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28章 人事变局
  • 第1728章 人事变局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表情淡然的看着陈棉灿脸上表情的变化,嘴角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相信以陈棉灿的智商,肯定猜到了什么,不过他并不在意,他之所以跟陈棉灿透露这些,是因为此刻的他已经彻底相信了陈棉灿。因为在经过对陈棉灿将近一年的考察之后,柳擎宇对陈棉灿的人品、德行、能力已经有了比较全面的评估,认为陈棉灿未来将会是一个能够一心为民做事的好官,而且能力强,头脑灵活,办事认真,对于陈棉灿,柳擎宇打算重点培养,大力扶植,这样的人只有让他走到更高的位置上,才能为更多的老百姓造福。

        此刻,在冯宇飞家里,冯宇飞和卢玉玲夫妻俩人在家里磨磨蹭蹭的呆了25分钟,这才打开房门,他们估摸着此刻儿子应该已经走远了,还琢磨着打开房门后,在把他们让进家里磨蹭一会儿时间,这样儿子能够跑得更远一些,这些细节他们夫妻两人都已经安排好了。

        不过当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夫妻两人顿时傻住了。

        此刻,在房门外面,两名警察一左一右的挽住了一个人的胳膊,而他的手腕上还戴着银光闪闪的手铐,而此人正是他们那个已经逃离了的儿子——冯天聪。

        “天聪,你怎么……”卢玉玲看到儿子那一刹那,大脑当时就短路了,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急忙问出了一句,话说道一半,却又停住了。因为她已经不需要再问就明白了什么。

        那一刻,卢玉玲的心都碎了!

        泪水,再次盈满双眼,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当冯宇飞看到冯天聪双手戴着手铐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那一刻,他的容颜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多岁一般,刹那之间,满是沧桑,他那原本挺得笔直的腰杆一下子也似乎弯了许多。

        “走吧,我跟你们走。”冯宇飞长长一声叹息,宣示着这位曾经叱咤一时的交通厅副厅长终于走到了人生的穷途末路。

        冯宇飞和冯天聪父子两人全都被带走了,卢玉玲的身体一下子瘫软在家门口的地上,望着丈夫和儿子的背影,嚎啕大哭!此刻的她再也没有了女处长那曾经铁娘子的作风,有的只是一名普通妇女即将失去丈夫和儿子的悲痛!

        此刻,悔恨、怨恨、沮丧,种种情绪在卢玉玲的心中交杂着,激荡着。

        冰凉的水泥地没有让她感觉到什么,刮过的大风把她的哭声传播的更远,泪水却无法抑制的狂奔着。

        冯天聪一边往外走着,一边听着目前从身后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那一刻,他真的悔恨不已。他恨自己为什么当初贪图巨额利润,被那些商人们拉下水,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理解父母对自己的一片真爱,为什么要做一个叛逆的青年。

        当他知道父母之爱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泪水,顺着冯天聪的眼角滴滴滚落,被风带走了。

        等待他的将会是牢狱之灾,而他的父亲也因为他而坐牢。

        果真是坐牢父子兵啊!

        随着冯宇飞的落马,鹿鸣市交通局局长、副局长等多人被双规,鹿角县交通局局长、副局长多人被双规,鹿角县公安局局长直接被就地免职,随后被双规。

        而市三建的问题也被提到了桌面上。

        以省交通厅副厅长冯宇飞儿子冯天聪、鹿鸣市市交通局的亲戚等人为首的一帮子官员子侄们通过与鹿鸣市交管局、运管处、鹿角县交管局、运管处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相互勾结,最终通过官商勾结,处处设卡、设局,最终逼着各个建设商们从市三建租用运输车,从他们这里购买各种建设材料,并最终形成垄断的格局,在刚刚建设两个多月的时间内获利高达数千万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不过随着这次一系列案件的详细告破,与市三建事件有牵连的所有官员们该调查的被调查,该双规的被双规,该撤职的被撤职,该降级的被降级,鹿鸣市市政府以极其铁腕的手段严肃处理了整个事件,而那些牵扯到此案中的官员子侄们也根据他们所犯下错误的轻重被处于不同程度的处理,问题严重的,直接承担刑事责任,被判刑,轻一些的则罚款、退钱!

        而那些子侄辈牵连到此次事件中的官员们,也分别被市纪委、省纪委约谈、诫勉谈话甚至是被双规!

