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当公子那几年 > 正文 第三章 被狗哥发现
  • 正文 第三章 被狗哥发现

    作品:《我当公子那几年

        触摸到那片湿滑地段的时候,我就觉得脑子一片空白,手上已经失去了分寸。

        也是因为紧张,所以我半天没摸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很黏,没多久我就听嫂子低吟了一声,我才知道我下手的确是重了点,于是连忙按照书上看的方法慢慢琢磨。

        估计是我的确摸到了一点门道,嫂子竟然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她是享受还是难受。

        摸了一会,我只觉得忽然又多出了些水,我连忙问嫂子:“怎么那么湿。”

        嫂子哼了一声,说:“舒服呀,算了,给你说你也不懂,看你这手法,不像是第一次呀。”

        我笑了笑没说话,其实我早就安奈不住了,右手已经解掉了裤子,结果嫂子这下不愿意了,她一把将我推开,说:“你怎么还得寸进尺呀?”

        我猛的扑在嫂子身上,说:“我就试试,不乱弄……。”

        嫂子急忙将我推开,骂了一声:“你这小孩,心思怎么那么坏……”

        我说:“不给我搞,我就告诉猴哥。”

        嫂子瞪了我一眼,很快又赔笑,她说:“给你搞,给你搞,但千万不要弄进去,我会忍不住叫的。”

        我心里暗想,不进去才怪呢,一时我脑海里浮想联翩,谁知道就在这节骨眼上,院子的大门忽然响动了起来,嫂子一脚将我踢开,低声说:“狗哥回来了。”

        我一听狗哥回来了,吓了一跳,连忙提好裤子,只是心里终归还是有点不甘心,我说:“我还没看到呢。”

        嫂子生气的说:“都这时候了,你还看个屁……”

        她说完这句话,估计怕我把她和陈华的事说出去,很快又低声说:“狗哥过两天要出趟远门,有的是机会,别给我出乱子,听见没。”

        我听这话,顿时兴奋起来,虽然刚才的确有点扫兴,但想到再过两天狗哥出门之后嫂子就是我的了,到时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时间我想入非非,连狗哥进屋都没注意。

        因为上次偷钥匙的事,狗哥一直对我有意见,他进屋见到我正在客厅看电视,瞪了我一眼,大声说:“电费不要钱呀,滚回屋里去。”

        我很无语,客厅里的电视平时就算我不看,也都一直是开着的,狗哥明显是故意给我找茬,但我也不敢顶嘴,只能听狗哥的。

        可是我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狗哥又指着我说:“看你身上脏的,把沙发都弄脏了,沙发垫子拆掉给我洗了,记住用手洗。”

        我很生气,我说:“沙发的垫子那么大,手洗要洗到什么时候,我明天还要上课呢。”

        狗哥眼睛顿时瞪的很大,他举起拳头就准备打我,他说:“不听话是不是,老子供你吃,供你喝,让你洗个垫子洗不了?”

        自从上次打过我一次以后,狗哥经常拿我出气,一开始我还敢顶嘴,但被打几次以后,我也学聪明了,不就洗垫子嘛,我洗就是了。

        当天晚上我一直忙到了凌晨两点多,不过我并不觉得委屈,想想两天后的日子,嫂子的身体,简直不能在美妙了。

        接下来的两天实在不是一般的煎熬,每天一闭上眼,嫂子就在我眼前晃动,特别是她那一对软绵绵的大白兔。

        这两天狗哥一直在家,我因为之前做了亏心事,也不敢跟嫂子接触的太近,当然趁着狗哥洗澡的时候,我还能在嫂子胸前摸上一把,但这非但不能压制我心中的火,反而勾的我更加渴望。

        可惜我的动作只能限于此,嫂子也不敢让我有更大的尺度,而且就算嫂子愿意,我也没这个胆。

        终于熬到第三天狗哥出门上工的日子,这天早上正好是个星期六,一般星期六我都会睡到中午才起来,但这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

