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章57 千幻

作品:《进击吧哥哥

    谦谦刚才可没说过士兵和夜行者的关系。

    事关能力果实,这可是地球能力圈的最高机密,若非谦谦本人是联合家族公主,以她这个年龄这般实力这样天赋,也还没资格知道。

    一般修行学院的学员,达到小天榜层次,初步有资格知道夜行者的存在,毕业后进入联合家族,会被告知山门、兵阁等世界的真实面貌,至于夜行者和士兵的关系,那要等真正进入兵阁之后,才会由兵阁统领酌情告知,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立刻知晓这些机密信息的。

    面对谦谦的质询,李小森面不改色,说:“哦,我妹妹是徐凯莉老师的亲传弟子,她偷偷告诉过我……”

    这话半真半假,谦谦狐疑地盯着李小森看了一会儿,最后点头说:“好吧,徐凯莉老师身份特殊,只是你妹妹又是什么人啊,她年龄比你小,天赋得好成什么样才会被直接告知兵阁的最高机密?”

    李小森耸肩摊手。

    谦谦倒也没深究,说:“你说的不错,士兵是模仿夜行者的产物,但真正相似之处,其实也就本力这一块,能力方面,士兵倒真的是独一无二的。”

    顿了顿,这才正面回答李小森的问题:“我知道夜行者应该是有办法突破一级瓶颈的,但具体方法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那些家伙神神秘秘的,我们的同龄人里,很少有人真的见过,总院有个叫蔷薇的女生亲自面对过夜行者。至于我,我只听让叔叔提过几次,不算真的了解。”

    让,是联合家族当代的掌舵者,谦谦称呼让为叔叔。

    根据刚才谦谦所说,这个三年前和修行学院一起建立的家族,居然施行的是极为古老的禅让制,第一任家主名叫“谦”,建立家族后不久就年迈去世,临死前把位子传给了让。

    让又在一年前宣布谦谦为下一任继承人,具体出于什么考量什么理由,谦谦刚才倒是没说。

    “夜行者的突破方式,暂时不明么……”洞察眼下,李小森知道谦谦没隐瞒什么,于是不再追问。

    低头思村,脸色阴晴不定。

    自己本是战斗法师,在此职业基础上,再融入古代能力果实,本力兼顾质与量,前世的各种强大技能如今信手拈来,这便是李小森当前的状态。

    照此修炼下去,绝对是无敌的,这或许是一条真正的通往超级生命的修行之路。

    本来李小森估计到会有隐患,比如那种突破后的暴虐情绪,让李小森想到:会不会和“血继皇帝”的拥有者有些类似?如果是的话,那也没什么,即便有凶险李小森也要依此道路修行下去,因为或许能在这条道路上,真的亲自找到解决妹妹能力隐患的方法呢。

    在得知了士兵和夜行者的关系后,李小森猜测:所谓“血继统领”和“血继皇帝”的拥有者,应该是士兵中极为接近夜行者的存在。

    正因为接近,所以强大,但也同时带来强大力量的不可控性,甚至导致暴走失控。那俱乐部的白银妖魔,应该就是人类对夜行者模仿的病态产物,或许也是士兵失控后的变态模样。

    “这么看来,现在的我,某种意义上拥有的就是最高级别的‘血继皇帝’吧,毕竟我融合了这世界上第一份古代能力果实,应该是人类中最接近那夜行者的存在了。”李小森心想。

    如果真的未来出现力量暴走失控的迹象,李小森也不怕,凭借战斗法师的底子,他有信心去处理、去面对。

    “所以说,这或许真的是好事啊,让我有可能亲自体会妹妹可能面临的能力问题,然后找到解决方法,否则完全依赖徐凯莉、李幸倪,终究不够踏实。”

    “风险隐患都没什么……但这如天壁般难以逾越的瓶颈,真的是个大问题啊。“

    “突破绝对是有办法的,只是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李小森仔细回想之前突破的过程。

    没记错的话,自己被那灰袍老者掐住喉咙,绝境之下顺手把那黑刺抓入手中,戳入对方的心脏,然后……自己就从高阶突破到顶阶了。

    黑刺把灰袍老者全身血液吸干了,化为力量注入自己体内。

    这么说,难道是……血?

