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六十一章 抢夺者
  • 第六十一章 抢夺者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钟沉遥遥望向对方,强大神识略一感应,发现对方俨然是一名金丹中期巅峰的强者。

        结合浮空帆船船帆上那个硕大的“秦”字,当可知道对方正是另一中等修仙家族秦家的长老。

        “是啊!这梦魇宫一甲子才出现一次,太乙丹本就凭机缘实力获取,你们三大世家势大,每次都可收获颇丰,这也无口厚非。但历来也从未出现过如此霸道做法吧。”另一边的巨大风筝上,一名皂袍中年人说道。

        说话间,又有六七人分别从周围的飞行法器中现身,俱是金丹期修士,脸上愤愤不平神色,言语间都是对三大世家此次神鼎峰之举颇为不满,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此外,还有数艘飞行法器中虽未有人飞出,但也并没有离去,似乎打算看看事态发展再说。

        “好,好,好!”越见海目光望向先前那名站在帆船上方的白眉老者,不怒反笑的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话音落下,其整个人一个模糊下,化为一道青虹的疾射而出,眨眼间,已出现在白眉老者身前五十丈以内,身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件青色机关战甲,胸口一个黑漆漆洞口内青色电光缭绕,黑洞周围,一道道赤色纹路骤然亮起。

        白眉老者一惊,二话不说的张口吐出三枚三角小盾,迎风暴涨至丈许大小并组合成一块三角巨盾的挡在身前,同时,整个人倒射飞出,双手不知何时已多出两柄长满尖刺的黑白长剑,挡在了身前。

        其刚刚做完这一切,越见海双手一握拳,胸口往外稍稍一挺,“呲啦”一声,一道碗口粗细的青色光柱从其胸口的洞口中喷射而出,瞬间横跨数十丈距离,击到了白眉老者身上。

        “砰”的一声,挡在其身前的三角巨盾如纸糊般的被洞穿而过,并落在了其后交叉的黑白双剑上。

        这黑白双剑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而成,青色光柱落在其上竟爆发出一团刺目青光,其中密密麻麻的黑白细小符文从双剑飞出,竟似乎挡了下来这看似气势汹汹的一击。

        但是青色光柱中蕴含的庞然巨力,还是将白眉老者身躯震飞出去,手中交叉双剑也分了开来。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道更粗几分的青色光柱一闪即逝的从越见海胸**出,并以迅雷之势击在了白眉老者体表。

        白眉老者的肉躯如何挡得住这惊天一击,在青光轰鸣中,身躯瞬间在高空中就直接爆裂而开,一块块血肉四溅飞射。

        从越见海口中第三个“好”字落下,到其出手击杀白眉老者,前后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一名金丹修士当场陨落。

        周围原本准备兴师问罪的几人顿时一阵鸦雀无声。

        此前那名站在巨大风筝上的皂袍中年人喉结处一动,不觉间咽下了口唾沫,脸色难看异常。

        唐玉铭手中羽扇微微一滞,但旋即便继续微微闪动,脸上神色未变分毫。

        钟全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话,此刻却是眉头微微一蹙,似乎对于越见海此种做法,并不怎么赞同的样子。

        这一幕落在三大世家的年轻弟子眼中,也是神色各异,有的瞪大眼睛,有的则是兴奋异常,更有甚者,浑身一阵哆嗦,望向越见海的目光多了几分畏惧。

        钟沉目不转睛的盯着越见海身上的机关甲衣,单手摸了摸下巴,心中却在盘算,自己若是对上此等对手,以自己如今的实力,能否有机会逃脱。虽然自己仍只有筑基圆满修为,但毕竟在梦魇宫中已真正炼化了成年九首鬼鸠精血,并协助那实力深不可测的三缕长髯儒生击败了另一个“他”的。

        思量间,周围那些金丹修士早已二话不说的默默返回各自的飞行法器,而后这些飞行法器急忙掉转方向的朝四面八方飞去。

        对此,越见海倒是没有阻拦,身形一晃地回到了玄武机关兽前,脸上怒意稍敛几分。

        转眼间,一望无际的琼瑶湖上,除了璃龙舟等三座庞然大物外,其余飞行法器一瞬走得干干净净。

        一时的激怒,让这些中小势力的领队之人似乎暂时忘记了修仙界中本就不讲什么道理,弱肉强食,永远需要用实力来说话。血淋淋的事实让他们的头脑总算清醒过来,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甲子后,或许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既然这些恼人的苍蝇都驱逐干净了,也该看看此行的收获了,早知道也好早了心事。”唐玉铭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璃龙舟前响起。

        说话间,其脸带浅浅笑意,目光从越见海及钟全脸上缓缓扫过。

        “没错,既然我等此前定下了打赌一事,总要有个结果。接下来,就让这些晚辈将得到的太乙丹拿出来亮一亮,看看究竟哪一家弟子得到的太乙丹数量最多吧。”钟全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在此之前,还有一事需要说清楚。若是出现极品太乙丹,该如何折算?毕竟此丹稀少,其价值也不是普通太乙丹可比的。”唐玉铭想到了什么,说道。

        “此丹虽少,但按照历年的情况来看,还是会出现数枚的。依我之见,一枚极品太乙丹,就按三枚普通丹药折算,两位觉得如何?”钟全说着,目光看向了越见海。

        “如此算法也合理。极品太乙丹效用虽比普通太乙丹高上大半,但能否凝结金丹,甚至结出上品金丹,还是和个人资质和机缘关系更大。”越见海说着,目光看了一眼越千愁。

        “玉铭道友之见呢?”钟全又看向唐玉铭。

        “我没有意见,就如此定吧。”唐玉铭微微点头。

        “既然如此,那现在就请此次在梦魇宫之行中有得到太乙丹的弟子,都出来吧。”钟全如此说道,目光看向了钟家弟子队伍。

        越见海和唐玉铭也分别看向了自己家族弟子方向。

        三大世家弟子中一阵轻微骚动,接着,从三个方向分别飞出十几道人影,出现在中间位置。

        钟全等三人一见此景,面色各异,其中唐玉铭虽然脸上神色没变,但嘴角那一丝淡淡笑容,却明显迟滞了一下,反倒是越见海,脸上总算多出了几分笑意。

        虽然越家此次从梦魇宫中出来的人最少,只有十一人,但现在走出来的,却有足足五人,除了越千愁和领队的“三叔”越公明外,还有一名黑肤青年,一名方脸中年人和一名娇媚少妇。

        钟家这里走出来的也是五人。除了钟道天、钟依云和两名年轻男子外,钟沉这名庶系弟子的出现,让钟全不免多看了其几眼。不过也就是多看了几眼而已,随后目光便移开了。

        反倒是唐家,虽然从秘境中出来的弟子达到了十七人,但现在走出来的,除了唐红菱外,也就只有三人,分别是一名俏丽少女和两名年轻男子。

        这十四名弟子分别在钟全等人面前排成一排,引得周围之人暗暗羡慕不已。

        唐红菱、钟道天等人,分别位于队伍最左,而此时钟全三人的目光,均落在了队伍最右之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