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其他小说 > 偷偷喜欢你 > 正文 第60章 半路杀出一个好帮手
  • 正文 第60章 半路杀出一个好帮手

    作品:《偷偷喜欢你

        女朋友发话,程琛反过来帮着陶然。他一把搂过她的削肩,讨伐我:“对啊。都是因为你,把我们两个害得鸡飞狗跳。你们俩赶紧好好地把婚离了,重新组合在一起,那就一切安妥了。反正吧,裴逸轩算是我们俩的媒人,不是他,我和陶然也不会认识,也不会在一起。现在,反过来,我们来当你们的媒人,也很正常。说吧,你们各自要离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讲吧。”

        看得出来,程琛真的很讲义气。

        裴逸轩瞅了我一眼,一脸苦恼,他喝了一杯茶,才把我和他之间的一切问题都向这两个好朋友和盘托出,并且看着陶然说:“你也是女孩子,说得上话,帮我劝劝这个冥顽不灵的小哑巴,快点离婚吧。可以同步进行啊,不必等我的。”

        “对啊!”程琛也帮腔:“为什么要等?林以默,你还在矫情什么?裴逸轩不是你的偶像么?你的男神么?噢,人家现在不计较你的婚姻,你的缺陷,你却开始拿翘了。切,最看不惯你们这种女人。”

        我气得鼓起了腮帮子,拿眼瞪他。我最气人家鄙视我的缺陷了。

        我气呼呼地对裴逸轩比手语:“你刚才在路上怎么答应我的?这会儿,又不说清楚,还让人骂我,哼!”

        我霍然立起,很有甩手走人的意思,陶然这时却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拉住,白晳清秀的面颊堆满笑容:“好了,好了,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就不要在幸福已经驾临的时侯,又赌气把门关起来,别自找虐好么?刚才那些怨怼,都是长期的积累,谁让你一直隐瞒身份,让我们裴大哥受这么多委屈,牺牲这么多,还不许人发发牢骚么?来,让他们哥俩喝喝酒,说说话,我们也到楼上去,上面有大露台,我有上等的龙井,泡茶吃水果点心谈心,咱们乐咱们的……”

        她落落大方,表现出了前无未有的热情,也表现出了宽容温柔魅力十足的女友力。我被她这么一说,反倒有点自惭形秽。我再次从别人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自私。

        她一把拉住我的手,往楼上去。

        “去吧,去吧——”程琛挥挥手,站起来去冰箱拿冰啤。

        我这才清醒的意识到,人家程琛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而陶然,正是这里未来的女主人。

        我在这里,吃人家做的饭,占人家的地儿,还不许他们说我两句么?想到这里,我已经释然了。对裴逸轩的迫切,反倒生出心疼和不舍。

        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

        从二楼的露台,果然可以看见全村的点点灯火。我坐在竹藤椅里,看着陶然忙碌地来回几趟,终于把所有的茶具,烧水装置,点心,水果,全部搬了出来。

        我要帮忙,陶然制止我,说这里她最熟,我越帮越乱。

        我抿着唇儿笑。

        等到我终于喝上陶然泡的清香的龙井,暮色也已经四合了。我和陶然各掏出手机,开始启动微信交谈模式。

        我好奇地问:“你真的也和天娱解约了么?为了裴逸轩?”

        陶然洒脱地耸耸肩:“是的。奇怪么?不过,你放心,我对裴逸轩这么死忠不是因为对他怀有特殊感情。我对他只是单纯的粉丝对偶像明星的祟拜。因为单纯的喜欢,所以,我尽心尽力做好他的经纪人,愿意为他鞠躬尽瘁。后来,因为他,我认识了程琛,并且和他相爱。我和裴逸轩的关系也因此掺杂了私人情感。但那是因为我当他大哥一样。不过,这次我不管不顾地跟着他辞职,程琛才是关键影响。裴逸轩怕连累我,根本不可能要求我跟他走。他这方面的人品是一等一的。是我们家程琛,一个劲儿说,越是这种时侯,越不能落井下石,越要雪中送炭。”

        我感慨:“程琛真讲义气。”

        陶然叹气:“是啊。他讲义气,那就雪中送炭呗。他解约,我也解约。凭我陶然在经纪圈和影视圈混这么久,我就不信,凭我的努力没办法让裴逸轩东山再起。只要有我陶然在,裴逸轩一定有复出的一天。”

        我抿唇微笑:“我相信。”

        陶然又一声长叹:“信有什么用啊?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真要让他东山再起,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不过,以默。假如你信得过我,能不能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还有,看情形,裴逸轩很想你们各自离婚,然后结合在一起。当然,我家那口子也是这么急迫,他就想把你们推在一起,然后他好专心做侦探社的事情。不过,我看得出来你很为难,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相信,你是真心爱裴逸轩的。那么,你心里是不是有苦衷?现在就我们俩个,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出于对裴逸轩好的共同点,请你对我说实话。”

