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六十章 梦魇宫关闭
  • 第六十章 梦魇宫关闭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梦魇宫中。

        慕容双身穿一身华丽黑袍,静静端坐在一张白色椅子上,望着面前一块石壁显示的梦魇宫下方的一幕幕情形,神情气质与之前截然不同,在其身后处站着一名被黑色雾气遮掩的模糊人影。

        “辛道友,这些蝼蚁有何可看的,你现在终于轮回成功恢复往日神通,应该通知一干老友知道,好让我等及时为你好好庆祝一二的。”模糊人影淡淡的开口了。

        “虽然我已经拿回法力和旧日实力,但这一世记忆仍然历历在目,不解开一些心结,恐怕有碍日后的完全恢复。另外,我既然借用这一世轮回之身才能够重生,梦魇道友以后也不用称呼我旧日之姓,直接称呼我慕容吧,以免有碍日后因果干系。”慕容双平静的回复道。

        “这个好说,自然一切都依慕容道友的意思。不过,道友将真正的神兵印送给外面那个小辈,真没有问题吗?那可是你的护道之宝!道友昔日依仗此宝,才能走到这一步的。”模糊人影声音略有些波动的问道。

        “我这次能够成功重生,是神兵印连同自身器灵完整献祭后的结果。现在神兵印已灵性尽失,威力全无,对我已经无用。现将此废印连同那颗三转太乙丹王一同留给这人,只是为了了却此前‘我’的一个执念罢了。毕竟她此前其实一直悄悄爱慕此子的。”慕容双目光在石屏上的某个闪动的青年身上滞留了片刻后,才神色略带些复杂之色的回道。

        “废了的神兵印也就算了,那颗三转太乙丹,是道友特意准备用来恢复实力的丹药,给个小辈还是太太可惜了。毕竟此丹是你聚集梦魇宫数万年天地元气凝练而成的,先前从孕育灵峰中喷出的一些无用次品,已经让外界的这些小辈抢破了头。”模糊人影叹了口气。

        “三转太乙丹,我不止一枚,多一枚不多,少一枚不少。但对此子来说,可就大不一样了。”慕容双淡淡道。

        “我辈中能够轮回成功的道友并不多,慕容道友觉得真有必要,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你给过此子好处了,我们也该动身了。不少道友还想听听慕容道友当年飞升之劫的心得体会呢。”模糊人影不以为意的言道。

        “这个自然,走吧!”慕容双点点头,座椅附近骤然间成片的符文浮现而出,亮起五颜六色的光霞来。

        在外界的一阵惊呼声中,梦魇宫一闪的彻底消失了。

        在各大势力修仙者啧啧称奇之余,自然不知道这是梦魇宫最后一次在天南州出现了,只以为再过一甲子后,梦魇宫还会和以前多次那般的重新出现。

        波光粼粼的琼瑶湖面上空,随着梦魇宫的消失,巨大无比的黑色漩涡也在雷声轰鸣中渐渐变小。

        漩涡下方,各式各样的飞行法器分散悬浮,彼此之间都隔开不少距离,只是数量比起两个月前,要少了一大半还多。

        正中位置,璃龙舟、赤光殿及玄武机关兽三个庞然大物互成犄角之势,中间围出了一个数百丈的空间,从梦魇宫中传送出来的七八十人,便出现于此。

        除了身着唐家、钟家及越家三大世家服饰的弟子外,其余人在一经传出后,稍一停顿,便纷纷面色各异地朝四面八方飞去,一副不愿在此地多待片刻的样子。

        对此,三大世家没有人阻止。

        停在原处的三大世家弟子,此时已泾渭分明的分作三处,聚在了各自家族的飞行法器前,脸上神情各异。

        唐玉铭等三大世家带队者,不知何时也分别出现在各自弟子上方。

        唐玉铭一手倒背,另一手中羽扇微微扇动,嘴角挂着浅浅笑意。

        越见海单手摸着头上的肉瘤,目光四下轻扫,脸色阴晴不定。

        钟全则是单手抚须,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三人像是说好了一般,均是一言不发。

        此次从梦魇宫中出来的三大世家弟子,总共不过四十人出头,连进入时数量的一半还不到。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梦魇宫中本就危险无比,这一次的生还比例虽然低,但与最惨烈的一次相比,却要好上太多了。

        从梦魇宫出来的弟子数量来看,其中最多的当属唐家,总计有十七人之多,其次是钟家,共有十三人,越家最少,仅有十一人。

        钟沉足踩两只蓝色水轮,不动声色的身处钟家众弟子之中。或许是由于之前在众人面前一举击败了唐红菱,不时有几道目光从四处扫来,但他对此浑不在意,自顾自的目光四下扫去。

        自己这一方,身为嫡系弟子之首的三子,除了钟道天和钟依云外,钟金龙不知所踪,其余嫡系弟子也是折损了大半,可谓损失惨重。

        此时的钟道天面色一如既往的冷峻,不过身上的那股傲气却似乎比此前少了几分。

        钟依云看到钟沉望来,朝其古怪精灵的眨了眨眼睛。

        身为庶系弟子的钟泰、钟岳两兄弟赫然也在队伍中,作为此次名义上领队的钟蝠却同样未出来,不过庶系弟子的生死,历来也没什么人在意的。

        如自己所料,慕容双此女并没有出来,应该和那三缕长髯儒生有关,不过其一口一个主人的称呼,并对此女恭敬有加的样子,料想不会对此女不利吧。钟沉一念及此,不由苦笑一声的将此念头抛开,暗道自己怎么开始担心起此女的生死来。

        他眉头微微一挑,似乎感到一道清冷目光向自己看来,当即目光一转,对上了一双颇为好看的凤目。

        却是唐红菱此女正朝自己望来。

        一见钟沉望来,此女美眸中顿时闪过几分异色,马上将目光挪了开来。

        此女在此前争夺极品太乙丹时输给了自己,怕是让此女有些意想不到吧。钟沉嘴角微微一翘,随即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朝着越家队伍方向望去,并落在了那个被几名越家弟子簇拥着说话的越千愁身上。

        越千愁似乎也是感觉到了钟沉的目光,抬头望来,圆乎乎的娃娃脸孔上露出大感兴趣的表情。

        突然,一声呵斥从越家队伍上空传来:“梦魇宫已经关闭,诸位还不离去,怎么,看上了我们三大世家在宫中得到的太乙丹不成?”

        声如震雷,朝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在场的三家弟子闻声,纷纷一怔的循声望去。

        却见越见海此刻脸色阴沉,目光正不善的朝着四周扫去。

        原本悬于三大世家周围的飞行法器,无声无息间已撤走了大半,但此刻仍尚有十余艘大小不一的飞行法器并未离去,此刻听到声音,上面人影也是一阵骚动。

        “呵呵,越道友何必这般大火气,与这些人一般见识?还是正事要紧,来看看此次梦魇宫之行的收获如何吧。”唐玉铭手中羽扇不停,如此说道。

        “收获如何,一会自见分晓,何必急在一时。倒是周围这些人如果不识好歹,我越某人倒是不介意代他们长辈好好教训一二的。”越见海目中凶光一闪的说道,声音不觉间又提高了几分。

        “哼!你们三大世家此次未免太过分,竟不允许我等弟子接近神鼎峰,违者杀之,难道这神鼎峰是你们三大世家的不成?”在越家巨型海龟的不远处,一艘七八丈长的浮空帆船上,一名白眉老者身形飞出,口中如此说道,脸上怒容绽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