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1:尾声

作品:《夜半阴婚:鬼夫强娶我

    画完符咒的两天后,商以泽还没有醒过来。

    我小心翼翼的帮他掩上被子,也能够想到他如果睁开眼睛,看着现在自己的模样,到底又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而商以泽符咒画好,仍没有醒过来的第五天,我被白师傅特意叫过去了一趟。

    推开闷得一刹那,我看见了周宇跟方桦,才隐约响起了有关于他们两个的事情。

    “他们的灵魂都已经补好了,是时候可以去投胎了。”

    我沉默了一下,看着周宇点了点头,“投胎好,这小子下辈子,别做傻事了。”

    周宇看着我苦笑着,眼泪却怎么都流不出来。

    不多时,他深吸了一口气握住我的手腕。

    “姐,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现在姐夫还没有醒来,你身边有没有个合适的人……”

    “行了,啰嗦死了,你姐我还能照顾不好自己吗?”我不耐烦的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为了你好,所以才……”

    我急忙捂住耳朵,无奈的看了一眼周宇,心里却是难受的。

    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虽然是同母异父,不过感情的确要比周然来的深,不然那个时候我也不会收留周宇住在家里,闯了那么大的祸事,我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走吧,以后重新开始。”我看了一眼方桦,“希望你们两个这辈子不能在一起,下辈子在一起吧!”

    “姐,你没有一点不舍吗?我……”周宇说到这里已经哽咽了,“从小到大,你虽然对我严厉,但是我知道,你最疼爱的人就是我,我们两个人虽然同母异父,但是你对我绝对不必我的那个亲姐姐差。”

    “行了,路上再慢慢惦记我的好吧!我倒是想下辈子千万别跟你见面,你小子烦我都烦死了,知道吗?我看见你就觉得头疼。”

    说到这里我的眼睛忍不住湿了,他转过头,没有敢看我,但是声音却比刚才听起来还要哽咽的多。

    “姐,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如果下辈子还能认识你的话,我很希望再见你。”他转过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好了,我要走了,不过你放心,下辈子我绝对还会再出现纠缠你的。”

    我点点头,看着白师傅画好的阵亮起了光亮。

    这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最后一次送周宇离开,脑海里突然都是他闯的那些祸事。

    明明是这样一个有钱的淘气包,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舍不得,大概是少了一个人在身边闹腾难免会有些不太习惯。

    送走周宇后,我突然忍不住捂着脸大哭了起来,白师傅在一边站着时不时递纸巾给我,还让我不要难过,跟我说什么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

    我知道,但就是舍不得,可能是因为商以泽的事情,薛东的事情,我现在负能量满满,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自己只不过是在强颜欢笑而已。

    “白师傅,我觉得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谁说的,你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以后,这肚子里的孩子就认我做干爷爷吧!”白师傅道。

    我强笑道,“我看你就是想占商以泽的便宜。”

    他笑着不说话,我也没有逗留太久就离开了。

    之后,警局打来电话,让我去认尸,我想都已经那么过,经过了那么多事情,我认识的故人继续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还有什么人是我认识的。

    可我去到那的时候,不止看见了周然,还看见了叔叔。

    他坐在警察局里,手上带着镣铐。

    “怎么回事?”我看着警察问道。

    “周小姐今天在犯罪嫌疑人的家里找到了两具女性尸首,看腐烂情况大概是死亡了两个多月,我们请周小姐来是为了验DNA确认的,因为现在我们极有理由怀疑,那两具女性尸首就是周小姐你的母亲和妹妹。”

    我身影微微一晃,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手上带着镣铐不说话的男人。

    心里一沉,更没有想到周宇送走后,我母亲和妹妹也已经不在人世了。

    警方取走了我的DNA、指纹,两个小时之后,确认了关系,她们两个人的确已经不在人世了,想起以往的种种,我也说不清楚,脑袋里一团糟的情况下,我恳求警官带我去看犯罪嫌疑人。

    他们同意了,大概还是看在我的身份上。

    “叔叔。”

    我进门的第一句话,他没有开口,只是沉默的低着头。

    我迫于无奈再喊了一声,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才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这件事情不能怪我的,公司都变成那样了,那个臭娘们还好意思带着毁容的女儿来跟我要钱!我一时情急就杀了他们!小芒你一定要帮我,我从小花钱养你长大,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帮叔叔。”

