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名花美人录 > vip卷 第四十二章 茶道高手
  • vip卷 第四十二章 茶道高手

    作品:《名花美人录

        苏雯娇笑着,眉儿弯弯,若有深意的道:“我爸爸妈妈也在家哦,你还要去吗?”

        女人并不讨厌追求者,相反的她们还比较喜欢被人追求。如果追求者不是一味的死缠烂打而讲究方法,或者是有情调的话,她们都是比较喜欢的。

        苏雯如此问,就是在试探孟缺。如果孟缺心有邪念的话,那么必然会临阵退缩不敢上去。

        听到苏雯这么说,孟缺其实也有点战战兢兢,看着她脸上那美丽的笑容,似乎觉得她话中的玩笑成分比较重。但如果她没有开玩笑呢?假如她爸爸妈妈真的在家里,孟缺此行岂不是等于见家长?

        见女生家长,他们免不了要问东问西,就跟查户口一样。想到这样的感觉,孟缺背后都凉了一片。

        “怎么样,还要不要去?”苏雯依旧面带微笑地看着孟缺,似乎就像凭这一个问题看穿孟缺的为人。

        孟缺从小就被爷爷*,岂会被一个小小的问题给吓住?忖道:“既然苏雯已经被确认是四大美女之一,那么她的家长早晚都是要见的,早见晚见都是见,又何必惧这一时?”

        当即也笑着回道:“好啊,其实我是在想,如果伯父伯母都在家的话,我这么空手而去,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

        听到孟缺的回答,苏雯有点意外,但也有点开心,因为这样的回答也算是过关了。

        “没事,我爸爸妈妈向来都不喜欢送礼什么的,如果你真的送礼,说不定他们还会让你拿走呢。”苏雯歪着脑袋,微笑着说道,眼睛依旧看着孟缺,想看看他究竟是真有勇气呢,还只是说说而已。

        好吧,女方都既然这么说了,自己再要推辞那就显得虚伪了。

        孟缺点了点头,胆子肥了起来,道:“那就冒昧地打搅一次了。”

        “呵呵……没事的啦。”苏雯走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给孟缺指点着这小区周围的风景以及坐落,然后两人在保安的眼里如小情侣一般地走进了楼道。

        “先前跟你说了,我住在十七楼,A号。以后有时间你可以常来作客。”电梯外,等待着,苏雯对孟缺说道。

        “嗯,一定会。”孟缺虽然是壮起了胆子,但是如果说不紧张的话,那却是假的。见女方家长怎么会不紧张呢?以前不管是看电视还是看小说,里面的男人见岳母、岳父的时候,都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想不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唉唉,以后还要追求其他三大美女,搞不好还要最少见三次女方家长!

        “叮”

        电梯一到,其门朝两边缩开。苏雯很欢快地跳了进去,孟缺紧随其后,脸色腼腆之中,话也少了起来。

        苏雯背对着他,娇躯一阵轻微抖动,看她的双手却是紧捂着嘴巴。孟缺眉头一耸,疑惑道:“怎么了?笑什么?”

        “没……呵呵呵呵……没笑什么……呵呵……”苏雯手一松开,笑声止不住地传了出来,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

        好听的笑话一样,笑得捧腹。

        见她如此,孟缺就更疑惑了。顿时摸出手机借着屏幕反射的光往自己的脸上照了照,嘀咕道:“我脸上似乎没长花呀,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苏雯娇笑了几声,然后强行忍住,道:“我不笑了,其实真没什么。”

        呃……女人还真是种奇怪的生物。以前孟缺碰到的女人都是年龄跟自己相仿,或者是比自己小的。这第一次跟御姐交往,搞得自己拘束至极,束手束脚的,有一种施展不开的感觉。

        御姐,成熟的女人。这类女人,孟缺还真不是很了解。唯一对她们清楚的概念,估计就是爷爷所教的那些泡妞绝技了。好歹爷爷年轻的时候号称是“少妇杀手”,少妇跟御姐虽然是差别的,但是爷爷讲起当年的风流韵事,那是要多牛逼就有多牛逼。

        信爷爷没错的,信爷爷得永生。

        孟缺摸了摸后脑勺,还真不明白她究竟是在笑什么。

        到了17楼之后,所谓的A栋就是靠近电梯的左边一栋。一靠近房间,孟缺的紧张度也就越高。

        似乎听说苏雯的爸爸妈妈以前都是大学的教授,唉唉,教授级别的人物,可不好对付。他们一不好忽悠、二能轻易看穿一个人、三说话高深、四问话也常能问到重点……反正好多好多的不妙。

        自己本来是一个马上19岁的纯情小青年,只留了个小胡子就冒充26岁的大叔,这成不成啊?会不会被他们看穿呢?

