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29章 不甘心
  • 第1729章 不甘心

    作品:《权力巅峰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沈鸿飞听完柳擎宇的提议之后,只是略微沉吟了片刻,便点点头说道:“嗯,柳擎宇同志的这个提议不错,陈棉灿这位同志我也是比较认可的,他的办事能力确实非常强,在最近这段时间的表现非常突出,尤其是在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的协调沟通上,展现出了超强的办事能力,如果由陈棉灿同志担任鹿角县县委书记,一定能够把大型深水港项目建设得更好,协调起来更加方面高效,我看行,其他同志谈谈自己的看法?”

        沈鸿飞的态度一表达出来,再加上还是柳擎宇的提议,其他常委们一看一二把手竟然在这次事件上联手了,虽然 曾振天对此有些异议,但是他却看得清楚,沈鸿飞和柳擎宇既然联手退陈棉灿,那么这种趋势已经是无可逆转了,就算是他们反对恐怕也无法拿到常委会上的多数票,与其那样得罪人,还不如干脆的表示支持。

        随后,鹿鸣市其他常委们纷纷表态,对柳擎宇的提议表示支持,并以10票支持1票弃权的绝对优势通过了柳擎宇对陈棉灿的提议,确定由陈棉灿出任鹿角县县委书记,并在会后向天涯省省委提出了增补陈棉灿为鹿鸣市常委的提议。

        当鹿角县县委书记的人选确定之后,柳擎宇目光扫视全场,沉声说道:“沈书记,各位,我认为,在一系列事件中,鹿角县县长朱林志的表现也十分糟糕,所以,他这个县长也不适合再继续在鹿角县干下去了,据我了解,朱林志在鹿角县也干了好多年了,可谓根深蒂固,如果他继续干下去,以他在鹿角县的势力,如果不是很配合陈棉灿的工作的话,恐怕会对深水港项目造船一些牵制,我看不如把朱林志调整到上城区去担任政协副主席吧……”

        随着柳擎宇这个提议的提出,鹿鸣市市委常委会再次陷入到了热烈的讨论之中,随后,在柳擎宇作为强势先锋的开路之下,沈鸿飞以市委书记的绝对权威,对鹿角县的县委班子成员进行了大洗牌,在这次大洗牌的过程中,鹿角县11名县委常委有5个人被调整出县委常委队伍,这五个人就包括县委书记郭长德、县长朱林志、以及县委组织部部长、县委宣传部部长、政法委书记,而鹿角县公安局局长也换了新人。

        在这种大力度的人事调整之下,鹿角县彻底从董志浩、廖志财等人牢牢的掌控中脱离出来,组建了一个高效、廉洁、自律的县委班子,新的县委书记是陈棉灿,县长是从市委办直接空降下去的一位副秘书长胡瑞丽,是一位女同志,作风硬朗,工作认真,一丝不苟,深得沈鸿飞欣赏。而其他新调整的县委常委也都是市委组织部考察过程中表现比较好、能力比较突出、勇于任事之人。

        随着这次人事大调整,正式宣告着鹿鸣市从此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从现在开始,以董志浩、廖志财等原来鹿鸣市老一代地方势力彻底进入到了夕阳阶段,他们的地盘上的一些重要位置,正在逐渐被一些年富力强、敢于做事、一心为民的干部所替代,而沈鸿飞、柳擎宇为代表的新一代鹿鸣市市委领导班子成员也正式开始成为鹿鸣市市委常委会上最为主流的力量。

        他们的声音开始在鹿鸣市大地上越来越响亮的响起。他们所制定出来的各种政策坚决以中央的各项指示精神为准绳,坚决贯彻落实中央的各种指导政策,同时又结合鹿鸣市的本地特色,一心为鹿鸣市老百姓考虑,越来越获得鹿鸣市老百姓的拥护和支持。当然了,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陈棉灿被空降到鹿角县担任县委书记之事鹿鸣市的任命文件在会议结束第二天便出来了,而原郭长德则被调到鹿鸣市下城区担任政协副主席。

        郭长德和朱林志得知他们的调整结果之后,几乎全都在第一时间出离愤怒了!

        尤其是郭长德,当他接到市里给他的通知之后,他气得直接把电话狠狠的摔在桌子上,怒声吼道:“凭什么?凭什么啊!我郭长德为了鹿角县辛辛苦苦忙前忙后,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沈鸿飞,柳擎宇,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这样一位老同志们的吗?你们也太让人寒心了吧!我不服,我不服气!我要去告状!”