    我苦笑着没有说话,之后忍受不了便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我的心里却乱的起来,就好像又千头万绪就这样纠缠着,嘴角的笑容也演变的越发的苦涩无奈了起来。

    一切都接受了,至少属于我的过去,已经完完全全画下了句点,看起来,跟我也已经没有了什么关系。

    我回到家里,如同往常一样摸索到了躺着商以泽的房间。

    空无一人的房内,让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黑巫又回到了,我急忙跑下来,要打电话给君祁报备,甚至脑袋里都已经想好了最糟糕的结果,身后突然有人慢悠悠的开口道。

    “你在找我吗?”

    我转过头看着商以泽的脸,突然间就沉默了,眼泪水控制不住的往眼眶里滑落。

    “真的吗?”

    他拉过我的手,将我的掌心放在了他的面颊上,那温热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上扬着唇角,低声道,“真的…真的你已经回来了,薛东的符咒果然没有骗我,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薛东…果然是那家伙,我就说我怎么醒过来像人体艺术一样,原来是他又出馊主意了。”商以泽搂住我,“等我恢复些我们一期去找他算账!”

    我一顿,合上双眼,随后反手紧紧的抱住了商以泽;“可是薛东已经死了。”

    这句话说完后,商以泽沉默了很久,突然笑了出来,那笑中透露着些许的无奈,紧随着又是一声叹息。

    “他那人真有意思,既然都已经死了,还要在死前玩我一道,果然是有深仇大恨。”

    我笑了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也流了下来,大概是在开心的流下眼泪。

    所有的事情也并不是最坏的解决。

    之后,我们从君祁那边接回了糯米团子,糯米团子又哭又闹,还说原本以为我们是不是不要他了。

    我和商以泽也开始心的生活,怀揣着肚子里的孩子,带着糯米团子,一切都很安定。

    所有的一切一直到我临产女儿,在手术室里的时候有了改变,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什么也听不清楚,只不过那机器的声音在耳边一直响起,然后就是商以泽握着我的手告诉我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医生们忙忙碌碌,我的视线越来越不清晰,到越来越清晰。

    “商先生,现在你的老婆难产,很有可能保不住性命。”

    什么?他们现在到底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听得懂他们话里的意思。

    之后商以泽就崩溃了,急忙握住了医生的手,看模样,都快要因为我的事情哭出来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帮我保住我的夫人。”

    “我们尽力而为,不过还是希望商先生能够做好最坏的准备,你的妻子很有可能度过不了这个难关。”

    “不可能的,我相信她,不可能……”

    我站在旁边,想告诉商以泽我在这,我没事,但是那边都没有声响,就好像如商以泽这样的人,都已经看不见我的存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红着双眼,坐在长椅上,就好像刚才在手术室里,商以泽握着我的手全都是幻觉。

    突然手术室的灯灭了。

    “商先生,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他看着医生,站起身来,“不会的,她不会的,我算过,她的寿命那么长,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商以泽,我在这里…我没有事……”

    他根本听不见我在说些什么,只是神情激动的握着另一个人的手,那一刻我感觉我心里难受的要命,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碎掉了。

    之后,有人跟我说,我可以离开了。

    ……

    五年后。

    一家门面不错的清洁公司里,商以泽看着电脑飞快的在上面与客服回复。

    ‘钱给够了,不管什么妖魔鬼怪我们都能够铲除。’

    ‘那就麻烦商先生了,最近真的被他们困扰太久了,再这样持续下去,我想我会精神崩溃的。’

    ‘放心,事情一定很快就能够结局。’

    “爸爸,你管管哥哥,他在学校里,都不跟我玩,太过分了吧!”

    商以泽坐着转椅转了出来,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你们两个小家伙,就只知道烦我吗?”

    “喂,你居然觉得我们的女儿麻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她穿着高跟鞋来到门外,不满的怀抱着双手,“怎么说,当初我生这个孩子都差点死掉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好好好,我的错,晚上想去那里吃,想买什么你说了算。”

    对,在那次死里逃生之后,周芒和商以泽带着女儿跟儿子开了一家清洁公司,主业是去除妖魔鬼怪。

    在A市也有着不小的名气。

    总之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很幸福。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