        带着纠结的心,苏雯将家门打开了。

        “进来吧,不用太客气的。”苏雯带着怪怪地笑,很客气地说道。

        孟缺顿时站直了背,挺鼓了胸,雄赳赳、气昂昂地点了一下头,然后脑袋迅速转过了180个念头,终于犹犹豫豫跨出了一脚,进入到苏雯的家里。

        刚进家里,抬头放眼,着眼处装潢很温馨,并且同时还有一股淡淡地茶花香飘进了孟缺的鼻子。

        “好独特的香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茶花香吧?”各种花的香以及各种香水的香,孟缺早在**岁的时候就被爷爷强压着死死牢记了。所以,这刚进来闻到这股香,他就立刻判断出是茶花,而且是曼佗罗花。

        “哇,你鼻子好灵啊,这随便一闻就能闻出是什么花,太厉害了吧?”苏雯很是惊讶孟缺的嗅觉。

        孟缺微微一笑,道:“其实没有什么啦,我花场里种了那么多花,种多了也就熟悉了,所以一闻就能闻出品种来。”

        “哦,原来是这样。”苏雯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孟缺的这个回答还回答得真合适,爷爷的花场的确是有很花。

        下午的太阳,已快西沉,昏黄的阳光从窗户照射而进,屋子里一片明亮。孟缺享受了一阵茶花的香味,眼睛往四处扫描了一阵,道:“诶,怎么没瞧见伯父伯母呢?”

        听到孟缺问出这句话,苏雯又呵呵地笑了起来,掩着小嘴笑了好一会,才道:“我之前开玩笑的,我爸爸妈妈没在家呢,每天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去河边散布的,大概5点钟才会回来。现在3点还早呢。”

        孟缺苦瓜着脸,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丫的,害自己紧张了这么久,原来她爸爸妈妈都不在家。装斯文、装正经都白装了。也在忽然之间,孟缺明白了之前苏雯为什么笑得那么奇怪,现在想想,原来她是在笑自己被骗的紧张。

        苏雯呵呵笑道:“这也不算骗啦,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爸爸妈妈是不是真的不在家里,他们有时候也是会在家的。”

        孟缺在客厅转了一下,忽地看见了墙壁上挂有很多照片,便欣赏了起来。瞄了一下忽然瞄到了一张幼儿照,照片的主人公当然就是苏雯跟她哥哥了。两个人那时候都很小,看起来也就一两岁吧,都没穿衣服。照片上的苏雯,胸口的那朵玫瑰花格外地精致。

        从幼儿照往右,依次是他们兄妹俩长大的照片,几乎从一岁到二十几岁的照片都有。看着小学时期的苏雯、中学时期、大学时期的,似乎每个时期她都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这时,苏雯把门带上了,一走进来忽然看到孟缺在欣赏自己的照片,登时小跑了过来,挡在了相片之前,伸手摆成一个大字,道:“不许看。”

        孟缺笑道:“怎么了,挂在这里不就是给客人欣赏的么?”

        苏雯蹩了蹩眉,道:“这才不是给客人欣赏的呢,这是纪念照,我早就叫妈妈挂房里去,谁知道还在这里。”说着她把相框摘了下来,然后匆匆拿到房里去了。

        孟缺偷偷一笑,暗道:“反正看都看了,藏起来也没多大用处,哈哈。”

        “你要喝点什么吗?”苏雯从房间里出来,俏生生地站在孟缺面前,问道。

        “有茶吗?”孟缺想了一下,问起茶来。

        “茶?”苏雯好奇地问道:“你也喜欢喝茶?”

        孟缺故作牛逼地闻了一下空气中那淡淡地茶花香味,说道:“能种得出如此香雅的曼佗罗茶花,可见种植之人定是个精通茶道之人,既然如此,来到这里不喝茶,岂不可惜?”

        苏雯深意一笑,赞同地点了一下头,道:“你说得真对,我爸爸他还真是个茶道高手。你们都喜欢喝茶,可能会成为好朋友也说不定哦。”

        孟缺耸了耸眉,点着头,暗自嘀咕道:“做朋友多嫌陌生,不如当我岳父来得痛快,哈哈!”

        “好吧,我这就为你泡一壶茶。”苏雯很开心孟缺会跟自己的爸爸也相同的喜好,道:“那你是想喝什么茶呢?龙井好不好?”

        说到喝茶,孟缺独爱铁观音。转过身刚想跟她说要铁观音,谁料苏雯这时正路过他的背后,两人脚步一挡一撞,身体立刻就站不稳了。

        苏雯是女孩子家,身体定力自然是不如男人了。被孟缺的脚绊了一下,身子一歪就朝地毯上倒了下去,而孟缺么,也不知道这货是故意的还是也被绊了一下竟跟着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