        朱林志闻言,也是气得摔了杯子!

        当天晚上,两个老头商量了一下,决定连夜进城。

        当天晚上,郭长德、朱林志两人直接来到了鹿鸣市一家茶馆内,茶馆里面,董志浩、廖志财两人表情严峻的坐在里面等着了。

        郭长德和朱林志两人看到董志浩和廖志财之后,立刻全都十分委屈的告状起来。

        郭长德满脸愤怒的说道:“董书记,廖副市长,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啊,柳擎宇他凭什么要在这种关键时刻把我从鹿角县调走啊,这桃子摘的也太无耻了一些吧,这眼看着鹿角县县委书记就要被提拔为市委常委了,柳擎宇这根本就是在摘桃子啊!

        就算是把我调走也就算了,我也忍了,最起码也得给我一个外县县委书记或者区委书记的位置吧?凭什么把我安排到下城区的政协去啊,柳擎宇和沈鸿飞也太不给我面子了,也太不把我郭长德当成人才了!我不服气!”

        朱林志也在旁边附和着,表示对被安排到上城区政协工作表示不满:“董书记,廖市长,我今年才50岁啊,根本还没有到退休年龄了,凭什么把我安排去政协工作啊,我还想在多奋斗几年呢?我有没有什么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凭什么要把我调整走啊。”

        听着两人在那里唠唠叨叨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廖志财和董志浩两人对视了一眼,全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过了一会,董志浩这才缓缓说道:“我相信这次常委会上的事情你们应该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听说过一些了,为了保住你们的职务,我和廖市长可是赤膊上阵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沈鸿飞竟然会同意柳擎宇的提议,直接把市政府秘书长陈棉灿空降到你们鹿角县去当县委书记,还要推荐他担任市委常委,对于这一点,我们也是十分不认可的,但是形势逼人啊,市委一把手和二把手统一了意见,谁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董书记,难道我们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难道我们就任由柳擎宇这样欺负我们?董书记,您以前可一直是我们鹿鸣市各级官员心目中真正的一把手啊,您不能任由柳擎宇和沈鸿飞在我们鹿鸣市作威作福啊。”郭长德听董志浩的意思,似乎对这件事情也有些无奈,心中有些不满,便开始使用激将法。

        董志浩苦笑着说道:“郭长德,我理解你们的感受,但是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沈鸿飞和柳擎宇联手了,这是最不好对付的。你应该知道的,沈鸿飞是省委常委,又是市委一把手,一旦他在人事问题上拍板了,想要更改很难了。”

        朱林志苦笑着说道:“董书记,难道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哪怕是有一线机会,我们也不愿意放过,还希望董书记能够给我们指条明路啊。”

        董志浩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廖志财。

        廖志财略微沉吟片刻,沉声说道:“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但是需要你们豁出去才行,否则的话,那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什么机会?还请廖市长给我们指明。”听到廖志财这样说,郭长德和朱林志两人同时双眼放光,看向廖志财。

        廖志财低声说道:“要想真正扭转局势,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此事引起省委领导的重视,尤其是引起省委唐书记的重视,这件事情我和董书记都不方便出面,这一点我相信你们也应该能够理解,而你们两人是当事人,如果你们敢豁出去一切去找唐书记说明此事的话,那么我相信,只要唐书记那边能够引起重视,此事上省委常委会上讨论一下,那么就有比较大的回旋余地,如果到那个时候,我们在省里的关系就能够发挥作用,只要你们能够保证把这件事情闹上省委常委会,我估计你们恢复原职的机会还是不小的。”

        听到廖志财的说法,郭长德和朱林志两人立刻沉默了起来。

        对于廖志财的建议,他们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一旦走上那一步,就代表他们两人将会彻底和鹿鸣市市委一把手和二把手同时闹僵,如果成功了,今后恐怕也免不了要被柳擎宇和沈鸿飞穿小鞋,甚至是联手打压,即便是失败了,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顶多就是被柳擎宇和沈鸿飞继续打压。而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已经对两人进行打压了,恐怕情况不好比眼前的情况再坏了。

        要知道,两人竟然全都被从县委、县政府的一把手安排到政协去工作,而且还都是政协的副职,虽然注明是正处级,但是那种失落感旁人是难以想象的。他们实在是不甘心。

        两人的目光彼此对视一眼,同时轻轻点点头,目光中闪烁着坚定和决绝!

        为了自己的仕途前程,他们决定和柳擎宇、沈鸿飞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