        唉,果然还是女人心思细腻。

        我只好老实交待,把乔羽对我的威胁,以及我欠乔羽五百一十万的事情说出来。

        “我是真心想和裴逸轩在一起。他也答应我,他先和简嘉妮离婚,对于孩子要尽责,好聚好散。离婚之后,再来解决我的婚姻。其实,我的考虑并没有错。不仅仅是因为乔羽的威胁或是欠债的事情,还因为如果我们同时闹离婚,对我们的名誉只能毁坏得更加彻底。一前一后,尽可能无声无息离婚,这才是冷静解决问题的态度。不是么?”

        陶然盯了我一会儿,镜片后的眼眸闪烁着智慧的光采。

        她默默托了托镜框,点了下头:“你考虑得对,与我所思不谋而合。既然你这么明事理,那接下来我要和你商量的事情,就更加容易说出口了。也许,我们能够英雄所见略同呢。”

        “请说。”我很快回答。

        陶然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始分析:“其实,现在整体的网络言论对裴逸轩是非常不利的。简嘉妮在公众面前,表现得越贤惠,越大度,你们的风评也就越差。所以,现在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第一,就是把简嘉妮的真面目公示于众。相信只要你愿意,你手机里的聊天记录,还有华宸都可以帮到你作证。这样一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整个舆论扭转过来,这是最直接有力的办法。”

        的确,这是最好最简易可行的办法。可是,事到临头,我又不忍心了。

        刚听到华强说出简嘉妮是幕后主使时,我心里真是难受极了,很想睚眦必报。可是,今天和裴逸轩回忆起小姐姐童年时所受到的伤害,又觉得在那样扭曲的心理下,想要毁了我,以牙还牙的心情也能理解。

        所以,我沉思了一会儿,痛苦的表示:“我这次虽然坚决不会把裴逸轩让给她,但是要我亲手毁掉她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名利,再次毁掉她的名声,我却做不到,那样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陶然微叹:“所以喽,我就说嘛,你们姐妹情深,再怎么样也不会背叛她,否则的话,怎么会傻到把裴逸轩让给她呢?所以,你只能走第二条路。”

        “第二条路是什么?”我马上追问。

        陶然不打字了,竖起食指侃侃而谈:“首先,你别出面,我来出面。我会尽我全部的力量促进裴逸轩和简嘉妮离婚。我相信,只要我推波助澜,这婚没有离不成的。这是重中之重,不是为了你们之间的感情,而是因为像简嘉妮这样的女孩子我太了解了。趁现在裴逸轩身无分文,一无所有,只要再颓一些,再绝情一些,就可以让她心灰意冷,把这婚离了。否则的话,等裴逸轩东山再起,再想跟她离婚,那可就难了。”

        “在这期间,你一定要摒弃一切杂念,专心写剧本,知道么?你可以先不和乔羽谈离婚的事情,好好把下一部剧本写出来最重要。你可以和马仕腾导演,以及乔羽商量一下,抓住现在的市场,再和他们合作一部戏。不过,这部戏,你必须像马仕腾提出,重新启用裴逸轩当男主角。”

        “林以默,你知道你现在红火得一塌糊涂么?你知道你这部剧有多火么?剧里的主演,甚至小龙套,每个人都红火了。所以你现在只需要和马仕腾继续探讨,不怕下一部剧不是你的。等到裴逸轩也红火了,你和他都能妥妥赚钱的时侯,你就可以和乔羽离婚了。这时侯,裴逸轩肯定能接受你。因为我会跟他解释清楚。那么,你们两个就能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

        我沉默了好半晌。

        不得不佩服陶然的智慧,果然是金牌经纪人,事事以裴逸轩的利益为前提参考。

        可是,裴逸轩真能接受么?想到他希望乔羽不要再碰我的警告,我感觉陶然有点儿想得理所当然。再说,真的照这一步走,肯定不能告诉裴逸轩的,心高气傲的裴逸轩怎么肯靠着我的荫蔽,怎么肯因此耽搁我们聚在一起的进度?

        果然,陶然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她小心翼翼说道:“不过,这事儿就先别让裴逸轩知道了,他不会同意的。你到时侯,就说导演自己想要启用他的,正因为他是话题人物,反而更能促进收视率。反正马仕腾这人也挺邪气,身兼制片人和导演,他的才华和性情一般人也难以理解。比如当初,他竟然敢用你这样一个不算太知名的网络作家写的书当剧本,本身就是不可理解。这么跟裴逸轩解释,他会听进去的。怎么样,我的想法有道理么?只有这样,才能不伤了简嘉妮,不动声色地和她离婚,让裴逸轩和你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