    想到这,李小森不由眼神一亮,但随后又皱眉,灰袍老者已死,这里只有自己和谦谦两人,可不太好用来实验验证自己的猜想。

    这时,视线余光忽然看到地上留下的一些少女初血,李小森哈地一声,翻手虚抓,腕上刺青立刻化为黑刺,落入掌中。

    谦谦本来默默看着沉默中的李小森,在观察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少年。

    却见李小森瞬间消失又出现,速度简直比顶尖的“蹑虚行者”或“地行之术”更厉害,不由有些惊叹,心想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呢?

    但紧接着,谦谦就看到李小森蹲在自己刚才流的血旁边,小心翼翼地手持一根黑刺武器,似乎想要去戳蘸地上的血迹。

    谦谦看得呆了,忽然一哆嗦,全身一阵恶寒,顾不得暂时行动不便,飞起就是一脚!

    可爱的小脚丫正中李小森的脸蛋,把他踢得横飞出去,谦谦怒吼:“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个变态!”

    五分钟后,李小森鼻青眼肿地看着谦谦,恼火道:“有必要?有这个必要吗?再打我还手了啊!”

    谦谦火也没消,凶巴巴地说:“谁让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什么癖好呀?”

    李小森总不能说自己刚才不过是一时情急想要找到突破瓶颈的方法吧,再说现在也确认了:单纯的血液似乎没用,黑刺没再吸血帮助自己突破。

    “算了,先离开这古代通道,等回到外界再研究吧。”李小森心想。

    谦谦也很快想到了一块儿去,她把通道地图收好,又挑了两件古代兵器,其他都没碰,毕竟太多东西了带不走,而且反正有地图有坐标,这仓库就在这里也不会跑,未来还是可以回来的。

    李小森没看那些大货架上的武器和传承,只把古代石板和笔记翻译收好带上。

    走出仓库的时候,李小森拉起谦谦的手,说:“你指路,我带你走,杀人潮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来,我们抓紧时间快点出去吧。”

    谦谦脸上一红,象征性地挣脱了两下,也就任李小森拉着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忌惮那杀人潮,还是因为什么别的理由。

    直到现在,李小森一句没问为什么之前谦谦把身子给了自己。

    两人离开后,过了许久,这静悄悄的通道仓库里,居然又走进来两道身影,虚虚淡淡的,其中一个似乎是个女人,另一个则完全让人看不真切。

    两道身影走到小货架旁,凝立许久。

    那女人说:“嗯,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古代能力果实’完美融入,那人果然是顶尖的实验体,他的本力或许比我们观测得更加凝练!超越八大山门职业。”

    顿了顿,又说:“‘职业收集器’也已认主。”

    另一道身影似乎笑了笑,很是满意,又颇为期待地说:“那就好。”

    古代通道的出入口很多,修行学院的入口只不过是其中一人。

    其他诸多的古代遗迹,包括举办大集训的魄罗岛,都有出入口,毕竟这就是古代通道最初建立的目的:以总院为中心,联通全球各地的所有古代遗迹。

    这里是位于华夏内陆的一片崇山峻岭,大概不久前刚下过雪,满山的松树上挂满白雪,银装素裹。

    一座山势极为雄奇陡峭的大山脚下,光芒一闪,李小森和谦谦的身影显现出来。

    谦谦左右看了看,确认真的出了古代通道回来了,长长松了口气,感叹道:“三个月前我被追杀到这里,被逼得不得不冲入古代通道以求活命,没想到还有活着出来的一天。”

    李小森也看着周围苍茫古老的景象,心中唏嘘,他从位初南极的总院堕入通道,重见天日时却身在这华夏群山之中了。

    虽只在通道里呆了两天不到,却好像经历了许久。

    不到两天的时间里,李小森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自身突破成为一级职业者,哦对,还在通道里告别了处男之身。

    谦谦伸手一指眼前的苍茫山脉,说:“这里是一片古代遗迹,不过不是修行学院573个编号古代遗迹中的任何一个,而是我们联合家族掌管的遗迹,家族总部就建立在这儿。”

    李小森点点头,问:“你什么打算?”

