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第五十章 夺丹之战
  • 第五十章 夺丹之战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有意思,一颗极品丹,四个人都想要,这可不好分了。”越千愁眨了眨眼睛,率先轻笑了起来。

        “钟沉,你拦住其他人,让我先取丹。”钟道天目光闪动几下后,忽然用不容拒绝的口气冲钟沉说道。

        “不好意思,我也对这枚极品丹有兴趣。”钟沉一口拒绝道。

        “你敢不听我这个兄长吩咐?”钟道天闻言一愣,随之大怒起来。

        “兄长?自从进入钟家以来,不知你这位兄长总共和我说过几句话。”钟沉瞥了钟道天一眼,淡淡说道。

        “你……”

        “既然我们四个都想要,那就靠本事来取吧。谁的实力最强,这颗极品丹就归谁,这没问题吧。”

        钟道天气得七窍生烟,还想再说什么时,却被唐红菱平静的话语打断了。

        “红菱姐此话甚合我心。”越千愁眼珠转了转后,拍手大加赞同。

        “以实力分胜负!唐红菱,你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天南年轻一辈第一人。”钟道天脸色阴沉下来。

        “动手比个高下的话,我也没有意见。不过在此之前,是不是先要将丹药护好,免得被其他人渔翁得利了。”钟沉看着虚空中的白色光团,缓缓说道。

        “这样吧,我们先合力布下四象禁制困住此丹,这样就可避免其他人趁我们争斗时打此丹的主意了。”越千愁眨了眨眼睛后,忽然一笑的说道。

        “这主意不错,那就如此做吧。”唐红菱美眸一阵流转后,一抬手,一道道赤红色玄妙符文冲白色光团处飘舞飞出。

        越千愁见此,也急忙一掐诀,从手指中飞快弹出一枚枚白色符文。

        “四象阵虽然简单,但短时间阻止其他人取走丹药,倒也足够了。”钟沉微微一笑,袖子一抖,也飞出密密麻麻的蓝色符文来。

        钟道天目睹三人举动,哼了一声后,但只能同样两手掐诀,放出众多法力凝聚而成的黑色符文来。

        四种颜色符文在虚空中闪烁凝聚,转眼间形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符文光幕,将光团牢牢地困在了其中。

        “这四象阵是我们法力凝聚而成,也只有我们四个可以顺利打开了。这样的话,我等就可放心的交手了。钟道天,你的虚空之力挺有意思的,让我先好好领教一二吧。”越千愁盯着钟道天,看似随意的说道。

        “我也想看看你这号称天南第一修炼天才之人,这几年到底修成了何种厉害本事。”钟道天闻言,不怒反笑起来。

        二人一个提着黑色长枪,一个足踩巨龟傀儡,同时往百余丈高空处飞去,互相对峙起来。

        “我原想先试试钟道天的虚空之力,但既然被千愁抢先了,那就只好和道友比划一二了。”唐红菱将目光从高处二人身上收回后,美眸盯着钟沉缓缓说道。

        随后“噗”的一声,此女背后红光冲天而起,竟隐约形成一轮巨大红日虚影,再单手一掐诀,娇躯向下方一沉而去。

        钟沉双目一眯,没有说话,但头顶黑色葫芦卷起一层层蓝色水波,同时足下水轮嗡嗡声一响,跟着向下飞去。

        片刻后,两人就在数十丈下方处,肃然而立。

        “钟某从很久之前就知道红菱道友是天南修仙者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今日能够领教神通,也算如愿了。”钟沉望着对面女子背后虚幻而出的巨大红日,凝重说道。

        “上次在天兵阁一见后,我也首次知道钟家除了一个钟道天外,竟然还有一个‘钟沉’。今日你我交手,无需留什么后手,一定要分出个高下才行。”红衣女子黛眉一挑后,背后插着的双刃一声清鸣的冲天而起,在空中一阵盘旋后,就化为两道红光的冲对面席卷而来。

        钟沉见此,袖子一扬,一柄青色短刃激射而出,在途中一个模糊后,就化为一道青色长虹和两道红光在空中争斗纠缠起来,一时难分高下。

        “去!”

