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五十七章 轮回
  • 第五十七章 轮回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画面中显现的赫然是一团巨大火球从天而降,狠狠砸在了一片险峻山峰之间,将附近树木尽数化为了灰烬,并显现出一个漆黑大坑,中心处赫然有一块拳头大小的赤红色石头。接着,画面一阵模糊,春、夏、秋、冬四季景象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流逝变换,大坑中心赤红石头渐渐被一层层尘土岩石覆盖,竟渐渐化为了一块一人高的灰白色岩石,并且不知从何时开始表面开始绽放一丝丝乳白色晶光来……

        “这是什么?”慕容双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低声问道。

        “应该是有人想要告诉我们什么事情吧,先看下去再说吧。”钟沉同样心中惊疑,但表面镇定。

        慕容双连连点头。

        这时候,不远处,光幕上的画面已经一闪的再次清晰起来,同样的地方,灰白色巨石前,一名婀娜的白衣女子,双足**,手挎花篮,正单手抚摸着散发着灵光的巨石,满脸欣喜的表情。

        钟沉和慕容双一看清楚画面中白衣女子的面容后,同时一惊,后者更是瞬间失声出口。

        “不可能,这人绝不是我?”

        光幕上,白衣女子面容娇艳秀丽,五官精致异常,赫然和慕容双一般无二!

        钟沉转首看了看身旁女子,又看了看光幕上的白衣女子,心中大疑之下,又似乎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这时,远处光幕上画面一变,灰白色石头出现在一间异常整洁的密室中,并被放到了一座赤红色火炉之上,地面上还铭印着一座看似玄妙异常的巨**阵。

        白衣女子盘膝坐在火炉盘,借助法阵之力从火炉中催发出五颜六色的灵焰,煅烧着灰白色巨石,而此石在女子炼制提炼下,体积渐渐缩小,竟最终化为了一枚灰白色石印。

        钟沉一见此印,心中一惊,不由的抬手往袖口中摸了一摸,那枚“神兵印”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光幕上,画面一幅幅的闪过。

        白衣女子携带炼制而成的灰白石印斩妖除魔,神通渐渐深不可测,修行更是一日千里,而石印在其法力蕴养下竟渐渐通灵,诞生出灵智。

        光幕上的画面再一次变换后,白衣女子已经端坐某巨峰之顶,头顶天空中无数惊雷狂劈而下,附近更有无数空间裂缝大开,无数魔气蜂拥而出,幻化成各种魔头鬼物,拼命向女子扑来。

        此女竟然在渡传说中的飞升天劫!

        白衣女子头顶盘旋着一座异常熟悉的黑色巨型宫殿,将空中大半惊雷挡下,并从宫殿中飞扑中各种各样的灵兽灵禽机关傀儡,和四周魔头鬼物不停厮杀着。

        “梦魇宫!”钟沉望着黑色宫殿,不禁一个激灵。

        光幕又一个模糊后,白衣女子已经面容苍白的站立在高空上,浑身肌肤遍布密密麻麻的血丝,犹如将要破碎的瓷器一般。

        在白衣女子身前,一名童子趴伏在地上,满脸悲痛之色。

        女子肃然的说了一些话后,抬手按住童子头顶,顿时童子飞快长大,转眼间化为了一名三缕长髯的儒生。

        白衣女子冲儒生笑了笑后,就在无数金色符文飘舞中化为白光的溃散开来。

        画面再次一闪后,某个异常宏伟的洞府内,儒生两手抱头,一副痛苦异常模样,身躯骤然一个模糊后,竟分成了两个一般无二的人影,其中一人摔袖离开,只剩下另一名儒生满脸无奈的留在原地。

        光幕又一阵模糊后,黑色巨大宫殿上方,两名百余丈高的擎天巨人互相争斗着:一个怒目圆睁,身体四周飘舞着密密麻麻的银色盾牌,从中喷射出一道道五色光柱,直接洞穿虚空而过,形成一道道大小不一的黑乎乎裂缝;一个面无表情,两手挥动间,一座小山般巨大的石印若隐若现,每一击都将让整个天地都为之震动不已。

        整方天地仿佛在二人争斗中变得千疮百孔。

        画面一换后,黑色宫殿上方只剩下了恢复常人大小的一名儒生,其手中捧着一面遍布裂痕的银色盾牌,面容异常复杂,最终长长一声叹息后,带着残破盾牌整个人就没入下方黑色宫殿中。

        “噗”的一声,画面就此凝固不动,光幕随之化为点点晶光的溃散开来,在漆黑星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钟沉见此,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慕容双却双眸阴晴不定,神色不太自然。

        “主人,你可看明白了?”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突然从二人身后处传来。

        钟沉一惊,身形一个模糊,骤然转过身来。

        只见,二人身后不过丈许远的地方,不知何时站立着一名三缕长髯儒生,微躬身躯,和先前光幕上的儒生赫然一模一样。

        不过,这儒生看都没看钟沉一眼,只是满脸激动的死死盯着慕容双。

        “你叫我主人……前……前辈莫非认错人了,我只是和贵主人长得有些相似罢了。”慕容双脸色大变,有些口吃起来。

        “其他事情可能会弄错了,但主人气息就算再相隔十几万年,石奴也绝不会认错的。更何况,自从主人进入梦魇宫以来,你当年在梦魇宫种下的一些禁制就自行激活起来。不是主人转世之身到了,又怎可能会有这种反应。”儒生恭恭敬敬地回道。

        “转世?沉兄,这……”慕容双不禁慌乱地看向了钟沉。

        “前辈,可否……”钟沉略一沉吟,想说些什么。

        但儒生只是冷冷看了钟沉一眼后,就袖子一抖道:“这里哪有一个筑基小辈说话的份,主人先跟我到另一个地方详谈一番,就可明白自己的真正身份了。”

        顿时,四周漆黑,星空骤然撕裂而开,无数白光照射进来,让钟沉不禁双目一眯,这才看清楚四周真正情形,不禁心中骇然。

        此刻,他竟身处一片无法望到尽头的沙漠中,目光所触之地皆是土黄砂砾。更让钟沉吃惊的是,其本人正站在一尊数百丈高的儒生雕像举起的一只巨手中,原先以为地面正是灰白色掌心处。

        而,此刻,儒生和慕容双赫然已经从附近消失得无影无踪。

        钟沉见此,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这儒生神通广大,根本不是他可以对抗的,但其既然口称慕容双“主人”,外加先前光幕上画面的一番显示,多半应该没有大碍的。

        “这人应该就是当年警告我的那名存在,他比我原先想象中的还要强大,要不是刚才我是傀儡之躯,并将晶魂半封印起来,恐怕不一定能瞒过其感应的。不过,这丫头竟然可能是梦魇宫主人的转世,怪不得我总感觉她气息有些熟悉,但又总想不出是何缘故。”钟沉肩头灵光一闪,一个拳头大的淡金色松鼠凭空出现而出,从它口中传出一丝凝重的声音。

        正是那名天级傀儡“金王”。

        “这么说,梦魇宫果真是上古大能遗留之物,但是真无法想到,慕容双竟然会是梦魇宫主人的转世之身,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对她来说,也不知是祸是福。”钟沉闻言,轻吐了一口气。

        “钟小子,你对上古大能的转世了解多少?”金王蓦然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