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的微信女友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暴露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暴露

    作品:《我的微信女友

        说完,警察就走了,叶琳茜气得脸色铁青,一把将床头上的东西全部摔掉,说:“废物,都是废物!”

        然后她冲着我吼了起来:“王超,你怎么不叫你那个警官朋友过来?”

        我一阵苦笑,如果叫刘洋出面,他一听到凶手就是樱冢舞,估计会当场吓尿吧,哪里还敢出面查案。

        我过去轻轻摸了摸叶琳茜的头发,说:“好了,别生气了,今天的药吃了没有,吃完药就休息吧。”

        “别碰我!”

        叶琳茜怒气冲冲的把我推开,说:“我没病,吃什么药,我已经全部好了,我要出院,你快带回家!”

        我看到她情绪波动如此剧烈,心里担心起来,默默走出去,想和叶紫月商量一下,但叶紫月刻意躲着我,估计她是被叶琳茜说了一通,就不敢再和我亲热了,我一阵失落,这两天没碰过女人,我心里好像就憋着一团火,燥热难耐。

        过了几天,我们就给叶琳茜办了出院手续,带她回家了。

        她回到家里,晚上我趁着叶紫月去超市打兼职,就想和她亲热一下。

        我敲开她房间的门,想进去和她搞一下,她却怒气冲冲的止住我,不给我进门,说:“你想干什么,我们还没结婚呢,你就想搞三搞四啊!滚,给我出去,离我远点!”

        她把我轰出去,我吃了个闭门羹,又是尴尬又是窝囊,想着给她吃药,她情绪稳定一点,应该会好点吧?

        我就拿药给她吃,她也不肯吃,我说:“乖,你就吃药吧,只要你肯吃药,你想我做什么都行。”

        叶琳茜恶作剧般笑了笑,说:“那好,你扮小狗,我就吃药。”

        “行,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就四肢着地趴在地上,汪汪汪叫了起来。

        叶琳茜瞧着有趣,指着我哈哈大笑,终于是肯吃药了。

        她吃完药,就拿了一个狗圈过来,套住了我的脖子,说:“走,小狗,主人带你回房间。”

        叶琳茜用拉着狗绳,真把我当成小狗了,给拉回房间里。

        我苦笑一下,我终于是能进她房门了。

        “小狗,跪好了。”

        叶琳茜拍了拍我的脑袋,就骑在我背脊上,说:“小狗,跑啊!”

        我就在她房间里四处乱爬,她又说:“小狗,叫啊!”

        我无奈,就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她哈哈大笑,很是高兴,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说:“小狗,你真乖,主人要给你一点奖励,你想要什么奖励啊?”

        我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我一说完,就翻身把她压在地上,双手抓着她的手腕,她嘻嘻发笑,也没有抗拒,看来吃完药后,她情绪就稳定多了,没有这么暴躁。

        我就趁机低头吻她嘴唇,然后伸出舌头舔舐她的脖子,一边伸手在她身上摸索。

        她咯咯发笑,说:“哎哟,小狗舔我了,好痒,小狗,你爪子别乱摸啊,哎哟,你还袭胸了。”

        我听着叶琳茜的娇声笑语,心里阵阵畅快,伸手托着她的屁股,让她坐我大腿上,我们就亲密的拥吻起来。

        但我也不敢脱她衣服,怕太过分了会惹她生气,现在我要慢慢来,只要控制好她的病情,她迟早是我的女人。

        我就在家里照顾了她几天,这天晚上,她吃完药睡了,我还没睡,就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候,叶紫月做完兼职回来了,我看着她憔悴的模样,有点心疼,说:“回来了。”

        “嗯。”

        叶紫月默默点点头,连正眼也不看我一眼,我心里一阵失落,她以后都不会再和我亲热了吧?毕竟已经被叶琳茜说过一次了,她心理压力很大。

        她自己去厨房里煮宵夜,忽然我就听到她尖叫一声,我急忙跑进厨房一看,原来她被热油溅到,烫到手了。

        “没事吧?”

        我急忙过去抓着她的手,呼气给她吹着,怕她被烫伤。

        她脸颊一红,把手抽回去。

        我难得有机会和她亲近,哪里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又把她的手抓过来,说:“叶子,别再疏远我了,好吗?”

        “你别这样,我妹妹知道了不好。”叶紫月默默抽回手。

        我心里烈火燃烧,很想把她抱入怀里抚摸一番,但想起叶琳茜,我心里一震,只好强忍住,说:“你说得对,我不能对不起琳茜。”

        我就算想搞,也不能搞叶琳茜的姐姐,要找刺激外面有一大堆,没必要吃窝边草。

        但叶紫月就在我面前,幽香微闻,我心头热火难耐,终于忍不住从后面抱住我,双手攀上了她的胸脯,说:“叶子,我们再亲热一次,就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来了。”

        叶紫月身体颤抖一下,面色潮红,看来她多日没碰过男人,现在被我紧紧抱着,心里估计也和那样起了念头。

        “不行,一次也不行,你快放开我!”

