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绝品神医 > 第二卷 逆袭的少年 0733章 形同路人的未婚妻
  • 第二卷 逆袭的少年 0733章 形同路人的未婚妻

    作品:《绝品神医

        下山的时候薇薇安和迦陀莎想要跟着他,但凌枫却说道:“不用,你们休息吧。这里是华国,这里也是我的家,没人敢在这里动我。再说了,这边的事情还是由周军他们负责吧,他们远比你们熟悉这里的环境。”

        “好吧,既然这是你的意思,我就回屋休息去了。”迦陀莎说走就走,一分钟都没有多留。

        等到迦陀莎走了好几米远之后薇薇安才微微地耸了一下香肩,“想去见女朋友就直说嘛,真是的,我们可是能分享一切的朋友啊。”

        凌枫,“……”

        “好吧,我也回屋休息去了。”薇薇安也转身离开了。

        凌枫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所有的保镖之中也就这个薇薇安最难缠了。

        “凌,记得带套,我这是为你好。”薇薇安忽然回头说了一句。

        凌枫顿时有些醉了。他本想说一句扣她工资的,可人家都说了这是为他好,他还好意思去扣人家的工资吗?

        凌枫也离开了悬壶庄园,他在前面走,周军在后面跟着。在山林之中还有权文武在执行远程警戒。所以,虽然看起来是单独漫步,但他的安全问题却是无忧的。

        星夜下的神女村很安静,一盏盏灯火在夜空下放着光明,给予这个黑暗些许人气。

        凌枫一边走一边琢磨着之前那个问题,他的脚步不快也不慢,二十多分钟后才走到胡琳的家门口。

        胡琳的家里亮着灯,有音乐声从客厅里传出来,音响设备播放的是阿黛尔的《someonelikeyou》,节奏明快,却显得很感伤。

        “她在干什么呢?”凌枫的心里想着,伸手敲了敲门。

        “谁呢?”屋里穿来了胡琳的声音。

        “是我,凌枫。”凌枫回了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竟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是凌枫呀,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胡琳的声音。

        “嗯,好的。”凌枫说。

        这样的对话,没有半点不对劲的地方,但却少了那种亲热的味道。虽然还没见面,凌枫心中的担忧却已经越来越浓厚了。如果是正常的情况,胡琳知道他过来,岂有不激动欢喜的道理?

        正在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胡琳打开了房门。她的脸上贴着一张乳白色的面膜,那是神女集团的产品,美人膏系列产品的其中一种,目前不仅在华国大陆非常畅销,在欧美市场也卖得很火。

        四目相对,看着胡琳那丰满匀称的惹火身材,还有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芬芳,在这一刹那间凌枫忍不住想一把抱住她。可是,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从胡琳的眼眸里看到了平静,一种让他心碎的平静。

        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比较熟悉的人,碰面的时候可以友好地打个招呼的那种。她的眼睛里没有见到心爱之人的激动与喜悦,甚至连一点亲切的气息都欠奉!

        这样的平静之中透着冷漠的眼神,他怎么还能抱得下去?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胡琳看着凌枫,她的眼神没有半点变化。

        凌枫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就在胡琳说出这样的一句话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转身就走,可是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事情没有调查清楚,怎么能走呢?

        凌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到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之后才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怎么,不清我进去坐坐吗?”

        胡琳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好吧,进来吧。”

        凌枫跟着她走进了房门,然后顺手关上了房门。

        他的心里期待着一个奇迹出现,那就是胡琳突然在他关上房门的时候转身扑到他的怀里,向他撒娇,与他温纯,与他做那种爱做的事情。然而,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胡琳根本就没有转身扑到他的怀里,她的反应还是那么平静和冷淡,甚至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不过,应有的礼貌还是有的,凌枫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时候胡琳给他倒了一杯水。

        凌枫端起水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小口,然后笑着说道:“琳子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胡琳微微地愣了一下,“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你是我的学生呀,嗯,你是我教过的所有学生之中最出色的一个。张雪儿也不错,不过她现在还在京大读书,而你却已经是跨国企业的老总了,嗯,你现在还是一支英超俱乐部的老板。我想,被人是没法复制你的成就的。”

        她说的都是真的,但这却不是凌枫想要的答案。

        “我说的不是这个。”凌枫试探地道:“琳子姐,你难道忘了我们之间……”

        胡琳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吗?凌枫,我是你的老师呀,虽然你是茉莉小学的校董,但你也不能叫我琳子姐啊,你应该叫我胡老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这是华国的一个古老的传统,逾越不得。当初凌枫追求她的时候,这道伦理的坎可是费了天大的劲才迈过去的,却不想今晚这道坎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更高更坚固,就像是用冰块砌成的,更难逾越了。

        她真的是不记得他与她的关系了。

        凌枫站了起来,“琳子姐……不,胡老师,呵呵,你看我这记性真是差,要不我当年就考上大学了。对了,我能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吗?”

