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五十八章 觉醒
  • 第五十八章 觉醒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钟家可是修仙界三**修仙世家之一,大能转世的事情虽然极为罕见和神秘,但族中也有些记载的。所谓的转世,应该是大能之士在预料到危险前,先一步将部分记忆和法力封印起来,等待自身陨落一丝真灵轮回出世后,再重新取以前封印的记忆和法力,到时,转世之身本身记忆和封印记忆会融合一体。此过程不但极其危险,就算侥幸真能成功,对转世之身和原本性情都有难以预料的影响,是否还是同一人都是不好说的事情。”钟沉想了想后,慎重的回答道。

        “小子,你说的不错。但是对这些轮回大能来说,性情记忆的一些变化根本是无足轻重的,其实最恐惧的还是所预留后手根本无法等到或找到自己的轮回之身。毕竟一丝真灵一旦投胎转世后,会被法则之力彻底蒙蔽住,就算他以前有通天的神通,轮回之身也只会表现得和其他常人无二。大部分留下转世后手的大能,一丝灵性会就此沉沦下去,而那些能够找回转世之身的,也是不知等待了多少个甲子,错过了多少次轮回,才能侥天之幸成功的。”金王缓缓的说道。

        “这么说,慕容双根本不是梦魇宫主人的第一个转世之身,而是不知轮回多少次后的。”钟沉喃喃两句。

        “不错。”金王毫不犹豫的回道。

        “前辈认为我现在该如何应对?”钟沉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等。”

        “等?”

        “除了等,以你区区筑基期实力,还想怎么样?”金王话语中隐约有了几分讥讽之意。

        钟沉默然了。

        半刻钟后。

        某座洁白如玉,看起来异常神圣的大殿中心处,十几丈高的青铜祭坛上,一堆黑色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主人只要进入这幽冥之火中,就可解除封印,开启轮回仪式。”儒生对身旁貌美女子躬身说道。

        “这样我就可以拿回前世的记忆和法力了?”慕容双手中抓着一枚灵光闪动不定的灰白色石印,口中喃喃说道。

        “原来是可以的,如今的话,大概还需要石奴多做一些事情才行。不过主人放心,我会将一切都安排妥当的,绝不会让仪式出任何的差错。”儒生深吸一口气,毅然回道。

        “虽然一切缘由我已经弄明白了,这宝物的确主动认我为主,前辈也一声声口称我主人,那,现在我的命令可会听?”慕容双看了手中石印片刻后,忽然问道。

        “主人还未拿回上世纪的记忆和法力,恐怕某些事情石奴无法遵从的。”儒生似乎猜出了些什么,缓缓回道。

        “若真拿回了上世的记忆,我还是我吗?”慕容双脸色微白的又问道。

        “转世之事神秘莫测,石奴也无法肯定什么。不过主人在上世时曾经推断过,拿回前世记忆后应该还会记得转世后的记忆,这一点尽管可以放心的。”儒生安慰着说道。

        “记忆能保留,外加一夜之间就可拥有通天大能的法力和神通,倒也值得赌上一赌了。”慕容双银牙一咬的说道。

        “主人明鉴!”儒生大喜。

        “但在仪式前,我还有几个要求,希望前辈能够答应。我虽然法力微薄,也很清楚我主动配合的话,仪式效果肯定大不一样。”慕容双脸色一阵变化后,忽然不再犹豫的说道。

        “主人尽管讲来。”儒生肃然道。

        ……

        巨大雕像巨手上,钟沉正和肩头处金色松鼠低声说些什么,忽然,松鼠身形一晃,骤然在原处消失不见了。

        随之虚空波动一起,儒生身形骤然浮现而出,看了钟沉肩头处一眼后,就淡淡说道:“金王,不必躲躲藏藏了。当年我可是亲眼目睹主人将你炼制出来的,怎可能真没有发现你的存在。”

        这话一出口,钟沉脸色微微一变,其肩头处金色影子一闪,迷你松鼠再次浮现而出,传出金王凝重的话语声:“原来石老早就知道我藏在这里了,但不知现在喝破出来,有何打算?”