        唐红俏丽脸孔一寒,两手一掐诀,附近虚空中红光大放,一只只拳头大小的火球凭空浮现而出,暴雨般的冲钟沉所在狂轰而去。

        “千重浪!”钟沉却肩头一晃,背后一**蓝色水光浮现而出,接着在法力催动下,化为一层层巨浪迎向了众多火球。

        轰隆隆的爆裂声传来,蓝光火焰交织闪烁下,巨浪和火球纷纷一闪而灭。

        唐红菱对此视若无睹,只是两手掐诀不止,在身躯四周不停幻化出一颗颗火球,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

        钟沉也不畏惧,同样催动碧波功和本命法器,幻化出层层巨浪,将火球挡得风雨不透。

        远远看去,整个战团一半巨浪滔天,层层叠叠,一半火光冲天,赤焰滚滚。

        但就在这时,唐红背后巨大红日虚影徐徐转动起来,接着从中飞出一只只拳头大的火鸦来,同样加入到了攻击之中,熊熊火焰顿时将巨浪逼得节节后退。

        钟沉脸色一沉,袖子再次一动,一枚铜铃飞了出来,只是迎着对面虚空微微一荡,一圈圈白茫茫音波飞卷而出,当即让水浪颓势为之一止。

        这一幕,让外圈那些为普通太乙丹大大出手的三家弟子看到,自然大为惊讶。

        倒是钟依云在慕容双辅助下,正催动手中蓝色棍子,幻化出漫天棍影和三名越家弟子争斗得难解难分,抽空看到钟沉和唐红菱交手的一幕后,只是轻笑两声,丝毫不感觉意外。

        上方高空中,钟道天和越千愁也交手起来,并且一动手就异常激烈。

        钟道天一手持枪,前半截枪头在虚空中忽闪忽现,枪枪不离越千愁身躯半分,另一手却亮出一面绿色镜子,从中喷出一道道粗大白色光柱。

        越千愁却在原地不动半分,足下黑色巨龟身上飞起密密麻麻的黑色甲片,化作一面面小盾将四周扎来的枪头和白色光柱尽数挡了下来,一副轻松之极的模样。

        “道天兄,你的虚空之力只有这点威力的话,未免太让人失望了点。”越千愁摇头晃脑的说道。

        “虚空之力的奥妙之处,岂是外人能够想象的。既然你这般想见识,我也就不客气了。”话音刚落,钟道天将手中镜子往高空一抛,一把将身上衣衫撕扯而下,露出胸膛上显露的一个鲜红色符阵印记。

        “血脉印记!”越千愁看清楚对手胸膛上的血红印记后,双目一眯。

        这时,钟道天一根手指闪电般插入胸膛印记中心处,再一拔而出,一蓬血线喷射而出,瞬间化为七八枚血色符文,在附近虚空中一闪而逝。

        “轰”的一声,钟道天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冲天气息,满头黑发一根根倒竖而起,更有一圈圈透明波纹向四周荡漾而开。

        “噗噗”几声后,不可思议的情形出现了。

        只见,在钟道天站立之处两侧,一阵空间波动后,赫然又多出两名身形模糊的“钟道天”,同样单手提枪,面色冷厉。

        三名“钟道天”同时向前一个迈步,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破空声一响,三名钟道天同时出现在了越千愁前方近在咫尺的地方,三柄黑色长枪同时刺出,枪尖处分别亮起了刺目白芒。

        越千愁首次脸色大变,一拳冲着前方狠狠捣出,拳头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金灿灿拳套,表面遍布玄妙之极的符文。

        “轰轰轰!”

        三团白光在越千愁身前同一处浮现,随之爆裂而开,化为滚滚气浪。