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27章 陈棉灿的发现
  • 第1727章 陈棉灿的发现

    作品:《权力巅峰

        艾琨和蔡卫国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点点头,艾琨说道:“好吧,那我们就等你们一会儿,不过半个小时时间太长了,20分钟吧,我相信20分钟时间足够你们吃完饭了。”

        对此,卢玉玲和冯宇飞两人也没有在争辩,轻轻点头之后就进去了,房门被卢玉玲啪的一声关上了。

        艾琨和蔡卫国彼此再次对视了一眼,嘴角上露出一丝苦笑。

        艾琨却是冲两名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会意。

        关上房门之后,冯宇飞和卢玉玲、冯天聪一家三口再次回到餐厅,之前原本还略带着一丝离别之愁、逃离之喜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此刻,巨大餐厅内显得空空旷旷的,唯有三人彼此之间充满悲戚的眼神在彼此交流着。

        沉默了一会儿,冯天聪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中泪水涟涟,声音哽咽着说道:“爸,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没有想到最终把您给拖下水了。我……我不是人啊……”

        说着,他狠狠的一个大嘴巴抽在了自己的脸蛋上,一个鲜红的五指印顿时出现。

        冯宇飞却轻轻一把拉起儿子,叹息一声说道:“天聪啊,起来吧,只要爸知道你有悔意就已经足够了。”

        卢玉玲也从旁边伸手搀扶起儿子说道:“天聪啊,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了,为今之计,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想个办法,不能被他们一锅端了。”

        听卢玉玲这样说,冯宇飞双眼也是一亮,立刻点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玉玲说的没错,天聪啊,我和你妈都老了,也不打算折腾了,但是你还年轻啊,我不希望你进监狱里走一遭,而且飞机票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不走就太可惜了,你妈之所以要争取20分钟的时间就是为了给你留出逃跑时间,这样吧,你从后面洗手间的窗户处跳出去,然后从南侧小门走到师范街上,从那里打车去机场,以最快的速度去吧,过一会我们会想办法为你在争取一些时间,只要你能够跑了,我和你妈的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

        听冯宇飞这样说,冯天聪脸上的泪水更多了,声音哽咽着说道:“不,爸妈,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陪你们,大不了就是坐几年牢也就是了,等出来了我们一家人还是一家人啊。”

        冯宇飞摇摇头说道:“儿子啊,你错了,事情发展到今天,咱们家的命运气数已经尽了,就算是坐牢出来,你也没有什么好的未来了。以后只能活在别人的白眼和鄙视之中。会很辛苦的,只要你逃到美国,一切就不同了,我已经把这些年来贪污下来的几千万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到了美国,只要你到了那边,按照我事先给你准备好的那些流程,就可以取出钱来,有了那些钱,你就可以在美国重新开始着急的生活。虽然那些钱不能让你花天酒地,但只要省着点花,再自己找个事业做做,还是可以衣食无忧的。这样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我们两个你不用担心的。”

        说道此处,冯宇飞脸色一板:“天聪,快点,别婆婆妈妈的,我和你妈为了你付出这么多,为的就是你能够有出人头地的那么一天,我们不希望你今后的日子过得不开心、不快乐。”

        说着,冯宇飞拉着冯天聪向后面的洗手间走去。

        卢玉玲点点头:“是啊,儿子,赶快走吧,否则在拖延时间的话,恐怕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随后,冯宇飞带着冯天聪来到洗手间,打开洗手间的小窗户,让冯天聪钻了出去,冯天聪钻出去的那一刻,站在窗外,泪水已经湿透了胸前衣襟,挥手与父母告别,随后悄悄的绕过一片小树林,向外面逃了出去。

        房间内,冯天聪和卢玉玲夫妻两人再次回到餐桌前,两人已经没有了食欲,此刻,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担心。

        卢玉玲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也不知道天聪这孩子这次能不能走成。”

        冯宇飞苦笑着说道:“我们尽人事知天命吧,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柳擎宇这个人竟然这么狡猾,竟然说话不算话,说好了放人的,结果转眼之间竟然再次派人过来抓人了,他就是一个伪君子!”

        卢玉玲也是满脸怒色说道:“是啊,柳擎宇这个王八蛋简直是太无耻了,太阴险了,明明是说好了做交易的,这眨眼时间就反悔了。简直太没有原则没有底线了。”

        随后,两人开始对着柳擎宇开炮,将柳擎宇狠狠的诅咒了一遍,柳擎宇的祖宗十八代几乎被两人从头到尾问候了一遍。

        此刻,在柳擎宇办公室内,柳擎宇笑着看向陈棉灿问道:“棉灿,你说现在冯宇飞和那些被释放的犯罪嫌疑人家属在做什么?”

