办公室的时候,王建刚又跟张以琛交代了一下他们的去向,让张以琛有什么事情及时和柳市长或者他联系。

        张以琛立刻会意。

        张以琛跟在柳擎宇身边久了,对于很多事情也看得十分清楚。像是今天这种事情,他虽然也可以跟去,但是却并没有,因为市长要出去,现在又是上班时间,如果万一省里有紧急电话打过来如果办公室内没有人接听电话极有可能会误事,而且现在柳市长身边有秘书长跟着,他这个秘书完全可以留守办公室,做好善后工作,确保柳擎宇可以在前方安心去做他要做的事情。

        做秘书是有技巧的,做一个合格的秘书,更是要懂得审时度势,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柳擎宇带着王建刚上了汽车,直接来到东开发区建筑工地现场。

        站在工地外面,柳擎宇远远看去,整个建筑工地静悄悄的,一片安宁,再也听不到以往那种机器的轰鸣声和工人们敲敲打打的施工噪音。

        一台台的推土机全都停在工地的空地上,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很是没有规矩,各种建筑材料也是杂乱无章的摆放着,看着就让人心烦。工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或是在打牌消遣,或是在插科打诨,相互调侃。

        柳擎宇他们的汽车驶入工地内,工人们看到之后,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便没有搭理他们,依然自顾自地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柳擎宇和王建刚走下汽车,随意看了一眼四周显得无聊的工人。

        王建刚立刻站出来看向一个工人问道:“师傅,问一下,你们公司的负责人现在在哪里?”

        那名工人看到柳擎宇和王建刚全都身穿西装,气质卓然,便知道两人不是一般人,尤其是当工人们看到程铁牛黑犹如半截黑塔一般的身体从汽车内钻出来的时候,更是意识到眼前这三人不是普通人。

        所以,工人们用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处用彩钢板搭建起来的临时指挥部道:“在那边呢。”

        柳擎宇闻言没有什么,直接抬腿向着临时指挥部方向走去。王建刚、程铁牛紧紧跟随。

        柳擎宇他们来到临时指挥部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吵架声。

        “李诺军,你不用再多了,不管你什么,我们鸿利建筑集团都是绝对不会重新开工的。除非是韩国监理公司方面向我们赔礼道歉,并且按照正常的标准来实施监理,否则的话,我们会罢工到底!”

        话之人语气十分强烈,甚至还带着几分愤怒。

        “程总,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做很过分吗?你应该知道的,当初我们深水港一期项目在招标的时候,招标文件上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得非常清楚的,任何一家建筑公司都必须要听从监理公司的监理要求,尤其是在监理标准上,必须要以监理方提供的最高标准来执行,既然你们投标了,并且中标了,就明你们完全承认过了上面的条件,你们现在却认为监理执行建筑标准太高了,你不觉得有些过分了吗?你不觉得你们根本是在无理取闹吗?”

        一个更加愤怒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柳擎宇听出来了,这次话的人是李诺军,是整个深水港项目临时管委会三个精英组中负责项目施工协调和督导工作的负责人。

        李诺军是柳擎宇专门为了整个大型深水港项目日后长远考虑,专门提拔起来进行培养的后背精英力量。今年也是0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此人做事果断,手法灵活,为人圆润却又坚持原则,外圆内方,是柳擎宇非常看好的年轻俊才。

        此刻,从李诺军与对方那个程总之间谈话的语气看得出来,此刻的李诺军十分愤怒。

        这时,屋内,程总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李诺军,你也不用拿那个什么招标文件来压我,我明确告诉你,我只是这次项目的项目经理,我在工作中会严格按照我们华夏的国家标准来完成所有的建筑工程,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至于招标文件上的要求,恕我直言,如果真的完全按照上面的要求去执行的话,我们公司的利润会严重被压缩,不仅仅是我们公司无法容忍。

        我相信其他那些中标公司也无法容忍,尤其是我们最无法容忍的是,韩国监理公司对于一的毛病都要求我们返工,我们公司干过成百数千个工程,其中有不少还是大型工程,我们公司的建筑质量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们公司什么时候出过一起豆腐渣工程,从来都没有!

        所以,这次的工程项目,我们可以肯定,我们的工程质量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是韩国监理公司竟然认为我们所承建的水泥地面的水泥标号没有达标,要求我们全部重新返工,你不认为那样做是太苛刻了吗?我们所使用的水泥完全是合乎标准标号的水泥,水泥袋子上标注的非常清楚,完全是符合国际标准的水泥,但是韩国监理公司却偏偏按照他们韩国那一套监理流程去进行化验,硬我们水泥标号不达标哦,简直是胡八道!我们公司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就算是柳市长亲自过来我们也还是那句话,坚决不接受这个不平等条约!我们绝对不认可韩国棒子的压榨!

        李诺军,你好歹也是咱们华夏人,现在韩国人如此欺负我们这些同胞,难道你身为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就不应该对我们加以保护吗?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韩国人欺负我们华夏人还为虎作伥吗?你还有没有一民族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