        “当然可以,你用吧。”胡琳说。凌枫去洗手间的时候她关掉了音响,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播放着一个广告短片,那是神女集团的广告短片。更巧的是,那是凌枫和唐美玉合拍的才子佳人的广告片。

        画面里,凌枫和唐美玉深情凝视,画面美得让人不想眨一下眼睛。

        胡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啧啧,凌枫和这个唐美玉倒是挺般配的,两人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

        卫生间里,凌枫并没有解手,而是飞快地搜索了一遍。

        他在找他的东西。

        他和胡琳的关系虽然没有公开,但他和回来却有着一段美好而浪漫的同居时期,在她的家里他留下了很多东西,拖鞋、内裤、睡衣什么的。只要他找到这些东西,他就有借口质问她为什么这么做了。

        他很快就将卫生间翻了一个遍,可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件属于他的东西,就连一双拖鞋都没有看见。

        “奇怪,我记得我有一双拖鞋放在卫生间里的,被她拿走了还是被别人拿走了呢?”凌枫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半响之后,他趁着胡琳在看电视的时候离开了卫生间,溜进了胡琳的卧室里。

        卫生间里没有找到他的拖鞋,但在胡琳的卧室里他却留下了更多的东西,睡衣、内裤什么的足足有一抽屉。还有他和她曾经喜欢使用的那些情趣用品,只要找到那些东西,他也可以进一步逼问她原因。

        然而,几分钟后他彻底失望了,他找过了所有的抽屉和衣橱,里面都只有胡琳的东西而没有他的。那些他和她曾经很喜欢的情趣用品也不知所终。给他的感觉就是,这里被人从头到尾地清理了一遍,清理的内容就是他所留下的一切。

        有人将他从胡琳的脑袋里面清理了出去,不仅如此,那个人还将这个家中的所有的他的物品和痕迹都清理掉了。他虽然极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对于现在的胡琳来说,他只是一个她曾经教过的学生,她与他之间没有任何男女感情的存在。她在他的面前刻意保持着她作为老师的一面,就像是从前一样!

        再找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凌枫回到了客厅之中。

        胡琳还在看电视,只是节目已经变成了一款以相亲为主题的综艺节目,名叫《非情勿扰》。

        看见凌枫出来,胡琳笑着说道:“凌枫,我刚才还在想,你要是参加这个节目,那些女嘉宾肯定会为你将灯保留到最后一刻的,你想带谁走就能带谁走。”

        凌枫苦笑了一下,“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去参加这种节目呢,相亲是一辈子的事,被人搬上屏幕,感觉总有点那个。”

        “哎哟,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你的观念还这么保守。”胡琳咯咯笑了一声,“不过,这倒符合你的风格,你的事业如此成功,但你这个人却没有多少变化。”

        相亲节目里的女嘉宾会为凌枫将灯保留到最后一刻吗?凌枫并不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那些女嘉宾之中不乏绝色美女,但没有一个能让他动心。

        凌枫走到了胡琳的身边,趁她不备,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胡琳顿时紧张了起来,诧异.地道:“凌枫,你想干什么?”

        凌枫没有说话,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道:“琳子姐,难道你真的忘了我们之间的一切吗?你认真想想,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是我的未婚妻啊,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胡琳惊得张大了嘴巴,她挣扎了一下却没能将手从凌枫的手里挣脱出来,一紧张,一羞恼,她忽然扬起左手给了凌枫一巴掌。

        啪!这一巴掌很大礼,清脆的响声在客厅里回响。

        凌枫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有这种反应,挨了一巴掌他也没有放弃,他仍然紧紧地抓着她的柔荑,同时他的双眼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凌枫,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你给我放开,你再不放开我就——”话没有说完,胡琳的眼神就进入了呆滞而空洞的状态,她也没法再大声地呵斥凌枫了,她显得很安静。

        对胡琳使用催眠术,凌枫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这么干。可是这件事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他必须知道真相。

        “琳子姐,你现在跟着我的声音提示,放松你自己的身心。”凌枫的声音充满了魔力,“你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现在我帮你回忆起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