        “放心,我知道你和这小子签订了共生魂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反而可能给他一场天大的机缘。接着!”儒生淡淡两句后,一抬手,扔过来一个红色小瓶来。

        “这是……”钟沉一把抓住小瓶,满脸的迟疑。

        “你看看自然知道了。此物纵然不是梦魇宫最珍贵宝物,但也足以排进前十之列,算是便宜你这小辈了。”儒生嘿嘿一声的说道。

        淡金色松鼠看了一眼小瓶,一股惊人神识扫过小瓶,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惊疑的神色。

        钟沉见金王没有反对的意思,不再犹豫地将瓶盖一打而开。

        一声怪鸣!

        瓶中一股蓝霞飞卷而出,滴溜溜一凝,化为一只拳头大小的迷你九首怪鸟,九颗头颅同时仰天一声怪鸣后,就“砰”的一声,化为点点蓝光的溃散消失,附近虚空却瞬间奇寒无比,犹如冰天雪地一般。

        钟沉目光往瓶中飞快扫了一眼,同时,手腕处传来针扎般的炙热感觉,顿时一个激灵的说道:“不可能,梦魇宫怎会有这东西?”

        “主人神通广大,当年能够得到些许成年九首鬼鸠精血,又有什么稀奇的。我不但现在可将此物给你,还能助你在短时间内真正炼化此物。你先前借助外力催九首鬼鸠之力方法,虽然粗浅得很,但可见你体内原本就拥有一丝九首鬼鸠的血脉,否则以九首鬼鸠的恐怖威能,岂是区区一个符阵印记就可催动的。”儒生望了望钟沉的左手腕处,似笑非笑的说道。

        “前辈说我体内原本就有九首鬼鸠的血脉?”钟沉听完其所说言语真无法保持冷静了,顿时失声,脑中也自然回想起当初刚接触九首鬼鸠石卵时的血脉同化现象。他对儒生能看破手腕上血脉印记的事情毫不奇怪,毕竟他在梦魇宫先后数次催动过此印记。

        “人族当年为了强大,有许多强者用各种方法融入各种强大妖兽精血到体内,虽然随着一代代的出生,这些妖兽血脉在他们后代中会飞快淡化和彻底消失,但偶尔有个别后人体内会出现相关妖兽血脉的返祖现象,也是正常的事情。但话说回来了,要不是九首鬼鸠之力对我大有帮助,我又怎会将你和主人一同摄到此地来的。好了,废话少说,别耽误了主人的大事。我再问你一句,这瓶九首鬼鸠的精血,你是要,还是不要?”儒生略加解释几句,就不耐烦的再问道。

        “晚辈既然知道此物存在,自然不可能放弃的。前辈有何要求,尽管吩咐吧。”钟沉脸色一阵挣扎后,苦笑一声回道。

        “很好,还算识趣。听好了,我让你们助我斩杀另一个‘我’。”儒生点点头,露出些许满意之色。

        “另一个前辈?”钟沉闻言一愣,但马上联想到了先前光幕上显示的儒生曾经分成两个人的一幕,不禁露出古怪的神色来。

        “慢着,我可没拿你的好处,不会将我也算上了吧。”金王却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忙说道。

        “哼!你是主人亲手炼制出来的,难道以为有了些许灵智就真能抗命不成?以前主人转世之身没有回归,我拿你没有太大办法,现在嘛……嘿嘿!”儒生冷笑了两声。

        “算了,反正我和这小子已经签了共生魂契,若是他死了,我一样要倒大霉。”金王一对小眼飞快地转动了几圈后,忙换上了陪笑的神色。

        “这就对了。只要主人能拿回往日记忆和神通,自然也有你的好处。接着,这块天元石可以给你补充大量能量,足以让你恢复一段时间巅峰期实力。”儒生脸色缓和了几分,扬手扔过去一块金黄色晶石。

        “什么,天元石!”

        “嗖”的一声,钟沉只觉眼前淡金色影子一晃,金王所化松鼠就鬼魅般的死死抱住了晶石,再一个跟头的倒翻回了其肩头处,小眼中满脸惊喜交加的神情。

        “另一个“我”已经离此地不远了,但这里是梦魇宫的核心区域,我在附近特意放出了几头强大梦魇,应该可以拖住他一段时间。我先助你炼化瓶中之物,然后你才能真正帮上忙。”儒生没有理会金王财迷的模样,反而转首冲钟沉吩咐道。

        钟沉闻言,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