        陈棉灿嘿嘿苦笑着说道:“柳市长,我估计你应该可以想象的到的,应该是在骂你吧。”

        柳擎宇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是啊,他们肯定是在骂我,说我不遵守交易规则,说我说话不算话!……”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柳擎宇拿出手机一看,是昨天那个中间人打来的电话,他立刻接通了:“你好。”

        “柳擎宇,你好歹也是一个鹿鸣市市长啊,你这么大的官,怎么能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呢?你还算是人吗?”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我哪里说话不算话了,你可以指出来。”

        “你明明答应了交易,把那些人给放了,为什么今天又派人去抓他们?”对方气势汹汹的问道。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这位朋友,请你注意措辞,我问你,我们当时是不是说得非常清楚,一手省厅给我们恢复开工令,一手我们这边放人,人,我们已经放了,事情我们当时也已经停止调查了。这没错吧?”

        “没错是没错,但是你为什么要反悔抓人呢?”对方气恼的问道。

        柳擎宇笑道:“我们当时约定的时候,有没有提到我们只能放人不能抓人?没有提到吧?你也没有和我约定这件事情吧?更何况,我们之所以再次抓人是因为我们掌握了更加充足的证据,证明那些人确实是有罪的,包括冯宇飞这个交通厅的副厅长即将被双规了。所以,我并没有违反我们之间的约定。”

        “你……你……柳擎宇,你也太无耻了吧?竟然利用我们约定里的漏洞……你还算是鹿鸣市市长吗?”对方彻底被柳擎宇给气晕了。

        柳擎宇却是淡淡一笑:“正因为我是鹿鸣市市长,所以我才绝对不可能对任何人任何势力进行真正的妥协,如果你当时真的跟我约定放人之后不允许再抓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你达成交易的。当然了,现在你也可以反悔,你照样可以让省厅把那份恢复开工令撤回去,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挂电话了。”

        柳擎宇说完,略微等了几秒钟,听到对方在电话那头呼哧呼哧的喘气,知道对方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便挂断了电话。

        旁边,陈棉灿听完两人之间的对话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看着柳擎宇挂断电话,陈棉灿笑着说道:“柳市长,原来你也有耍无赖的一面啊。”

        柳擎宇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笑着说道:“我虽然做人刚正不阿,但并不迂腐,我坚持原则,但也要看对什么人,什么事情,身为一名官员,有些时候我不介意用一些小手段甚至是不太光明正大的手段,因为我要做的事情是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如果我什么时候都必须光明正大的去做事的话,那样遇到的阻力会非常之大,很多本来可以做成的事情都会泡汤的。

        而且我父亲从小就给我灌输循吏的观念,他总是在告诫我,身为一名官员,只要你自身行得正,坐得端,只要你心中有百姓,只要你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去做事,有些时候不必非得拘泥于形式,只要把事情做成、做好,让老百姓得到真正的实惠,那你这个官就是一个好官。就是一个老百姓所需要的官。”

        听到柳擎宇提到了循吏的观念,陈棉灿心中就是一动。这一刻,他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心中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陈棉灿跟了柳擎宇这么久了,虽然知道柳擎宇深得杜御风省长的赏识和信任,但是对于柳擎宇的强势作风依然充满了忧虑,他总是觉得柳市长的底气太足了,似乎根本不把那些明枪暗箭放在眼中。他总是感觉到柳擎宇应该还有着更深的背景。

        如今,听到柳擎宇提到他父亲的教诲、循吏、一心为民这些事情,陈棉灿突然之间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如今在内阁中声威赫赫的大人物——刘飞,据说,那位很有可能会在下一届任期内再上一层楼。

        如今,仔细对比一下柳擎宇和刘飞的相貌,确实有七八分的相似之处。

        陈棉灿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的心情彻底激动起来。他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他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当初选择站在柳擎宇这个阵营到底是多么的幸运,多么的明智。

        这一刻,陈棉灿忽然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因为他知道,他站在了一个一心为民的阵营,他即将正常这个一心为民团队中的一员,哪怕是他只是很小的一份子,但是,他却为自己成为这个团队中的一员而感到骄傲、自豪!

        一个男人,一个官员,能够始终坚持实实在在的为人民做事,为国家做事,死而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