    谦谦眼中闪过冷芒,说:“我要马上回家族去。三个月前我落单被盯上,那些家伙简直胆大包天,连我都敢刺杀,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还有点担心我弟弟。”

    李小森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谦谦有些意外,但有人同行自然不坏,她也有些担心自己独自一人回家族是否会再遇到那些图谋不轨之人。

    李小森的想法却是:学院内斗应该还在继续,总院那边是一块,联合家族这里才是真正双方必争之地,部长们应该都在联合家族中吧,关键是妹妹很可能也在那儿。

    想了下,李小森又说:“你三个月都在通道里,外界这边发生了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我一时间也讲不清楚。”

    谦谦问:“所以?”

    李小森说:“我的想法是,我们先别以本来面目示人,伪装身份先看看现在情况如何。旁人不会想到我们堕入古代通道还能活着回来,这是我们现在的一大优势。”

    谦谦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伪装身份我赞成,但我擅长的是潜行隐匿,说到改头换面站在人前不被发现,我倒也练过这类能力,但不是特别擅长……”

    说到这她忽然闭上嘴,无比惊讶地看着李小森,只见片刻之间,李小森已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他身子矮了些、肩膀宽了些、身上肉多了些、脸庞宽了些,眼睛鼻子小了些,就这么些微妙的变化,居然面目全非,变成一个有点市侩的小胖子模样!

    “啊咳,请问这位姑娘想要什么样的造型啊?”小胖子李小森用全新的声音,搓着手走上前来,一副顶尖易容伪装造型师遇到新客户的样子。

    这是李小森来到地球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展现“千幻恶魔”这莫大名头下的能力,这改头换面之术,乃是李小森前世独创的法术,名为“千幻假面”。

    谦谦怔住了,呆呆看着李小森,喃喃说道:“这……这是什么?士兵能力里不乏了不起的伪装类能力,‘变脸小丑’精通易容和改变身形体态、‘雪雾女’擅长声音模仿和气息模拟,蔷薇那丫头就擅长此道,家族里也有不少伪装术的专家,兵阁的鲁明更是此道高手,可你这……你这伪装术,简直……简直……”

    她简直了好几次,说不下去,竟找不到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

    因为李小森改变得太彻底了!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谦谦脑海中涌起念头:这小胖子模样,该不会才是这李小森的真实样子吧?

    李小森笑嘻嘻地在谦谦脸上虚抹了一下。

    谦谦一怔,立刻凝成一个念力镜子,发现镜中的自己一改惫懒狡猾小狐狸的气质,简直变成了一只呆头鹅!这……这不止是样貌变化,连气质都变了?

    李小森笑道:“走吧。”

    谦谦深深看了李小森一眼,似乎要重新认识他,点头说:“好。”

    联合家族建立在山脉中的一片山谷中,家族建筑是古典的中式风格,在山树雪景的掩映下,给人一种肃穆又不失出尘之意的感觉。

    李小森和谦谦准备先潜入家族之中,本来小心翼翼地打算骗过家族的守卫,可奇怪的是,一路进入家族,竟是畅通无阻,完全没感受到多少防备警戒力量。

    谦谦脸色变了,低声说:“难道家族出事了?”

    李小森虽然第一次来联合家族,却也能感受到这里的不寻常,不由暗暗心惊,同时暗自调动力量,随时准备应对意料之外的场面或突发事件。

    转过一片依山而建的回廊,前方陡然宽敞,露出一个建立在山腹之中的巨大演武场的大门入口。

    只见演武场内,人头攒动,粗略一看至少有近千人!

    可如此多的人员,却是人人安静,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一片肃穆沉静之中,只听一个年轻明朗声音响起,口吻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得意洋洋:“还有谁有意见?有就给我站出来!谁啊,谁啊,还有人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