        起床的时候,狗哥正在换鞋,他看了我一眼,冷声说:“起那么早,想跟我去上工呀。”

        我没搭理他,心想我他妈上你老婆,当然这话也只敢想想,过了一会狗哥又说:“好好学习,别他妈跟你爹一样干苦力,到头来落了个这下场。”

        一听狗哥提到我爹,我心中无名的火再次燃起,当时我拳头攥得紧紧的,要不是我对狗哥心存忌惮,可能真就冲上去跟他拼了。

        其实很多年以后,在想起狗哥的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明白,他也是一片好心,想让我好好学习,就是嘴不太会说话。

        我当公子以后,身边那些所谓朋友的人,的确很会说话,出口就在捧我,但我却知道他们的嘴脸到底是个什么样。

        不过在那时,我一个十六岁,正值叛逆期的孩子,听到这句话,无疑是被狗哥触碰到了。

        狗哥刚走没多久,我就直接冲到了楼上,我知道嫂子肯定还没睡醒,说不定只穿了内衣……

        推开房门以后,嫂子的确还睡的很香,我想也不想,直接光着身子钻进嫂子的被窝里。

        嫂子因为还没睡醒,以为我是狗哥,娇嗔了几声,我想也不想,就往嫂子滑溜溜的身上摸去。

        这一下手,嫂子立刻打了个激灵,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干什么呀?”

        我说:“狗哥已经走了,我今天要跟你好好玩玩。”

        嫂子一把将我推开,她大声说:“你不要命了,狗哥一会就回来了。”

        我心想你还想骗我,我明明看到狗哥已经走了,趁着嫂子说话的时间,我的手已经摸到了关键位置,嫂子叫了一声,语气显得更加急促,她说:“我没骗你,早晨才打的电话,今天不上工。”

        一听这话,我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半遮半掩的嫂子,这时我已经听到上楼的脚步声了。

        相处那么久,狗哥的脚步声我在熟悉不过了。

        我连忙找衣服裤子,这才想起我的衣服刚才脱在了门口,我总不能去门口找衣服吧,万一被狗哥撞个正着,那我还不死定了。

        当时我已经慌了神,全身瘫了一样坐在床上。

        嫂子其实比我还慌,她急急忙忙的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我看了一眼嫂子,心中暗想,嫂子竟然还有不穿衣服睡觉的习惯。

        只是情况紧急,我也没兴致去欣赏,我忙问嫂子,我该怎么办,嫂子低声说:“躲柜子里,你先躲柜子里。”

        我也没办法,只能听嫂子的话躲在柜子里,也就柜门关上的瞬间,狗哥推门进来了,顺着柜门的缝隙我能看到狗哥提溜着我的衣服裤子。

        他问嫂子:“他的衣服裤子怎么在这?”

        嫂子假装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才说:“这我哪知道,我才醒没多久,不过刘超然这小孩一脑子的坏心思,你都不知道他做过的那些龌蹉的事。”

        狗哥惊讶的问:“那小瘪三做过什么?”

        嫂子哼了一声,说:“真是恶心,还不是上回,我看到她拿我用过的卫生巾干那事。”

        狗哥顿时就火大了,他大骂一声:“妈的,没想到老子养了一只狼,上回没打死他算是便宜他了,这次我……”

        我已经懵了,心想嫂子这是想把我卖了,丢卒保帅呀,可是看着狗哥明显正在气头上,我也不敢出去辩解,要是让狗哥发现我躲在柜子里,他肯定会扒了我的皮。

        只是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你越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我看狗哥准备出门的时候,他竟然说要换件衣服,于是他打开了柜子,发现光着身子的我。

        一时狗哥和我还有嫂子,我们三个都懵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狗哥的拳头已经打在了我的身上,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趁着还没被狗哥打死,大骂了一声:“李梦然又不是被我一个上过,你有本事去打陈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