        鹿鸣市和天涯省官场的风气因为这一系列事件和纪委部门的强势出手一下子好了很多,尤其是那些权力部门的负责人,每个人都开始重视起对自己家属以及子侄辈的关注,开始约束他们,不让他们再为所欲为了,尤其是与商人的合作上,更是慎之又慎。唯恐因为子女、亲戚把自己牵连到是非中去。

        然而,就在很多人以为这一系列事件就要到此为止的时候,他们却发现,他们想错了。整个事件的处理也仅仅是刚刚开始。

        两天后,沈鸿飞从燕京市开会返回,随后,立刻举行常委会。

        常委会上,柳擎宇脸色凝重的说道:“沈书记,在这次鹿角县工业园安全生产事故中,以及之前的车祸事件中、市三建事件中,我认为,鹿角县县委、县政府处理的十分糟糕,甚至要在一系列事件中担负重要责任,所以,我建议,对鹿角县县委班子进行大调整。”

        柳擎宇这话一说出来,鹿鸣市市委班子成员很多人全都大吃一惊!

        要知道,柳擎宇以前可是一向很少插手人事安排的,要知道,沈鸿飞可是市委一把手,而且还是省委常委,其在人事问题上的话语权自然没人敢去撼动,现在柳擎宇竟然提议要对鹿角县的县委班子进行大挑战,这是不是在挑衅沈鸿飞的权威?

        然而,让很多人大跌眼镜的是,柳擎宇这话说完之后,沈鸿飞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便说道:“嗯,柳擎宇同志说得没错,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不少,柳擎宇同志也已经及时向我汇报了,我也认为,对于鹿角县的县委班子确确实实需要进行一番调整了,而且考虑到随着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建设工程的任务日益繁重,一个高效的、认真的、负责的县委班子是必须的,而纵观最近这段时间,现有鹿角县县委班子成员的表现,我也非常不满。”

        说道此处,沈鸿飞看向柳擎宇问道:“柳擎宇同志,对于鹿角县县委班子的调整,你有什么看法?”

        柳擎宇沉声说道:“沈书记,我认为,鹿尾岛大型深水港项目十分重要,必须要有一个熟悉这个项目、能够掌控全局的人来坐镇,所以,县委书记人选是重中之重,我推荐一个人,我们鹿鸣市市政府的秘书长陈棉灿,他本身就是整个项目小组的成员,对整个深水港项目十分熟悉,能力过硬,办事果断,由他担任鹿角县县委书记、并增补为市委常委,向省委进行报备。”

        柳擎宇这话一说出来,廖志财第一个不干了:“我反对柳市长的这个提议,我认为,虽然鹿角县最近确确实实在一系列事件中有些不到位的地方,但还不至于直接把县委书记郭长德给调离,尤其是现在鹿角县县委书记马上就要提拔为市委常委的关键时刻,我认为此举会极度刺激郭长德同志的积极性,让人误会有摘桃子之嫌,这样做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也是极其不妥当的。”

        这一次,廖志财毫不犹豫的、旗帜鲜明的标明了意见。

        要知道,这郭长德已经是他旗下最后一个能够站得住的官员了,如果郭长德也倒了,那么他将会彻底成为光杆司令了,他在鹿鸣市的话语权将会仅限于鹿鸣市市政府自己主管范围内那么狭窄的范围了。

        董志浩也站了出来:“沈书记,我也反对柳擎宇同志的提议,如果真是这样做的话,会彻底寒了鹿角县县委同志们的心的。摘桃子不是这样摘的啊。”

        这一次,董志浩是真的有些急眼了,他摘别人的桃子习惯了,最不能容忍的也是别人来摘自己的桃子。郭长德算是他这条线上的人,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郭长德被柳擎宇在这个时候调走的,而且谁不知道陈棉灿是柳擎宇的人,如果他真的上位了,成为市委常委,那么柳擎宇在鹿鸣市的实力将会得到极大的补充。而他这一系今后在市委里的话语权将会被大大削弱。

        柳擎宇看到接连有两人站出来反对自己的提议,脸上却依然淡定无比,平静的看着沈鸿飞,等着沈鸿飞的回复。

        此刻,整个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所有人全都看向了沈鸿飞。

        大家都知道,沈鸿飞对柳擎宇的态度一向是既利用,却又防备着,因为对沈鸿飞权力威胁最大的人就是柳擎宇。

        一旦陈棉灿成为常委,那么也会削弱沈鸿飞在市委里的话语权的,沈鸿飞会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