        叶紫月咬咬牙,挣扎着想推开我。

        但我感到她身体热乎乎、软绵绵的,知道她是肯定有想法的,只是碍于面子不好答应我。

        我就强行的把她拖出厨房,说:“就一次,最后一次,好吧?”

        我把她拉到沙发上,嘴唇凑过去吻她,她被我一吻,就不再抗拒了,软绵绵的靠在我怀里,也热情的亲吻着我,我感到她浑身火一样的热。

        我们两个吻了足足十分钟,才舍得松开嘴唇,她气喘吁吁的看着我,说:“就一次啊,你以后别再来了,我明天会搬出去,免得和你住在一起,你又要毛手毛脚。”

        我听到她明天要搬出去了,顿时一阵失落,说:“好,你搬就搬吧,但搬走什么的,是明天的事,今晚你是我的!”

        说着,我就粗暴的脱掉她的上衣,扯掉了她的胸罩,她胸前的两团柔软就弹了出来,我看着她白花花的胸脯,水嫩嫩的皮肤,顿时热血上涌,便把头埋在她胸脯里啃了起来。

        她压低自己的声音,不敢大声叫出来,免得被房间里的叶琳茜听到了。

        我们亲热了一会儿,她就跪在地上,而我就继续坐在沙发上,她伸手褪掉了我的裤子,用手帮我弄了几下。

        我说:“用嘴来!”

        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就默默点点头,低下头去张开嘴巴,帮我用嘴弄了起来。

        我按着她的脑袋,看着她用嘴帮我弄着下面,我感到阵阵的满足,此生不枉了。

        我们就胡搞着,忽然叶琳茜的房门咔嚓一下打开,叶琳茜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走出来,估计是想上厕所。

        叶紫月正用嘴替我鼓捣着,这一幕画面,顿时被叶琳茜看到了。

        叶琳茜看到这一幕,霎时间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原地,睡意全消。

        我和叶紫月当场吓得魂飞魄散,想不到她居然会醒来,她吃完药应该睡意很浓,会睡到天亮才对,但现在她出来了,看到我们在客厅里胡搞。

        “啊!”

        叶琳茜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喊,眼泪就大滴大滴流下来。

        我和叶紫月都慌了神,我急忙提上裤子,叶紫月擦掉嘴角残留的乳白色液体,我们都是一脸的尴尬,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滚,狗男女,**的,贱人,狗东西,都是贱种,马上给我滚出去!”

        叶琳茜咆哮着大哭,乱摔着家具,把一张凳子朝着我们扔过来,我和叶紫月狼狈不堪,只好逃出去了。

        我们来到外面,相视一眼,皆是无言以对。

        我心里阵阵懊悔,王超啊王超,你太过分了,现在闹成这样子,看你怎么收拾。

        叶紫月也没说什么,只是眼角有泪水划过,她默默擦了擦泪水,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说:“等明天琳茜气消了,我们再回去给她赔罪吧。”

        我带叶紫月去旁边的肯德基坐着,默默等天亮,忽然看到叶琳茜拖着行李箱,一个人出来了。

        我和叶紫月吓了一跳,她拖着行李箱干什么,想离家出走吗?

        我和叶紫月赶紧冲出去,拦在她面前。

        我问:“琳茜,你想去哪里,我们快回家,这次是我对不起你,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叶琳茜恶狠狠的盯着我,说:“给我死开,别拦着我,我要去百炼武馆,叫荆浩哥哥收留我,我再也不要跟你们一起住了,哼,狗男女,臭东西,你们继续搞吧,反正我不管了!”

        说着叶琳茜就想走,我脸色一沉,说:“什么荆浩哥哥,你认识他?”

        荆浩是我们南杭市的大名人了,经常在报纸杂志上看到他,他今年二十五岁,一手创立了百炼武馆,和六道武馆、九鼎武馆分庭抗礼。

        他才二十五岁啊,这么年轻,就能和六道九鼎抗衡,可想而知他有多厉害了。

        而且,他还曾经组建了一支佣兵,去中东打*,是经历过血与火的男人,全城不知有多少姑娘崇拜他,他打完*回来的那一天,市长都亲自出去迎接,那场面威风极了,我心里也在羡慕。

        据说他精通内家太极拳、外家硬气功,日本的空手道、跆拳道,还有欧美的自由搏击,他都了如指掌,功夫非常厉害。

        我听到叶琳茜说去投靠他,顿时就愣住了,她是怎么认识荆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